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603章 因为你不配
    “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

    我说你就是个废物!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对我们叶家没有任何的帮助不说,你给叶家惹了多少麻烦?

    南弦是个人中龙凤,可是为了你,甚至可以什么都不要。

    你凭什么?

    就凭你这一张整容过的脸么?

    沈蔓歌,我把暗夜交给你,你以为我真的是看好你,让你成为南弦的贤内助?

    我是让你看清楚自己,你无法胜任南弦妻子的职务!谁知道你自不量力,还笨的可笑。”

    叶老太太冷冷的说:“如果不是看在你冒着生命危险给我取回解药,让我从生死线上活过来,你以为我会把暗夜给你?

    可是给了你又怎么样?

    烂泥扶不上墙,你终究还是个废物!”

    沈蔓歌觉得同体冰冷。

    她一直以为叶老太太对自己是真的好,如今听到这些话,就好像一把把尖锐的额匕首深深地刺进了她的胸口,鲜血淋漓的,疼的难受。

    “你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

    “你没有点自知之明吗?

    要不是两个孩子太粘着你,你以为我会让你进叶家?

    会让你成为别人口中的叶太太?

    你看看你自己,你浑身上下哪一点配叶太太这个名头?

    五年的时间,唐子渊让你成为了设计师,少有名气。

    你回来了,是想报复是吧?

    我一直都知道的。

    不过南弦这五年来过得生不如死,我看着很是心疼。

    我以为你换了一张脸,你和南弦之间的缘分就断了,没想到你还是回来了,不但回来了,你还想着拿走南弦一颗肾。

    你这个女人简直不知好歹到让人厌恶!”

    叶老太太每说一句,沈蔓歌就觉得自己坠入冰窖一分。

    “如果不是你,落落怎么可能成为那个样子?

    她等不及了。

    如果不是因为落落等不及了,我是不会回来的,更不会去算计拿走叶南弦的肾。”

    “一个丫头片子,死了又怎么样?

    梓安不是好好地吗?

    我们整个叶家终究是要交到男孩子手里的,就算没有你的孩子,还有睿睿呢。

    睿睿是南方的儿子,只要你们不出现,睿睿就会顺理成章的成为叶家的继承人,继承叶家的一切!是你打破了这一切!是你!”

    叶老太太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愤,可是沈蔓歌却越听越觉得她思想奇葩的可怕。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落落也是人,是叶家的孩子,就算是个女孩又怎么样?

    叶家家大业大的,难道还容不下一个孩子吗?”

    “容的下,也得看看是什么情况。

    叶家现在完全都是叶南弦撑着,没有他就没有叶家,你居然为了你的女儿想要让南弦让出一颗肾,你是打算把叶家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吗?

    睿睿还小,南方死了,南弦要是再出事儿,谁来支撑叶家?

    从你出现那天开始,你就没给叶家带来一天的好日子,总是麻烦不断。

    为了你,唐子渊和南弦为敌,和叶家为敌,好好地美国市场,为了你,南弦给了唐家。

    你浑身上下哪一点值得南弦这么做?

    值得叶家为你付出那么多?

    就凭你给叶家生了两个孩子?

    如果没有你,多得是有本事的女人上赶着给南弦生孩子。”

    沈蔓歌气的胸口发疼。

    她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听下去了,再听下去的话,她说不定真的想要杀人。

    看着还在沉睡的叶睿,沈蔓歌深吸了一口气,对外面的人说:“带老太太回房间!没有我的允许,不允许她来叶睿的房间。”

    “我看谁敢!”

    叶老太太猛然低吼一声,把外面进来的保镖吓了一跳。

    “老太太,您……”“沈蔓歌,你真以为自己是叶家的主人了是吗?

    我还没死呢。

    你以为我把暗夜交给了你,你就真的是叶家的当家主母了?

    现在还想着控制我,限制我的自由,你也配?

    连你最得力的手下杨帆都想要杀了你,你还能做什么?

    整个暗夜,你除了杨帆,你还知道什么?

    没有杨帆的命令,你以为你能够动得了暗夜的人为你所用吗?

    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我想什么时候收回就什么时候收回。

    在叶家,还轮不到你来对我发号施令,相反的,我想让你死,轻而易举。”

    叶老太太的话让沈蔓歌愈发觉得讽刺起来。

    “杨帆是你的人,所以他来杀我和你有关?”

    “是有怎么样?”

    叶老太太说完才发现沈蔓歌的脸色变了,她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对一旁的保镖说:“关上门,滚出去!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进来。”

    “是!”

    保镖还不敢违背叶老太太的意思,看了看沈蔓歌,什么话也没说的就出去了。

    沈蔓歌这才悲哀的发现,自己在叶家还真的没有任何的权威和地位。

    她的所有的而一切,真的是叶老太太和叶南弦给的。

    难怪方言会说那样的话给她,原来这一切都是有据可循的。

    沈蔓歌很后悔。

    后悔为了这段感情失去了自我。

    后悔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安于一偶,想要过平和的生活。

    原来这一切都需要自己去努力的。

    叶南弦的起点太高,就算叶南弦不嫌弃自己,他身边的人也会觉得她配不上叶南弦,觉得她就是叶南弦的附属和包袱,甚至叶家的保镖对她尊重也都是因为叶老太太和叶南弦,而不是因为她沈蔓歌本身。

    沈蔓歌看着叶老太太,完全的冷静下来了。

    “你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

    我现在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婆子,连自己的管家都保不住,我还能干什么?”

    说道这里的时候,沈蔓歌才想起管家的事儿,不过她貌似这次回来还真的没有见过管家。

    “管家怎么了?

    她人呢?”

    “你少在我面前装糊涂。

    如果不是因为你,管家会现在昏迷不醒的躺在重症监护室吗?

    你简直就是个丧门星,是我们叶家的灾难!”

    听到叶老太太这么说,沈蔓歌十分疑惑。

    “什么意思?

    管家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

    我让方言劫持了你,让管家送你们离开海城,被叶南弦知道了。

    他居然为了你这么一个废人,让人把管家绑在快艇上在海上游行。

    管家五十多岁了,怎么能够承受的住这一切?

    都是你!是你这个灾星!是你让管家奄奄一息,现在只剩下一口气悬着。

    你知不知道,管家陪了我多少年?

    甚至比南弦和南方陪我的时间都久!她就像是我的亲人一般,南弦居然为了你这个女人如此对她。

    不管我如何恳求,他都不肯放过管家。

    在他心里,你比我这个母亲更重要!凭什么?

    我为叶家做了这么多,为南弦和南方付出了那么多,你为他付出了什么?

    你为叶家做了什么?

    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南弦却因为你这样对我?

    为什么?”

    叶老太太说着就要去打沈蔓歌,却被沈蔓歌给躲了过去。

    “你自己的问题却总是赖在别人身上。

    你或许真的为叶家做了很多,甚至付出了所有,但是这不是你可以要挟南弦的本钱,更不是你可以随便伤害我的资本。

    就算我一无是处,就算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你也没有权利那样对我!况且管家还是张妈的人,是她给张妈开辟了道路,让她偷偷的把我和梓安带出海城,她本身就罪不可赦!”

    “那是我的意思!管家如果不做张妈的人,她怎么让我知道张妈的一举一动?”

    叶老太太的话直接让沈蔓歌愣住了。

    “你说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是你明知道我和梓安被送出海城,你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还是说这本身就是你的意思?”

    “梓安被送出海城,我是故意的,我要把他代入暗夜,让他成为暗夜将来的主人。

    至于你被带出海城,我是乐见其成的。

    只要你被拍卖了,成了别的男人的玩物,就算南弦有多么爱你,他也不会在要你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我曾经是那么的尊敬你,甚至想要把你当成亲生母亲一样的给你养老送终,你怎么可以在背地里这样的算计我?

    陷害我?

    不管怎么样,我也是叫你妈的呀!”

    沈蔓歌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听到的。

    她悲伤不已。

    叶老太太却冷笑着说:“我用得着你为我养老送终?

    我有儿子。

    我还有孙子!就算他们都不管我,我还有管家!可是因为你,管家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我甚至承诺她,等她六十岁的时候,我让她去瑞士养老,我甚至给她买了一套大房子。

    都是因为你,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做了,生活都不能自理。

    沈蔓歌,我和你不共戴天。

    如果说之前我是阴着来的,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不会让你有一天的好日子过。”

    这是叶老太太正式和沈蔓歌开战了。

    沈蔓歌看着她,觉得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讽刺。

    她真的是太笨了。

    识人不清,还一直把叶老太太当做最亲最亲的人,原来在她的眼里,自己屁都不是。

    沈蔓歌的心里千疮百孔的,不过却冷冷的看着叶老太太,说道:“你的战贴我收下了。

    本来我还在想我要怎么面对你,现在我不用纠结了。

    叶老太太。

    ,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把你当成母亲看,也不会再让我的孩子叫你一声奶奶,因为你不配!”

    说完,沈蔓歌转身就走。

    她没办法留在这里和叶老太太继续呆着,不然的话她真的会杀人的。

    就在沈蔓歌的手碰到门把手的时候,叶老太太再次出声了。

    “知道杨帆和南弦的催眠是谁做的吗?”

    一句话,顿时拉住了沈蔓歌的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洪荒虚拟化〕〔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