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219章 你总得安慰安慰我吧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219章你总得安慰安慰我吧

    “不是,蔓歌,我这大晚上的回来,你让我浇了一个透心凉也就罢了,现在让我独守空房是个什么鬼?”

    叶南弦十分委屈。

    沈蔓歌顿了一下脚步,叶睿连忙抱住了沈蔓歌的胳膊,可怜兮兮的说:“妈咪,我好冷哦。落落在里屋肯定也冷。”

    “也是。”

    沈蔓歌想起了沈落落,一转身对叶南弦说:“你回房间去睡吧,我要把落落报出来,里面太冷了。”

    “不是……”

    叶南弦这叫一个郁闷啊。

    叶睿藏在沈蔓歌的胳膊里偷偷的对着叶南弦吐舌头做鬼脸呢。

    活该!

    谁让爹地刚才对他那么凶了。

    叶南弦看着叶睿得意洋洋的样子,恨不得把这个臭小子拽过来打一顿再说。

    沈蔓歌抱着叶睿进了里屋之后,叶睿就下来了。

    “妈咪,妹妹今天出去也不知道着凉了没有,我们晚上可得好好照顾着。”

    这句话说的沈蔓歌刚才动摇的心再次有了一丝动摇。

    是啊。

    余薇薇的事情她还没搞清楚呢,而沈落落跑了那么久去了那边,也不知道着凉没有。

    本来她打算哄好了孩子之后去陪着叶南弦的,如今听到叶睿这么一说,沈蔓歌真的有些纠结了。

    叶睿看她纠结的样子,偷偷地笑了起来。

    让爹地说他!

    哼!

    今晚上就不让妈咪回去!

    叶睿打的好算盘,沈蔓歌自然是不清楚的。

    她把沈落落抱了出来,叶南弦还在,看着沈蔓歌的眸子带着一丝委屈。

    沈蔓歌连忙别过头去,不敢去看,特别是叶南弦现在头上的伤,更是让沈蔓歌内疚不已。

    可是想起女儿,她还是咬了咬牙说:“你快回去休息吧,我今晚陪着落落和叶睿,你别感冒了。”

    说完她连忙把落落放在了床上,却有些手忙脚乱的,就是不敢回头去看叶南弦。

    叶睿此时见到叶南弦憋屈的样子,偷偷地笑了,然后连忙对沈蔓歌说:“妈咪,我突然觉得肚子很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吃多了。”

    “是么?肚子不舒服?快让我看看。”

    沈蔓歌连忙把他抱到了凳子上,轻轻地揉着叶睿的肚子,柔声问道:“怎么个疼法?要不要去找医生?”

    叶南弦也有些担心,却突然和叶睿偷笑的眼神对上了,他突然就明白了。

    “叶睿,你敢……”

    “哎呦哎呦!肚子疼死了。”

    叶睿连忙抱着肚子,几乎倒在了沈蔓歌的怀里,小手紧紧地拽着沈蔓歌的胳膊,嗷嗷的叫。

    这可把沈蔓歌可吓坏了。

    “我带你去找医生。”

    “不用了,妈咪,你抱我一会就好了。”

    叶睿连忙往沈蔓歌怀里钻。

    沈蔓歌此时看到叶睿可怜兮兮的样子,以为他是想起了自己的亲妈,而刚才叶南弦呵斥了他,本来叶睿是好意,不但没有得到叶南弦的鼓励,还被批评了一番,自然心理很有落差。

    想到这里,沈蔓歌有些埋怨的瞪了叶南弦一眼,然后把叶睿抱在了怀里,柔声说:“乖,不疼了哈,妈咪给你揉揉。”

    “妈咪,这儿疼。”

    叶睿抓着沈蔓歌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妈咪的手好软哦!

    看着叶睿如此赖皮的样子,叶南弦几乎快要气炸了。

    “蔓歌,这臭小子就是装的,他……”

    “你赶紧回去休息吧。于瑞瑞也累了,要睡了。”

    沈蔓歌的声音有些低沉,让叶南弦愈发的郁闷了。

    什么时候他居然到了和儿子抢媳妇的境地了?

    叶南弦气的狠狠地瞪了叶睿一眼,叶睿却再次喊叫起来。

    “妈咪,爹地好凶。你快让他离开吧,我害怕!肚子更疼了。”

    “叶睿!”

    “叶南弦!”

    沈蔓歌猛然拔高了声音,显然是真的动气了。

    见沈蔓歌如此维护叶睿,叶南弦知道自己今天是没指望了。

    这个臭小子!

    叶南弦恨得牙根痒痒,却还是叹息着说:“好,我走,你也别累着自己了,你自己的身体还没恢复呢。早点休息,别被这臭小子给折腾了,有事儿你叫我。”

    “好。”

    沈蔓歌点了点头,心理还是有点愧疚的。

    她不敢去看叶南弦,连忙低下头来专心照顾叶睿。

    叶南弦见她如此模样,自然是不能再为难她了。轻叹一声,有些埋怨的看了叶睿一眼,见这臭小子正对着他吐舌头。

    好呀!

    这臭小子是越来越来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不过看在沈蔓歌的面子上,他还是十分憋屈的走了。

    沈蔓歌当时心里有丝不舍,想要留下叶南弦,但是又怕他和叶睿之间再起冲突,只能看着叶南弦暂时离开。

    叶睿见叶南弦走了,这才跳下了沈蔓歌的怀抱,不好意思的说:“妈咪,我好了,肚子不疼了。”

    “不疼了?”

    沈蔓歌怎么不知道叶睿的小心思?她有些宠溺的再次将叶睿抱进了怀里,低声说:“今晚妈咪抱着你睡好不好?”

    “真的?”

    叶睿有些意外,更是高兴。

    沈落落身体不好,沈蔓歌照顾沈落落已经很辛苦了,所以叶睿总是很懂事的对自己说,妈咪再照顾一个他会更辛苦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叶睿不渴望沈蔓歌的怀抱和温暖,如今听到沈蔓歌这么一说,连忙开心的钻进了沈蔓歌的怀里。

    “妈咪你真好。”

    “臭小子,走!妈咪带你去睡觉。”

    沈蔓歌将他抱到了床上。

    叶睿却没什么睡意。

    “妈咪,你能给我讲个故事吗?”

    “还听故事?”

    “嗯。”

    “想听什么?”

    沈蔓歌十分宠着叶睿。

    “只要是妈咪讲的,什么都好听。”

    叶睿这张小嘴甜的呀,简直让人心里开花了。

    “好,妈咪给你讲。”

    沈蔓歌轻笑着,一边拍打着叶睿一边给他讲故事。

    叶睿刚开始还强撑着睡意,就想和沈蔓歌多呆一会,可是听着听着,终究是没能挡住困意,慢慢的眼皮子沉重,没多久就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沈蔓歌见他睡着的模样十分可爱,有些想念沈梓安,却不得其法见到儿子。

    她将叶睿的被子盖好,和沈落落一起放在床上。

    女儿自始至终没什么惊醒,对这一切毫无所知。

    沈蔓歌轻叹一声,却突然觉得房间里好像多了一丝人气。

    她猛然回头,就被一双强有力的胳膊给揽住了柳腰,一拉一带,直接将她拽进了怀里。

    “啊!”

    沈蔓歌轻呼一声,随即被人捂住了嘴巴。

    “嘘,是我。”

    叶南弦的声音响起,沈蔓歌这才放下心来。

    “你怎么进来的?你不是回去休息了吗?”

    “你还敢说?为了那个臭小子,你居然让身负重伤的我一个人独守空房,你于心何忍?”

    叶南弦委屈巴拉的说着。

    沈蔓歌扑哧一声笑了。

    “不久额头破了么?还身负重伤?你当自己演电影呢。”

    “我不管,你要补偿我。”

    叶南弦像个孩子似的蹭在沈蔓歌的身上,那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沈蔓歌有些难为情,低声说:“孩子们都在呢。”

    “那我们回房。”

    叶南弦现在巴不得和沈蔓歌有个私人空间。

    沈蔓歌却有些犹豫的说:“落落今天出去了,跑了一身汗,我怕她半夜着凉发烧,不放心离开这里。”

    听到沈蔓歌这么说,叶南弦有些郁闷了。

    “那你总得安慰安慰我吧。”

    “你又不是孩子。”

    沈蔓歌觉得叶南弦越来越像个孩子了。

    叶南弦才不管她怎么想呢,低声说:“我虽然不是孩子,但是我是你男人啊。我大半夜的赶回来,你就这么对我?嗯?”

    说着,他猛然低下了头,轻轻地啄了沈蔓歌的樱唇一下,如蜻蜓点水,却让沈蔓歌双颊通红。

    看着如此粉黛之人,叶南弦再也忍不住的低头吻住了沈蔓歌。

    两个人相拥而吻,周围的空气猛然提高。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地。

    沈蔓歌人面桃花,眉目含情,叶南弦柔情四射,缠绵异常。如果不是顾忌在孩子们的房间里,如果不是因为沈蔓歌身子不方便,很有可能会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好事儿。

    叶南弦将她打横抱起放到了一旁的床上,自己也拖鞋上了床,将沈蔓歌搂在了怀里。

    沈蔓歌多少有些挣扎。

    “这床小,你睡在这里会不舒服的。”

    “没事儿,挤一挤暖和。”

    叶南弦丝毫不在意,并且将沈蔓歌抱得紧紧地。

    沈蔓歌能够感受到他身体的紧绷和难受,自己却不能为他缓解,低声说:“要不你自己去解决一下?”

    “睡觉!”

    叶南弦嘶哑着嗓音回应道,显然想要避开这个话题。

    沈蔓歌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了,靠在他的胸口上,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突然觉得特别安心。

    “我刚回来的时候外面的保镖都不在,你和叶睿又这般设计,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叶南弦本来不打算问的,可是外面的保镖还没回来,让他多少有些不太放心。

    沈蔓歌此时也不瞒他了,将手机短信的事情和叶南弦说了,并且把下午自己错吧余薇薇当做了监视之人也说了。

    叶南弦听到这里,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你也太大胆子了,怎么不和我说呢?万一你和孩子们有点什么事儿可怎么办?”

    “我这不是怕手机被监听了吗?也不知道怎么把消息送给你,突然发现可疑之人,自然是想要去追查一番的,谁知道是个乌龙。不过你回来之前,房间门口确实有道人影一闪而过,保镖也是因为这个才追出去的。”

    沈蔓歌说起这话,叶南弦的表情顿时就严肃起来。

    “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