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785章 我就在你身边陪着你
    “我知道了,明天我就把这个项目给推了。”

    霍震霆点了点头。

    “这件事儿别做的太张扬了,找个不得不退掉的理由,千万别把人给得罪了,你也知道,商场上很多事情都是千丝万缕的。”

    “我知道。

    谢谢小叔了。”

    霍震霆摆了摆手。

    沈蔓歌泡好了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叶南弦和霍震霆在下棋,不由得有些微楞。

    “你们不是要谈合作吗?

    怎么在下棋啊?”

    “谈合作是借口,只是不想你老公太累而已,让你三叔一个人忙活去吧。”

    霍震霆的话让沈蔓歌有些吐血。

    “小叔,三叔会伤心的。”

    “他伤心总比你伤心好。”

    沈蔓歌听到这话,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是,死道友不死贫道,还是让三叔伤心吧。”

    沈蔓歌将茶水给他们放在桌子上,转头看了看外面,不由得说道:“孩子们呢?”

    “在外面玩,不过这回是没有听到孩子们的声音了。

    我出去看看。”

    “还是我去吧。”

    沈蔓歌阻止了霍震霆,打算自己出去看看,叶南弦却将棋盘一推,立马站起了身子。

    “我和你一起吧。”

    霍震霆简直要郁闷死了。

    “叶南弦,你下棋下一半推祺是什么意思?”

    “下棋嘛,娱乐而已,大不了算你赢。”

    叶南弦说完就揽住了沈蔓歌的肩膀直接朝外面走去。

    霍震霆简直要气死了,明明是他要赢了的,什么叫算他赢?

    不过等他再抬头的时候,沈蔓歌和叶南弦已经走出了客厅。

    “我自己一个人其实可以的,你陪着小叔下棋就好。”

    “我棋艺很差,再下下去就露底了。

    还是多谢老婆大人来解救我。”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顿时有些失笑。

    什么叫他的棋艺不好?

    就连她这么一个外门人都看得出来,叶南弦在让着霍震霆呢。

    也是难为她老公了。

    “以后不想下就不下,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人了,叫一声小叔就可以了。”

    叶南弦见沈蔓歌心疼自己,不由得特别高兴。

    “没事儿,谁叫他比我大一辈呢。

    再说了,是你小叔,让他开心你才会开心不是?”

    “你没必要这样的。”

    沈蔓歌觉得叶南弦挺委屈自己的,以前的叶南弦那里是现在这个样子?

    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如今多了人间的烟火味,反倒是让她心疼了。

    “没事儿,我乐在其中。”

    叶南弦摸着沈蔓歌的脑袋温柔的笑着。

    两个人来到了外面,却没看到叶睿和叶洛洛。

    “孩子们呢?

    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儿了吧?”

    “不会的,这里的安保都在,孩子们不可能出事儿,放心吧,估计不在这边玩耍,我们去那边看看。”

    叶南弦见沈蔓歌担心,不由得开导者,不过自己的眼底也划过一丝紧张。

    沈蔓歌快速的朝另一面跑去。

    “落落,叶睿!你们在哪儿呀?”

    沈蔓歌紧张的喊叫起来。

    听到沈蔓歌的呼喊声,叶睿连忙喊道:“妈咪,我们在这边,落落掉进池塘里了。”

    “什么?”

    沈蔓歌顿时着急起来。

    叶南弦的眉头微皱,对沈蔓歌说:“你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

    “我怎么额可能呆的住,你先去,我马上来。”

    沈蔓歌知道叶南弦是担心她跟不上他的速度,现在对她来说,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她连忙开口。

    叶南弦点了点头,说了句“你自己小心点”之后就朝着池塘跑了过去。

    池塘边上叶睿着急的直掉眼泪,他的身边还有一件男孩子的外套。

    “睿睿,怎么回事?”

    “爹地,落落要那朵荷花,我不会游泳,我说让保安过去拿,她答应我说在池塘边等我的,谁知道我刚跑开几步,她就掉进去了。”

    叶睿哭的十分伤心。

    “好了好了,别哭了,没事儿的。”

    叶南弦摸着叶睿的头,将外套脱了下来,打算下去救人,就听到叶睿说:“出来了,出来了,他们出来了!”

    叶南弦这才看到有个大约十一二岁的男孩子抱着叶洛洛从池塘里游了过来。

    “把手给我。”

    叶南弦的心猛地一紧。

    男孩子把手给了叶南弦。

    叶南弦用力一拉,就把他们给拽了上来。

    “落落!”

    他直接把叶洛洛接了过去,开始做急救。

    叶睿将一旁自己的外套递给了小男孩。

    “阳哥哥,给你擦擦脸,谢谢你救了我妹妹。”

    “没事儿。”

    男孩擦了一把脸,着急的看着叶洛洛。

    叶洛洛一口水吐了出来,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爹地,我好怕!”

    她一把抱住了叶南弦。

    叶南弦紧张的心这才松了下来。

    “害怕还知道往里面跑?

    你哥臭丫头想要吓死我和你妈咪么?”

    正说着,沈蔓歌跟着跑了过来。

    “落落怎么样了?”

    “呜呜呜,妈咪!”

    叶洛洛转身投入了沈蔓歌的怀抱里。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着急的样子,连忙说:“没事儿了,呛了几口水,还好抢救及时。”

    说道这里的时候,叶南弦才看向一旁的男孩。

    “谢谢你救了我女儿,你好,我叫叶南弦。”

    “你好,我叫湛阳,住在这附近,最近经常和他们一起玩的。”

    湛阳落落大方的样子让叶南弦很是欣赏,不过想到他经常和自己的女儿一起玩,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你家在附近?”

    “对,隔壁就是。”

    湛阳指了指自己的家回答。

    “好,回头我会亲自登门拜访的。”

    “那倒不用,落落没事就好了,我先走了,叔叔阿姨再见。

    叶睿再见!”

    “杨哥哥再见!”

    叶睿朝着湛阳摆了摆手,眼底都是崇拜的样子。

    叶南弦伸出手指弹了叶睿一下,问道:“你认识他呀?”

    “认识啊,阳哥哥很厉害的,什么都是第一名,我要向他学习。”

    叶睿一脸崇拜的表情。

    叶南弦憋了憋嘴说:“他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就这么心无城府的和别人玩,还带进小叔爷家里。”

    “反正他不是坏人。”

    叶睿嘟嘟着嘴吧。

    沈蔓歌摸了摸叶洛洛的额头,好像有点烫。

    “南弦,落落可能要发烧,我们赶紧回去吧。”

    “好!”

    几个人快速的回到了霍家的客厅。

    因为叶洛洛落水的事情引发了高烧,沈蔓歌和叶南弦终究没有在霍家吃饭,而是直接带着孩子去了医院。

    落落的身体有些特殊,移植之后就怕发烧,现在出现这种情况,沈蔓歌和叶南弦都十分担心。

    叶睿这才明白叶洛洛身体的不良反应,顿时有些内疚了。

    “都是窝不好,是我没有照看好妹妹。”

    “不关你的事儿,睿睿,别自责了啊!”

    沈蔓歌虽然担心叶洛洛,但是也不希望这件事儿给叶睿留下什么不好的心理阴影。

    叶南弦将叶睿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说:“这件事儿是爹地和妈咪事先没有和你们说清楚,不关你的事二,别自责了。

    妹妹会没事儿的,她一直都是很坚强的对不对?”

    “可是妹妹发烧了。”

    叶睿的声音很低,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没关系,会推下去的。”

    叶南弦也很担心,但是他不希望把自己的担心和焦虑传递给叶睿,毕竟叶睿还是个孩子。

    沈蔓歌自然也是理解的。

    等待的时间比较煎熬。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着急的样子,不由得想起这五年来沈蔓歌独自一人照顾叶洛洛,不知道进去手术室多少次,每一次都不知道叶洛洛能不能坚持过去,那种焦虑和煎熬估计比现在更难受。

    他紧紧地握住了沈蔓歌的手,觉得自己愧对沈蔓歌和孩子们的太多了。

    “这些年辛苦你了。”

    沈蔓歌微微一愣,随即眸子有些温热。

    “没有,落落很坚强,每次进手术室的时候都会对我说,妈咪我一定会平安出来的。

    每一次都是她安慰我,是梓安在身边陪着我的。

    有时候我都在想,作为父母,我给了落落这样的身体,到底是爱她还是害她?”

    “别这样说,当年的事儿是我处理不当,如果真要怪的话,就怪我好了。

    如果当年我什么都说清楚,把你留在我身边照顾着,落落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这五年来辛苦你了,以后的时间我和你一起分担。

    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

    沈蔓歌点了点头,连忙将目光投向别处。

    她一直觉得自己不在乎了,自己不委屈,但是这一刻,听到叶南弦这么说的时候,她终于有些绷不住了。

    原来这些年她还是有怨有恨的。

    “好了好了,落落会没事儿的。”

    叶南弦将沈蔓歌揽在了怀里。

    叶睿见沈蔓歌哭了,也伸出了小手,紧紧地握住了沈蔓歌的手说:“妈咪,我也会陪着你的。

    以后我一定不走远,我就在你身边陪着你好不好?”

    “好。”

    沈蔓歌见叶睿抱在了怀里。

    先前是叶梓安陪着她度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现在是叶南弦和叶睿陪着她,不变的依然是躺在里面的叶洛洛。

    沈蔓歌真的希望叶洛洛以后和医院无缘。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揪心得很。

    沈蔓歌有些焦虑的离开叶南弦的怀抱,在走廊上来回的走动着,并且时不时地看向手术室的方向。

    就在众人担心紧张的时候,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而沈蔓歌第一个跑了过去,就想知道叶洛洛到底怎么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