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722章 这里的变故太多了
    “我再问你话,韩啸是谁?”

    叶南弦激动地一把抓住了张勇的衣领,差点把他给勒死。

    张勇却死死地咬着下唇,两眼看着叶南弦,讽刺的笑着。

    沈蔓歌生怕叶南弦把他给弄死了,连忙拽开了他。

    “南弦,你别激动,我们先回去再说。”

    在沈蔓歌的劝阻下,叶南弦这才松开了张勇,不过目光不是很好。

    苏南看着张勇问道:“他怎么办啊?”

    “刚才的话录下来了吗?”

    叶南弦看着张宇,张宇连忙点头。

    沈蔓歌和张勇顿时愣住了。

    张勇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挣扎起来。

    “你们太卑鄙了,我可以翻供的,我什么都没说。”

    “晚了。”

    叶南弦冷冷的看着他说:“发给警方,把他交给警方处置,我想着一个寨子的人命,能够让他把牢底坐穿的。”

    “不!不要!你不想知道韩啸是睡了吗?”

    张勇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叶南弦却冷冷的说:“有了名字,有了你说的一切,你以为我会查不出来?

    就算你不说话,就算查不出来又怎么样,我也不会少点什么,我依然还是我。”

    说完,他摆了摆手。

    张宇立马按照叶南弦的话去做了。

    张勇还在挣扎着,却被叶南弦一脚踹到了坑里,好半天爬不上来了。

    警方的人来了之后,直接把张勇给带走了。

    叶南弦他们也回到了农家乐。

    回来之后的叶南弦显得心事重重的。

    沈蔓歌知道,他心里不好受。

    快三十年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叶家的孩子,如今却突然被人说自己是个野种,和叶家一点关系都没有,这种感觉真的很操蛋。

    沈蔓歌在他的身边坐下。

    “心里不痛快啊?”

    “有点想不明白,如果我真的是张芳和韩啸的孩子,按照时间来说我应该比现在大一岁的,可是并没有,方倩当初是叶家的太太,虽然不能生育,但是绝对不会养一个不是叶家的孩子,所以我在想,张勇说的那个孩子可能不是我。”

    叶南弦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沈蔓歌点了点头说:“那那个孩子呢?”

    “我也想知道。

    张芳和韩啸的孩子,我同母异父的兄长会在哪里呢?

    那个韩啸又是谁?”

    “这件事儿回头再查吧。

    我们现在已经找到了蓝星草,你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

    沈蔓歌连忙问着。

    这里的变故太多了,她真的不敢让叶南弦再留在这里了。

    万一又跑出来一个当年的什么人出来可怎么办呢?

    叶南弦知道沈蔓歌的担忧,说实话,他其实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过看到沈蔓歌担心的样子,他低声说:“再给我两天时间,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一下,另外找个地方把张芳给埋了。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的母亲。”

    “好。”

    这一点沈蔓歌并没有阻拦。

    “天快亮了,你去睡一会吧。”

    “我还不困,你去睡吧。”

    叶南弦不肯入睡,沈蔓歌作势要陪着,叶南弦才不得不去睡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叶梓安因为晚上太折腾,还在睡着,苏南起来给叶南弦做针灸。

    叶南弦指着蓝星草说道:“你会怎么处理这个蓝星草吗?

    张妈有没有说过?”

    “没有,不过我查过资料,一般知道该怎么做。

    放心吧,蔓歌那边我来处理。”

    “拜托了,一会我要出去办点事情。”

    叶南弦的脸色带着一丝凝重。

    “你是想要找韩啸和张芳的孩子吧?”

    “是。”

    叶南弦也没有否认。

    苏南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心点,如果用得着我的,尽管开口。”

    “知道了。”

    做完了针灸之后,叶南弦就出去了。

    沈蔓歌来的时候,叶南弦已经不在了。

    “他走了?”

    “你知道他去哪儿了?

    ?”

    “应该是去查韩啸和张芳的孩子去了。”

    听到沈蔓歌这么说,苏南顿时笑了起来。

    “知他者,莫若你啊。”

    “这段心病不除,他是不会安心跟我回去的。”

    沈蔓歌叹了一口气,对苏南说:“张勇说的话也不一定全对,回头还是要问一问的。”

    “放心好了,这事儿南弦会处理。

    你今天还有一天的针灸,我再把蓝星草给你服下,忌口这几天,估计过两天你的嗓子就好了。”

    “谢谢。”

    沈蔓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是个哑巴。

    “和我说什么谢谢?

    真要谢我的话,回头给我儿子多送点东西就好。”

    “呦,你知道的是个儿子呀?”

    “心灵感应懂不懂?

    我就感觉这一台是个儿子。”

    苏南说的特别幸福。

    沈蔓歌顿时有些羡慕。

    “我刚怀上梓安和落落的时候,南弦还不知道自己的感情,当时十分震惊,再也没有其他情绪了。

    紧跟着我就遭受到了火灾,差点死在那场大火里。

    所以直到现在我都觉得有些遗憾。

    有时候梓安和落落问起我,他爹地知道有了他们之后是什么反应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现在更是没有机会了。”

    苏南顿时楞了一下,说道:“蓝星草的寒性很大,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过我在这里面添加了一些中和的药材,中和掉了蓝星草的寒性,而且我知道你又蓝晨的血,给我一滴。

    他的血能够温暖你的身体,特别是子宫。

    所以你放心好了,如果你们还想要孩子的话,应该是可以的。”

    “真的?”

    沈蔓歌的眸子顿时亮了起来。

    “可是张妈曾经对我下的毒肯定也有蓝星草的成分的。”

    “我只是说应该可以,没有说绝对,什么事儿都没有完全的绝对性,别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当初医生说梓潼这辈子都不可能怀孕的,你看现在,不也怀孕了吗?

    所以说有时候医生的话也不一定全对,要自己对自己有信心。”

    苏南开导者沈蔓歌。

    沈蔓歌点了点头,心里多少有了一丝期待,如果叶南弦和自己再有孩子的话,是不是可以弥补上那段遗憾?

    不过这件事儿她也只是想想。

    苏南给她做完针灸之后,沈蔓歌回到了房间换了一套衣服出来。

    她觉得整个人好像重生了一般。

    张宇也起来了,看到沈蔓歌,笑着打招呼。

    “叶太太,早。”

    “早!”

    沈蔓歌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是不一样的。

    张宇见她如此高兴,不由得也开心起来。

    “叶太太,我想见见叶总。”

    “他不在,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我可能要回去了,我老师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准备一下论文。”

    张宇的话让沈蔓歌顿了一下,然后有些舍不得。

    在这里还多亏了张宇,况且他还是张敏的弟弟。

    “他可能中午回来,你如果不着急的话,我们中午一起吃个饭?”

    “好,我先去收拾一下。”

    张宇说完就回到了屋子。

    叶梓安出来的时候,看到沈蔓歌在院子里晒太阳,不由得靠了过去,直接坐在了沈蔓歌的大腿上。

    “妈咪,老叶呢?”

    “又没大没小的,不是让你叫爹地了吗?”

    沈蔓歌谈了叶梓安一个脑门,疼的叶梓安呲牙裂嘴的。

    “回头再叫啦。

    他去哪儿了?”

    “出去办事了,你找你爹地干嘛?”

    “没事儿,就是随便问问。”

    叶梓安在沈蔓歌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看着天上的白云说道:“这里的空气真好,天气真好。”

    “你想留下来?”

    “可以吗?”

    叶梓安顿时兴奋起来。

    沈蔓歌笑了笑说:“不可以。”

    “妈咪,你怎么这样?

    你变坏了!你以前不会这样欺骗你儿子的。”

    “是吗?

    我以前的儿子很听话很懂事的呀。”

    “我现在也听话懂事啊。”

    现在的叶梓安比以前开朗多了,这一点或许和完整的家庭有关系。

    沈蔓歌摸着叶梓安的头说道:“你爹地已经买下了这里,你如果真的喜欢这里,每年让你爹地带着你们过来度个假,但是你不能留在这里,你还要上学的。”

    “那,这可是妈咪你说的,以后每年我都要过来哦!”

    叶梓安连忙伸出了小手指。

    沈蔓歌见他如此的孩子气,也不忍心让他不开心,笑着说:“好,我说的。”

    她也伸出了小手指,和叶梓安的小手指勾在了一起,并且恩上了手印。

    两个人开心的坐在这里晒太阳。

    沈蔓歌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温馨的休闲时光了。

    而叶南弦这边通过关系来到了人事处,打听韩啸的消息,结果整个区域叫韩啸的人就达到了四百多个。

    扣除掉不对称的年龄,还剩下二百多个,而且离这个寨子的距离都不太远。

    叶南弦看着这么多的同名同姓,一时间头都大了。

    人事处的人见叶南弦这么纠结,问道:“你有没有具体的特征什么的?

    光一个名字真的查不到你要找的人的。”

    叶南弦想了想说:“我不知道,不过有个人知道,我先去问问他。”

    “好。”

    叶南弦马不停蹄的赶到了看守所。

    他让苏南利用自己的战友关系找到了看守所的所长,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好在所长通融,可以让他去见一见张勇。

    等待的过程中,叶南弦有些着急,万一张勇不说怎么办?

    万一他骗自己怎么办?

    可是现在除了张勇,他还能去问谁呢?

    叶南弦着急的抽着烟等待着。

    会客厅的门打开了,叶南弦快速的站了起来,却没有看到张勇,不由得问了一句。

    “张勇人呢?”

    “他自杀了!”

    叶南弦整个人愣在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