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705章 我是为了南弦来的
    “这里是个是非之地,你现在和方婷长得十分相似,留在这里没有什么好处。

    所以你得赶紧离开这里。”

    蓝晨拽着沈蔓歌的手下了车,直接进了机场。

    “来的路上我已经给你定了机票,是回海城的,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要回海城,目前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你也知道,我在方家的地位不上不下的,很多事情我做不得主。

    如果方婷还活着,我还有机会帮你,但是现在她不在了,说实话,我真的是有心无力。

    唯一可以保护你的,就是让你马上离开这里。”

    蓝晨的话让沈蔓歌有些感动。

    “虽然我不知道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我真的需要找到张音,南弦那边等不得的。”

    沈蔓歌打着手势说着。

    蓝晨还想说什么,沈蔓歌的手机响了。

    她打开一看,是苏南来的电话。

    沈蔓歌连忙划开了接听键。

    “蔓歌,你赶紧回来,南弦这边的事情有进展。”

    沈蔓歌连忙挂断了电话,拿过了蓝晨给她定的机票,感谢的打着手势说:“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随时联系我,只要我能帮忙的,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我知道,不过暂时我不会离开的,方婷死的不明不白的,我怎么样都要搞清楚。”

    蓝晨的神情十分悲伤。

    沈蔓歌知道蓝晨和方婷之间的感情,她打着手势安慰着说:“节哀顺变。”

    “谢谢,这是我的的一瓶血,或许你能用得上。

    最近我没时间离开这里,拿着吧,有备无患。”

    沈蔓歌知道蓝晨的一瓶血有多珍贵,虽然小瓶子不大,但是却是蓝晨的一番心意。

    她接了过来,打着手势说:“谢谢,现在除了谢谢我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什么都别说了,赶紧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嗯,走了。”

    沈蔓歌告别了蓝晨,直接上了飞机。

    唐子渊还想着再联系沈蔓歌的时候,沈蔓歌已经飞走了。

    他又去找蓝晨,可惜在蓝晨的嘴里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沈蔓歌飞回海城的时候,苏南已经在等着了。

    “怎么样?

    南弦那边的进展是什么?”

    沈蔓歌连忙打着手势问着。

    苏南将她请进了屋子,倒了一杯水给她,然后说道:“还记得张妈吗?”

    “记得。”

    沈蔓歌怎么会忘了这个女人呢?

    她的所有不幸都和这个女人有关。

    苏南抿了一下嘴唇说:“宋学文死了,张音消失了,南弦那边又等不得,我和梓潼商议了一下,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你说。”

    “张妈是个医学高手,这一点我们不可否认,况且南弦是她的亲生儿子,我在想,要不要去拜托一下张妈,看看她有没有法子,可是这件事儿需要你来定。

    你和张妈的恩怨我也是知道一些的,所以……”听到苏南这么说,沈蔓歌顿时楞了一下。

    不可否认的说,她确实不太喜欢张妈,也希望这辈子都和她老死不相往来,但是现在牵扯到叶南弦了,她有点拿捏不住了。

    “谁又能保证张妈不会趁机对南弦做点什么。”

    沈蔓歌的担心苏南是理解的。

    “我先让人去探探口风,说实话,这样的猜测我们都有,但是都没办法保证,只能说暂且试一试。

    毕竟我们没有什么其他的法子了。

    我会跟着你们一起去,如果张妈对南弦做了什么,我也会在第一时间插手,虽然我承认自己不是她的对手。”

    苏南苦笑了一下。

    沈蔓歌陷入了纠结之中。

    如果是她自己的事情,沈蔓歌就不用考虑了,但是现在她不得不为叶南弦的安全考虑。

    苏南也不催她。

    考虑了十几分钟之后,沈蔓歌打着手势说:“可以试试,不管怎么样,现在张妈这边总还是有点希望的,总比南弦躺在医院里什么都不知道的好不是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已经通知梓潼了,只要你同意,就让她带着南弦一起回来,你放心吧,我已经派了直升机过去了,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对于苏南的安排,沈蔓歌还是满意的。

    晚上沈蔓歌就住在了苏南家里。

    叶青看到沈蔓歌的时候,打着手势问她见过叶红没有?

    沈蔓歌知道叶青或许从叶梓安哪里得知了叶红的事儿。

    她告诉叶青,叶红很好,已经到了历城,回头有机会的话他们会见面的。

    叶青很是高兴。

    沈蔓歌回到了自己的客房,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可惜只能偷偷地思念着。

    第二天天没亮,叶南弦和白梓潼他们就回来了。

    看到担架上的叶南弦,沈蔓歌很是心疼。

    “张妈在帝都,难道你们有关系让张妈出来吗?”

    沈蔓歌想了一晚上这个问题,这才开了口。

    苏南低声说:“让她出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我们可以进去。

    这一点我可以申请一下试试。”

    在等待申请的过程中,沈蔓歌度日如年。

    叶南弦还是原来的样子,钟磊怕路上有个万一,也跟着来了。

    “叶南弦目前为止还没醒来,这算不得一个好事,也不算是坏事,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呀。

    我行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如果有人可以再这样的情况下把他给治好了,那我钟磊还真的要对她刮目相看了。”

    听到钟磊这么说,沈蔓歌没有说什么。

    张妈是个鬼才,如果用在正确的道路上,说不定会成为一代名医,可惜了她一开始的路就走错了。

    钟磊见沈蔓歌没有回答自己,不由的问道:“|那个能治病的人是什么人啊?”

    “师兄,你别问了,这件事儿你问了也没用,你进不到他的。”

    白梓潼开了口。

    “让我旁观一下不行吗?”

    “不行。”

    白梓潼说的斩钉截铁的,让钟磊很是失望。

    不过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苏南那边的申请很快就有了回复,不过张妈的要求只有一个,需要见到沈蔓歌一个人。

    白梓潼十分担心,极力反对,连苏南也不怎么赞同。

    也南弦现在这个样子,沈蔓歌和张妈之间又有一些纠结,如果张妈伤害了沈蔓歌,到时候他们怎么和叶南弦交代?

    可是沈蔓歌却答应了。

    “蔓歌,你想清楚。”

    白梓潼抓住了她的手,着急的说着。

    沈蔓歌笑着打着手势说:“我没事儿,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呢?

    只要能够让南弦好起来,一切都可以的。”

    “你这个傻女人,你说什么呢。”

    白梓潼看到沈蔓歌不顾一切的眼神就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在沈蔓歌的强烈要求下,苏南带着沈蔓歌来到了监狱。

    这还是沈蔓歌第一次到监狱探监。

    她看到张妈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曾经那么敌对的两个人,现在居然神奇的坐在一起,十分的平和。

    监狱生活让张妈褪去了很多的棱角,虽然脸色不太好,但是看上去并没有沈蔓歌想象的那么糟糕。

    两个人都没有开口,一时间气氛有些窒息。

    张妈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貌似从这个女人出现,她的所有计划都在不断地改变着。

    如果说仇敌的话,沈蔓歌当得起这个称呼。

    “你该不会来看看我现在过得怎么样的吧?”

    张妈还是率先开了口。

    沈蔓歌摇了摇头,拿出纸笔写到:“我是为了南弦来的。”

    “你的嗓子怎么了?”

    张妈的眉头微皱,眼睛直直的盯着沈蔓歌。

    沈蔓歌苦笑了一声,写道:“没什么,识人不清,被叶老太太给毒哑了。

    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没觉得,就她的心机,你能活着从她手里出来已经不容易了。

    我一直以为她对你不会出手的,看来是我高估她了。”

    、张妈的话让沈蔓歌楞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就不用管了,你来这里找我做什么?

    我可不会觉得你是想要尽一尽儿媳妇的义务专门来看我的。”

    听着张妈的讽刺,沈蔓歌没什么太大的情绪。

    两个人走到这一步,什么难听的话已经不足以伤到彼此了。

    沈蔓歌顿了一下,快速的写道:“南弦出事了,我来寻求你的帮助,我知道我们之间很多仇敌化解不开,但是南弦好歹是你的儿子。

    南方已经不在了,你总不会希望南弦也死在你前头吧?”

    “你说什么?

    男方不在了?

    怎么可能!他不是从云南回来了吗?”

    “回来的人不是叶南方,只是整容成和叶南方一样的脸的方言。”

    沈蔓歌简单的把这件事儿给张妈说了一遍。

    张妈整个人都愣住了。

    沈蔓歌看着她,不着急催促,就那样静静的等待着。

    张妈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南方五年前就死了?

    所以说五年后回来晃我这么一下做什么?

    我还真以为他还活着呢。

    却没想到他早就不在了。

    方倩呀,你可真够狠的!弄这么一个假冒的儿子来糊弄我,你简直罪该万死!”

    听着张妈的话,沈蔓歌突然楞了一下。

    “方倩是谁?”

    “叶老太太,她的闺名叫方倩。

    这么多年了,她坐在叶太太的位子上,别人都忘记了她曾经叫什么了。”

    张妈的话让沈蔓歌楞了一下。

    她怎么也想不到在叶老太太死了之后她才知道叶老太太的名字。

    “不管她叫什么都无所谓了,她已经死了。”

    “什么?”

    张妈显得相当意外。

    沈蔓歌把这件谁让也和张妈说了。

    听到叶老太太方倩死了的消息,张妈开心的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她突然咳嗽起来,越来越厉害,最后直接咳出了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