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976章 这个叶南弦,绝对是故意的
    /!无广告!

    方泽回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沈蔓歌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着自己,不由得有些尴尬。

    “咳咳,那个什么,我来看看你,你怎么样了?”

    方泽看到沈蔓歌趴在床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阿辉那个混蛋把你伤成这样?”

    “阿辉?”

    沈蔓歌敏感的从他的话里听到了一个陌生www.dpstextile.的名字。

    “阿辉是谁?”

    方泽微微一愣,显然有些跟不上。

    叶南弦那边的口风很紧,他打听了很久都没有打听到什么,只知道沈蔓歌受伤了。

    伤成什么样子,叶南弦封锁了消息,即便是他用钱也没办法撬开医生的嘴巴。

    如今看沈蔓歌一脸疑惑的样子,方泽有些不太确定了。

    “不是阿辉绑的你吗?”

    虽然沈蔓歌对方泽不太感冒,但是现在突然出现的陌生名字让沈蔓歌觉得这里面或许另有隐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蔓歌挣扎着想要起床,却牵动了伤口,疼的冷汗直冒。

    “我来帮你。”

    方泽快步上前,轻轻地扶住了沈蔓歌。

    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古龙香水味,和叶南弦的干爽气息不同,带着一丝香甜,却让沈蔓歌有些不太适应。

    “我自己来吧。”

    她挣扎着起身的时候,肩膀上的衣服松垮了一些,露出了里面恐怖的伤痕。

    方泽的眸子顿时眯了起来。

    “他们居然对你用鞭子了?”

    方泽说着就要伸手拉下沈蔓歌的衣领,却听到沈蔓歌冷冷的说:“方泽,别让我有机会剁了你的手。

    男女授受不清你不懂吗?”

    这句话顿时让方泽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的脸色也是说不出的尴尬。

    “抱歉,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

    “你是医生?”

    沈蔓歌嘲讽的反问了一句。

    方泽顿时更尴尬了。

    “不是。”

    “你是我的老公?”

    沈蔓歌这话问的,方泽更是哑口无言的。

    “那个看个屁!”

    这句话沈蔓歌说的有些烦躁和生气。

    方泽楞了一下。

    在他的认知里,沈蔓歌知性,高贵,还带着一丝典雅的气息,他怎么也想不到沈蔓歌会爆出粗口,而且还是对着自己。

    沈蔓歌才不管他现在是什么表情,也不管他现在心里怎么想,伸手将衣领拢了拢,然后艰难的坐了起来之后,这才冷冷的看着方泽说道:“现在能不能告诉我,阿辉是谁?

    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我被人绑架伤害这里面还有你的手笔?”

    “怎么可能?”

    方泽顿时就着急了。

    “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他一连说了三个绝对,倒是让沈蔓歌有些意外。

    “那你为什么来看我?

    咱们俩好像不熟吧?”

    这话问的方泽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和沈蔓歌的关系,她现在自然是不知道的,而叶南弦也不允许沈蔓歌知道这些,方泽原本还想着告诉沈蔓歌的,但是经过这件事儿之后,他突然改变了注意。

    或许沈蔓歌什么都不知道,保持着现在的生活状态才是对她最好的。

    方泽的脑子快速的划过这个念头之后,低声说:“我就不能作为朋友来看看你吗?”

    “我和你不是朋友。”

    沈蔓歌这话说的忒无情。

    方泽却无法怪罪她,只能在心里苦笑了一声。

    “好,算我自作多情行不行?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伤的怎么样了。”

    “然后呢?”

    沈蔓歌的问题让方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告诉沈蔓歌他会为她讨回公道,恐怕沈蔓歌也不会相信吧,可能还更会怀疑自己的用心。

    方泽突然间觉得自己想要关心一下沈蔓歌,怎么就那么难呢?

    “阿辉是刘青青青梅竹马的男朋友,而刘青青是我们家保姆的女儿,她要进军娱乐圈,托了我的关系。

    不过她本身不是科班出身,长得也不是很出色,所以一直没怎么大红大紫,在十八线开外转悠。

    有一次她来找我求资源,正好听到我说的一些事情。

    她答应过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也信了她,不过很快她就和叶南弦在一起碰面了。”

    方泽没有回答沈蔓歌的问题,反倒是说起了刘青青。

    这个女人沈蔓歌还是第一次知道她的名字,同时对她膈应自己的方式特别反感。

    不过叶南弦瞒着她的事情也和刘青青有关,现在方泽居然说了出来,沈蔓歌觉得自己可以从方泽这里得到什么消息。

    “你说了什么事情?

    刘青青为什么要找上叶南弦yyywbt.?”

    方泽的目光有些闪烁。

    “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许是为了资源吧。”

    方泽这话说的很是官方,沈蔓歌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你如果真的想和我做朋友,最好告诉我为什么,你知道的,因为这个刘青青,我差点和我老公离婚。

    她勾引我老公不成,后来又为什么死了?

    这一切我想你应该都知道的。”

    沈蔓歌看着方泽,一字一句的说着。

    方泽感觉特别有压力。

    刘青青知道的事情自然是沈蔓歌是方泽亲妹妹这个事实,叶南弦从刘青青嘴里得到的消息也是这个,但是这个消息却不能让沈蔓歌知道。

    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这么唐突的来看沈蔓歌了。

    本以为她是个柔弱的小百花,现在却发现她凌厉的像冬天里的腊梅。

    “如果我说我不知道,你会相信吗?”

    方泽看着沈蔓歌,有些尴尬的笑着。

    “你觉得我像个傻子吗?”

    沈蔓歌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方泽。

    “咳咳!”

    方泽在演艺圈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有些接不下去剧情了。

    “咱们说这次绑架的事情好不好?”

    “好。”

    沈蔓歌突然爽快的答应,反倒是让方泽有些不太适应了。

    “怎么了?”

    “没。”

    方泽连忙低下头去,借以掩饰自己的惊讶和无措。

    “这次绑架是阿辉策划的。

    刘青青死了,他把一切过错怪在了你的身上,所以让人绑了你,打算饿你个一天一夜的,然后在让人对付你。

    这是我知道的。”

    听完方泽的话,沈蔓歌心里多少有些明白了。

    阿辉因为刘青青绑了自己,打算给刘青青报仇,却没想到被沈佩佩截胡了。

    只是沈佩佩怎么会知道自己被阿辉给绑架了?

    难道她和阿辉之间有联系?

    还是说她一直都在暗中跟踪自己?

    想到这个,沈蔓歌www.whsxsh.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真的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沈佩佩也不知道在牢里经历了什么,但是显然是不好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对自己恨意那么大,恨不得废了她。

    沈蔓歌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方泽不知道自己所说的,沈蔓歌到底信不信,她的表情高深莫测的,眸子微潋着,看不清里面的情绪。

    “沈蔓歌,你……”“你在这里面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啊?”

    方泽直接被问懵了。

    “我和他们都没关系!”

    “那你为什么一开始就找上我主动要求签约?

    又为什么要对我多加关照?

    甚至现在我出事了,还巴巴的跑过来探望我?

    别和我说你对我一见钟情,在此之前我们可是连面都没见过。”

    沈蔓歌锐利的眼神让方泽有些招架不住。

    他发现沈蔓歌现在的神态和气势简直和自己的父亲太像了。

    方泽摇了摇头,苦笑着说:“我解释不出来。”

    他是真的来错了。

    早知道沈蔓歌受伤之后头脑也这么清晰的话,他说什么都不会闯进来了。

    沈蔓歌楞了一下。

    她本以为方泽会对自己编个好听的故事,或者撒个谎什么的,可是方泽直接说解释不出来的时候,沈蔓歌反倒觉得这里面才有更多的事儿呢。

    沈蔓歌的眼睛恨不得将方泽里里外外看个清楚,最好能够看尽他的心底里去,可惜她没有这样的特异功能。

    “方泽,你到底是谁?

    对我又是什么样的心思?”

    “我只能说,我不会害你。”

    方泽说完就看了一眼沈蔓歌,然后起身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卡放在了桌子上。

    “我知道你不缺钱,这里面的钱也不多,我来的匆忙,没来得及买东西,你自己看着喜欢什么就买点什么吧,好歹是我的一番心意。”

    “我不需要!”

    沈蔓歌直接拒绝了。

    方泽虽然早有准备,但是还是觉得挺难受的。

    “算我求你收下行吗?”

    “理由。”

    这两个字堵得方泽哑口无言。

    他叹了一口气,将桌子上的银行卡收了起来。

    “好好养伤,我先走了。”

    说完他起身离开了病房。

    病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叶南弦正好从外面回来。

    和方泽碰面的时候,叶南弦的眸底划过一丝愤怒和警告。

    沈蔓歌正对着叶南弦,将他的表情一览无遗。

    叶南弦认识方泽?

    这个认知让沈蔓歌有些惊讶了。

    她不动声色的垂下了眸子,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叶南弦怎么会认识方泽?

    他和方泽,还有刘青青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是她不知道的?

    叶南弦和方泽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别让我再看到你出现在蔓歌面前。”

    “我只是来看看她伤成什么样了。”

    “这是我作为丈夫的责任,和你无关。”

    叶南弦说完直接进了屋子,然后直接甩上了门。

    方泽差一点被撞到鼻子,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这个叶南弦,绝对是故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