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30章 叶总,你可悠着点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30章叶总,你可悠着点

    叶南弦离开了警局之后上了车,突然觉得车里的空气十分憋闷。

    今天本来打算出来问问楚梦溪五年前的事情,没想到她提起了叶南方。

    叶南方作为线人这事儿十分隐秘,甚至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上面更是做了万全的保护措施,但是最后叶南方的身份还是泄露了。

    当时叶南方身边只有楚梦溪。

    楚梦溪当时是最大的嫌疑对象,甚至上面还打算对她进行调查,可是她却偏偏在那个时候怀孕了。

    她怀了叶南方的孩子!

    叶老太太知道南方有后之后,说什么都要亲自把楚梦溪从云南接回来,是他拦住了叶老太太,由他吧楚梦溪给接了回来。

    可是对楚梦溪的调查,叶南弦并没有放松,所有的证据都显示楚梦溪有重大的嫌疑。

    叶南弦不知道弟弟叶南方临死之前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是他肯定是真的爱过楚梦溪的,就因为这个原因,叶南弦才不再继续调查下去了,甚至把楚梦溪接回了叶家,一切只为了叶南方的儿子。

    但是这根刺却深深地刺进了叶南弦的心口上,怎么都拔不出来了。

    如今楚梦溪居然再次提起了叶南方,不由得让叶南弦想起了以前的疑虑,他觉得有必要深入调查一下,就算南方怪他,他也得知道事情的真相,只因为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的身后还有妻子和儿子需要保护。

    叶南弦再次点燃了一支烟,默默地抽着,他已经很久很久不抽烟了,但是现在却迫切的需要用香烟来麻痹自己。

    楚梦溪说叶南方是为了他死的,有件事儿谁都不知道,只是他们兄弟俩的秘密,可是楚梦溪知道了,说明叶南方当年多么的爱她,多么的相信她。可是这个女人的心却不在南方身上,这一点让叶南弦十分难受。

    当年的叶南弦还在部队参加一次保密任务,后来因为任务被泄露,他不得不退出那次任务,从而转业回家继承家业,但是他和叶南方是孪生兄弟,他们的样貌是相同的。

    如果叶南方好好的待在海城,待在他力所能及保护的范围之内,或许叶南方就不会死,可是他偏偏去了云南,去了那个当初任务失败的地方。

    被人泄露了身份是叶南方的一个致命伤,但是他也得到消息,有人把叶南方当成了他,索索才处处针对。而叶南方知道这一切之后,不但没有澄清自己的身份,反而以他叶南弦的身份在活动者,他想保护叶南弦。

    所以最后叶南方惨死的时候,叶南弦是痛苦的,是痛不欲生的,而这一切他是叶南方死后才知道的,可是楚梦溪居然知道,说明叶南方早就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楚梦溪。

    如今不但是五年前沈蔓歌经历了什么,他还想知道在叶南方这件事情上,楚梦溪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香烟有些呛人。

    叶南弦剧烈的咳嗽着,眼眸都红了,可是却依然没有停下来。

    他甚至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如果能把心脏咳出来,是不是就可以舒服很多,是不是就可以不用这么的难过和心痛?

    一根香烟很快的烧完了,叶南弦尽管还是不能平静下来,但是也不能在外面呆的时间太长,他怕沈蔓歌醒了担心他。

    收拾了一下自己,叶南弦开车回到了医院。

    沈蔓歌还没醒。

    叶南弦生怕自己身上的烟味刺激到沈蔓歌,连忙换下了衣服去了卫生间。

    他的伤口不能碰水,他只能用毛巾擦拭了一下。

    沈蔓歌轻轻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叶南弦此时的动作,眸子微动,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再次闭上了眼睛。

    其实从叶南弦离开病房的那一刻起,她就醒了。

    五年前的那场大火让她很没有安全感,身边没有人陪伴着,她是睡不着的。期初那几年一直都是沈梓安陪着她,甚至用他那孱弱的小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给她一丝温暖和安慰。

    虽然这两年她渐渐地能够自己休息了,但是总喜欢把房间里的温度降到最低。

    这样虽然有些寒冷,但是能够让她随时随地保持清醒,能够在危险来临的那一瞬间就快速醒来。

    而叶南弦显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他把空调开得很适合睡觉的温度,但是对于沈蔓歌来说,这样的温度反而让她有一丝灼热的感觉,甚至会梦到那场大火烧身的样子。

    叶南弦还在的时候还好,她会察觉到那丝熟悉的气息而入眠,可是他一旦离开,整个房间就好像突然间变成了一个火炉,让她猛然惊醒,再也不能成眠。

    沈蔓歌知道叶南弦走了多久,从他离开之后她就在数着时间度过,如今他回来了,虽然什么都没说,虽然什么都没做,但是沈蔓歌的心突然就安静下来,然后满满的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叶南弦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还特意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发现没什么烟味了,这才换上病号服来到了沈蔓歌的身边。

    她睡得安稳,没有任何的不适,叶南弦这才放下心来,轻轻地掀开被子上了床,和沈蔓歌挤在了一张床上,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沈蔓歌。

    沈蔓歌微微一愣,没说什么,任由着他抱着,却敏感的察觉到叶南弦的心情不好。

    他刚才去哪儿了?

    干什么去了?

    见了什么人?

    为什么会突然心情不好呢?

    一连串的问题让沈蔓歌有些想不明白,不过她终究什么也没问,就那么在此睡了过去。

    只不过这一次睡得比较香甜,一夜好梦。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折射进来的时候,正好照射在床上,让他们仿佛被渡上了一层金色,带着一丝柔和,一丝静谧。

    叶南弦率先醒来。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沈蔓歌的身边醒来了,如今这一切显得如梦似幻的,就像做梦一般。

    叶南弦撑起了自己的胳膊,直直的看着沈蔓歌,含情脉脉的。

    这个时候沈蔓歌就算是想要装睡也不行了。

    “你一大清早的就发情,昨晚吃什么了?”

    沈蔓歌打了一个哈欠,觉得特别的清爽,这可能是五年来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了。

    “一大清早的就刷流氓,叶总,你可悠着点。”

    “我什么都还没做呢,怎么就耍流氓了?”

    叶南弦邪笑着把整张脸靠了过去。

    阳光真好,恰好把叶南弦脸上的绒毛照射的一清二楚。

    沈蔓歌突然发现他的皮肤不是一般的好,简直能让女人都羡慕嫉妒恨,而此时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温温的,却好像鹅毛一般刷过她的脸颊,痒痒的,牵引着心底一股熟悉的情绪油然而生。

    “别靠我这么近。”

    沈蔓歌想要推开他,却被叶南弦一把握住了手心,直接将她的胳膊扣在了头上,声音有些嘶哑的问道:“我想吻你,可以吗?”

    这一声可以吗问的沈蔓歌的脸更红了。

    “我说不可以你是不是就能放开我了?”

    “不能!”

    叶南弦邪笑着,然后轻轻地低下了头。

    他的吻少了以往的霸道,多了一丝温柔,却好像是一瓶开了封的红酒,醇香迷人。

    沈蔓歌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这温柔里了,她甚至觉得浑身柔情似水,随时随地都能任由叶南弦对她做点什么。

    看着沈蔓歌如此引人犯罪的样子,叶南弦真的恨不得立马将她就地正法,可惜他还是忍住了。

    他知道,沈蔓歌还没准备好。

    五年他都等了,也不差这几天时间。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地,彼此交融的气息让周围的温度好像升高了很多。

    沈蔓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先放开我。”

    她扭动着自己的手腕,多少有些难受。

    叶南弦却还是忍不住的低下头,在她的脖子上又中了好多草莓。

    沈蔓歌觉得自己快要减收不住了,她甚至不由自主的婴宁了一声。

    “妖精!”

    叶南弦猛然放开了她,直接去了卫生间,没多久就想起了哗哗的水声。

    沈蔓歌意识到他在做什么,多少有些羞赧,不过却低声说:“注意你的伤口别碰到水。”

    “要不然你进来帮我?”

    叶南弦半开着卫生间的门,完美的身材让沈蔓歌一览无余。

    沈蔓歌只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她连忙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脸,那娇羞的动作惹得叶南弦哈哈大笑。

    清晨就在他们这互相暧昧的气氛中度过了。

    宋涛很准时的来到了病房,将早餐送了上来,突然发现他家总裁气色很好,嘴角更是带着笑容,便知道昨天一晚上总裁过的很不错。

    他咳嗽了一声说:“叶总,今天的例会报告你还要听吗?”

    “不听了,你看着办吧。”

    叶南弦直接挥了挥手,显然是嫌弃宋涛在这里度数太大了。

    宋涛也识趣,笑着离开了病房,不过沈蔓歌总觉得宋涛走的时候眼神多少有些暧昧。

    她清了清嗓子说:“以后晚上我回去陪儿子,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吧。”

    “你忍心让我一个人独守空房?”

    叶南弦顿时就郁闷了。

    沈蔓歌不去看他,低声说:“大家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我又没做什么。”

    “你的意思是不是抱怨我没对你做点什么?所以你很失望?”

    叶南弦说话间快速的上前,一把将沈蔓歌困在了墙壁和自己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