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817章 我再也不敢了
    “愣着干什么?

    赶紧抢救!”

    医生见护士愣住了,连忙冷喝了一声。

    护士这才反应过来。

    一番抢救之后,沈蔓歌的生命体征上下不定,弄得医生大汗淋漓。

    叶南弦在外面等待着,也是焦心得很,恨不得自己是个医生,可以进去守着沈蔓歌。

    就在这时,阿飞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叶总,晨哥让我把这个给你,说可能对主母有用。”

    叶南弦楞了一下,当他看到阿飞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的时候,不由得心头一喜。

    是蓝晨的血!曾经苏南说过,蓝晨的血价值很高,而且有很多功效。

    叶南弦拿过瓶子,什么也没说的直接闯进了急救室。

    “把这个给她输进去,快!”

    叶南弦的话让医生有些微楞。

    “这是什么?”

    “让你做就做,赶紧的!”

    叶南弦现在哪有时间去解释这些?

    “可是这要是出了人命,我们可承担不起的。”

    医生还是有些不敢。

    护士连忙接了过去,低声说:“责任我来担着。”

    说着,她在医生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给沈蔓歌输了进去。

    医生吓得脸都白了。

    “姜晓,你干什么呢?

    你想不想干了?

    这要是除了认命,你担得起吗?”

    护士,也就是姜晓低声说:“叶先生对妻子情深义重的,是绝对不会害她的。”

    “你懂什么?”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叶南弦就看了姜晓一眼。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姑娘,不过叶南弦心里却有了主意。

    “你叫姜晓?”

    “是。”

    “收拾东西从医院辞职,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妻子专用护士,每个月的薪水我给你比这里高一倍。”

    叶南弦的话让姜晓楞了一下,不过还是欣喜的点了点头。

    “谢谢叶先生。”

    “去吧。”

    叶南弦的做法让医生有些不知怎么收场。

    就在这时,沈蔓歌好像有动静了。

    “快看看我妻子。”

    叶南弦直接也不出去了。

    这个时候,医生也没办法让叶南弦出去,只能快速的开始检查沈蔓歌。

    让他想不到的是,沈蔓歌的生命体征正在上升之中,而且各方面的数据也开始趋于平稳。

    “怎么样?”

    叶南弦连忙问道。

    医生很是纳闷的说:“一切都趋于正常了,令夫人现在体温也在上升之中,叶先生,你刚才给姜晓的蓝色液体是什么?”

    “和你无关的事情你就别问了,赶紧给她做检查,没事儿的话我们需要进病房了。”

    “哦,好,。”

    因为叶南弦的气势,医生多一句话都不敢问,甚至有些后悔,如果自己也能和姜晓一样毫无顾忌,是不是现在自己的命运也可能不一样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不切实际的,毕竟他是一味医生。

    沈蔓歌在观察了二十多分钟之后,一切趋于平稳,这才送到了病房。

    叶南弦守在她的身边,看着沈蔓歌红润的脸,他感觉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如果不是因为蓝晨,现在沈蔓歌和孩子到底会怎么样,估计早就可以预见了。

    叶南弦紧紧地握住了沈蔓歌的手,那温热的温度让他的心慢慢的平稳下来。

    ,他给蓝晨发了一条消息。

    “谢谢了,我欠你两条人命。”

    “我应该做的。”

    蓝晨说完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没多久,叶南弦就得到消息,唐子渊也醒了。

    想到唐子渊,叶南弦的眸子冷了很多。

    姜晓办完了离职手续之后,知道沈蔓歌没事儿了,连忙来到了这边的病房。

    “叶先生,我来上班了。”

    “好,好好照顾好太太,我出去一趟。”

    叶南弦深情的在沈蔓歌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才不舍的离开了。

    姜晓看了看沈蔓歌,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呢。

    不过一个女人幸不幸福不是看脸蛋的,是看老公对她好不好。

    叶南弦对沈蔓歌的深情让姜晓有些羡慕,甚至也有一种想要找一个和叶南弦一样的男人的想法。

    沈蔓歌刚开始还觉得自己处于冰天雪地之中,整个骨头缝都透着寒冷,她甚至都动弹不得,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股暖流注入进来,就好像是冰雪融化了一般,身体快速的温暖起来。

    慢慢的,她感觉自己的手指头能动了,她感觉浑身的血液开始流通了,她感觉自己好像活过来了。

    她不用死了是吗?

    沈蔓歌高兴着,想要尽快醒来,但是疲惫却好像一座大山一般,紧紧地压在她的胸口上,让她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叶南弦离开了沈蔓歌的病房,按照蓝晨的指示来到了唐子渊的病房。

    唐子渊得知自己被救过来了,疯了似的开始砸东西,甚至开始攻击自己身边的人,如果不是蓝晨早就安排了保镖在身边,估计他能把蓝晨给撕吧了。

    “叶南弦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

    居然让你可以这样像狗一样的为他拼命?

    蓝晨,方家被叶南弦给端了,你就不想喂方家报仇吗?”

    唐子渊的话对蓝晨来说根本就是噪音。

    他起身离开了病房,娶额在走廊上遇到了叶南弦。

    “叶总。”

    “以后叫我名字吧。”

    叶南弦的话让蓝晨楞了一下,这意味着什么,他懂,不过蓝晨却低声说:“不能坏了规矩。”

    “没什么规矩,这暗夜是你的,本身也就不属于我得管辖范围,你和我不是上下级关系,没必要这么叫,我们做朋友就好。”

    叶南弦拿出一支烟递给了蓝晨。

    蓝晨也没拒绝,接过来点燃了,洗了两口,低声说:“唐子渊在里面叫嚣。”

    “让他闭嘴。

    只要留一口气就行。”

    叶南弦现在听到唐子渊的名字都想杀了他,但是他不能,他得留着他。

    蓝晨点了点头,进去之后没多久,里面就传来唐子渊的惨叫声。

    叶南弦在外面抽了两只烟的时间,里面的惨叫声才减轻一些。

    看到蓝晨出来,叶南弦低声问道:“死了?”

    “没呢,还有一口气,再说了,这里是医院,只要你舍得花钱,他死不了。”

    看到蓝晨这么说的时候,叶南弦知道,蓝晨在方家这些年能够活下来,应该也不是一个善茬。

    不过这样的蓝晨他喜欢。

    叶南弦拍了拍蓝晨的肩膀,低声说:“有时间去训练场练练身板,你现在有点太弱了。”

    “好,到时候还请你多指教。”

    “好说。”

    叶南弦说完就打开了房门。

    即便是有了心理准备,叶南弦还是顿了一下。

    他怎么也没想到蓝晨居然会这么狠。

    唐子渊的四肢以一个十分诡异的样子蜷缩在哪里,而唐子渊像条狗似的趴在地上喘息着,看上去真的好想只剩下往外出的气儿了。

    “谁干的?”

    叶南弦淡淡的问着。

    阿飞连忙看了看外面,低声说:“晨哥做的。”

    “他一个人?”

    “是,”听到阿飞的回答,叶南弦笑了笑。

    有这样的狠人在沈蔓歌身边,他就真的放心了。

    叶南弦来到唐子渊身边蹲下的时候,唐子渊的眸子都红了。

    “你杀了我吧!叶南弦,这样羞辱我你好意思吗?”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况且我要的不是羞辱你,而是折磨你。

    你居然敢让蔓歌在冷库里和你一起死,唐子渊,你多大的面子?

    要不是看在五年前你救了她的份上,你以为上次我会放过你,会放过唐家?

    你不知道夹好尾巴滚回你的地盘好好做人,居然还想着打歪主意来找蔓歌的麻烦,你是真的觉得我叶南弦好欺负是吗、”叶南弦的声音不大,甚至没有什么高低起伏,但是却让人有一种死神逼近的恐惧感。

    唐子渊愤怒的说:“她本来就不是你的,你给她带来的只有伤害,既然你保护不聊他,为什么不放手?”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手。

    你居然可以不顾整个唐家的死活都要让蔓歌陪你一起死,好,我成全你,从你带走蔓歌的那一刻,这世界上就没有唐家了。

    你现在知道了吗?

    你的奶奶,那么大的岁数了,你说我把她卖到什么地方好呢?”

    “你别动我奶奶!”

    唐子渊想要暴跳起来,奈何自己的四肢现在完全被扯断了,钻心刺骨的疼着。

    叶南弦抬起脚,狠狠地踩在了他的手背上,冷冷的说:“你也有舍不得的人吗?

    我以为你死都不怕了,害怕我折磨你的家人吗?

    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我还找到了你的母亲,不如你让她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

    “不!不要!不要让她看到!”

    唐子渊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他可以舍弃整个唐家,可以舍弃自己的所哟一切,但是这世界上他唯一舍弃不了的就是自己的母亲。

    叶南弦正好抓住了这块软肋。

    他冷冷的说:“在你打算动沈蔓歌的时候你就该知道,她是我叶南弦的逆鳞,不是你能够碰触的。

    但是你既然碰触到了,我就不能原谅你。

    我给过你和唐家机会了,是你们不知道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

    有句话你该听过,与其日日夜夜的防备着,不如一劳永逸。

    为了怕你和唐家人以后报复,你说我要不要把整个唐家都给灭了?

    包括你的母亲在内?”

    唐子渊听到叶南弦这么说,整个人都再也无法坚持了。

    他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

    “叶南弦,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的家人,你要把我怎么样都可以,哪怕凌迟我都不吭一声,只希望你放过我的家人好不好?”

    曾经不可一世的唐子渊,曾经美国的一方霸主,如今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一样趴在叶南弦的脚下苦苦哀求着,但是叶南弦真的会放过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