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掷剑歌〕〔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最强黄金眼〕〔凌天神尊〕〔僵约之僵尸帝君〕〔龙血帝尊〕〔残王邪爱:医妃火〕〔龙神至尊〕〔神魂丹帝〕〔贴身狂医俏总裁〕〔摄政王他叫我小祖〕〔锦绣女娇医〕〔只有我是VIP〕〔偷个宝宝:总裁娶〕〔首辅娇娘〕〔嫡女重生,朕的皇〕〔快穿之非典型套路〕〔王爷,王妃喊你来〕〔开局只有五农民〕〔带着空间回现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712章 余生有你,真好
    “啊~”叶梓安惊叫一声,顿时把沈蔓歌给惊醒了。

    “怎么了?”

    她猛地醒了过来,快速的起身,来到叶梓安面前上前查看着。

    “哪里不舒服?

    还是哪里疼?

    快告诉妈咪!”

    沈蔓歌整颗心都要担心死了。

    难道是张妈真的对叶梓安下手了吗?

    叶梓安却指着叶南弦,结结巴巴的说:“老叶睁开眼了。”

    “你说什么?”

    沈蔓歌整个人有些微楞。

    苏南刚才没怎么注意,现在听到叶梓安这么一说,连忙起身来到叶南弦的面前,看到叶南弦果然睁开了眼睛。

    “南弦,你感觉怎么样?”

    沈蔓歌猛然转身,在看到叶南弦果然睁开了眼睛之后突然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叶南弦。

    “你终于醒了!叶南弦,你混蛋!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这样吓我?”

    叶南弦觉得身上的重量有些让他喘息不过来,他的脑子还有些错乱。

    不是在云南吗?

    不是掉下山崖了吗?

    他还活着?

    应该是活着吧!不然的话怎么可能看到沈蔓歌呢?

    还听到了沈蔓歌的声音。

    等等!他猛地推开了沈蔓歌,有些惊讶的看着沈蔓歌。

    “你的嗓子……”“好了,就是现在还有些疼。”

    沈蔓歌实在是太高兴了。

    叶南弦坐了起来,突然觉得头疼欲裂。

    他猛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闷哼一声。

    苏南快速的拿出银针直接扎在了他的头上穴位上。

    沈蔓歌的心都要跳出喉咙口了。

    “他怎么了?

    怎么还会头疼?”

    “这是应该的,神经疼不是那么容易就治好的,是个慢工程。

    现在他的催眠被解除了,神经痛需要慢慢来。

    张妈说他还需要三天才能醒来,现在提前醒了过来,已经够让人意外了。”

    苏南快速的解释着。

    叶南弦却突然抓住了他话里的意思。

    “谁?

    你说谁?”

    “张妈,我们现在在帝都,你没看到吗?

    这是在监狱门口。

    没有张妈,你这条命就交代了。”

    苏南的话让叶南弦快速的回过头去,看了看身后的大铁门。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张妈救治。

    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沈蔓歌也不会带着自己来找张妈吧。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柔声说道:“辛苦你了。”

    “你还知道辛苦我了?

    你说说你,好好地,怎么就掉下山崖了?”

    提起这个问题,叶南弦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自己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点太背了。

    本来是打算惩罚一下小诗的,却没想到把自己的命都给赔上了。

    “小诗呢?”

    “死了。”

    沈蔓歌过去搀扶了一下叶南弦。

    叶梓安总算反应过来了,皱着眉头喊道:“喂喂喂,拜托你们,不要忽略了我的存在好吗?

    要不是我,老叶还醒不过来呢。”

    “对对对,都是你。”

    沈蔓歌扑哧一声笑了,连忙把叶梓安带到了叶南弦身边。

    “嗨,老叶,你很逊哦。

    好好地旅个游,怎么就变成这副德行了?”

    “臭小子,你也来讽刺我是吗?”

    叶南弦因为躺的时间有点长,身体还有点无力。

    见叶南弦醒了,苏南和沈蔓歌他们连忙把叶南弦带回了酒店。

    苏南给叶南弦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发现他没有什么大问题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放心吧,他现在除了神经痛,其他的没有任何关系。

    等再过一个星期或者十天半个月的针灸,神经痛就会好多了。”

    听到苏南这么说,沈蔓歌的心才放了下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该值得庆祝。”

    “好。”

    叶南弦觉得自己是死里逃生,现在看到沈蔓歌和叶梓安,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珍贵。

    苏南却在这个时候泼了冷水。

    “我可告诉你们啊,庆祝可以,不可以喝酒,不能吃凉的,辣的,酸的,带有刺激性的都不可以。

    最好是喝粥,吃点清淡的。”

    “这怎么庆祝啊?”

    叶南弦的眉头微微皱起。

    苏南耸了耸肩说:“我无所谓啊,你可以不听医嘱,但是后果自负。”

    “我们还是吃点清淡的好了。”

    沈蔓歌一听关乎叶南弦的回复,顿时改了口。

    叶南弦见她如此担忧,心疼的说:“抱歉,让你担心了。”

    “知道就好,以后再敢这样我就不理你了,我说真的。”

    “好!”

    两个人情意绵绵,眼里没有任何人。

    苏南抖了抖身子,对叶梓安说道:“走吧,你没觉得咱俩在这里是电灯泡吗?”

    “感觉到了,果然妈咪不爱我了。

    唉。”

    叶梓安小大人似的摇了摇头,然后和苏南走了出去。

    沈蔓歌和叶南弦同时笑了起来。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叶南弦握住了沈蔓歌的手。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是不是过得十分煎熬?”

    “还好,只要你能醒过来,一切都值得了。

    你也是,神经痛为什么不和我说?

    还有,我早就让你去找宋学文解除催眠,你怎么就是不听?”

    沈蔓歌一想起这件事儿就生气。

    叶南弦笑着说:“因为我让你失去了声音,我就像惩罚一下自己,疼痛是最好的方法。

    我要时刻提醒自己,因为我的疏忽,你付出了什么。

    只不过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傻子,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希望你好好地。

    你要知道,你的身体发肤现在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伤害自己,知道吗?”

    “好,老婆大人,我知道了。”

    叶南弦觉得这一刻真的特别温暖,特别值得珍惜。

    “怎么会想到找张妈给我看病?”

    叶南弦知道,沈蔓歌对张妈是恨不得不提这个人的,如今为了他的病居然肯过来找张妈,不知道心里经过多少挣扎。

    沈蔓歌顿了一下说道:“苏南说的。

    对我而言,能够治好你,一切都值得。”

    “委屈你了。”

    “夫妻之间不用说这些的。”

    沈蔓歌笑了笑,依偎在叶南弦的怀里,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叶南弦。

    听到沈蔓歌受了这么多苦,叶南弦的心里愈发不是滋味了。

    “好像跟了我之后,你的额苦难特别多,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跟着我是幸运还是不幸。”

    “说什么傻话呢,人这一辈子要经历很多事情,重要的是不是那些事情有多么困难,而是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在一起,都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这就够了。”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愈发的难受起来。

    他紧紧地抱着沈蔓歌,低声说:“好,我会一直赖着你的。”

    “欢迎之至。”

    两个人笑了笑。

    沈蔓歌想起了张妈的病,沉思了一会说:“张妈可能快不行了。”

    “什么意思?”

    叶南弦顿了一下。

    沈蔓歌把张妈得病的消息告诉了叶南弦。

    “我和梓潼去看了档案,她病得很重,可能没几天日子了,我知道你可能会顾忌我,不过没关系的,她曾经是对我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可是她也治好了我的嗓子,这一点我还是感激她的。

    你如果想要去看的话,就去看看吧,或许再也没有机会了。”

    沈蔓歌其实并不打算原谅张妈的,但是张妈毕竟是叶南弦的亲生母亲,她不想叶南弦心里留下遗憾。

    叶南弦心里纠结着。

    说实话,对张妈的感情,叶南弦十分复杂。

    曾经,他是真的吧张妈当成亲生母亲来看待的,可是自从张妈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以后,他明知道这个女人和自己有亲情关系,也不想再去想她。

    如今听到张妈时日无多,叶南弦的心里十分难受。

    抛去张妈做的那些过分的事情,他想到了张妈在自己小时候所做出的那些照顾,不由得心软了起来。

    “我想去看看她。”

    “好。

    明天我们一起去。”

    沈蔓歌也放开了。

    不管张妈曾经做了什么,现在人都要死了,又是叶南弦的亲生母亲,她不想原谅,但是也不想阻止叶南弦和张妈做最后的告别。

    两个人有说了一会话,决定下去走走。

    感受到外面的阳光,叶南弦笑着说:“终于能够实实在在的感受到阳光了。

    很多次我在昏迷中都能听到你的声音,但是你说了什么我是听不清的。

    就好像有一道迷雾阻挡着我,让我没办法靠近你。

    我迫切的想要寻找出口,但是却只能在原地打转。

    有时候真的就希望自己直接晕过去,什么都感觉不到就好了,可是我又想起了你,想起了孩子们,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们怎么办?”

    听着叶南弦说着这段时间的感受,沈蔓歌很是心疼。

    “你啊,别再折腾了,以后的日子好好地陪着我和孩子们就好。

    你别忘了,你还欠孩子们一个旅游呢。

    落落都生气了,说我故意不让你见她。

    殊不知我都不敢让她知道你的情况。”

    “难为你了。”

    叶南弦紧紧地握住了沈蔓歌的手。

    这么一双小手,在他昏迷的时候撑起了一个家。

    这么一个柔弱的女人,因为爱努力艰辛的跟着他走到现在,他有什么理由不对她好?

    有什么理由不爱她?

    叶南弦紧紧地抱住了沈蔓歌,柔声说道:“余生有你,真好。”

    沈蔓歌的鼻子猛然酸了起来。

    所有的辛苦仿佛在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两个人感受着阳光,感受着车水马龙的气息,突然间觉得世界是如此的美丽。

    就在他们想要享受时光的时候,苏南猛地跑了出来。

    “南弦,蔓歌,快!去医院!张妈不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