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801章 这是谁造的谣
    “这些人这么早就盯上我们了?”

    沈蔓歌一边吃一边问着。

    叶南弦的眼神有些发冷。

    “你吃你的,这边我来解决。”

    两个人说完之后,几个人就围了过来。

    其中一个大汉直接把脚踩在了凳子上,插着腰恶狠狠地说:“外地来的吧?

    知道这条路谁开的吗?”

    这么经典的台词让沈蔓歌不由得笑了起来。

    “哎呦喂,小娘们还笑?

    拿钱出来!今天不拿个几百万,你就给老子留下来!”

    叶南弦的脸色顿时变了。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说一遍怎么了?

    别说说了,我还做了,你能怎么着?”

    说话间,男人的手很不老实的伸到了沈蔓歌的面前,想要去摸沈蔓歌的脸。

    叶南弦的眸子一冷,快速出手,直接扣住了男人的胳膊,然后一个反转,嘎嘣一声,男人顿时哀嚎起来。

    “啊啊啊啊,我的胳膊!”

    叶南弦却丝毫没有任何的表情,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快放开我,不然我让你好看!”

    叶南弦直接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沈蔓歌优雅的吃完饭,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叹息的摇了摇头。

    “唉,真是可怜你们,都没摸清我们的底细就来堵我们,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其他的几个男人看到叶南弦这么厉害,顿时有些胆怯,一个个的往后褪去。

    “喂,你们别走啊!”

    被踢飞的男人在地上哀嚎着,看着自己的人快速跑了,不由得喊了起来。

    叶南弦懒得搭理他们,看到沈蔓歌吃好了,这才柔声问道:“吃饱了吗?”

    “嗯,咱们走吧。”

    沈蔓歌起身,叶南弦扶着她走到了车前,才发现车轮胎都被人给爆胎了。

    叶南弦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沈蔓歌却拦着他说:“好了,刚才动手都没来得及吃东西,快吃点吧。”

    说着,她把自己打包好的食物递给了叶南弦。

    叶南弦低声说:“吃不下,我一会去附近的4s店再买辆车。”

    “不用买了,再买也会被人戳破轮胎的,你没看出来吗?

    这些人是故意来阻止我们去方家的。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他们估计会一直阻挠我们的。”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顿了一下,然后低声问道:“那我们就不去了?”

    “去啊,不一定非要开车去,我们可以打车去,或者做公交车去,只不过对你来说是不是一个新的体验?”

    看到沈蔓歌俏皮的表情,叶南弦突然心情大好。

    “都听你的。”

    叶南弦吃着沈蔓歌给自己打包的吃食,哪怕是普通的面食,也吃的十分香甜。

    两个人吃完饭之后,休息了一会,直接把车扔到了这里,然后两个人搭了一个便车去了方家。

    搭车的是一对小年轻情侣,看到沈蔓歌和叶南弦的感情如此好,女孩子十分羡慕的说:“是不是只有怀孕了男人才会这样对待一个女人呀?”

    沈蔓歌看了看叶南弦,笑着说:“他一直都是这样的,我这是二胎。”

    “啊?

    二胎?

    姐姐,你也太有勇气了吧?”

    女孩十分惊讶的表情让沈蔓歌有些不好意思了。

    男孩子见沈蔓歌这样,连忙对身边的女孩说:“琳琳,别打扰姐姐休息了。”

    “哦。”

    女孩子超沈蔓歌伸出了手。

    “姐姐你好,我叫方琳琳,这是我男朋友,叫唐宇轩。”

    沈蔓歌刚想说自己叫什么,不过想起目前自己和叶南弦的敏感身份,不由得笑着说:“我叫葛曼,这是我的丈夫。”

    “葛姐姐,你们先休息吧,等到了地方我叫你们。”

    “好。”

    沈蔓歌笑着结束了对话。

    对沈蔓歌的反应,叶南弦不置可否。

    他始终在沈蔓歌的身边坐着。

    有叶南弦在,沈蔓歌自然是安心的。

    她把自己的脑袋靠在了叶南弦的肩膀上,低声说:“我睡一会。”

    “好,有我在,安心睡吧。”

    有了叶南弦这句话,沈蔓歌闻着叶南弦熟悉的气息进入了梦乡。

    颠簸了一阵子之后,沈蔓歌醒了过来,看到天色有些暗了,稍微活动了一下。

    “醒了?”

    叶南弦连忙问道。

    “嗯,车怎么停了?

    方琳琳他们人呢?”

    “去上卫生间了。”

    叶南弦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沈蔓歌的肩膀上。

    “天气转凉了,披着吧。

    你要不要也去上个卫生间?”

    “好。”

    沈蔓歌拉了拉外套,起身下了车。

    外面的风确实有些冷。

    沈蔓歌将外套收紧了几分,然后去了附近的公厕,只是她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唐宇轩的声音传来。

    “琳琳,你干嘛要把我们的真名字告诉他们?”

    “为什么不可以?

    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干嘛要骗人呀?”

    方琳琳说的特别爽朗。

    唐宇轩有些无奈的说:“他们都骗我们了,你还那么实诚干什么?

    我看等到了前面,找个借口让他们下车好了。”

    “你说什么呢?

    葛姐姐是孕妇,你把他们扔下有点不太道德的。”

    唐宇轩叹了一口气说:“她说她怀孕了你就信呀?

    谁知道是不是骗咱们的。

    我可告诉你,这个女人应该叫沈蔓歌,不叫葛曼。”

    沈蔓歌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这个唐宇轩居然认识自己?

    方琳琳显然也很惊讶。

    “你怎么知道她叫什么?”

    “我和你说实话吧,我昨天去了一趟小叔那里。”

    “你小叔唐子渊吗?”

    方琳琳的话顿时让沈蔓歌明白过来。

    唐子渊,唐宇轩,居然是叔侄!在唐家五年的时间,沈蔓歌根本就不知道唐家的家族网有多大,只是知道唐子渊是老太太最小的儿子,上面还有四个哥哥两个姐姐。

    只是她想不到的是,这件事居然和唐子渊有关。

    或许从一开始唐子渊告诉叶梓安蓝晨出事的消息的时候,这件事儿已经和唐家有关了。

    唐家针对她,针对叶南弦是因为什么呢?

    因为叶南弦对唐家的打击?

    还是因为其他?

    她和叶南弦都把唐子渊看得太好了,既然五年前唐子渊能够对什么都不懂的叶洛洛下手,又怎么会在乎五年来的父子情份,对叶梓安留情呢?

    沈蔓歌的心顿时冷了下来。

    这时,唐宇轩低声说:“我和你说,这个沈蔓歌以前是和我小叔在一起的,他们在一起五年,甚至都有孩子了,只是我奶奶一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所以才没有举行婚礼的。

    后来这个沈蔓歌回国了,也不知道怎么就攀上现在的叶南弦,把我小叔踢了。

    这还不说,她甚至联合叶南弦把我们唐家打压的撤店破产。

    这个女人被我们唐家拉入了黑名单,照片奶奶都发给我们了,就算是化成灰我都认识。

    昨天我去小叔家,小叔正在吩咐人阻止她来滨城,我觉得小叔对她余情未了。

    所以前面找个地方让他们下车吧。

    我没对他们动手就算客气得了。”

    沈蔓歌觉得自己简直快要气死了。

    这都是谁造的谣?

    居然说她沈蔓歌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什么时候和唐子渊在一起了?

    什么时候和唐子渊有孩子了?

    这肯定是唐家老太太为了维护唐家的声誉才对孩子们这么说的。

    不过沈蔓歌也不会意气用事,知道了唐宇轩的身份,自己和叶南弦也会有所防备,就算他不让自己下车,她也要下车了。

    方琳琳听完唐宇轩的话之后说道:“没看出来,这个沈蔓歌还有这么大的本事呢。

    你说他们为什么去滨城啊?

    你和你小叔来滨城她怎么知道的?

    会不会针对你们唐家?

    不如我们直接给他们弄晕送回海城?

    他们应该是海城的额把?”

    “不用,小叔在我们唐家的势力还很足,我怕得罪了沈蔓歌,小叔找我麻烦。

    我们就当没见过他们就好了。”

    唐宇轩的话说完之后,沈蔓歌悄悄地退了出来。

    叶南弦见她回来了,连忙问道:“怎么这么久?”

    “我们走吧,这辆车搭乘不聊了。”

    “怎么了?”

    叶南弦有些纳闷。

    沈蔓歌简单的吧刚才听到的事情和叶南弦说了一遍。

    叶南弦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唐家还真不要脸。”

    “好了,别和他们一般计较了,我现在比较想知道的是。

    既然唐子渊让梓安告诉我们蓝晨出事了,又为什么要在半路派人阻拦我们去方家?

    你不觉得这有点自相矛盾吗?”

    叶南弦听到沈蔓歌这么问,连忙说道:“先不管这么多了,总会知道的。

    我们先走吧,给他们留点钱就好。

    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好。”

    沈蔓歌和叶南弦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在座位上留下一些车资,然后就离开了车子。

    唐宇轩和方琳琳回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沈蔓歌他们,反而发现了车座上的车钱。

    “真把我们当成出租车司机了呀?”

    方琳琳有些不屑的看着那些钱。

    “算了,他们走了最好,免得我们难做,走吧,今天这件事儿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千万不要告诉我小叔。”

    “知道了。”

    两个人把这个小插曲给扔掉了,继续上路。

    沈蔓歌和叶南弦离开之后,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下。

    叶南弦给沈蔓歌叫了一杯热水。

    沈蔓歌低声说:“你说这个方琳琳会不会是方家的人?

    你对方家了解多少?”

    “不多,我知道的只是方婷的父亲是有名的教授,至于身后的家族没有接触过。

    你想说什么?”

    叶南弦听出了沈蔓歌的弦外之音。

    “我原先在方家门口遇到过唐子渊,而且当初唐子渊帮我整容的样子,怎么会那么凑巧的和方婷那么相似?

    以前没觉得什么,现在总觉得可能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阴谋在里面。

    如果方琳琳是方家的人,唐宇轩是唐家的人,他们是情侣关系,难道是联姻?

    可是以前我从没听说过方家这么一个家族,或许是因为这个家族在滨城,所以我才没有耳闻,但是总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沈蔓歌低声说着。

    叶南弦连忙拿出电话打给了赵宁。

    “帮我调查一下方家,对,方教授的那个方家。”

    挂了电话之后,叶南弦见沈蔓歌还是深眉紧锁,柔声说:“好了,别想了,是什么样子的,回头我们自然会清楚的。

    你现在不适合忧思过多。

    这些事情交给我就好。”

    “嗯。”

    两个人待了一会,赵宁就来了电话。

    “叶总,有发现。”

    “说。”

    叶南弦直接开了免提,省的沈蔓歌听不太方便。

    赵宁低声说:“方家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据说清末的时候还是个大家族,不过在民国时期四分五裂了。

    后来方家出了一个人物,把所有的方家族人又聚集在一起了。

    不过他们为人十分低调。

    方家里面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女孩子都分散出去了。”

    “分散出去是什么意思?”

    沈蔓歌连忙问道。

    赵宁顿了一下,不过想到如果没有叶南弦的允许,沈蔓歌也不会再旁边听,这才说道:“分散出去的意思和古时候的女人命运没什么区别,就是说方家的女孩子多半用来商业联姻,或者政治联姻,或者嫁给了有权有势的当地权贵。

    这样的话,方家虽然看上去家族不大,势力不大,但是一旦真的用起人脉来,可谓是哪里都有。

    政商军都有。”

    叶南弦和沈蔓歌对看了一眼,眼底十分凝重。

    “还有其他的发现吗?”

    “有。”

    赵宁顿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们叶家的老太太方倩,正是方家的子女。

    而且我还查出来,宋海涛的小妾方娟和她的弟弟方子翔,都是方家的旁支,不太受重视。

    至于里面具体什么情况,我查不出来。

    只能说方家的水很深。”

    沈蔓歌再次惊到了。

    方倩居然和方娟方子翔是一个家族的!按照方家的规矩,他们家的女子被分散出去,难道方娟嫁给宋海涛也是另有图谋?

    还是说方家想要有什么大动作?

    想到宋文现在的状况,沈蔓歌多少有些担心。

    叶南弦自然是知道沈蔓歌想什么的,他握了握沈蔓歌的手,低声说:“回头我和宋文说。”

    “嗯。”

    沈蔓歌点了点头。

    赵宁见他们又忽略了自己的存在,不由得咳嗽了一声说:“叶总,太太,我这边还有个重大发现。”

    “说。”

    叶南弦有些急迫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不显眼的方家,居然会扯出这么多事儿来!难道方子翔的死和方家有关?

    这一连串事情背后的幕后黑手是方家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帝国总裁霸道宠〕〔重生之明星奶爸〕〔建造狂魔〕〔穿越位面的魔方〕〔给我一张复活卡〕〔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七十年代之农〕〔浮游岛主的成长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