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994章 被人摆了一道而已
    /!无广告!

    “我。”

    方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沈蔓歌是懵逼状态,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谁?”

    “我,在我手里,准确来说,这件事儿是辛迪替我去办的,所以他死了。”

    方泽的唇角溢出一抹苦笑。

    沈蔓歌感觉自己的大脑有点转不过弯来了。

    “你和沈佩佩有仇?”

    “算是吧。”

    方泽回答的模棱两可,看着沈蔓歌,指了指自己的手表说:“你离登机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你到底要怎么办?

    走还是不走?”

    沈蔓歌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辛迪居然把沈佩佩给绑了,而且还是在f国,这一点让沈蔓歌很是意外,如今更让她意外的是方泽,这个男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你和南弦之间有什么交易吗?”

    “有。”

    方泽也没瞒着沈蔓歌,低声说:“叶南弦答应我,只要我帮他办理了通行证,让他的人把沈佩佩接走了,就带着你去看看我妈。”

    “你妈?”

    沈蔓歌觉得这是什么交易条件啊?

    方泽却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眼神里有沈蔓歌看不懂的情绪一闪而过。

    “这件事情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要代替叶南弦把沈佩佩接过来,可以吗?”

    “完全可以。”

    方泽对此没有什么意见。

    沈佩佩本来就是为了她抓的,现在她本人要带过去自然是没问题的。

    “不过你现在不是要回海城?”

    沈蔓歌觉得这真的是一个纠结的问题。

    “是。

    可是……”“你先回海城吧。

    沈佩佩我会让叶南弦的人把她带回海城去,交给你处置。

    至于交换条件,等你忙过了这阵子再说吧。”

    方泽说完就摆了摆手,显然是要赶人了。

    沈蔓歌完全看不懂方泽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是什么样的人。

    辛迪死了,他悲伤欲绝,而叶南弦又是嫌疑人,如果她是方泽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好说话的,更不会帮助自己把沈佩佩交给自己。

    方泽对她貌似也太好点了。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沈蔓歌不想问的,但是没忍住,问出来之后才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似的。

    方泽显然也是微微一愣。

    从小生活在那样诡秘的环境中,何曾见过这样直白的人?

    他不由得多看了沈蔓歌一眼,然后低声说:“或许我看你顺眼吧。”

    这是什么理由?

    沈蔓歌不知道,但是也不敢再问了。

    方泽这个人,从出现开始就带着一丝神秘,让她看不透,她觉得还是离这样的人远一点比较好。

    “那,再见。”

    沈蔓歌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方泽看着她离开,眼底划过一丝落寞。

    房间里空荡荡的,加上沈蔓歌把窗户打开了,外面的更吹进来,更是让人觉得冰冷无比。

    他将窗户关上了,却发现公寓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殿下,你该回去了。”

    方泽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却没有说什么。

    是啊,是该回去了。

    出来躲清闲躲了三四年,却搭上了辛迪的命,这是他用一辈子的时间都没办法偿还的。

    “辛迪的事情查清楚了吗?

    谁的手笔?”

    黑衣人低下了头,恭恭敬敬的说:“三殿下那边的人做的。”

    “老三居然和于峰勾搭上了?

    呵呵,好,很好!”

    方泽的眸子猛然凌厉起来。

    在屏幕上,他一直温文尔雅,带着儒家之风,让人觉得特别舒服,就好像邻家大哥哥一般,可是真正的当他想要恢复身份的时候,又岂是一个明星能够表现出来的?

    “派人把沈佩佩交给叶南弦的人,保护他们把人送到海城交给沈蔓歌。

    另外收拾一下,我们回f国。

    这么多年没见了,我的兄弟姐妹们应该快要忘记我了,怎么说我也要回去露个脸不是?”

    方泽冷笑着。

    黑衣人马上照办。

    方泽顿了一下,说:“联系警局的人,让沈蔓歌去见一下叶南弦。

    不管结果如何,我不希望她担心难过的走。”

    “好。”

    交代完这些以后,方泽回了房间。

    沈蔓歌是坐着方泽的车回来的,现在方泽不走,她一个人步行回去的话估计赶不上飞机了。

    她想要拿出手机找个打车软件,这才悲催的发现手机让她落在了萧念微的车上了。

    还有比她更倒霉的吗?

    就在沈蔓歌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黑衣人从方泽的公寓里走了出来,直接来到了沈蔓歌身边。

    “沈小姐,方先生让我送你过去。”

    “好。”

    沈蔓歌点了点头。

    还算这个方泽有点良心。

    她上了方泽的车,黑衣人开着车启动了。

    至于他叫什么名字,沈蔓歌不想知道,直接闭上了眼睛休息。

    她的后背好疼啊,伤口火辣辣的。

    马蛋的,这件事儿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不管是于峰还是谁在背后捣鬼,她都要让他们付出代价的!沈蔓歌轻轻地坐着深呼吸,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感觉好一点。

    车子急速的飞驰着。

    沈蔓歌知道方泽公寓到她停车地点的时间和位置,现在显然是过了时间点的。

    她猛然睁开了眸子,这才发现这不是去机场的路,不由得警惕起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

    “方先生说了,让我带你去警局见见叶总。”

    听到黑衣人这么说,沈蔓歌不由得微微一愣。

    “你说见叶南弦?”

    “是的。”

    沈蔓歌的心里震惊不小。

    以阿飞的能力都没有做到让自己去探视叶南弦,这个方泽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而且死的人还是他的经纪人呢。

    这个方泽到底为什么要帮她?

    或者说为什么要帮助叶南弦?

    沈蔓歌怎么都想不明白。

    黑衣人没有在说话,沈蔓歌也没有再问,不少的问题在脑海里徘徊着,却找不到一个解释。

    或许见到叶南弦之后就有答案了?

    沈蔓歌不清楚。

    现在来看,航班肯定是赶不上了。

    “能借用一下你的手机吗?”

    黑衣人连忙把自己的手机给了沈蔓歌。

    沈蔓歌拿过来之后,给萧念微打了电话。

    “念微,你和灵儿先走吧,我有点事情,坐下一班的飞机回去。”

    “你没事儿吧?”

    萧念微有些担心。

    “没事儿,就是办理点私事,放心吧。”

    “好。”

    挂了电话之后,沈蔓歌的心莫名的有些着急。

    就要见到叶南弦了呢。

    来的匆忙,也没有给他带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他需不需要。

    现在去买不知道来不来及。

    沈蔓歌乱七八糟的想着,车子已经到了警局门口。

    “沈小姐,请。”

    &yyywbt.nbsp;  “谢谢。”

    沈蔓歌点了点头就下了车。

    她刚进入警局,就有人前来带领她去了看守叶南弦的地方。

    沈蔓歌看着这小小的屋子,不由得鼻子有些发酸。

    “你怎么来了?”

    叶南弦看到沈蔓歌的时候,整个人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这不是胡闹吗?

    这里是什么地方?

    没身上还有伤,你跑过来做什么?

    万一感染了……唔……”叶南弦的话还没说完,沈蔓歌直接扑了上去,踮起了脚尖,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叶南弦的喋喋不休。

    暖香在怀,叶南弦还能说什么呢?

    他圈住了她的细腰,紧紧地,疯狂的吻着她,senlinffm.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血里,揣进自己的血液里。

    沈蔓歌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

    她靠在叶南弦的怀里,哽咽的说:“到底怎么回事?”

    叶南弦知道,沈蔓歌肯定吓坏了。

    “没多大的事儿,被人摆了一道而已。

    放心吧,我没事儿的。”

    “还说没事儿,都到这里面来了,你是不是想要吓死我好找小老婆?”

    沈蔓歌揪住了叶南弦的衣领,像个小老虎似的质问着。

    叶南弦突然就笑了。

    沈蔓歌现在还能这样,说明她还能承受的住,这样就好。

    叶南弦摸着她的头,却突然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你的伤口裂开了?”

    沈蔓歌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说:“糟糕,让你发现了。”

    “沈蔓歌,你不知道自己是病号吗?”

    “知道啊!”

    面对着叶南弦的跳脚和严厉,沈蔓歌反倒是云淡风轻的回了一句。

    叶南弦见此真心无奈了。

    “我真的没事儿。”

    “那就从这里出去,你能跟我走吗?”

    沈蔓歌这一反问直接让叶南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还需要点时间。”

    “那你就别管我。”

    沈蔓歌把叶南弦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了一个遍,这才放下心来。

    “我打算回海城帮你看着点寰宇国际。

    不对,是我的寰宇国际,你把这个集团给我了已经。”

    “回去也好,那边我们的人能够多一点,我也能放心一些,不过你得伤怎么办?”

    这才是叶南弦担心的。

    沈蔓歌无所谓的挥了挥手说:“放心吧,萧念微跟着我呢。”

    “那就好。”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眼神不由得柔和了很多。

    “过来,我抱抱你。”

    “这里是看守的小黑屋,能抱吗?”

    沈蔓歌虽然这么说着,不过人已经走了过去,直接坐在了叶南弦的大腿上,双手圈住了他的脖颈。

    “亲都亲了,还不让抱?”

    叶南弦觉得问着她身上的气息,自己的心平静了很多。

    “我现在dpstextile.还不能出去,你可以随便折腾,但是前提必须是要保证自身的安全知道吗?

    如果我洗脱嫌疑是用你的安危来换取的话,我宁愿不要。”

    “知道了,你现在越来越啰嗦了。”

    沈蔓歌看着不太耐烦,但是她的眸子死死地看着叶南弦,一点一滴的把叶南弦的样子镌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你再这样看我,我会忍不住的。”

    叶南弦觉得体内血气翻涌。

    这个小妻子,自从受伤以来,总是喜欢撩拨他。

    沈蔓歌却突然严肃的问道:“你和方泽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