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207章 我是你男人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207章我是你男人

    “这东西哪儿来的?”

    叶南弦一把抓过了沈蔓歌手里的东西。

    这居然是一个小小的追踪器。

    沈蔓歌虽然不太清楚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不过却沉重的说:“我也不清楚,从离开了疗养院之后,我只去了堕落天使,这一路上哪儿也没去啊。”

    “堕落天使是我们叶家的暗夜帝国,不可能给你下这种绊子,除非是有人在宋涛的车上动了手脚。”

    叶南弦的眸子沉了下来。

    宋涛经常在外面跑,可能是被什么人给盯上了,暗中做了手脚。这么一想,叶南弦的眸子再次沉了几分。

    沈蔓歌的心也有些紧张起来。

    “或许不是宋涛这边的问题。”

    “那能是杨经理给你下的么?他又为什么呢?”

    叶南弦的反问让沈蔓歌有些回答不上来了。

    他们的身边总是隐藏着危险,这让沈蔓歌有些忧心。

    到底是谁一直在针对他们呢?

    叶南弦觉得此地不是久留之地,特别是在沈蔓歌身上发现了追踪器之后。

    他快速的下车,将追踪器放在了一旁的石头碓里,然后拉着沈蔓歌上了车,低声说:“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

    沈蔓歌被他的情绪感染了,两个人快速的系好安全带,一路朝山下开去。

    快到山下的时候,叶南弦发现山下多了很多人,不单单是军部的人,好像还有其他人。

    看样子开车过去是不可能了。

    叶南弦沉思了一下,果断的说:“我们下车,上山。”

    “啊?”

    沈蔓歌有些诧异,不过也没说什么,还是听话的跟着叶南弦下了车,然后一步一步的朝山上走去。

    叶南弦选的道路和其他人不同,专找那种从没有人走过的。

    两个人走了一会,沈蔓歌就觉得累了。

    她今天穿了高跟鞋出来,爬山路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不过为了不拖累叶南弦,她一直没有吭声,直到实在也受不了,这才喘息着说:“我们歇会吧。”

    叶南弦停了下来。

    夜色之下,他看不太清楚沈蔓歌的脸,但是却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你受伤了?”

    “没有,就是脚有点疼。”

    沈蔓歌只觉得后脚跟火辣辣的疼,却没感觉有什么液体流出来。

    叶南弦听到之后,这才发现她今天穿着高跟鞋。

    他连忙把外套给脱了,然后铺在了石头上,让沈蔓歌坐在了上面。

    叶南弦单膝跪地,将沈蔓歌的一只脚抬了起来,当他要脱下沈蔓歌的高跟鞋时,沈蔓歌冷不丁的痛呼了一声。

    “疼。”

    “恐怕是磨破皮了。”

    叶南弦将她的鞋慢慢的脱了下来,发现果然如他所料。沈蔓歌那双洁白的小脚现在红肿不堪,还有丝丝的血迹渗了出来。

    他很是心疼。

    索性将沈蔓歌的鞋给脱了,拿在手里,然后对沈蔓歌说:“上来,我背你走。”

    “这山路那么不好走,你背着我会很吃力的,我没关系,我还可以坚持的。”

    沈蔓歌不想让自己成为叶南弦的拖累。

    叶南弦低声说:“再走下去你的脚就废了。快上来吧。”

    “可是你……”

    “上来!”

    叶南弦不容置疑的口气让沈蔓歌无可奈何,她只好爬上了叶南弦的后背上。

    他的后背很宽广,很有安全感,在夜色之中,叶南弦并没有因为背着沈蔓歌而有所耽搁。

    “把我的手机拿出来,给麦克打电话。”

    叶南弦说着,沈蔓歌将手伸进了叶南弦的衬衣口袋里。

    她的小手有些冰凉,接触到叶南弦的衬衣时,叶南弦多少有些身体僵硬。

    沈蔓歌知道他可能碰到了叶南弦的敏感地带,也不敢耽搁,连忙拿出了电话打给了麦克。

    麦克此时正在健身,听到电话响,看到是叶南弦的电话号码,直接接听了起来。

    “叶子,你到家了?”

    “到什么家?山下面很多人在堵我们,你指的什么路?”

    叶南弦知道这件事儿和麦克无关,不过现在他却故意这么说。

    麦克顿时就郁闷了。

    “不可能啊,那后山是军部的地方,除了我没人可以进去的,而且也不会有人拦截。”

    “你的意思是我在逗你玩?大晚上的,冷风瑟瑟,我和你嫂子在山上转悠,还不知道能不能碰到什么人,我有必要和你开玩笑?”

    叶南弦说话的时候,冷风顺着话筒吹进了麦克的耳朵里。

    他顿时紧张起来。

    “你们在哪儿啊?我去接你们。”

    “不用了,你直接开车吉普车下去吧,引开他们,我和你嫂子想办法回去。车钥匙在车里面。”

    “成,你们小心点啊!”

    麦克挂了电话之后快速的出门了。

    叶南弦背着沈蔓歌走了一会,才发现居然迷路了。

    这里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到了夜里,山上的温度也比较低,他能感觉到沈蔓歌有些瑟瑟发抖了。

    “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再不然叫人来接我们吧。”

    如果是叶南弦一个人的话,他怎么都好说,但是现在还有沈蔓歌。

    沈蔓歌的身体不是很好,前几天的遭遇让她的身体变得很差劲,如今还没调养过来,如果再感冒了,叶南弦有些不敢想。

    此时的沈蔓歌已经冻得瑟瑟发抖了。

    “我还好,就是觉得有点冷。我们找个背风的地方休息一会吧。”

    沈蔓歌怕自己给叶南弦增加负担,此时他说休息,她自然是没什么问题。

    叶南弦背着沈蔓歌到了背风的地方,将沈蔓歌放下,低声说:“我看一下方向。”

    “好!”

    沈蔓歌觉得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很不舒服,而且肚子也涨得难受,好像要来姨妈了。

    不会这么倒霉吧?

    她心理祈祷着,可是没多久,一股暖流顺着她的肚子一泻千里。

    沈蔓歌郁闷的要命,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叶南弦说。

    突然起来的一阵风将腥甜的味道送到了叶南弦的鼻子里。

    他微微皱眉,转身看向了沈蔓歌,见她脸色有些苍白,双手捂着肚子,很是痛苦的样子。

    “怎么了?”

    叶南弦连忙蹲下身子,将大手挡在了沈蔓歌的肚子上轻轻地揉着。

    “肚子疼?”

    沈蔓歌觉得自己简直快要羞愧死了。

    她的脸有些微红,低声说:“嗯,我好想来大姨妈了。”

    “什么?”

    叶南弦有些没太听清,可是沈蔓歌却没有勇气再说一遍了。

    见沈蔓歌现在这个样子,叶南弦多少有些猜到了。

    “来月事了?”

    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以前虽然是夫妻,但是两个人很少谈这么私密的话题,如今被叶南弦这么问起,沈蔓歌的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

    她觉得自己简直太倒霉了。

    在疗养院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出门就发生这种事儿了呢?而且现在前够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可怎么办呢?

    叶南弦好像也没想到这个突发状况,突然咳嗽了一声说:“现在怎么办?能把我的衣服撕碎暂时用么?”

    沈蔓歌连忙摇头。

    先不说叶南弦的衣服料子多么名贵,就说撕完了让她放在自己的下面,她也做不到啊。

    沈蔓歌弄了个大红脸,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偏偏肚子疼的厉害,让她整个人瑟缩了一下,冷汗涔涔。

    见她这个样子,叶南弦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走,下山!”

    他当机立断。

    沈蔓歌却有些顾忌。

    “现在下去不是被他们给堵住了吗?可以吗?”

    “你现在这个情况不能再山上,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叶南弦直接蹲下身子,示意沈蔓歌爬上来。

    如果是之前还好,现在自己身上不干净,她有些犹豫。

    “怎么了?”

    叶南弦见她一直没有动作,低声询问了一声。

    沈蔓歌低声说:“我现在下面都湿了,我怕……”

    “怕什么?我是你男人!”

    叶南弦了解了沈蔓歌的顾虑,笑了笑,直接把沈蔓歌背到了身上,然后果断的朝山下走去。

    沈蔓歌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感受。

    她就像一个被人呵护在手心里的宝儿,那种被疼惜的感觉让她有些想哭。

    或许是身体真的太虚弱了,她觉得现在的她特别多情善感。

    冷风吹着两个人,顺便把叶南弦的气息也吹进了沈蔓歌的鼻腔里。

    她突然觉得好安心。

    就算是前面有不知名的敌人在等待着他们,只要和叶南弦在一起,她的心就是满满的,是安心的。

    她觉得眼皮子有些发沉,头也晕晕的。

    沈蔓歌将手圈住了叶南弦的脖子,低声说:“叶南弦,我困了,想睡一会。”

    “别睡,一会要感冒了。”

    “可是我好困哦。”

    沈蔓歌的口中吹出来的气儿有些发热。

    叶南弦的心理猛然一惊。

    她该不会一惊着凉了吧?

    “蔓歌,你和我说说这五年来你求学的经历吧。你是自读还是函授?或者是去大学里面念书的?”

    叶南弦不得不找话题来转移沈蔓歌的睡意。

    沈蔓歌打着哈欠说:“我直接去大学学习的。”

    “外国男孩子有我帅吗?”

    叶南弦的这个问题让沈蔓歌多少有些好笑。

    “这可怎么比呢?国外的男孩子和你有不一样。”

    “你比较过了?”

    叶南弦越说越不正经。

    沈蔓歌直接揪住了他的耳朵说:“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告诉你,我很正经的好不好。”

    “对对对,你最正经了。不然也不会去小厨房撩拨我!”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多少有些害羞。

    “你还说。你不许说了!”

    她连忙捂住了叶南弦的嘴,却突然发现前面灯火通明,好像什么人正在争吵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