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952章 那就成全我吧
    阿飞去查去了,叶南弦死守在手术室门口,心口难受的几乎快要窒息了。

    萧念微尽全力的抢救着沈蔓歌,只是她放在肚子上的手怎么都掰不开。

    这是一个母亲的执念。

    或许是在被撞飞的那一刻,沈蔓歌就知道自己这个孩子无缘见面了吧,但是她还是用尽所有力气死守着。

    这一刻,萧念微的眸子突然有些湿润了。

    “蔓歌,放开手,我才能救你,也能让孩子安息。”

    萧念微的声音不大,她贴着沈蔓歌的耳朵轻声说着,她知道沈蔓歌听得见。

    果然,沈蔓歌的眼角滑下一行泪水,手的力道也松了很多。

    萧念微的心里也很难受。

    她做过无数次手术,但是像这样的手术,说实话真的没有接过。

    如果对方不是沈蔓歌的话,她估计是不会接这样的手术的。

    太伤感了。

    沈蔓歌还在昏迷当中,萧念微的手术已经开始了。

    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

    当沈蔓歌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叶南弦整个人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怎么样?”

    “人没事儿了,孩子没了。”

    萧念微的声音不大,但是停在叶南弦的耳朵里仿佛是晴天霹雳,即便是早有准备,现在依然是有些承受不住。

    “先瞒着她把,我怕她承受不了。”

    叶南弦说这话的时候,嗓子已经嘶哑了。

    萧念微看着他,低声问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

    就不能让蔓歌知道吗?”

    “不能!”

    “为哦什么?”

    “能说为什么的话就能告诉她了。”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萧念微有些想要揍人。

    “那你就让她这样一直误会你?

    叶南弦,你知道吗?

    当一个女人失去孩子之后,你们之间的误会很有可能会越来越大,再也无法弥补,甚至你们这一辈子都会错过的,即便这样,你也不和她说清楚吗?”

    叶南弦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他看着昏迷的沈蔓歌,咬的嘴唇都破了,鲜红的血液渗出了嘴角。

    看得出来叶南弦十分痛苦,但是却依然坚定地说:“她身体损伤有多大?”

    “孩子月份不大,伤害不是很大,要恢复的话也快,况且我做的是无痛的,出血少,不过心情和心里的创伤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恢复了。”

    萧念微见叶南弦不想说,只能叹息了一声说:“别再刺激她了。

    她现在很脆弱。

    就在手术前的前一刻,她还死死的护着肚子。

    你们男人永远没法理解一个女人做母亲的心情。

    创造一个孩子,你们男人或许只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但是女人却需要十个月的孕育,一辈子的呵护。

    如今她这样了,你最好不要再刺激她。”

    说完,萧念微让人把沈蔓歌送去了加护病房。

    叶南弦的眸子有些暗沉。

    他跟了进去,衣不解带的照顾着沈蔓歌。

    沈蔓歌再次醒来的时候,有些不知在哪里,直到看到头顶的点滴和白色的天花板,一幕幕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

    她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肚子,悲哀的发现自己再也感觉不到那抹胎动了。

    她终究没能护住自己的孩子。

    或许这就是天意。

    在发现叶南弦出轨之后,再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孩子的时候,她迎来了这么一场车祸,带走了还没谋面的孩子。

    可是即便心里这么想着,沈蔓歌的心还是疼的难受。

    她想哭,却觉得眼泪已经干涸,怎么都滴不出一滴眼泪了。

    她只能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对一旁的叶南弦熟视无睹。

    叶南弦见她这样,心里更是难受。

    “你如果有什么不痛快,你打我骂我都成,就是别憋着自己。”

    沈蔓歌仿佛没听到似的,依然看着天花板。

    雪白的颜色,代表着圣洁,她的孩子会去天堂吗?

    她不是个称职的母亲。

    五年前她还能护住孩子,五年后她居然如此没用。

    沈蔓歌不言不语的躺着。

    护士来了,给她换了点滴。

    萧念微来了,给她做了些检查,和她说话,她也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好像很疲惫的样子。

    等所有人都走了,就剩下叶南弦的时候,沈蔓歌就闭上了眼睛休息,完全的进入了睡眠状态。

    她不哭不笑,不吵不闹,甚至不说一句话,这样的她让叶南弦心疼着,担心着,却也无计可施。

    没办法,他只好让阿飞把叶洛洛给接了过来。

    沈蔓歌看到落落的时候,眸子动了一下,脸色也有些好转,不过有些无力。

    “妈咪,你生病了吗?”

    “过来让妈咪抱抱!”

    沈蔓歌朝着女儿伸出了胳膊。

    叶洛洛很乖巧的爬上了床,伸出小胳膊紧紧地抱住了沈蔓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低声说:“妈咪不怕,落落陪着你呢。

    我知道打针吃药很难过,不过妈咪是最坚强的对不对?

    妈咪可以挺过去的。

    落落给你吹吹。

    呼呼,不痛不痛。”

    说着,叶洛洛伸出小嘴在沈蔓歌的手背扎针的地方吹着,那样子顿时让沈蔓歌红了眼眶。

    “妈咪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了。”

    她紧紧地抱住了叶洛洛,终于哭了出来。

    叶南弦见她哭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递过去手帕,沈蔓歌却当做没看到,自己抽了张抽纸擦了擦眼泪,摸着叶洛洛的头说:“医院不是好地方,你和阿飞叔叔回去吧,妈咪休息几天就好了。

    等妈咪病好了之后,妈咪就回去找你们好不好?

    妈咪不在的时候,你好好听话,知道吗?”

    “知道了。

    那妈咪你要好好养身体哦。”

    “好。”

    “拉钩。”

    叶洛洛朝着沈蔓歌伸出了小手指。

    沈蔓歌和女儿拉钩上吊之后,叶洛洛被带走了。

    叶南弦现在真的害怕和沈蔓歌单独相处。

    她骂自己也好,打自己也罢,总好过现在这样的冷处理。

    沈蔓歌是真的当他不存在的。

    叶南弦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沈蔓歌没有接,直接闭上眼睛睡着了。

    蓝灵儿知道沈蔓歌出事的消息赶过来的时候,沈蔓歌已经睡着了。

    “怎么会出这种事?

    是我不好,不该放他一个人的。”

    见到蓝灵儿自责,叶南弦低声说:“和你无关。”

    “蔓歌她的情绪还好吗?”

    “除了不和我说话,比较喜欢睡觉以外,其他的都很好。”

    叶南弦多少有些委屈。

    蓝灵儿看着他低声说:“回头我劝劝他吧。”

    “不用。”

    叶南弦也很倔。

    就算沈蔓歌不搭理他,他依然衣不解带的照顾着她。

    沈蔓歌也不和他争辩什么,也不赶他走,任由着他照顾,就是不说话,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不过身体恢复的倒是很快。

    一个多星期之后,沈蔓歌的身体好多了。

    她要求出院。

    叶南弦询问了萧念微,在得知沈蔓歌可以离开医院回家休养的时候,连忙安排车和直升机,打算连夜带沈蔓歌回到海城。

    沈蔓歌却给了叶南弦一张离婚协议。

    “我们离婚吧。”

    沈蔓歌说的很平静,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好像所有的情感都沉入了海底,死寂死寂的。

    叶南弦的手有些颤抖,看着那刺目的离婚协议四个大字,久久没有接。

    “我不同意。”

    “我不是和你商量,我只是通知你。

    我也不会跟你回海城了。

    我会暂时留在这里。

    孩子们那边暂时我不想通知,也不和你争夺孩子的抚养权,我相信你对孩子们是真心的好,不会可待他们的。

    而我最近要忙自己的事儿,可能也没时间照顾他们。

    就由你暂时照顾他们吧。

    等我工作稳定了,我会接他们过来玩的。”

    沈蔓歌并没有把叶南弦的拒绝当回事,自顾自的说着。

    叶南弦的心在滴血。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在b市打拼的。

    你如果不想看到我,我走就是了。

    你如果想要发展事业,我把整个叶家都给你。”

    “我不需要你的东西,也不需要你的怜悯。

    叶南弦,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不图什么,离开的时候亦然。

    你知道的,一开始我就是嫁给了爱情。

    那三年你不爱我的时候我坚持过来了,那是因为我相信我迟早会感动你。

    如今我们要分开了,也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因为感情不在了。

    有爱情的婚姻是甜蜜的,没有情感的婚姻是牢笼。

    我们何必把自己困在牢笼里呢?

    以后你如果想要再婚,我会祝福你的,只要她对孩子们好就成。”

    “没有其他的女人,我也不会再婚。

    沈蔓歌,这辈子你想和我离婚,不可能!”

    叶南弦有些着急。

    沈蔓歌却依然淡淡的说:“随你吧,半年期限到了我会申请起诉离婚。

    你的东西我一个字都不要。

    我真的很累,这个孩子没了,我很难过,也很伤心,我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要被抽干了。

    所以我没有力气和你吵架,也不想和你争辩什么,我就是想离婚。

    如果你真的曾经爱过我,那就成全我吧。”

    说完,沈蔓歌给蓝灵儿打了电话,让她来接自己。

    蓝灵儿来的时候,看到叶南弦低气压的样子,多少有些无措。

    “蔓歌,我看你还是……”“连你也不要我了吗?”

    沈蔓歌那双水眸看向蓝灵儿的时候,蓝灵儿心里微微一疼,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我带你走。”

    蓝灵儿搀扶着沈蔓歌从叶南弦身边走过。

    叶南弦猛然握住了她的手,紧紧地握着,生怕一松手就真的是一辈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