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世子的黑莲花〕〔这个忙我帮定了〕〔王者之荣耀神明〕〔我家公子真没开无〕〔西游之问道诸天〕〔穿越最狠驸马爷〕〔权倾南北〕〔灵契之主〕〔重生九零小哭包〕〔偶像风暴〕〔承微妙笔〕〔极夜玩家〕〔新婚娇妻宠上瘾〕〔神级透视〕〔地狱使者萧阳〕〔上门狂婿〕〔张玄林清涵小说〕〔都市狂龙〕〔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陈平江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592章 你到底是谁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92章你到底是谁

    他不要叶家的荣辱兴衰,也不管叶南弦的生死,只要当初同他刀子的那个人?

    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怎么会不在乎叶南弦的生死?

    难道他真的那么恨叶南弦吗?

    沈蔓歌的目光看向叶南方,叶南方却没有解释什么,只不过眼底隐藏了太多的情绪,让她一时之间看不明白。

    叶南方避开了她的眼睛,继续说道:“那个人从那次行动之后就失踪了,不管是军方还是我都找不到他半点消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估计也就只有你们了。我找了他五年,依然找不到他。所以告诉你上面的人,一天的时间里,把人带到地下城,我自然会用沈蔓歌来交换,但是如果一天的时间不来,我会杀了沈蔓歌,让你们的计划彻底没用。”

    “你等着,我马上和上面联系,但是你不许胡来。叶南方,你一定要保证沈蔓歌的安全。现在我要听听她的声音。”

    听到坤爷这么说,叶南方很是大方的吧手机给了沈蔓歌。

    “我很好。”

    沈蔓歌只说了三个字,就被叶南方把手机抢回去了。

    “听到了?她很好,别想着找到我,我既然能够把叶南弦引过来,自然也有本事在你的眼皮子地下藏上一天。坤爷,别刺激我,你知道的,我什么都做的出来。叶南弦是我哥哥我都不在乎他的死活了,你以为我会在意一个外来的女人的死活?沈蔓歌对我来说没用,但是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你比我清楚。”

    “叶南方,你够狠。果然不愧是叶南弦的亲弟弟!你等着!”

    坤爷气的挂断了电话,然后快速的和上面联系去了。

    沈蔓歌看着叶南方,终于问了一句,“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当真那么怨恨你哥?”

    沈蔓歌看着眼前的熟悉面孔,突然间替叶南弦赶到有些心酸。

    “这五年来,你哥一直都活在对你的愧疚里,一直都在后悔当初不该让你离开海城,不该让你去参加什么行动。他以为你死了,这五年来活的像个行尸走肉你知道吗?你居然还埋怨他?你居然还真的而不顾他的死活?你们是亲兄弟啊,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亲兄弟啊?!”

    “亲兄弟?亲兄弟的话,当初离开海城的时候为什么不阻止呢?亲兄弟的话,当初在云南行动中,他明明知道我处境危险,却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去救我呢?你口口声声说这五年来他活在愧疚里,这五年的时间你在哪里?你在他身边吗?他说什么你都信?沈蔓歌,也就你们女人才会听信他的话。”

    叶南方冷冷的说着,眼底有着不甘和不平。

    沈蔓歌深吸了一口气说:“是,这五年来我是不在他的身边,但是他说的话,我信。为了你这个兄弟,他都可以背上骂名的吧楚梦溪迎进叶家了。你真以为他对楚梦溪有意思吗?如果真的有,你都死了,楚梦溪在叶家五年,为什么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不过是在替你照顾你的妻儿!甚至为了你的妻儿,他五年前得知我怀孕的时候,为了怕我和楚梦溪起冲突,居然要把我送走。在他的心里,你这个兄弟的位置比任何人都重要,你怎么可以现在这样对他?”

    沈蔓歌一想到叶南弦承受的这些,心里就心疼的不得了。

    “我们结婚三年了,一直没有孩子,你知道他对孩子的渴望吗?当得知我怀孕的那一刻,他是什么样的心情?我当时不明白,我也以为他喜欢楚梦溪,楚梦溪坏的是他的骨肉,他甚至都没有和我解释过。他为你做了那么多,甚至把自己在叶家的股权都给了叶睿,你真的以为他只是因为愧疚吗?”

    叶南方转过头去,不去看沈蔓歌,他低声说:“就算他真的对叶南方好又怎么样?一切都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为什么说他对叶南方好?你不是南方吗?”

    沈蔓歌敏感的察觉到叶南方话里的漏洞,连忙问了一句,心里却有些忐忑起来。

    叶南方转过头来看着沈蔓歌,看了好久,久到沈蔓歌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他指了指自己的脸说:“我的这张脸和你是一样的,就像是方婷。她是原本的模样,而你是被后期整成了这个样子,我也亦然。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沈蔓歌顿时愣住了。

    “你说什么?”

    “好好看看我这张脸,这张和你丈夫一模一样的脸,然后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叶南方主动靠近了沈蔓歌。

    他的脸和叶南弦依然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在沈蔓歌的专注之下,她突然发现叶南方的脸有动刀子的痕迹。

    “你是整容的?”

    “对!不过对方的手艺很高超,让人看不太出来而已。”

    听到叶南方这么说,沈蔓歌顿时愣住了,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指着叶南方问道:“你不是南方,那你是谁?”

    “我是谁?这五年来,我真的都快忘记我自己是谁了,我也曾经以为我是叶南方,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叶南方还活着。”

    说道这里的时候,他的眼睛湿润了,那种悲痛的感觉让沈蔓歌也感同身受。

    “南方死了?”

    “死了,死在了五年前。你真的以为当初的那场行动,那张针对叶南方的刺杀会留下活口吗?他的英魂早就在五年前就消散了。我亲眼看在他躺在我的怀里,一字一句的说着他的遗言。他说让我告诉他哥哥,这辈子他从来没有怨恨过。这辈子有他这样的哥哥,他引以为荣。他说他终于做了一件比他哥光荣的事情,这辈子他终于赢了他哥一回。”

    说着说着,他就这样哭了。滚烫的泪水顺着眼角滑下。

    沈蔓歌的心是震惊的,是颤抖的,也是意外的。

    “既然他都说了,不怨恨南弦,那么你为什么……”

    “我为他不值!我为他不平!当年那场行动,叶南弦明明有机会先救出南方的,可是他没有。他宁愿先去救别人,也没有吧南方先带出来。最后南方死的时候,他离南方那么近,那么近,近的一伸手就可以碰触到了,可是就这一只手的距离,他害死了南方!”

    “不会的!南弦一直都很爱南方,他不可能不去救他。除非有别人更需要南弦去救助。”

    沈蔓歌的话让对方有些愤怒。

    “是啊,是有个特别重要的人需要叶南弦去救,但是他冲什么英雄?那么多人在,用得着他出头吗?南方那么信任他,那么崇拜他,他为什么不先救南方?”

    他一把抓住了沈蔓歌的衣领,眉宇间的愤怒根本不加以掩饰。

    沈蔓歌没办法回答他这个问题。、

    她不是叶南弦,但是她知道叶南弦当初肯定有自己的考量,也或许是不知道叶南方会躲不过去。

    “南方是军人,他身手也很好,他不可能不能自保的。我想当时南弦也是这样想的。”

    沈蔓歌的话让他楞了一下,然后咬牙切齿的说:“对,南方的身手很好,足以可以自保,但是小人太多,有人在他身后捅了一刀,而那个人是他曾经最信任的兄弟!”

    说道这里的时候,那个人松开了沈蔓歌。

    沈蔓歌这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伪装叶南方了。

    他利用叶南方的身份进入叶家的暗夜组织,利用组织的力量来寻找这个人,可惜五年来没有什么结果,他不得不回到海城,利用叶南弦下手,来逼出对方来。

    从他对叶南方的言语维护中,沈蔓歌可以看出,这个人一定是叶南方最好的兄弟,或者说是战友。

    “你到底是谁?”

    沈蔓歌的话让对方沉默了一会,低声说道:“我叫方言,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士兵,可是在接受保密任务的时候,南方却选择了我。我们在云南生活了五年,一个锅里吃饭,一个帐篷下睡觉。他就像我亲哥哥一样的照顾我,不嫌弃我笨,什么都交给我,甚至再一次诱敌行动中,我差点死在金三角,是南方一个人跨域了金三角的三不管地带,把我从死人堆里巴拉出来带回来的,而他自己却差点死掉。那个时候我就发誓,他就是我亲哥。不管他有什么事儿,我都会和他在一起的。可是他却死了,就那么死在我的面前,他的血还那么的温热,他的眼睛还是那么的熟悉和清澈,可是我却再也见不到他了。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庆幸我现在顶着他的脸,每天早晨照镜子的时候,我都好想看到他在对我笑。这五年来,如果不是这张脸,我怕我是一天都活不下去的。”

    方言摸着自己的脸,笑的有些癫狂。

    沈蔓歌无法理解这种感情,只是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从背后捅南方刀子的人是谁?”

    “一个曾经和南方最要好的人,一个军中败类。所有人都以为那个人死在了云南行动中,甚至国家还给了他荣誉,和南方一样享受着烈士称号,但是我知道,他还活着。活的好好地!他被人保护起来了,他曾经是南方单线联系的上司,除了他,没有人知道南方的真实身份。是他泄露了南方的身份,更是他,在南方走向他汇报行动成功的时候,直接给了南方一刀!这个人是不是该千刀万剐?”

    方言的话让沈蔓歌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不过方言下面的话却让她顿时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