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956章 你没必要见她
    /!无广告!

    来的人是沈家父母!至于他们为什么来,沈蔓歌猜也猜出来了。

    “蔓歌,你还好吗?”

    沈妈妈的目光带着一丝心疼。

    她就像以前一样,关心的看着沈蔓歌,让沈蔓歌的心口有些发热。

    “还好。”

    她上前一步,接过了沈妈妈手里的东西。

    “这是我和你爸专门为你买的补身体的,你记得吃。”

    沈妈妈的目光慈祥,沈蔓歌的鼻子有些发酸。

    “嗯。”

    “你现在住哪儿?

    和南弦闹别扭了?

    怎么没看到你和他一起回去?”

    沈爸爸的眉头微皱,问出来的问题让沈蔓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这边有点事情,暂时就不回海城了。”

    “什么事儿比身体重要?

    都流产了,这么大的事儿,一个人在这边怎么称呼?

    南弦也是,就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你们要说没有问题,我不相信。”

    沈爸爸的脾气有些冲。

    沈蔓歌听到他们在关心自己,口气不由得软了几分。

    “我和他的事儿我自己解决,你们来这边是为了沈佩佩的事情吧?”

    沈蔓歌一提到沈佩佩,沈家父母的脸色顿时有了一丝变化。

    见到他们这样,沈蔓歌刚才升腾起来的温度再次沉了几分。

    “爸妈,如果是因为沈佩佩的话,你们就回去吧,我无能为力。”

    “怎么就无能为力了?

    蔓歌,所谓民不举官不究。

    只要你不计较,他们是不会关押佩佩的。

    我和你爸爸这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你就看在我们养育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饶了她行不行?”

    沈妈妈突然拽住了沈蔓歌的衣角,那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在沈蔓歌的眼里特别的刺眼。

    “他们是你们的女儿,我就不是了吗?

    这么多年,我对你们难道不是像对自己亲生父母一样吗?

    妈,你凭良心说,我做的差吗?

    可是现在她拿着我的设计图纸给了别人,盗取我的劳动成果不说,甚至找人想要撞死我。

    是不是我被撞死了,你们也觉得沈佩佩没有做错什么?”

    沈蔓歌真的有些心痛起来。

    沈爸爸的眉头微皱,冷冷的说:“你现在不是没事儿吗?”

    “我的孩子没有了!我这叫没事儿?”

    沈蔓歌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沈爸爸。

    什么时候他们对自己凉薄如此了?

    沈爸爸被沈蔓歌看得有些不敢直视,连忙转过头去,低声说:“孩子没了可以再生,再说了,你又不是没有孩子。

    不还有梓安和落落他们吗?

    失去一个孩子也没什么。

    佩佩可机还没结婚呢。”

    沈蔓歌彻底的心凉了。

    她就不该期待什么的。

    本以为他们来给自己带了补品,多少心里还是有自己的,没想到确实如此的凉薄。

    沈蔓歌冷笑一声,将补品塞回了沈妈妈的手里转身就走。

    “蔓歌,你不能不管佩佩呀。

    这么多年如果不是你妈当初算计了我们,我们家佩佩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就当是你为你妈妈赎罪好不好?

    只要你放了佩佩,我们带佩佩走的远远地,那房子我们也不要了,保证让佩佩以后再也不打扰你了行不行?

    就当妈妈求求你了!”

    沈妈妈说着就给沈蔓歌跪下了。

    大街上那么多的人,在沈妈妈下跪的那一刻,沈蔓歌就知道,他们打算用道德绑架自己。

    终于说出心里话了吗?

    原来他们还在怪萧爱当年的算计。

    沈蔓歌转过头来看着这两个将自己抚养长大的老人,她真的很想留住以前的那些美好,可惜他们并不给她这个机会。

    “我记得我和你们之间的情分,已经被一千万给买断了不是吗?”

    沈蔓歌的话让沈妈妈的脸色有些苍白。

    “您如果喜欢跪着,那就跪着吧。

    我是绝对不会放了沈佩佩的,她不但想要撞死我,她身上可能还有其他的事儿。”

    沈蔓歌说完,直接上车走人。

    沈家父母怎么也没想到沈蔓歌会这样,不由得在身后骂她白眼狼什么的。

    被自己曾经最亲的亲人怒骂,沈蔓歌的心里很不好受,但是想到自己一会要去办的事儿,她又只能打起精神来。

    沈蔓歌带着那些资料去了审批中心,按照萧念微给的号码找到了那个负责人。

    这是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一看就是常年坐办公室的,不过对沈蔓歌的到来倒是很热情。

    “沈小姐?”

    “许科长,麻烦你了。”

    沈蔓歌连忙扬起了笑脸。

    许科长让沈蔓歌进了办公室,也没有说别的,让她拿出了准备的资料,看了看之后说:“这件事儿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基本上马上就可以审批过,不过你们的注册资金最好是多一点,毕竟娱乐圈嘛,销金窟,总得多一点资金才能注册。”

    沈蔓歌微微一顿,不过还是笑着说:“许科长,你看我们现在注册多少资金合适?”

    “两千万吧。

    差不多这个数目就可以了。

    只要资金到位,我这边马上审批。”

    徐科长的话让沈蔓歌有些停顿,不过还是笑着说可以。

    她离开审批中心的时候多少有些为难。

    两千万的注册资金,她还真拿不出来。

    怎么办呢?

    沈蔓歌看了看自己的财产统计,然后给蓝晨打了电话。

    “我记得我名下有一辆车来着。”

    “是,太太要从海城开过来吗?”

    蓝晨以为沈蔓歌要用车,不由得问了一句。

    沈蔓歌低声说:“不用,联系人把车卖了,应该能有几十万,然后我的首饰也不少,你看看典当行,能不能给抵押出去。”

    蓝晨整个人楞了一下。

    “您需要钱?”“是,影视公司需要注册资金两千万,我这边还差点。”

    沈蔓歌也没有瞒着蓝晨。

    蓝晨连忙说:“我有不到一百万,你如果需要……”“不需要,你的钱是用来照顾方家父母的,这一点是你对方婷的承诺,我不会动,。

    再说了,一百万也做不了什么,杯水车薪,还是听我的,按照我说的去做吧。

    这几年我也不太想出席什么重要场合,那些首饰什么的也用不上,先抵押出去吧,回头挣钱了再赎回来,一样的。”

    沈蔓歌的话让蓝晨无言以对。

    挂了电话之后,沈蔓歌一个人坐在公园的椅子上,看着这些老太太们锻炼身体,不知道怎么的,居然觉得有些平和。

    “唉,听说了吗?

    东海码头打捞上一具女尸,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太可怜了。”

    “是啊,听说身上绑上了石头,估计是被谋杀的。”

    两个老太太从沈蔓歌身边经过的时候,小声的讨论着。

    沈蔓歌微微皱眉。

    发生命案了?

    现在的社会真的是太不太平了。

    想到这里,她觉得还是回家比较好。

    沈蔓歌起身往回走,打了出租车,可是因为道路拥堵,他们不得不绕路。

    对此沈蔓歌没什么意见。

    可是这出租车不知道怎么着就绕路绕到了东海码头。

    沈蔓歌想到刚才两个老天太的话,不由得有些膈应,www.njhsdk.可是现在想要掉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这里后面也堵车了。

    码头上围满了很多人,熙熙攘攘的,严重阻碍了交通。

    沈蔓歌不是爱看热闹的人,不过车子堵在这里一动不动的,真的让人心情不是很好。

    她下了车,随步走了过去。

    穿过重重人群,沈蔓歌看到警方正在勘察尸体,也拉起了警戒线。

    沈蔓歌甩了一眼,顿时愣住了。

    这个女人怎么有点面熟?

    她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最终定格在酒吧门口,叶南弦身边的女人可不就xygylp.是这个?

    “啊!”

    她连忙捂住了嘴巴。

    “这位女士,你认识这个女人?”

    有个警察注意到了沈蔓歌。

    沈蔓歌连忙摇头,“不认识,就是被吓到了。”

    她的眸子闪烁着惊吓,倒是让警察有些理解。

    “害怕就别围在这里了,免得晚上做噩梦,这又不是什么好看的东西,赶紧走吧。”

    “是。”

    沈蔓歌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的码头,脑子里一直有个疑问在闪烁着,可是她不敢在这里问,也不能在这里问。

    她快速的走了出去,心口挑的厉害。

    这个女人的死和叶南弦有关吗?

    虽然恨死了这个男人,可是如果真的牵扯到人命案,沈蔓歌还是有些担心的。

    她终于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直接把电话拨给了叶南弦。

    “蔓歌?”

    对于沈蔓歌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叶南弦很是意外,又多了一丝惊喜。

    “怎么了?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他不久前才知道沈蔓歌注册公司的注册资金可能不够,而这个时候沈蔓歌打电话来,他下意识地就想到了这个。

    沈蔓歌现在哪里还管得了注册公司的事儿?

    她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的问道:“上次在你衬衣内领上留下口红印的女人在哪里?”

    www.yyywbt.“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叶南弦的眸子有些微潋。

    沈蔓歌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想见见她。

    如果你要和她结婚的话,我儿子女儿就要多个后妈了,怎么着我也要知道这个女人的人品如何,会不会虐待我的孩子。”

    “我不会和你离婚,也不会娶别的女人,你没必要见她。”

    叶南弦的口气有些生冷。

    “如果我非要见呢?

    还是说我见不着了?”

    沈蔓歌的话问的很有技巧,但是叶南弦还是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什么。

    “发生什么事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