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717章 我不是故意的
    “蔓歌!”

    叶南弦因为抓住了沈蔓歌的手,连带着一起摔了下去。

    在坠落的过程中,叶南弦一个反转,直接把沈蔓歌抱在了怀里。

    落地的时候,叶南弦在下面垫了底。

    沈蔓歌只听到一声闷哼,自己却毫发无损,不由得担心起来。

    “南弦,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

    叶南弦忍着痛把沈蔓歌扶了起来。

    这是一个类似于山洞的地方,不过里面却有明火。

    沈蔓歌有些害怕的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呀?

    我刚才明明和你一起走着,这里有不是山谷,怎么就突然间掉下来了呢?”

    叶南弦也有些警惕,将沈蔓歌护在身后。

    “跟着我,一会要是有什么事儿,不要管我,自己先走。”

    “你说什么呢?

    我怎么可能自己先走?”

    沈蔓歌虽然害怕,但是也不会扔下叶南弦的。

    叶南弦低声说:“这里好像有人居住。”

    “怎么会?”

    “你看这里的痕迹,十分干净,如果没有人打扫的话,不可能一尘不染的。”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再次紧张起来。

    “我们还是找地方出去吧,这里阴森森的,吓死人了。”

    “别说话,跟着我走。

    现在想要出去也不太可能按照原路返回了,我们总不能爬上去吧?”

    叶南弦紧紧地握住了沈蔓歌的手,他发现沈蔓歌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别怕,有我在呢。”

    叶南弦的眼神给了沈蔓歌意思鼓励。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里面走去。

    走过了一条甬道,就看到了一出比较宽敞的地方。

    这里像是一个仓库,但是却放置了床铺,还有一些方便面和纯净水。

    看到这一切,沈蔓歌的心才放了下来。

    “果然是有人在这里居住。

    可是是什么人呢?

    居然住在墓园里,简直太渗人了。”

    沈蔓歌依然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

    叶南弦护着她,来到了床前坐下,自己则打量了一下四周。

    这里的人应该是不常出去,因为准备的食物都是成箱成箱的,一些生活垃圾也在。

    叶南弦不知道这里住的人是谁,不过还是坐在沈蔓歌的旁边,低声说:“我们只能在这里等了。”

    “梓安会担心的,我给梓安打个电话。”

    沈蔓歌说着就拿出了电话,却发现电话根本没有信号。

    “怎么了?”

    “没信号。”

    沈蔓歌愈发的郁闷了。

    不知道等了多久,依然没有人回来。

    沈蔓歌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时间了,手机早就没电了。

    叶南弦看着她疲惫的样子,柔声说道:“你睡会吧,有事儿我叫你。”

    “我陪你吧,这么一个地方,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没事儿,你先睡吧。

    我可以应付。”

    或许是因为叶南弦的眼神太让人放心,沈蔓歌靠在他的怀里,没多久就睡着了。

    叶南弦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宠溺的笑了笑。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叶南弦警觉心很强,顿时屏住了呼吸,他想要让沈蔓歌屏住呼吸,可是看样子沈蔓歌已经中招了。

    是什么人?

    难不成是住在这里的人?

    叶南弦想了想,猛然间倒下了。

    没多久,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看样子五六十岁,在看到沈蔓歌和叶南弦都晕倒了,嘿嘿的笑了起来。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居然敢跑到我这里胡闹。”

    男人来到了他们面前,伸出手要在叶南弦的身上摸点什么东西,说时迟那时快,叶南弦猛然睁开了延静,直接扣住了对方的手腕。

    “哎呦哎呦,断了断了!”

    男人顿时哀嚎起来。

    叶南弦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你给我们下了什么东西?”

    “还能是什么,一种让你们暂时昏迷的草药罢了。

    你快放手!你这个人,莫名其妙的闯进了我的地盘,现在还对我动手,简直无法无天了是不是?”

    男人哀嚎着,叶南弦却没有松开他。

    “解药!”

    “要什么解药呀!一盆冷水泼上去就醒了。”

    男人的话让叶南弦的眼睛眯了起来。

    “我再说一遍,解药!不然的话我废了你这只手你信不信?”

    说话间,叶南弦的手劲儿加重了。

    “啊啊啊啊!别别别!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男人疼的再次尖叫起来,声音都变了。

    叶南弦伸出手来。

    男人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了叶南弦。

    “抹在她的太阳穴上,一会就醒了。”

    叶南弦找来绳子把男人给绑住了,然后按照他说的给沈蔓歌涂抹上去了。

    没多久沈蔓歌就醒了。

    她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这才彻底清醒过来。

    “怎么了?”

    “没事儿。”

    叶南弦笑了笑。

    男人见沈蔓歌醒了,连忙说道:“喂喂喂,她醒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我怎么知道她身体里还有没有毒素?

    等着完全确诊了再说。”

    男人简直要郁闷死了。

    “我说你怎么确诊呀?

    这里除了我全是死人,你难不成让死人给你确诊么?”

    叶南弦看着男人,冷冷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是这里的人?”

    “不然呢?

    我还没问你呢,你是谁?

    来我们寨子做什么?”

    男人丝毫不示弱。

    叶南弦冷冷的说:“你们的寨子?

    你确定现在就你一个活人的寨子叫你们的寨子?”

    “你!”

    男人气的脸色发红,知道自己说不过叶南弦,索性闭了嘴,气呼呼的转到一旁不去看叶南弦他们了。

    沈蔓歌有点高不清楚状况,不过脑袋还是很快的清醒过来。

    “他就是这里的主人?”

    “应该是。

    怎么样?

    还有没有觉得其他地方不舒服的?

    有的话尽快告诉我,我让他给你解药。”

    男人听到叶南弦这么说,气呼呼的说:“我要真的给她下了毒,凭你根本就解不了。

    除了我们寨子的人,谁都解不了。”

    “不见得,张芳能够解得了。”

    叶南弦突然说出了张妈的名字。

    男人突然楞了一下,然后激动地问道:“你刚才说谁?”

    “张芳。

    也是从这个寨子出去的,现在在海城。”

    男人的神色更加激动了。

    “你认识张芳?”

    “当然认识,你是谁啊?”

    “我是张勇,是她的未婚夫!”

    张勇的话让沈蔓歌和叶南弦都愣住了。

    “你是她的谁?”

    “我是她的未婚夫!当年我们定了亲,却还没有成亲,一场噩耗来临,我因为发现了这个山洞免于难。

    出去之后才知道村子糟了难。

    当时我把这里的人都给安葬了,可是却没有找到张芳。

    我以为她死了,可是第二年我就受到了张方的来信,她说她在海城,过得很好,让我不用等她了。

    可是我这辈子就她这么一个未婚妻,我怎么可能不等她?

    我去过海城找过她,但是没找到,不得已我又回来了。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得到她的任何消息。

    这么一晃快三十年了。

    我守着这些坟墓,做了快三十年的守墓人了。”

    张勇说道这里的时候,眼角有些泪珠闪烁着。

    叶南弦和沈蔓歌对看了一眼,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寨子里还有活人存活下来,更没想到这个人会是张勇,是张妈的未婚夫。

    “她不在了,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给她骨灰送回来安葬的,而且我已经把整个寨子买下来了,祠堂也在修缮之中,你可以出去居住了。”

    叶南弦的话顿时让张勇愣住了。

    “她不在了?

    怎么回事儿?

    谁害了她?”

    张勇的情绪十分激动。

    沈蔓歌不想让这里的仇恨继续发酵下去,为了这里的仇恨,已经太多的人付出了生命。

    她连忙说道:“你怎么就想着有人害她呢?”

    “她出去是为了复仇的!我知道!

    芳儿的脾气我最熟悉,我们遭受了灭顶之灾,她不可能苟活。”

    张勇说的义正言辞的。

    叶南弦冷冷的说:“你们的灭顶之灾和我母亲有什么关系?

    凭什么要让我母亲活在痛苦里?”

    “你说什么?

    你母亲?

    你是芳儿的儿子?

    她结婚了?”

    张勇再次愣住了。

    叶南弦依然冷冷的说:“是,我母亲结婚了,如果不是她临终前的遗愿要回来这里安葬,我是不会把她的骨灰带回来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

    张勇顿时激动起来。

    “她是我的未婚妻啊!她是我的!”

    “可是你当初并没有保护好她。

    在灾难来临的时候,你一个人躲进了这里避难,为什么不带着她一起?

    你知道的她离开去了海城的时候,为什么不全力寻找她的下落?

    你如果尽全力了,不可能找不到我的母亲。

    如今你又凭什么说她是你的?”

    叶南弦的话让张勇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我当时……”他说道这里就显得十分痛苦的样子。

    是啊,当时为什么不把张芳一起带进来呢?

    是时间来不及。

    他家和张芳的家里相隔很远,他怕自己跑过去找到张芳的时候,两个人都不能幸免,所以他在那一刻放弃了张芳。

    会想到这个,张勇痛苦的哭了起来。

    “我不是故意的!当时太可怕了,我真的没有顾上她。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叶南弦看着他,想着如果当初他们能够一起逃生,或许就不会有以后的这些事儿,但是不管怎么说,时间都不可能倒流了。

    “告诉我们怎么出去?

    你要怎么哭是你的事儿,但是我们还要出去寻找蓝星草,然后安葬我的而母亲。”

    叶南弦的话让张勇顿时楞了一下。

    “你们要找蓝星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