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938章 梁子,怎么个意思?
    沈蔓歌的眸子有些喷火。

    她怎么也想不到会看到这么一幕。

    那么多人围着蓝灵儿拳打脚踢的。

    蓝灵儿那么弱小的一个人蜷缩着身子在地上,任由人欺负着。

    沈蔓歌心疼的要死,却也愤怒的要命。

    蓝灵儿轻轻地拽了拽沈蔓歌的胳膊,低声说:“不关导演的事儿,这是戏,我演的就是这么个角色。”

    “是吗?

    据我所知,你是群演吧?

    我都不知道群演什么时候还要拍很多次才能过?”

    沈蔓歌在车里就看到了,蓝灵儿这一出戏试了好几遍了,典型就是有人趁着拍戏故意恶整蓝灵儿。

    导演看了看沈蔓歌,自然是认识她的,不过也没多少恭维,淡淡的说:“群演演的不好,自然好过很多次的。

    叶太太你是个外行,就不要指手画脚了,如果舍不得她出来受苦,那就别做了,反正我们也不缺群演。”

    沈蔓歌气的胸口急剧的起伏着,她一把拉住了蓝灵儿的手说:“走!我们不做了。”

    可是蓝灵儿并没有抬脚。

    “蔓歌,放开我!”

    蓝灵儿的目光有些执着。

    沈蔓歌讶异的看着蓝灵儿脸上和胳膊上的青青紫紫,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这是何苦?”

    “我是群演,但是如果我真的想要朝着演员的方向发展,有些苦是我必须承受的。

    如果我连这些都受不了的话,我的家人怎么办?

    我的以后该如何?

    你能帮我一次,能帮我一辈子吗?

    即便是你可以帮我一辈子,可是我不愿意那样活着,我要靠我自己站起来,担起我们家的担子。

    所以你不要管我了。

    你还是走吧,在这里只会让你难受。”

    蓝灵儿曾经是如何的意气风发,现在居然为了钱如此隐忍。

    沈蔓歌的心是痛苦的难受的,却也不再说什么。

    “我等你收工。”

    沈蔓歌也是个倔脾气。

    蓝灵儿没有试图说服她,其实也是自己没时间,毕竟只是个群演,导演说得对,他可以分分钟换掉自己的,哪怕自己为此挨打了一个多小时了也白搭。

    她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对导演说:“对不起导演,可以开始了。”

    导演微微一愣。

    本以为这个女人会受不住的走掉,或者对他求饶,没想到她居然扛下来了。

    而沈蔓歌就坐在一旁看着,折让导演也有所顾忌,就算再想设立什么名目难为蓝灵儿也不敢明目张胆了,毕竟叶南弦宠妻是出了名的。

    “开始吧,这次都尽心点,争取一次过。”

    导演开了口,其他人自然也就明白了。

    蓝灵儿依然还是刚才的位置,刚才的处境尽心尽力的演着,沈蔓歌在一旁看着,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一直到月落西山,蓝灵儿才收了工。

    导演给了她钱之后,和沈蔓歌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

    蓝灵儿浑身都疼,在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她一屁股坐在沈蔓歌身边,呲牙裂嘴的说:“让你的司机帮我去买一瓶碘伏吧,我实在走不动了。”

    “我还以为你是铁打的呢,不知道疼痛,不知道疲惫的。”

    沈蔓歌有些怨气的开了口。

    阿飞连忙拿出了沈蔓歌早就买好的碘伏递了过来。

    “袖子挽起来,我给你上药。”

    沈蔓歌的语气不是很好,但是动作很轻。

    蓝灵儿看着沈蔓歌,笑着说:“你就这张嘴厉害。”

    “你啊。”

    沈蔓歌有些无奈的瞪了蓝灵儿一眼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什么群演的标准不过?

    根本就是那个导演在故意折磨你。

    他是不是让你去给他潜规则来着?

    你不答应,他心里窝着火呢。

    现在不趁着这个时机好好敲打敲打你怎么可能?

    这个导演我算是记住了,等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

    蓝灵儿又怎么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

    不过她现在需要钱,能怎么办呢?

    她叹了一口气说:“其实你我都知道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可是谁让我现在缺钱呢。”

    “非走这条路不可吗?”

    沈蔓歌看着蓝灵儿,下意识地问着。

    蓝灵儿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是,除了这条路我还能走什么?

    我们家的家庭条件你也看见了,这么一个深渊,多少钱才能够填的满?

    我打听过了,如果我能出道,一年的收入虽然不能说可以让他们过得好一点,但是最起码的开销还是有的。

    所以这条路我非走不可。”

    沈蔓歌小心翼翼的给她上着药,叹息了一声说:“既然你决定了,我就支持你。”

    “谢谢你。”

    蓝灵儿还不知道沈蔓歌为了她要开影视公司的事儿,沈蔓歌也没说,只是转换了一个话题说:“给蓝熠打个电话吧,他挺担心你的。”

    “哦,好。”

    蓝灵儿这才拿出了手机。

    因为工作的需要,她手机不得不开着静音,看到沈蔓歌也给自己打过电话,她微微一笑,直接略过,然后拨给了蓝熠。

    “我刚下班,上班时间不让带电话,你找我什么事儿?”

    蓝灵儿有些疲惫,但是给蓝熠打电话的时候语气又是那么的轻快和明亮。

    沈蔓歌看着她,突然间懂了。

    蓝灵儿是吧自己最积极向上的一面呈现给家人。

    家人就是她支撑下去的动力。

    她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给蓝灵儿擦药。

    蓝熠听到蓝灵儿的声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姐,你电话总是打不通,我和蔓歌姐都很着急的,对了,蔓歌姐过去了吗?”

    “在我旁边呢。”

    蓝灵儿淡笑着说:“你找我什么事儿啊?”

    “蔓歌姐说联系到了国际一刀萧念微,让我跟着去b市一趟。

    姐,我去吗?”

    “去,为什么不去?”

    蓝灵儿顿时来了精神。

    “蓝熠,你给我听好了,不管付出多少,你都必须给我治好你的腿。

    哪怕只有一丝希望都不能放弃。

    只是去b市,我可能陪不了你。”

    蓝灵儿这话说的十分无奈。

    她要工作,要挣钱,要给爸爸和宋涛交医药费,天天的催款单像雪片似的飞来,她走不开。

    蓝熠自然知道蓝灵儿的情况,他低声说:“我和蔓歌姐过去就好。

    姐,你暂时辛苦一点,等我治好了腿,换我来护着你和家人。”

    “好。”

    蓝灵儿的鼻子有些发酸,眸子微微泛红。

    “我等着你平安回来。”

    蓝灵儿挂了电话之后,直接一个转身抱住了沈蔓歌,滚烫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谢谢你,蔓歌,谢谢你。”

    她本不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可是这些事加在一起,她真的忍了好久了。

    如今好像突然找到了一个宣泄口,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沈蔓歌轻轻地拍着蓝灵儿的后背,柔声说:“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前行的路上哪怕荆棘缠身,也有我和你一路同行。

    你就放心的把蓝熠交给我,我会好好地带他回来的。”

    “嗯。”

    蓝灵儿点了点头说:“大恩不言谢,只要蓝熠能耗,我这条命都交给你。”

    “我要你的命干什么?

    我只要你好好地活着,以后咱们姐妹俩在海城呼风唤雨,叱咤风云,岂不乐哉?”

    听到沈蔓歌这么说,蓝淋俄国人扑哧一声笑了。

    “你以为你拍戏呢?”

    “我闺蜜以后可是要成为大明星的人,我自然要现在就开始学着念台词了呀。”

    沈蔓歌淡笑着和她开玩笑。

    蓝灵儿知道,沈蔓歌是宽慰自己,不过她依然点了点头说:“好,以后一起叱咤风云。”

    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蓝灵儿要去医院照顾宋涛和蓝伯父,自然不能去送蓝熠。

    沈蔓歌将这件事儿和叶南弦说了,叶南弦特别派人用直升机送她们过去。

    沈蔓歌一直以为叶南弦会让人代劳,但是没想到是叶南弦亲自开飞机,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你也去b市?”

    “怎么?

    不可以?

    你现在打着肚子到处奔波,我可不放心,我得随时跟着你才行。”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沈蔓歌无语极了。

    “你不工作啊?

    我和孩子们吃什么?”

    “放心吧,公司的事情有高层呢,我开个电话会议就可以了,再说了,就算我不工作,我们光吃那些矿产也够了。”

    “不思进取。”

    沈蔓歌淡笑着骂了他一句,然后和阿飞将蓝熠抬上了直升机。

    他们到达b市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半了。

    叶南弦怕沈蔓歌太饿,提前交了点吃的。

    一行人将就着吃了一些,就开车去了萧念微的住所。

    只是让沈蔓歌没想到的是,在萧念微的住所门口,她看到了一个亦正亦邪的男人。

    “梁子?

    你怎么在这里?”

    叶南弦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男人,并且十分惊讶。

    梁邵景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头。

    “你们来干什么?

    不是只是房子的事情吗?

    电话说就好了,怎么人还来了?

    咦?

    你们身后的人是怎么回事?

    来看病的?

    叶南弦,你丫的什么意思?

    现在都晚上七点半了,我老婆这台手术还没下,你这是打算让她连夜工作?”

    梁邵景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叶南弦知道他的脾气,淡淡的说:“萧医生让我们来的。”

    “放屁,你们如果不是抬出我的名字,她才不会虐待自己呢。”

    沈蔓歌微微一愣,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话确实是我说的,但是南弦不知道。”

    沈蔓歌主动抗了下来,却被叶南弦给拽住了胳膊。

    他看着梁邵景,淡淡的说:“梁子,怎么个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