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239章 因为你和霍家的关系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239章因为你和霍家的关系

    沈蔓歌高兴地不得了,连忙放下筷子上了楼,从萧爱给她买的衣服里面挑了一件连衣裙换上。

    不得不说,萧爱的眼光很不错,这连衣裙有点水墨画的风格,穿在沈蔓歌的身上十分合体,并且带着一丝艺术韵味。

    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感觉都不像自己了。

    沈蔓歌下楼之后,萧爱的眼前一亮,觉得特别好看。

    “真漂亮。”

    “萧阿姨的眼光真好,谢谢萧阿姨。”

    沈蔓歌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萧爱笑着说:“会开车吗?”

    “会!”

    “走吧。”

    萧爱给了沈蔓歌一个手提包,里面还有萧爱为她准备的手机,看的沈蔓歌很是感动。

    “萧阿姨,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如果说只是单纯的热心肠,沈蔓歌觉得一个女人不会做到这一步,她不由得问了一句。

    萧爱顿了一下说:“因为你和霍家的关系吧。”

    这句话让沈蔓歌再次愣住了。

    这是间接承认了萧爱和霍家的人认识吗?

    “萧阿姨,您和霍家……”

    “回头再说吧,我们先出门。”

    萧爱显然并不想谈。

    沈蔓歌识趣的住了口,然后跟着萧爱出了别墅。

    这几天以来,她都快憋死了,如今重新吸收到新鲜空气,沈蔓歌觉得自己简直像是重生了一般。

    萧爱看着她大口呼吸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啊,还真像个孩子。”

    “嘿嘿。”

    沈蔓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快速的上了车。

    她发现萧爱的车很名贵。

    沈蔓歌没说什么,稍微熟悉了一下车,就把车开起来了。

    “萧阿姨,我们去哪儿?”

    “去大使馆。”

    萧爱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愣。

    “大使馆?”

    “不知道路?”

    萧爱看了沈蔓歌一眼,以为她不认识路。沈蔓歌摇了摇头说:“认识。”

    她没有再多问,但是却感觉萧爱是个很有故事的女人。

    车子不快不慢的来到了大使馆门口。

    萧爱下了车,沈蔓歌却没下车。

    “怎么了?”

    沈蔓歌看着萧爱,有些没搞明白意思。

    “我也下车?”

    “不然我带你来干什么?”

    萧爱觉得现在的沈蔓歌特别可爱。

    沈蔓歌有些犹豫了。

    “萧阿姨,我是个黑户啊,你带我来大使馆,你胆子够大的。你就不怕……”

    “怕什么?赶紧下来!”

    萧爱笑着说完转身就走。

    沈蔓歌见她没有开玩笑的样子,这才熄了火下了车,有些局促的跟在了萧爱的身后。

    萧爱来到了大使馆之后,有专门的人接待了她,看得出来萧爱的身份在这里很高。

    沈蔓歌有些疑惑,却什么都没问,就那么静静地跟着萧爱来到了一间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和萧爱差不多岁数的女人,看到萧爱进来之后连忙起身。

    “萧部长,您来了?这位是……”

    “这位是我的一个朋友,目前有些身份方面的问题,你看看能不能帮忙把身份恢复一下。”

    萧爱的话让沈蔓歌整个人都愣住了。

    萧部长?

    她居然是个部长!

    在大使馆是部长的人是什么样的职位?

    而且她还要给自己恢复身份?

    沈蔓歌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似的。

    哪个女人看了一眼沈蔓歌,萧爱已经把沈蔓歌的问题给说了出来。

    女人听完之后微微皱眉。

    “萧部长,这件事儿不太好办啊。在国内已经是销户的人,在国外我们怎么给安排身份?这件事儿真的很棘手。”

    “如果是对方父母签署的证明那份销户证明不成立呢?”

    萧爱的问题让女人摇了摇头说:“那也不可能,既然不成立,怎么会被销户呢?”

    “难道就真的没有其他解决的法子了?”

    萧爱有些不甘心的问着。

    女人沉思了一会说:“有倒是有,不过很难。”

    “怎么说?”

    剩下的话,女人拉着萧爱去了另外的房间去说了,好像十分机密的样子。

    沈蔓歌现在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

    她居然认识的萧爱是个部长,而且好像权限还挺大的,这次居然要给她恢复身份,先不说能不能恢复,就冲着萧爱对她的这份情谊,沈蔓歌都觉得自己无以为报。

    两个人在里面谈了很久,萧爱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沈蔓歌知道,这事儿没那么容易,不过她也不气馁。

    她笑着说:“萧阿姨,算了,这事儿回头我自己想办法吧。”

    “你能想神马办法?”

    萧爱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

    再待下去也是枉然,萧爱带着沈蔓歌离开了大使馆,不过这次是萧爱在开车。

    萧爱开车不快,很稳,甚至有些慢,不知道是不是在想什么事情,她没怎么开口说话。

    沈蔓歌觉得萧爱对自己已经很不错了,非亲非故的两个人,不但救了她,现在还为了她的事情奔波操劳的,实在没必要再让萧爱为此难受了。

    “萧阿姨,人各有命,我想总会有办法的。你就别难受了。”

    萧爱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两个人经过一处工地的时候,沈蔓歌看到工人拉开了横幅,好像在讨伐谁似的。

    “这是怎么了?”

    萧爱很少走这条路,如今开着开着不知道怎么就开到这边来了。

    沈蔓歌往外看了一眼,恒宇集团四个大字特别的刺眼,让她不由得喊了一声。

    “萧阿姨,停车!”

    萧爱连忙停下了车子。

    “怎么了?”

    “这是我丈夫的公司,应该就是我丈夫那个出事儿的工地。”

    沈蔓歌真想下去看看,可是她不能。

    这种状态让她难受极了。

    萧爱看了看外面,低声问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摔死人的工地?”

    “应该是吧,我也是听说,没见过。当时事情太紧急,发生的太快太突然,所有人都没有准备。叶家是打算赔钱的,可是显然对方死咬着不放,就说工事有问题,而且所有供应商现在也倒戈了,一同职责是恒宇集团以次充好才会发生这次事故。”

    沈蔓歌知道的也不是很详细,都是从宋涛嘴里听到的那么一句两句的。

    萧爱对这些事情不太了解,不过也知道这件事儿的严重性。

    沈蔓歌这时看到了叶南弦。

    他被人围在了中央位置,显然消瘦了很多,不过那张冷漠的脸一如既往。

    沈蔓歌从没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思念他。

    短短几天不见,就好像过了一辈子似的。

    如今见他如此狼狈,沈蔓歌恨不得下车将他解救出来。

    宋涛再身边一直未叶南弦开路,可惜堵着他们的人太多了,而且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这样宋涛也不好意思下死手。

    沈蔓歌着急的想要下车,却被萧爱给拦住了。

    “你现在下去一点用都没有。”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看看对面那个女人!”

    萧爱指了指不远处哭的哭天抢地的女人,她穿着一身白衣,哭倒在工地上,而她面前还放着那个工人的尸体。

    “没有天理了,这社会难道一点天理都没有了吗?你们恒宇集团以次充好,害死人命,现在就打算用钱买了我们的人,这是什么道理啊?”

    女人哭的十分悲伤,身边还有几个附和的,看起来闹了已经不止一天两天了。

    而沈蔓歌发现,不远处的人群里还隐藏着记着,那闪光灯一闪一闪的拍着,显然是针对叶南弦和恒宇集团而来的。

    沈蔓歌着急的要命,却无计可施。

    “萧阿姨,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盯着那个女人。”

    萧爱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愣。

    “可是她一直都在哭。”

    “等你老公走了她就不会哭了、”

    萧爱说完就靠在了椅子上,显得十分自信。

    沈蔓歌有些诧异,不过却没说什么。

    从车窗玻璃上看到了叶南弦越来越紧绷的嘴唇,沈蔓歌知道叶南弦的忍耐几乎达到了顶端。

    宋涛不遗余力的将叶南弦从那些人中拉了出来,快速的上了车,和叶南弦一同离开了。

    女人还是在哭,不过哭的声音却小了很多,最后直接晕了过去。

    身边的人七手八脚的将她抬上担架,快速的朝着一旁的车子走去。

    车子开动了,萧爱也在这是开动了车子。

    沈蔓歌什么都没说,就跟着女人的车子走,不紧不慢的。

    车子下了高速之后拐进了一个偏僻的小路,没多久就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里。

    女人从车上下来,一点都没有哭晕过去的样子。

    她左右看了看,车上的司机下了车,连忙抱住了她。

    “来吧,宝贝,让哥哥亲一个!”

    司机急不可耐的想要去亲女人,女人却躲开了。

    “哎呀,你着什么急呀?现在这事儿怎么办?不是说好了吗?只要我们提起诉讼,对方就给我们一百万美金,现在我们已经按照他们说的做了,钱呢?钱再哪儿呢?”

    女人一脸的不耐烦。

    司机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动作说:“这不是诉讼没被受理吗?”

    “那也怪我们吗?我们提起诉讼了,法庭不受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老李的尸体不能存放太长时间了,不然的话容易暴露出破绽的。”

    女人着急的要命。

    沈蔓歌和萧爱悄悄的下了车,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在听到女人这么说的时候,沈蔓歌的身子微微一愣。

    尸体会露出破绽?

    神马破绽?

    难道那个老李不是从工地上摔死的吗?还是说这中间另有隐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