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714章 我想学医
    沈蔓歌和苏南他们在外面听到叶南弦的哭喊声,不由得楞了一下。

    沈蔓歌知道,张妈走了。

    她说不上来悲伤,只是为叶南弦赶到难过。

    “妈咪,张奶奶走了吗?”

    叶梓安眨巴着眼睛询问着。

    “嗯!”

    沈蔓歌点了点头。

    叶梓安之后就特别的安静。

    叶南弦在里面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打开门走了出来。

    他的眼眶红肿,明显是哭过了。

    “还好吗?”

    沈蔓歌快步上前。

    “没事儿。

    ,”叶南弦握了握沈蔓歌的手,然后让医生把张妈的尸体送去了太平间。

    张妈是服役人员,后续安排需要手续。

    沈蔓歌带着叶梓安在酒店呆着,叶南弦一个人去处理张妈的后事去了。

    张妈从一开始在叶家就是一个管家,也一辈子没有结婚,叶南弦是她唯一的儿子,一切从简。

    叶南弦将张妈的尸体火化之后,带着沈蔓歌和叶梓安回到了历城。

    叶睿和叶洛洛看到沈蔓歌和叶南弦的时候十分高兴。

    “爹地,你都不知道,妈咪每次都不让我和你视频,妈咪好坏的,她想一个人霸占爹地。”

    叶洛洛连忙告状。

    看着如此可爱的女儿,叶南弦心里十分高兴,可是张妈的死压抑的他怎么都笑不出来。

    “妈咪是在保护爹地,爹地那段时间生病了,怕把病院通过电脑传给你,你要感谢妈咪知道吗?”

    叶南弦的话让叶洛洛楞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的对沈蔓歌说:“妈咪,对不起。”

    “没事儿。”

    叶梓安没有说什么,直接去了自己的房间。

    叶睿发现他的情绪不对,想要问问他怎么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沈蔓歌看了叶梓安一眼,也不知道这孩子在想什么。

    叶南弦将叶洛洛放下,对叶睿说:“收拾一下,我们回海城,然后让宋叔叔照顾你们,爹地和妈咪要去一趟云南。”

    “爹地,你们又要出去玩?”

    叶洛洛嘟嘟着小嘴很不高兴。

    叶南弦低声说:“不是去玩,失去办点事情,你妈咪的嗓子有点问题,爹地带着妈咪去治病。”

    “真的吗?

    妈咪,你嗓子怎么了?

    痛不痛?”

    叶洛洛连忙跑到沈蔓歌面前,伸手摸了摸沈蔓歌的嗓子。

    沈蔓歌庆幸这么多的事情叶洛洛都不知道,能够给她一个完美的童年。

    “妈咪没事儿,只要洛洛好好地,妈咪就不痛了。”

    “那你们要早去早回哦,你们大人在外面玩,留我们小孩子在家很无聊的。”

    叶洛洛嘟嘟着小嘴说着。

    “好,我们尽快的赶回来。”

    “好吧。”

    叶睿去收拾去了,在经过叶梓安的房间门口的时候,看到叶梓安站在窗户前发呆,便走了进来。

    “你怎么了?

    去了一趟帝都,怎么回来好像深沉了。”

    “张奶奶走了。”

    叶梓安的话让叶睿顿了一下,好像没有反应过来谁是张奶奶。

    “就是以前叶家的老管家张妈。”

    叶梓安的解释让叶睿反应过来。

    “怎么走的?”

    “生病走的。

    哥,我想学医。”

    叶梓安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么明确的想要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学医?

    这可是我的专利,你还是好好学着经商管理吧,叶家以后的这一切都得你继承呢。”

    “别说笑了,这些你继承就好,我要学医。

    其实很早之前我就想学医了,当时洛洛身体很不好,天天都在医院里,我就想着,如果我是医生的话,是不是可以给洛洛减轻很多痛苦?

    现在看着张奶奶又因病去世了,我害怕有一天妈咪或者爹地也病了,到时候怎么办?

    我不敢把他们的生命交到别人手里。”

    叶梓安说着,目光愈发的坚定了。

    叶睿没想那么多。

    他的父母怎么死的,他是清楚地,跟着张音学医也不过是形势所迫,现在看到叶梓安这个样子,他低声说:“爹地和妈咪要是知道了,恐怕会不高兴的。”

    “不会,他们都很爱我们的,只要我们开心,他们做什么都可以的。

    另外,我还想跟着爹地妈咪去一趟云南。”

    “可是,爹地和妈咪不是说他们要去治嗓子吗?”

    “张奶奶的老家也在云南,我想去看看。

    她给了我一个戒指,虽然没说有什么用,可是我就是想去看看。”

    叶梓安有自己的主张,叶睿也没有劝说。

    “快收拾东西吧,就算要跟着他们一起去,我们也要先回海城。”

    “嗯!”

    叶梓安很快的收拾好东西,和沈蔓歌他们回了海城。

    宋涛看到叶南弦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叶总,我要休假!我快累死了!整个恒宇集团我差不多在连轴转,现在连和蓝灵儿发个短信的时间都要抽时间,这样下去我会英年早逝的。”

    “再坚持一段时间,我还要回一趟云南办点事。

    回来我再接替你。”

    “什么?

    还去啊?”

    宋涛直接瘫在了椅子上。

    叶南弦脸色沉重地说:“张妈走了,我要送她回家。”

    宋涛顿时就愣住了。

    他从小和叶南弦一起长大,自然知道张妈对叶南弦来说意味着什么,况且张妈的身份宋涛也是知道的。

    “对不起,叶总,节哀。”

    叶南弦拍了拍他的肩膀,没说什么。

    沈蔓歌对他说:“孩子们就留给你照顾了,我们去办完了事情就回来。”

    “太太,你的嗓子好了?”

    宋涛特别的高兴。

    沈蔓歌也微微一笑。

    “差不多好了。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对了,最近灵儿有和你联系吗?”

    “没有,不过我看她的朋友圈,应该在西双版纳那边玩的挺好的。”

    听松涛这么说,沈蔓歌这才放下心来。

    “这就好。”

    叶梓安要跟着沈蔓歌他们去的事情,沈蔓歌是反对的,不过叶南弦却没有反对。

    “也好,带着他回去看看吧。”

    这句话说得沈蔓歌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一行人再次坐飞机回到了云南。

    再次来到这里,沈蔓歌的心情是复杂的。

    叶南弦开着车,带着沈蔓歌和叶梓安来到了张妈的家乡。

    这里荒无人烟,早就废弃了,一些存在的房子也坍塌了。

    叶南弦看着这里,想着这是张妈从小生活的地方,不由得有些感伤。

    “我想把这个寨子买下来。”

    他淡淡的开了口。

    沈蔓歌知道他的心思,低声说:“这里已经没有人了,估计政府会卖给你的。

    我去联系一下?”

    “找个地方住下,我去把。”

    叶南弦给沈蔓歌和叶梓安安排到了离寨子不远处的农家乐里面,自己去向上面申请购买这个寨子的地皮。

    沈蔓歌知道,不管多少钱,叶南弦都是势在必得的。

    叶梓安一路上也十分安静。

    沈蔓歌看着他,问道:“你为什么非要来?

    是不是张妈和你说了什么?”

    “没有,我就是想过来看看。”

    叶梓安淡笑着。

    沈蔓歌发现,叶梓安现在笑着回答自己的样子,比以前老成稳重的样子更让她琢磨不透。

    两个人在农家乐询问了一下张妈寨子的事情。

    “那个寨子啊,曾经是个中医世家,一般来说不会和外界通婚的,也不知道得罪了谁,一夜之间人都没了。

    唉,这寨子荒废了好几十年了。

    你们买下它能做什么呢?

    一般旅游的路线是不会单独过来的。”

    沈蔓歌笑了笑没有回答。

    叶南弦回来的时候,带回了政府的批文,那个寨子现在完全属于他了。

    沈蔓歌和叶梓安跟着叶南弦再次来到了荒芜的寨子里,找到了祠堂的位置。

    祠堂因为年久失修,早就坍塌了,里面供奉的牌位还在,不过也落上了尘土和灰尘。

    叶南弦脱了外套,将那些牌位搬出来,一点点的擦干净。

    叶梓安见叶南弦这么做,他也蹲下来帮忙。

    沈蔓歌刚开始并不想帮忙,不过看到叶南弦父子俩忙的热火朝天的,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蹲下来帮忙了。

    三个人忙了一上午,才把所有的牌位都擦拭干净了。

    “我打算找人把祠堂和寨子重新翻修一下。”

    叶南弦低声说着。

    沈蔓歌看着他说:“就算翻新了,就算一切都弄好了,你上哪儿去找人过来居住?

    南弦,这个寨子已经没了,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这都是一块废宅子了。

    不管你做的再好,张妈都看不见了。”

    她知道自己这么说很残忍,但是这就是事实。

    她也知道叶南弦心里对张妈有愧疚,想要弥补什么,可是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叶南弦的脸色愈发的难堪起来。

    叶梓安突然说道:“咦?

    这个寨子的人怎么都一个姓啊?”

    沈蔓歌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排位上都是张姓。

    “我听说这个寨子的人不与外界通婚,所以应该是一脉相传下来的,都姓张也没什么奇怪的。”

    “哦。”

    叶梓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他不去管沈蔓歌和叶南弦之间的谈话,自己在周围随便的逛逛,随意的巴拉巴拉一些坍塌的房子。

    沈蔓歌看着这里的一切,低声说:“我知道你对张妈的感情,现在我们把她带回来了,还是找个地方给她葬了吧。”

    叶南弦没有说话。

    他看着祠堂发呆。

    沈蔓歌也不打扰他,知道叶南弦的心里不好受。

    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

    “我过去看看梓安。”

    她站起身子朝着叶梓安的方向走去。

    远远地,沈蔓歌看到叶梓安面前好像停了一辆吉普车,上面的人正在和叶梓安说着什么。

    沈蔓歌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

    这里已经荒废了,什么人会来这里呢?

    叶梓安这个没有安全意识的,难道不怕对方是人贩子吗?

    想到这里,沈蔓歌快速的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洪荒虚拟化〕〔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