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975章 这辈子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
    /!无广告!

    越是外表看着强大的人,内心越是脆弱。

    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情让沈蔓歌对他们一忍再忍,现在却退无可退了。

    沈蔓歌突然觉得很冷。

    她双手环胸的抱着自己,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叶南弦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心疼的无以复加。

    “只要你一句话,我能让他们后悔一辈子!”

    “不用,这一切我要自己来终结。”

    沈蔓歌靠在了叶南弦的怀里,稍微牵扯到了伤口,微微的有些皱眉,却还是被叶南弦给捕捉到了。

    “碰到伤口了?”

    “嗯,这三鞭子我会让沈佩佩付出惨重的代价。”

    沈蔓歌的眼底划过一丝愤怒。

    “有计划了吗?”

    叶南弦稍微转变了一下方向,让沈蔓歌靠在自己怀里能够安稳一些,舒服一些。

    沈蔓歌靠过去之后,低声说:“沈佩佩对我一直有恃无恐的,无非就是仗着我不忍心对沈家父母下手,不管他们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他们养育了我二十多年,光是这份情谊就能压死我。

    说实话,在此之前我也是真的不忍心对他们做什么的,但是他们对我的恩情早就在一次次的伤害我的时候挥霍的差不多了,如今更是想要拿我孩子开刀,我又怎么会容忍?

    这一次,我要做个无情无义的女儿了。”

    “别怕,有我呢,你如果做不到,那就我来!一切骂名我担着。”

    叶南弦是真的有这个意思。

    只要沈蔓歌开口,他第一时间就能把那对老糊涂蛋给处理了。

    沈蔓歌却摇了摇头说:“不,我要自己来。

    有些事情你动手,他们依然会觉得我好欺负,不过是因为命好嫁给了你罢了。

    这一次我要让他们清楚地明白,惹怒我的下场。”

    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就被自己最信任的外公外婆出卖,甚至伤害,沈蔓歌的心里就升腾起一股愤怒之火。

    “我怕你难受。”

    “他们对我这样,他们都不难受了,我有什么可难受的?

    不过是挥霍掉了我所剩不多的情感罢了。”

    沈蔓歌冷哼一声说:“沈爸爸早期又一部作品,是参照齐声海没出名之前的作品画的。

    这件事儿没几个人知道。

    毕竟齐声海大师已经去世了,而他早期没有出名的作品也没几个人知道,他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见到了齐声海大师的真迹,所以才动了心思。

    这件事儿他当时回去和沈妈妈说过,我那个时候还小,听了一耳朵,不过我印象挺深刻的。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沈爸爸在艺术界的名声很旺,手下的弟子各行各业的都有,也不乏有几个有权有势的,能够为他所用的。

    这次沈佩佩能够顺利的从牢里出来,于峰出了力不假,但是我不相信沈爸爸没动用关系。”

    叶南弦听到沈蔓歌说这些,连忙拿起手机要打给阿飞。

    “我已经和阿飞说过了,让他从这方面下手,一旦证据确凿,他这个一代画师的名声也就毁了。

    同时我会让蓝晨去联系齐声海的后人,只要他们以抄袭侵权状告沈爸爸的话,他就会官司缠身。

    这个时候,沈妈妈一定会指望沈佩佩想办法救沈爸爸的,这个女人虽然现在跑去国外了,我倒要看看为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她能不能回来。”

    沈蔓歌的计划很简单,逼着沈佩佩回国,而父母是她的软肋,当然,如果沈佩佩不念及父母亲情的话,沈蔓歌还会想第二个计划刺激她回来的。

    叶南弦听着这一切,没怎么表态,在她看来,只要沈蔓歌能够出气,怎么着都成。

    “沈爸爸就这一副有抄袭嫌疑?”

    “不清楚,我知道的就这一副,其他的没自己验证过。”

    叶南弦的唇角微微的扬起一抹冷酷的笑容。

    “要想让一个人身败名裂,光是抄袭有什么用?

    最好还要爆出一些其他的丑闻才可以。”

    “其他的我还真不清楚。”

    “交给我来查。”

    叶南弦讲这件事儿给揽了过去。

    “只要他屁股上面有屎,我就保证能让别人看到。”

    沈蔓歌的目光有些变了。

    “你好恶心啊!”

    叶南弦扑哧一声笑了。

    “一个比喻而www.yyywbt.已。”

    “那也恶心。”

    “那不如我换个别的比喻?”

    “算了,不听了。”

    沈蔓歌动了一下,疼的呲牙裂嘴的。

    “马蛋,这一受伤,灵儿的专辑可怎么办?”

    叶南弦就知道这女人心里惦记着这件事儿呢。

    “我已经找了最好的古筝老师送过去了。”

    “那就好。”

    沈蔓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起身,却疼的闷哼一声,整个人冷汗涔涔。

    “你就不能轻一点?

    你自己是病号不知道吗?

    &nbs 你身上的伤口都见骨了。”

    叶南弦连忙搀扶住她,一脸的心疼。

    沈蔓歌只知道自己疼的厉害,却不知道伤口伤成什么样子了,现在听到叶南弦这么一说,顿时眯起了眸子。

    “皮开肉绽了?”

    “差不多。”

    沈蔓歌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沈佩佩!我绝对饶不了你!“你刚才着急忙慌的起来要干什么?”

    叶南弦的问话让沈蔓歌回过神来。

    “我就是想知道灵儿没事儿吧?

    当时我和她在一起的。”

    “她没事儿,被人打晕了,被我的人找到送到医院做了一个检查,一切都挺好的,不久前过来看过你,剧组那边有点事情,她先过去了。

    估计晚上还会回来的。”

    “哦。”

    听到蓝灵儿没事儿,沈蔓歌总算放下心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眼神柔和了许多。

    经过这次事情,她发现自己的心情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叶南弦顿了一下,微潋了眸子说:“我一直都派人暗中保护你的,只不过这一次他们见你走小路,以为没事儿,就没跟上去。

    你放心好了,人我已经换掉了,我保证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几个人保护我?”

    叶南弦以为沈蔓歌会怪他自作主张的给她安排保镖,却没想到沈蔓歌一开口问的居然是这个。

    他顿了一下说:“两个。”

    “再加两个吧,最好是女的,随身跟着我,这段时间我不便出手,有四个人保护我,我心里安全点。”

    “好。”

    沈蔓歌主动和自己要人,叶南弦说不出的高兴。

    这是不是说明两个人的关系有所缓解?

    沈蔓歌有些累了,靠在了床上,打了一个哈欠说:“叶南弦,你有事儿瞒着我,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问。

    不过我今天就要你一句实话。

    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和那个女人有没有发生什么?”

    “没有。”

    &nbsnjhsdk.p;叶南弦一点停顿都没有。

    “那个女人叫刘青青,是一个十八线开外的小明星,我真的只是找她询问一些事情,不过她知道我的身份之后可能产生了歪心思。

    也怪我没有察觉,这事儿我有错。”

    叶南弦主动坦白,但是不该说的一个字都没说。

    沈蔓歌也知道叶南弦的脾气。

    他不想说的,即便是你拿刀逼着他他也不会说的。

    如今叶南弦能够和她说这些,也算是了了心底的一层顾虑。

    “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对感情有洁癖,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别人用过的东西我绝对不会再要的。

    今天你说和她没关系,我信你。

    但是你最好不要骗我!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目光清澈坚定。

    叶南弦心里微微一热。

    “我没有骗你,这辈子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

    “记住你今天的话就好。

    我累了,想睡会。”

    沈蔓歌闭上了眼睛。

    叶南弦知道,经过这件事儿以后,沈蔓歌和自己的关系应该算是和解了。

    他不禁有些高兴。

    看到沈蔓歌疲惫的样子,却又有些心疼。

    “想吃什么?

    我让人去准备。”

    “随便什么都可以,我已经饿过劲儿了。”

    叶南弦不说,沈蔓歌还没觉得,她已经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了,不过现在真的一点食欲都没有。

    对于沈蔓歌的状况,叶南弦是知道的,也不敢给她太丰盛的东西吃,只能准备一些清淡的。

    “我让人给你准备点粥先吃点。”

    “我想吃你做的。”

    沈蔓歌的眸子有些慵懒,勾的叶南弦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好,我回去做。

    你先睡一会,门外我安排了保镖,一般人进不来。

    等我做好了回来叫你起来吃。”

    “嗯!”

    沈蔓歌觉得浑身疼痛的厉害,也没有兴趣多说话,在叶南弦的帮助下趴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叶南弦给她盖好被子之后就出去了。

    沈蔓歌听到他在对门口的保镖交代什么,自己却觉得眼皮越来越沉,脑袋一歪直接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沈蔓歌被外面的吵闹声给叫醒了。

    她以为是叶南弦回来了,但是听外面吵闹的声音里,貌似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话。

    方泽?

    这个名字在沈蔓歌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她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这个方泽怎么知道自己出事了?

    而且他来这里做什么?

    沈蔓歌心里浮现出疑惑,还没等她说什么,方泽在辛迪的帮助下,猛然推开了房门,直接窜了进来,却被保镖给拽住了衣领,一个过肩摔就要把方泽给扔出去。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方泽一个反擒拿,直接将保镖扣在了墙壁上,紧接着一个回旋踢,将保镖给踹了出去,顺带着将房门也给踢上了。

    沈蔓歌的眸底划过一丝惊艳。

    方泽还真是好身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