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921章 你别听她胡说
    “妈!”

    沈蔓歌疯了似的朝着地下室跑去,周围控制住他的人一个个的都被掀翻在地。

    阿虎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跟了过去。

    “妈!”

    沈蔓歌跑了过去之后,一下子摔倒了,但是她顾不得许多,爬起来继续往地下室跑。

    叶知秋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把抓住了沈蔓歌。

    “你放开我!叶知秋!你放开我!”

    沈蔓歌疯了似的挥舞着胳膊。

    叶知秋气的整个人都快疯了。

    “你最好别再现在招惹我,沈蔓歌,你妈毁了我的一切,她毁了霍振峰!”

    听到叶知秋这么说,沈蔓歌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我爸在地下室里?

    为什么我前天去的时候没有看到他?

    他离我那么近,为什么我都没有发现我爸?

    为什么我妈知道?

    为什么?

    既然找到了爸爸,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为什么不带他出来?

    为什么要这样一起走掉?

    你们走了,我怎么办呀?

    妈妈!”

    沈蔓歌整个人跪倒在地上。

    熊熊的大火直冲云天,照亮了半个天空。

    沈蔓歌知道萧爱快不行了,知道萧爱每天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可是她还是不能承受萧爱就这样离开自己的事实,。

    不久前他们还在一起睡觉的,不久前他们才在一起说话的,怎么一转身就成了天人永隔了呢?

    叶知秋气的整个人都颤抖了。

    “可恶!简直太可恶了!”

    叶知秋想起萧爱身上还携带的笔记本,猛然问了一句沈蔓歌。

    “你妈的笔记本呢?”

    沈蔓歌整个人都是悲伤的,听到他这么问的时候,下意识的说:“我妈一直随身携带着,你想要的东西现在已经和我妈一起葬身火海了。

    叶知秋,你谋算了那么久,有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可恶!”

    他一巴掌打在了沈蔓歌的脸上。

    沈蔓歌一个趔趄,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她的心好痛。

    妈妈就这样走了,只字片语都没有留下,和父亲一起走了。

    对母亲来说,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可是对她来说,这真的让她有些难以承受。

    叶知秋却不管沈蔓歌现在的情绪如何,气急败坏的说:“赶紧把火给我灭了!快啊!”

    可是不管阿虎他们怎么努力,这冲天的火光一直持续着。

    叶南弦这边在周围的地方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沈蔓歌,突然接到了叶梓安的电话。

    “老叶,有个小岛发现了火情,妈咪会不会在哪里?”

    “地址给我、”叶南弦看着叶梓安发过来的地址,连忙让人去开直升机。

    叶知秋见火势没法控制,连忙抓着沈蔓歌说道:“赶紧安排直升机撤离。

    雨柯呢?

    把雨柯也带走!其他的人暂时先不要管了。”

    就在这时,阿虎突然说道:“首领,于玲又跑了。”

    “这个可恶的女人!先不用管她,带着雨柯和沈蔓歌,我们一起走。”

    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火势冲天带来的危害有多么大。

    叶南弦不是傻子,这么大的火他们不过来查看才怪。

    沈蔓歌好像也想到了这一点。

    萧爱能够不顾自身安危自焚,或许就是为了把叶南弦给引过来。

    妈妈走的惨烈,沈蔓歌怎么可能让叶知秋如愿?

    她猛地挣脱开叶知秋的控制,转身就朝着主殿跑。

    孟雨柯是叶知秋的软肋,只要控制住了孟雨柯,一切都好说了。

    沈蔓歌再这样的想法驱使下快速的朝着主殿跑,却没想到身后突然想起了枪声。

    叶知秋居然有枪!沈蔓歌躲过了第一枪,没有躲过第二枪。

    剧烈的疼痛让她差点昏厥过去,不过她还是就地一滚,找了一个掩体,然后快速的朝着主殿前进。

    鲜血渗透了她的裤腿,让她有些行动不便。

    沈蔓歌看着孟雨柯紧张的从主殿跑了出来。

    “知秋,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儿了?”

    “保护雨柯!”

    叶知秋猛然脸色苍白了。

    他想要朝着孟雨柯跑去,但是却没有想到沈蔓歌突然蹦了出来,直接扣住了孟雨柯的脖子。

    “别过来!叶知秋,你再往前一步,我就带着你的孟雨柯一起跳海,到时候我们两个谁都活不成,我临死还能拉一个垫背的,值了!”

    沈蔓歌现在脸色狰狞的可怕,鲜血让她有些昏厥,不过她努力的隐忍着。

    孟雨柯对这突然发生的事情有些呆愣。

    “沈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知秋不是你二叔吗?

    你怎么……”“孟雨柯,你算是个红颜祸水了,以前我还在同情你,心疼你,可是现在我恨死了自己的善心。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妈不会死,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爸死了二十多年还不能入土为安。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家也不会天翻地覆。

    我知道,你无辜,你单纯,你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就是因为这样的你,让叶知秋做下了世间最残忍的事情。

    你是所有霍乱的源泉。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带着你从这里跳下去。

    你死了,所有人都解脱了?

    !”

    沈蔓歌的话一字一句的,就好像刀子一样刺进了孟雨柯的心口里。

    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不!她只是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罢了。

    她也不过是个女人,是个普通人,她想要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白头到老,想要给他生儿育女,可是她的身体不允许。

    叶知秋在外面做了什么从来不会对他讲,但是孟雨柯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那些科学家进进出出的给他验血,一次又一次的研究数据,孟雨柯知道,叶知秋为了她的病在努力着,只是这其中的罪恶她是真的没有想到那么多的,一直到沈蔓歌和萧爱被带上了岛。

    这个小岛是孟雨柯和叶知秋两个人的世外桃源,曾经于玲的无故失踪让她找了好久,但是叶知秋一直说于玲出岛嫁人了。

    她不怎么相信,可是又逼着自己相信,或许只有这样,她才能继续坚持爱着叶知秋。

    如今听着沈蔓歌说这一切,孟雨柯知道,自己无法再自欺欺人了。

    叶知秋看到孟雨柯摇摇欲坠的样子,心疼的快要疯掉了。

    “沈蔓歌,你放了雨柯,我可以让你走,你别伤害她!”

    “别伤害她?

    你伤害我丈夫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别伤害他?

    你把孟雨柯养成了不问世事的公主,她可知道你在外面的所作所为?”

    沈蔓歌的眸子不断地流下泪水。

    一夕之间,她的母亲葬身火海,父亲也无缘相见,她这辈子真的再也没有任何机会见到父母了。

    她成了孤儿!一个真正的孤儿!沈蔓歌的心撕裂般的疼痛着。

    叶知秋仿佛看除了沈蔓歌的疯狂,他连忙说道:“你不要说,你不许说!”

    “你怕什么?

    你怕孟雨柯知道你的为人之后不爱你吗?

    叶知秋,你总是想把最好的东西在孟雨柯面前展现,可是你真的干净吗?

    你是好人吗?

    你现在就告诉孟雨柯,我是你侄媳妇吗?

    是吗?”

    孟雨柯的身子有些颤抖的厉害。

    “沈小姐,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他的侄媳妇,你还能是谁?”

    “雨柯,你别听她胡说,她疯了现在,她就是条疯狗,你不能听她的!““你住口!”

    孟雨柯突然低吼一声。

    她看着叶知秋,看着这个自己爱了一辈子的男人,猛然间有些心痛。

    “你让她讲。

    知秋,我要知道的是全部的真相,全部的你,我不要活在童话里,我要知道一切。

    你不要阻止她讲。”

    孟雨柯虽然柔弱,但是眼神十分坚定。

    叶知秋整个人趔趄了一下,摇着头说:“不,不要听,雨柯,我们自己过得很好,你不需要这些那些事情。”

    “不需要?

    如果真的不需要,沈小姐不会说我是红颜祸水,你知道的,我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和你在一起,可是我不希望这一切是架构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沈蔓歌听到孟雨柯这么说,顿时笑了起来。

    “不希望架构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你可知道,叶知秋给别人的不只市痛苦,还有妻离子散,还有人命!““沈蔓歌,你再说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叶知秋直接拿起枪对准了沈蔓歌的脑袋。

    现在的沈蔓歌根本就无所畏惧。

    她冷笑着说:“来啊,你杀了我呀!你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可以下手,我一个儿媳妇算什么?”

    这句话让孟雨柯差点站立不住。

    “亲生儿子?

    怎么回事?

    知秋,你又亲生儿子?”

    孟雨柯泪眼婆娑的看着叶知秋。

    那种被心爱之人欺骗的感觉让她突然间有些承受不住了。

    叶知秋的心揪的快要疼死了。

    “雨柯,你别听她胡说,我没有,我没有和任何女人发生关系,我真的没有!”

    “没有吗?

    没有的话,阿紫是怎么来的?

    你敢不敢告诉孟雨柯,她最好的朋友于玲这些年是怎么被你折磨的?

    是怎么被你拿来当做孟雨柯的试药工具和移动血库的?

    你敢不敢告诉她,于玲为你生了一个女儿,你怕于玲不听你的话,在孩子出生第二天就把她仍到孤儿院的事情?

    你敢不敢告诉她,为了控制于玲,你拿亲生女儿来威胁于玲?

    你敢不敢告诉她,为了控制你的亲生女儿,你用她已经被折磨的遍体鳞伤的母亲来控制阿紫的事情?

    你敢不敢?”

    沈蔓歌每说出一句话,孟雨柯的眸子就睁大一分,最后她整个人跪坐在地上,不敢置信的看着叶知秋,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