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谦楚慕珊〕〔顾少的宠妻 白雅 〕〔科举大佬〕〔想啥呢龙是这个世〕〔万界百货商〕〔漫威的次元使〕〔都市之开局就是大〕〔全球财气〕〔天行缘记〕〔暮光之龙的日常生〕〔大宋君岑〕〔妖魔鬼怪有段位〕〔重生欧陆1918〕〔重启激荡年代〕〔表演系新生〕〔躺着修仙才是正确〕〔重生日不落当海盗〕〔五零俏花媳〕〔韩三千苏迎夏〕〔重生八零:娇妻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74章 你的生命里只有我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74章你的生命里只有我

    这是沈蔓歌第一次见到唐子渊发火。

    他不在温文尔雅,不再如沐春风,他甚至脸色狰狞的让人觉得可怕,周围的低气压仿佛将空气的温度都压低了几分,十分的压抑。

    沈蔓歌呆呆的看着唐子渊,突然觉得他好陌生,好陌生。

    “子渊,你怎么了?梓安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现在他生死未卜,难道你不担心吗?”

    “我担心什么?他是你和叶南弦的儿子,不是你和我的儿子1沈蔓歌,你为什么可以那么狠心?我五年来对你怎么样你不清楚吗?我奶奶上门提亲,不在乎你带着两个不是唐家的孩子进门,你却一口回绝了。你回国之前怎么告诉我的?你说你是为了沈落落的病回去的,你说你是为了报复叶南弦回去的。你说你要让叶南弦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可是现在呢?你口口声声都是叶南弦,你还想着带着孩子们回到他的身边,和他一起过日子是不是?”

    唐子渊凌厉的问着沈蔓歌,眼底的愤怒简直可以燃烧这个世界的一切。

    沈蔓歌心理有愧,低声说:“五年前的事情不是他做的,他什么都不知道,这五年来他过的也很辛苦。”

    “他辛苦?我不辛苦吗?我为了你放弃了什么你不知道吗?我把梓安和落落当成我自己的孩子,你还要我怎么做?你没有告诉我,你回国是为了和叶南弦再续前缘的。我打听过了,梓安那个臭小子也接受了叶南弦对不对?我对他那么好,惊心的栽培他,可是到头来居然比不上他亲爹的短短几个月的相处时间。”

    唐子渊有些上心有些落寞。

    沈蔓歌也觉得对不起唐子渊,但是这些事儿她有什么办法呢?

    血缘亲情是谁都割舍不断的。

    沈梓安和叶南弦本来就是父子,他们之间的情感根本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什么。

    “子渊,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耽误了你五年的青春,不管以后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但是现在你放我回去好不好?你知道的,梓安是我的命,如果找不到梓安,我这辈子都会不安心的!”

    “你不用找了,沈梓安已经死了。你和叶南弦的儿子已经死了!”

    唐子渊突然低吼一声,却像是一道晴天霹雳似的砸在了沈蔓歌的头顶上。

    “你说什么?你在说什么?”

    “我说沈梓安已经死了!他被楚梦溪给杀了!叶睿是楚梦溪的亲生儿子,可是却帮着你和沈梓安说话,楚梦溪一气之下就杀了沈梓安,并且丢到大海里喂鱼了。叶南弦找人打捞了,尸骨无存。你和他的儿子死了!”

    唐子渊此时就像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帝王,冷冷的说着这个残酷的现实。

    沈蔓歌觉得他在开玩笑,可是他的眼睛那么的认真,甚至眼底一闪而过的一抹悲伤是怎么都装不出来的。

    她只觉得心神剧烈。

    “不会的!我的梓安不会死的!他才四岁,他那么的聪明,他怎么可能死呢?”

    沈蔓歌挣扎着,怒吼着,可是却怎么都挣不脱。

    唐子渊冷冷的看着她,低声说:“这是事实,整个海城都知道了。不过你也不用太悲伤了,楚梦溪也死了,为梓安偿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好好的待在我这里,我会对你好的。我们会有我们自己的孩子,到时候你就会忘记梓安了。”

    “你在说什么?唐子渊,你到底在说什么?”

    沈蔓歌终于察觉出不对劲了。

    这不是她认识的唐子渊!

    绝对不是!

    唐子渊看着沈蔓歌,一字一句的说:“我不管你以前心理有谁,从现在开始,从我把你从堕落天堂买回来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是我唐子渊的女人!你放心好了,叶南弦已经和落落做了配型,如果成功的话,他会带着落落离开这里,回到海城,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回美国了。为了偿还我们唐家对你的救命之恩,他已经把美国所有的产业都给了我们唐家,甚至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进美国一步了。如果配型失败,落落去了,叶南弦更不会留在这里了,从现在开始,你和我就是新的生活了。”

    “唐子渊,你疯了?你放开我!我要去看落落,那是我的女儿1是我拼了命生下来的女儿!”

    “五年前她就该死了!要不是我用唐家的一切保住了她,给她续命,她早就不存在了。蔓歌,我对梓安也好,对落落也好,我都尽力了。这辈子是你欠我的,你懂吗?是你欠我的!你从现在开始就好好地养伤,等你伤好了,我们就结婚,然后生下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叶南弦,没有沈梓安,也没有沈落落了,你的生命里会有我,我们得孩子,只有我们!”

    唐子渊万般温柔的抚摸着沈蔓歌的脸,沈蔓歌却觉得浑身战栗起来。

    这一刻的唐子渊好可怕!

    他虽然依然温柔,可是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子渊,你别这样。你放开我好不好?子渊,我欠你的我会还你的,你让我离开这里吧,子渊!”

    沈蔓歌呐喊者,可是下一刻却被唐子渊劈晕了。

    “好好睡一觉吧,你现在最主要的是需要休息。”

    唐子渊再次对着沈蔓歌温柔的笑着,然后轻轻地解开了沈蔓歌的衣服,开始为她上药。

    沈蔓歌身上很多鞭伤,看起来伤痕累累,触目惊心。

    唐子渊的眸子满满的沉了下来。

    敢伤了他的女人,简直岂有此理!

    他给沈蔓歌上好药之后,直接走出了房间,打了一个电话,没多久就把当初地牢的那个男人给抓来了。

    男人见到唐子渊的时候多少有些害怕。

    “唐总,你这是干什么呀?”

    “你一共打了我女人多少鞭子?”

    唐子渊淡淡的问着,让人看不出喜怒,可是男人却冷汗涔涔。

    “唐总,这都是夜总会的规矩,我也只是按照规矩办事罢了,况且那时候她还不是唐总您的呢不是?”

    男人的话让唐子渊有些反感。

    “不是我的?你可知道,五年前她就是我的女人了,瞎了你们的狗眼,向天借胆了是么?居然敢绑架我唐子渊的女人,甚至贩卖,你们真觉得我唐子渊是泥捏的么?”

    唐子渊话音刚落,就有人直接扣住了男人,将他狠狠地踢到在地板上。

    “给我打,打到他皮开肉绽为止,如果死了,直接扔到乱葬岗去就好了,这样的人即便每天死上一百个,也没人会问的。”

    唐子渊说完,男人就被他的人带了下去,没多久就传来凄厉的喊叫声,可是这里是唐子渊的地盘,别人根本就进不来。

    沈蔓歌是被喊叫声吵醒的。

    那一声声凄厉的喊叫让她毛骨悚然的。

    唐子渊再次进入了房间,笑着对沈蔓歌说:“你醒了?给你看个好东西。”

    他将地牢的视频连接到了手机上,然后放在了沈蔓歌的面前。

    “有印象吗?这个男人当初可是对你下了狠手的,如今我这样为你出气,你高不高兴?”

    唐子渊的话让沈蔓歌觉得如坠冰窖。

    眼前的男人她自然是认识的,可是她却没想到唐子渊会这样对待那个男人。

    虽然说那个男人不值得同情,可是这世界上有法律的,还轮不到唐子渊如此动用私刑。

    “你打算把他怎么样?”

    她颤抖着声音问道。

    唐子渊却漫不经心的说:“你是我手心里的宝儿,我都舍不得动你一下,他却把你打成这样,这样的人一会砍了双手扔到乱葬岗去救是了。”

    沈蔓歌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唐子渊说出来的。

    这还是那个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男人呢?

    “唐子渊,这才是真正的你?还是说我把你刺激成了这个样子?”

    沈蔓歌觉得他太陌生了,除了那张脸,她再也找不到任何有关于唐子渊熟悉的记忆了。

    唐子渊却冷冷的看着她,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沈蔓歌想要揭开自己的绳索,可是却怎么都办不到。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呢?

    她不相信沈梓安死了,可是沈梓安到底在哪儿呢?

    唐子渊说的话就像是魔咒似的在她的耳边回荡着。

    她不知道叶南弦会不会知道她在这里,或许是查不到吧。

    谁会知道唐子渊把她给囚禁了呢?

    是的!

    她被囚禁了!

    沈蔓歌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本以为被唐子渊从堕落天堂救出来是一种救赎,现在才发现是她另一种劫难的开始。

    她撕心裂肺的想念着沈梓安。

    “妈咪,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好好保护你,绝对不让你半夜在做噩梦了。”

    那时候的沈梓安是那样的懂事,乖巧。

    沈蔓歌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她的梓安,难道你真的不在人世了吗?

    沈蔓歌以泪洗面,几次哭晕过去。

    唐子渊得知之后很是震怒。

    他让人给沈蔓歌做了最可口的饭菜,可是沈蔓歌根本就吃不下。

    唐子渊亲自喂她,沈蔓歌却不领情。

    她就像个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毫无光彩,只会流泪,没几天就消瘦的不成人样了。

    唐子渊见她这样,心疼的不得了。

    “蔓歌,你听话,吃一点好不好?只要你吃东西,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行吗?”

    唐子渊循循善导,沈蔓歌以为自己看到了希望。

    “你会放了我,让我回国的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