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满级就下山〕〔大唐地主爷〕〔帝后世无双〕〔狂妃在上:邪王一〕〔闪婚甜妻:慕少,〕〔鬼医废材妃〕〔爆萌三宝:帝尊大〕〔万妖圣祖〕〔九死丹神诀〕〔回到九零当学霸〕〔闪婚强爱:老公,〕〔史上最强狂帝〕〔染指成婚,教授老〕〔王妃,王爷又来求〕〔隐婚蜜爱:墨少,〕〔美丽无界〕〔皇上,我们可以和〕〔前世今非不期而遇〕〔快穿任务:炮灰来〕〔快穿任务之炮灰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43章 我是地狱来的恶鬼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43章我是地狱来的恶鬼

    “小心!”

    霍震霆心猛地收紧了,可惜他是个残废。

    他从来没有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双腿不良于行会有什么不好的情况发生,这一刻却深刻的感觉到了挫败感。

    自己喜欢的姑娘就在眼前,眼看着有危险,可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连站起来将她拉开的力量都没有。

    霍震霆狠狠地锤着自己的双腿,眼睁睁的看着宋涛一脚将赵宁给踢飞了,然后快速的挡在了沈蔓歌的面前。

    沈蔓歌不是不怕。

    刚才那一瞬间,她明显的看到了赵宁眼底的杀意,可是她不能退。

    她的身后有儿子,有女儿,有叶南弦,还有很多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有人说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你可以懦弱,可以胆怯,但是你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子之后你就失去了这个权利,因为你一旦转身,一旦倒下,受伤害的只会是自己最亲最近的人。

    以前对这句话沈蔓歌并没有太深的了解,但是这一刻她深深地感觉到了,这些亲人会给她无边的勇气,足以让她面对任何的困难和痛苦。

    沈蔓歌轻轻地推开了宋涛,看着被踢倒在地的赵宁,冷冷的说:“你以为杀了我,以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可以一笔勾销了吗?赵宁,你到底在为谁卖命?你仔细想想,你为她保守秘密,坚守最后的一点道德,你最心爱的人会怎么样?”

    赵宁的眸子有些充血,恶狠狠地说:“你如果敢伤了小紫,我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五年前你是否也想过自己会有今天?”

    沈蔓歌不得不恨!

    五年的时间,她经历了太多,他的孩子经历了太多,叶南弦也经历了太多,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和楚梦溪带来的。

    如今明明知道他们都在眼前,甚至知道当初的事情就是他们做的,可是却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空谈,想要把他们绳之于法根本就不可能。那么那些受伤害的人呢?

    难道就一点公道都没有了吗?

    沈蔓歌很少在什么事情上执着,但是对这件事儿她必须要一个交代。

    赵宁狠狠地等着她,好像在纠结着什么,考虑着什么,却紧闭双嘴怎么都不开口了。

    沈蔓歌也耗得起,就那么淡淡的坐在那里,不急不躁,不疾不徐的。

    霍震霆看着眼前的沈蔓歌,多少有些佩服她的魄力,好像看出了沈蔓歌还有很多话要问,霍震霆低声说:“沈小姐,我有些不太舒服,先回去了,你问完以后让我的人把他带回去就可以了。”

    “谢谢霍少。”

    沈蔓歌对霍震霆点了点头,眼神却没有落到他的身上。

    明知道沈蔓歌对叶南弦有情,明知道自己一点希望都没有,但是还是陷了进去。

    霍震霆苦笑了一声,推着轮椅离开了。

    对于霍震霆的离开,沈蔓歌倒是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等在那里,好像她笃定赵宁一定会开口似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气氛多少有些僵持。

    宋涛看到沈蔓歌敲打着桌面,便让人去给沈蔓歌添了一壶新茶,大有一副和赵宁死扛到底的意思。

    最先守不住的人是赵宁。

    他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女人。

    “你到底是谁?”

    赵宁其实已经猜到了,但是却不敢相信,更不愿意相信。

    当年的那一场大火何其猛烈,而沈蔓歌那么一个柔弱的女人又怎么可能逃出生天?

    但是眼前这个女人的眼睛简直就是那个人的翻版!

    赵宁不安着,忐忑着。

    沈蔓歌冷笑着说:“你觉得我是谁?我是地狱来的恶鬼,我是五年前那场大火中涅盘重生的人。怎么?就那么不敢相信吗?”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赵宁的眸子猛然收紧。

    不!

    这绝不可能!

    沈蔓歌看着他,冷冷的说:“你好好看看我这张脸,拜你所赐,除了这双眼睛,我这张脸没有一处地方是我自己的了。我的鼻子,我的脸皮,甚至我的嘴巴,都是从别人身上拔下来的皮移植上去的。你知道被大火灼烧的痛苦吗?你知道那种亲自闻着自己的肌肤散发出肉香味的感觉吗?赵宁,我就是地狱来的恶鬼。你别挑战我的耐心和我的善良。以前的那个沈蔓歌早就死了。在经过地狱的历练之后,我只会把这些加倍的还在你们身上。我想知道的东西你最好告诉我,不然的话,我会把我所经历的一切,让你心爱的小紫重新经历一遍。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想我很乐意重温一遍。”

    “你不能!你不可以!小紫是霍家的人!她是霍家的子孙!你不能动她!”

    赵宁猛然喊叫出声,神情已经有些发疯。

    沈蔓歌却冷冷的说:“我不能?你会知道我能不能的。你所谓的她是霍家的人,霍家承认了吗?霍家找到她了吗?我也不怕告诉你,你也看到了霍震霆对我很好,必要的时候我倒是不介意和霍震霆做一个交易,至于小紫到底是不是霍家的人,我说了算。你真以为现在的我还是五年前那个任由着你和楚梦溪捏圆捏扁的小女人吗?浴火重生之后的我,早就没有了良知,我剩下的只有仇恨!除了报仇,我一无所有。当年我还怀着孩子,就算不为了我自己,我也得为我的孩子讨回一个公道!所以你觉得现在的我还会给你们仁慈?可笑!”

    沈蔓歌说完冷冷的笑了一声,随机拿起茶杯到了一杯茶水满满的品尝着。

    她神情淡然,优雅,确实已经再也没有以前沈蔓歌身上的懦弱和胆怯。

    如今的沈蔓歌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真的欲火重生的。

    她变得不仅仅是容貌,还有性格和手段。

    赵宁丝毫不怀疑沈蔓歌会真的像以前那样对待小紫。

    他开始害怕起来,心理的天平也在不断地倾斜着。

    叶南弦醒来的时候,沈蔓歌不在身边,病房里空荡荡的,甚至好像连沈蔓歌的气息都不见了。

    他突然有些慌乱,有些着急,甚至有一丝说不出的害怕。

    “蔓歌?沈蔓歌!”

    叶南弦猛地掀开了被子,赤着脚跳下了床,直接打开了病房的门。

    门口的保镖看到叶南弦连忙说:“叶总,沈小姐跟着宋涛出去了,宋特助说去警局看看楚小姐。”

    叶南弦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觉得自己现在特别容易患得患失,特别是对沈蔓歌,总有一种抓不住的感觉。

    他希望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沈蔓歌,哪怕是她的冷眼,他都不在乎。

    叶南弦觉得自己病了,得了一种相思病,唯独沈蔓歌能治。

    他慢慢的回到了病床上,脚上冰冷的温度让他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如何的狼狈和着急。

    恐怕这辈子能让他如此的人也只有沈蔓歌自己了。

    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发现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他知道是医生在他的药里加了安眠成分,只为了让他多加休息。

    叶南弦换下了病号服,打算去找沈蔓歌,却在出门的时候想起了沈蔓歌的话。

    她说“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一步都不许离开病房。你要好好地养好身体才可以。”

    这句话仿佛一道魔咒在叶南弦的耳边回荡着。

    他很少听别人的意见,更是独断独行,但是现在他却害怕看到沈蔓歌那双失望的眼睛。

    叶南弦还是退了回来,乖乖地上了床,重新换好了病号服,躺在床上,只希望自己胸口的伤快点好起来。

    不过他还是着急的,更不知道警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终究熬不过心底的煎熬,叶南弦给宋涛打了电话。

    “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叶南弦直接开口,宋涛便明白了。

    他拿着手机走到一旁,低声说:“楚梦溪疯了,太太过来看了看,然后来到了霍家,正在审讯赵宁。”

    “把手机打开,我要全程听到赵宁的所有供词。”

    叶南弦冷冷的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丝肃杀之气。

    本来这些事情是他想做的,但是既然现在沈蔓歌想要自己亲手来处理这件事情,那么他由着她便是了。

    只要她安好,他便是晴天。

    宋涛打开了手机的免提功能,再次回到了沈蔓歌的身边。

    沈蔓歌看了他一眼,宋涛立马心领神会,随即点了点头。

    这一刻,沈蔓歌突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那个曾经认为薄情的男人,居然会如此听她的话,不让他出病房的门,他当真就不出了。

    这么听话的叶南弦有点让人无法适应,不过沈蔓歌却觉得无边的感动。

    这个男人怕是真的爱惨了她吧?

    就像是五年前的自己,那么的不顾一切,那么的奋不顾身,只为了对方的一个微笑,一句赞美。

    沈蔓歌的表情多少柔和了很多。

    赵宁偷偷的观察着沈蔓歌,低声说:“我可以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我甚至可以把我所知道的任何东西都告诉你,但是我有个要求。”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提条件?”

    沈蔓歌的脸色再次沉了下来。

    赵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冷笑着说:“你如果不答应我这个条件,我是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情的。我知道你现在多少知道了真相,但是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你能奈我何?能把楚梦溪怎么样?你永远都是那个跟着别的男人私奔却葬身火海的叶家少夫人!这辈子你永远别想证明自己的清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