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770章 没事儿,我习惯了
    “不要多管闲事,不然的话别怪我对你和你的孩子不客气!”

    这是一条陌生的短信,因为沈蔓歌并没有设置陌生号码拦截,所以现在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也是一条威胁短信。

    对方应该熟知自己在参与宋文和张敏的事情的,所以才出言恐吓。

    沈蔓歌最反感的就是别人拿孩子们来威胁她。

    有什么事情冲着大人来,冲着孩子去算什么本事?

    她直接照着电话号码拨了回去,可是对方很快挂断了。

    沈蔓歌看了一下,电话号码的归属地就是海城。

    也就是说,在海城有人在监视着她。

    会是谁呢?

    沈蔓歌的眉头微微皱起。

    不过她也没有太过于关注,只是记下了这件事情,打算暗中调查一下,这才将电话拨给了叶南弦。

    “怎么样?

    找到方子翔了吗?”

    沈蔓歌在叶南弦接通电话之后连忙问道。

    “找到了,我已经让人带回去控制住了,那个帮佣张柳也控制住了,两个人正打算出国双宿双飞呢。

    韩涵父亲的钱让他们挥霍了一些,好在还有个几万块,够这个孩子将学业完成了的。”

    叶南弦有些感慨的说着。

    沈蔓歌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知道韩涵肯定心里很不好受。

    “做完了就早点回来吧。

    那个孩子现在在你身边吗?”

    “不在,回家了,说是要和爸爸说几句话。

    说起来也够可怜的,这无父无母的孤儿,什么都要自己来。

    我们可要好好地,千万别让我们的孩子有这样的一天。

    太心酸了简直。”

    叶南弦今天好像特别容易伤感。

    沈蔓歌点了点头说:“回来吧,阿姨在我们家,宋文还在医院。

    我们走的时候医院有人跳楼,大批记者都过去了,我们差点没出的来。

    不过现在没事儿了。

    你回来吧,我有事和你说。”

    听到沈蔓歌这么说,叶南弦连忙说道:“好,我这就回去。

    对了,你想吃什么吗?

    我顺路买点,今天有点累,不想做饭了。”

    “让管家做吧。”

    沈蔓歌随口说道。

    叶南弦低声说:“黄嫂今天小孙子满月,请了一天假,家里没人。

    小紫和赵宁去挑婚纱去了,说是打算结婚了。

    所以……”沈蔓歌这才注意到家里好像真的挺清净的。

    她笑着说:“感觉大家都很忙,就我们很闲似的。”

    “我可不闲,我天天上班挣钱。

    你也不闲,你不是还在参加设计大赛吗?”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的神情有些缓解。

    “是啊,张敏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就要全力以赴的去参赛了,到时候希望可以拿一个好成绩。”

    “绝对可以的,我老婆这么聪明这么美,不拿奖都对不起自己,是吧?”

    “油嘴滑舌的,路过面包店给我买点面包吧,突然想吃了。

    给阿姨买点营养粥,她现在需要营养。”

    沈蔓歌说完,叶南弦就记下了。

    “好嘞。

    一会见。”

    “开车慢点,我在家里等你。”

    “好。”

    两个人挂断电话之后,沈蔓歌的唇角还是微微上扬着的。

    能够和叶南弦拥有现在这样的生活,真的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如果梓安再回来就更好了。

    沈蔓歌放下电话之后,觉得家里特别安静,还多少有些不太习惯。

    没想到阿紫都要和赵宁结婚了呢。

    想起以前叶南弦和自己说起这事儿的时候,她还和叶老太太方倩处的形同母女,现在他们的结婚都提上日程了,她也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沈蔓歌不是伤感的人,但是今天却特别的伤感。

    阿紫对自己还算很好的,为了自己还差点被方倩送进监狱,想到这些,沈蔓歌就决定要送一件好的礼物给阿紫做结婚礼物。

    她拿出手机挑选礼物的时候,宋文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妈怎么样了?”

    “睡着了。”

    沈蔓歌看了看客房的方向,一点声音都没有。

    宋文有些疲惫的捏着太阳穴,低声说:“张敏出了手术室了。”

    “怎么样了?”

    沈蔓歌有些紧张,不管张敏做了什么,她还是记得最初那个美好的张敏的。

    宋文的声音有些嘶哑。

    “不太好,医生说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你要来看看嘛?

    她说想要见你。”

    听到宋文这么说,沈蔓歌多少有些犹豫。

    “我不太想去。

    宋文,和张敏之间,我觉得早就清楚了,我并不太想去听她的遗言。”

    “可是她点名希望你能过来。

    沈蔓歌,她快不行了,我觉得其实听听也无妨对不对?”

    宋文的声音让沈蔓歌多少有些心疼。

    “你还好吧?”

    “就那样吧。

    生平除了你之外,第一个想要保护一辈子的女人,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下场。

    呵呵。”

    宋文故意装作幽默,却让沈蔓歌愈发的心疼起来。

    “别这样,或许是你们有缘无分。”

    “或许吧。”

    宋文叹了一口气说:“我妈在叶家老宅是吧?”

    “是。”

    “叶家的安保工作我看最近叶南弦调整了不少,应该可以说是铜墙铁壁了,就让我妈在你家休息休息吧。

    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你能过来一趟。

    叶南弦如果不放心,他也可以过来。”

    宋文的语气有些恳求了、他都这样说了,沈蔓歌自然不好意思拒绝。

    “好。

    我收拾一下就过去。”

    “谢谢你,沈蔓歌。

    我替张敏谢谢你。”

    “用不着,你又不是她的什么人,要感谢也是她感谢我。”

    沈蔓歌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张敏快不行了!这个消息对沈蔓歌来说有些意外,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一个人不知道受了怎样的折磨才会如此的痛苦,一想到张敏被当做垃圾一样的扔到了填充场里,沈蔓歌就恨不起来了。

    说到底,张敏到底也没对她造成什么实际上的伤害,无非就是口头上不饶人罢了。

    就算是曾经绑架威胁过她,也是因为喜欢宋文的关系,如今这个人就要没了,她还计较什么呢?

    人死如灯灭,百事俱消。

    沈蔓歌叹息了一声,回房换了一套衣服,正好叶明回来了。

    “太太。

    你要出去啊?”

    “嗯,。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沈蔓歌连忙问道。

    叶明笑着说:“我已经把那个特护给保护起来了,让我们的人看守着。

    太太,你真是料事如神啊,我去的时候正好有人要杀她,正好被我救了。

    听说我是来救她的,二话没说的就跟着我走了。”

    沈蔓歌见叶明十分高兴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说:“你做的真棒。

    我要出门一趟,你在家里保护好我阿姨的安全,没问题吧?”

    “可是我是你的保镖啊,太太,你出门不带我吗?”

    叶明的话十分可爱,让沈蔓歌的笑容加深了。

    “不用跟着我了,我去趟医院,没什么危险,一会叶南弦回来了,你和他说一声就好。

    事情解决完了我就回来了。”

    “哦,好的,真的不用我跟着?”

    “真的不用。”

    沈蔓歌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走出了房间。

    她开了一辆比较低调的车出门,没多久就到了市中心医院。

    宋文将房间号告诉了她。

    沈蔓歌再次见到张敏的时候,她了无生机般的躺在床上,直视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或许在想自己短暂的一生,或许在想自己死后的事情,这些沈蔓歌都不知道的。

    宋文见沈蔓歌来了,连忙起身走了过去。

    “你来了?”

    “嗯!”

    沈蔓歌点了点头。

    宋文朝沈蔓歌身后看了看,然后皱起了眉头。

    “救你一个人过来?

    叶南弦呢?”

    “南弦去找方一翔了,还没回来,我这不是怕时间来不及,就先过来了吗?”

    沈蔓歌的声音不大,但是还是被张敏给听到了。

    “你们去找方一翔了?

    找到了吗?”

    “找到了。”

    沈蔓歌走到了张敏身边,将身上的背包放在了一旁,看着她苍白无色的脸,不由得想起了以前健康的她是多么的青春活泼。

    “你好点了吗?”

    “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算好点了吗?”

    张敏苦笑的说了一句之后,貌似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态度不太好,连忙低声说:“抱歉,我心情不好。”

    “没事儿,我习惯了。”

    沈蔓歌这句话让张敏更加有些无地自容了。

    “沈总,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特别坏呀?”

    “也不能这么说,每个人的立场不一样,所做的事情,所选择的立场也不会相同。

    这些我们都谈不到一起去,所以你叫我来到底是有什么需要托付给我的吗?”

    沈蔓歌直接单刀直入的问了出来。

    她和张敏这辈子都可能成不了朋友了,所以也就没必要拐弯抹角的去维持着虚伪的假象。

    张敏楞了一下,貌似没想到沈蔓歌这么直接,但是她转念一想,也就想通了。

    沈蔓歌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所作所为。

    从头到尾,她张敏就像一个小丑,自己蹦?着,丑态百出,却什么都没得到,反倒是年纪轻轻的就交代了自己的生命。

    越想越觉得难过、张敏拉过被子盖住自己呜呜的哭了起来。

    宋文在一旁看着,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沈蔓歌则是什么都没说。

    这个时候的张敏不管是愧疚还是自责,都有点晚了。

    毕竟生命没有回头车。

    张敏苦了一阵子之后,这才掀开了被子,擦干了眼睛,直直的看向了沈蔓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