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954章 这个女人简直太阴狠了
    “查到了,那场车祸和沈佩佩有关。”

    蓝晨的话并没有让沈蔓歌有太大的反应。

    “太太,你听到我的话了吗?”

    “我要的是证据,猜测我早就有了、当初我刚见完沈佩佩,和她说房子的归属问题,紧接着我就出事了,这件事儿要是说和她没有什么关系,打死我都不信,不过我需要证据。”

    沈蔓歌的话让蓝晨顿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那个肇事司机找到了,不过已经死了,据说是车祸当晚他开车直接撞到了路边石上,车翻了,他也当场死亡。”

    “这就是死无对证了是吗?”

    沈蔓歌不禁有些气愤。

    蓝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查到的也就是这些。

    “好了,先下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静会。”

    沈蔓歌特别的郁闷。

    蓝晨和姜晓也不敢打扰她,总觉得这次事情之后,沈蔓歌变得不爱说话了,人也阴沉沉的,让人猜不透在想什么。

    姜晓离开了房间之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叶南弦打电话。

    “叶总,你别再给我送东西了,太太已经发现了,她警告我再接你的东西就要开除我了。”

    叶南弦听到这些,沉默不语,不过眸子低沉了几分。

    “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叶南弦有些想抽烟。

    最近抽烟的频率是越来越多了。

    他下意识地点燃了一支烟,就听到阿飞走了进来。

    “叶总,查到了,肇事司机当天再次发生车祸,当场死亡了。”

    叶南弦的眉头为皱了起来。

    “这么巧?”

    “是,他的家人已经把人接回去火化了,第二天就火化了,十分仓促,而且第三天他的妻子就带着孩子去了外地,说是走亲戚,不过现在都没回来。”

    叶南弦的眸子微眯了一下。

    “他妻子现在在哪里?”

    “已经找到了,在乡下,而且我已经从她的口中得知,那个肇事司机得了肝癌晚期,活不了几天了。

    他们的账户上突然多了一笔钱,他妻子在他死了之后就带着孩子跑了,怕别人察觉,什么都系都没带,只说是走亲戚。”

    阿飞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了叶南弦。

    叶南弦接过那些资料看了一眼,冷冷的问道:“她有说是谁给她的钱吗?”

    “有,是沈佩佩,她手里有沈佩佩给她转账的记录。

    虽然沈佩佩另外注册了一个微信号,不过登记的手机号码是她本人的。”

    “把人保护好,并且告诉她,只要她肯出庭作证,我就多给她一倍的酬劳,并且保证让她孩子上一所好的大学,以后还会给孩子提供工作。

    我只要沈佩佩伏法。”

    叶南弦的声音很冷,冷的让人心颤。

    阿飞点了点头,立刻去办了。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租房的方向,心口微微的有些疼。

    不知道她瘦了没有,有没有按时吃饭。

    以后姜晓不能给自己提供消息了,他想要知道她的消息更难了。

    沈蔓歌却不知道叶南弦做了这么多,感觉身体差了很多,却又想到和沈佩佩的比赛剩不了几天了。

    以她现在的技术水平,断然是无法和沈佩佩比试的。

    正好心情烦闷,她便让姜晓给自己买了一把小提琴,开始练琴。

    自从沈蔓歌开始练琴,叶南弦就在不远处停下,一听就是两三个小时。

    沈蔓歌的小提琴造诣很好,为了提升自己,她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练琴上面。

    叶南弦有些担心,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劝阻,一时间有些焦急。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沈蔓歌和沈佩佩约定好的比赛就在眼前。

    沈佩佩以为沈蔓歌不会参加了,没想到在比赛现场见到了沈蔓歌。

    她的眸子微微的沉了几分。

    “沈蔓歌,你居然真的敢来。”

    对沈佩佩的挑衅,沈蔓歌没有任何的表示,而是对来这里观看比赛的修斯老师恭敬地鞠了一躬。

    “老师,您来了?”

    修斯看着这个得意的门徒,有些心疼的说:“瘦了。”

    “没事儿,瘦点好。”

    “还是要注意身体的,比赛输赢不要太在意,我只是想知道你现在的水平到哪一步了。”

    修斯没有其他老师的严厉,对沈蔓歌很是宽容,可越是如此,沈蔓歌越觉得自己有点愧对这位老师。

    “我不会让老师失望的。”

    “好好表现。”

    “好。”

    沈蔓歌拿着小提琴走进了会场。

    沈佩佩这才知道沈蔓歌居然真的是修斯的弟子,不由得有些羡慕嫉妒恨。

    “沈蔓歌,你可真会装。”

    “没你会装。”

    沈蔓歌的脸色还是苍白如纸,不过很有精神,这倒是让沈佩佩有些意料之外。

    她楞了一下,冷笑着说:“孩子没了,你倒是尖牙利嘴起来了。”

    沈蔓歌的手猛然握了起来,指甲渗进了肉里都不自知。

    她还敢和她谈孩子!“沈佩佩,你最好一直能这么嚣张下去。”

    沈蔓歌咬牙切齿的说着。

    沈佩佩却笑得特别欢快。

    “呦,这话说得我可是听不懂了。

    叶太太什么意思啊?”

    沈蔓歌真的很想将她的笑脸打碎,不过现在老师他们都在,她还是忍住了。

    小提琴比赛还是很正规的。

    沈佩佩自认自己的等级比沈蔓歌高,所以很是得意洋洋,弹奏出来的乐章确实不错,不过比起高水平还是有距离的。

    沈蔓歌虽然没有再考级,但是这几天在家里的训练十分刻苦,当她弹出高难度的技巧时,全场都震惊了。

    修斯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他就知道自己的弟子不是池中物。

    叶南弦也在观看台上。

    他看着沈蔓歌苍白的脸很是心疼,却又被沈蔓歌的音乐天赋所折服。

    他的妻子就像是一块宝玉,总是能给他惊喜,但是这些惊喜背后所要付出的努力,没有人比叶南弦更清楚了。

    比赛的结果自然是沈蔓歌赢了。

    沈佩佩很不服气,想要再次和沈蔓歌比试一曲,却被沈蔓歌给拒绝了。

    她输不起的直接砸了沈蔓歌的小提琴。

    修斯的脸色很不好看了。

    “这样的人也配在小提琴里面呆着吗?”

    修斯在音乐节的分量十足,此话一出,沈佩佩自然被拉入了黑名单。

    她的老师急的连忙补救。

    “修斯大师,她只是脾气不好,没有坏心眼的。”

    “是吗?

    一个用钱买通别人差点撞死我老婆,还让我老婆流产的女人只能说心眼不好?”

    叶南弦低沉的声音传来,顿时震惊全场。

    沈佩佩的脸色有些发白。

    “叶南弦,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吗?

    那就让证据说话吧。”

    因为这次的小提琴比赛吸引了很多人,自然是当地的名流也参加不少,所以叶南弦选在这个场合揭露沈佩佩再好不过了。

    沈蔓歌微微皱眉。

    他居然有证据?

    她看着叶南弦,叶南弦让阿飞把人给带上来了。

    一个中年妇女,叫张爱。

    她把沈佩佩如何买通她丈夫撞沈蔓歌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这个疯子!你这是污蔑!”

    沈佩佩想要上前去挠张爱,却被阿飞给拦住了。

    “沈小姐,着什么急,还没完呢。”

    阿飞的话音刚落,张爱就拿出了录音笔。

    沈佩佩怎么找到丈夫,怎么利用丈夫害怕自己死后妻儿无人照顾做引诱,用五百万买通了她丈夫开车撞死沈蔓歌的事情都给说了出来。

    全场一片哗然。

    “这个女人简直太阴狠了。”

    “对啊,看起来年纪不大,怎么这么狠毒啊?

    这样的女人谁要是娶回家真的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

    “亏她长得人模狗样的,赶紧把她送派出所吧。

    小提琴被她碰了简直就是羞辱。”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顿时把沈佩佩气的跳脚。

    “这都是你们栽赃嫁祸,沈蔓歌,你可以啊,为了夺我母亲的房子,居然利用叶南弦如此陷害我。

    青天白日的,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对沈佩佩的倒打一耙,沈蔓歌直接选择忽视。

    她拿起了自己的小提琴,来到修斯面前,恭敬地说:“老师,我现在可以考级了吗?”

    “可以,我期待着你有更大的进步,不过还是要注意身体。”

    “好的,谢谢老师,我先走了。”

    沈蔓歌起身离开了,没有再看叶南弦一眼。

    叶南弦见她走了,交代阿飞善后,自己随即跟了上去。

    “蔓歌。”

    “有事儿吗?”

    沈蔓歌停下了脚步。

    她的眼神不再有浓烈的爱意,压抑的让人觉得心疼。

    “我要回海城了。”

    叶南弦这话一出,沈蔓歌的身子微微一顿。

    要走了吗?

    她的心底猛然升腾出不舍,甚至差点就脱口而出的挽留,但是她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如今的状态,他们俩分居两地才最好。

    “嗯,一路顺风。”

    沈蔓歌不敢去看叶南弦。

    他瘦了,眼眶都凹陷了。

    沈蔓歌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憔悴消瘦的,她也不敢问,只能狼狈的转身离开。

    叶南弦看着她现在这样的状态,真心有些不放心,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沈蔓歌更难过。

    他叹了一口气,低声说:“好好照顾自己。”

    沈蔓歌的步子顿了一下,点了点头就抬脚离开。

    她一口气走到了车上坐下,后背已经冷汗涔涔。

    曾经不顾一切付出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放就放呢?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交代阿飞的神态,将他的模样深深地刻在心底。

    再见了,叶南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