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023章 我不想干预他
    /!无广告!

    一顿饭在沈蔓歌哀怨的眼神中度过,叶南弦觉得如坐针毡啊,不过想起自己不久前刚做的手术,他不得不这样做。

    叶洛洛倒是吃的心满意足的,吃完饭之后愣是拉着叶南弦要给她讲故事。

    张菲的事情让叶洛洛心理阴影挺大的,沈蔓歌虽然有些郁闷,不过也由着叶南弦去陪着女儿了。

    萧念微来给沈蔓歌换药的时候,沈蔓歌的脸色还是有些郁闷的。

    “呦,这是谁招惹你了?

    拉达着这么大个脸呢。”

    “还能有谁,我的情敌呗。”

    沈蔓歌无奈的摇了摇头。

    “情敌?”

    萧念微有些听不懂了。

    “谁呀?

    谁看上叶南弦了?

    不是,他前段时间不是在局子里吗?

    怎么还能招惹女人?

    女警?”

    听到萧念微如此猜测,沈蔓歌顿时就笑了。

    “哪里有什么女警啊,我们家洛洛,这不是她爸的小情人么?

    这会专门和我抢老公,叶南弦刚才还说了,我身上的伤口没有结痂之前他都要陪着他的小公主睡。

    你说我十月怀胎,辛苦吧啦的生下来这么一个小情敌,专门和我抢老公呢。

    你们家两个,都怎么处理的?”

    沈蔓歌遇到了知己了,连忙讨教。

    萧念微皱了皱眉头说:“我们家还好,韵宁本来就是个假小子性格,只要静萱不和她抢梁邵景,她一般不会粘着他爹地的。

    静萱性子安静,只是偶尔咨询一下她爹地。

    倒是梁邵景,我巴不得他照顾女儿去,别来烦我。”

    “呦,这话听着怎么酸呢?”

    沈蔓歌打趣着萧念微。

    “去去去,自己吃不到葡萄才说葡萄酸呢。

    叶南弦今天上午才做了手术,怎么着也得半个月以后才能和你同房,所以你就别埋怨他了。

    那种事儿也没必要天天做吧。”

    萧念微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愣。

    “什么手术?”

    萧念微顿时楞了一下。

    “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你快说,什么手术?”

    沈蔓歌直接就要坐起来,却被萧念微给摁住了。

    “别动,我给你上药呢。

    也没什么大手术,你别太着急了,左不过就是个结扎手术。

    我正好早晨去梓潼那边做一个手术交接,看到他找苏南做手术,随口问了一嘴。

    我真不知道你不知道这事儿啊。

    不过这件事儿你家叶南弦没和你说?”

    沈蔓歌整个人都是蒙的。

    她想起来自己说以后条件允许还要给叶南弦再怀一个孩子的时候,叶南弦当时的神态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差。

    这个男人简直在她面前装的太好了。

    结扎手术?

    这是打算以后都不要孩子了?

    难怪说孩子多了怕她累呢。

    不过沈蔓歌的心底却突然觉得暖暖的。

    “他有说为什么去做这个手术吗?”

    萧念微看着沈蔓歌唇角不由自主的上扬,有些鄙视的说:“你自己明明什么都知道,还要来问我?

    他为什么做这个手术你不知道?”

    “我知道啊,但是我就是喜欢听别人说出来,那样我会觉得好感动哦。”

    沈蔓歌笑嘻嘻的说着。

    “你有病吧你。”

    萧念微笑着骂了她一句,然后说道:“其实叶南弦这样的做法是正确的,你的身体短时间内真不能再怀了。

    上次本来就没有修养好,意外有了孩子,你们要留下来,那是不得已,可是最后也还是没缘分不是?

    你这身体承受了这么大的创伤,万一再怀孕可就真的危及生命了。

    你家叶南弦是个拎得清的,知道为你身体考虑,结扎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可是他这一辈子会留下遗憾的。

    当初我怀着孩子们的时候他就不在身边,他错过了孩子们的成长,我本以为再给他一个孩子,把这个遗憾填补上的。”

    这是沈蔓歌的真心话。

    萧念微却不赞同的说:“当初是他自己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心,也没有处理好你和楚梦溪的关系,才让你承受了那么多委屈和灾难。

    他留下的遗憾是他自己作的,反倒是你,为了他承受了那么多,凭什么还要让你为了他的无能来买单?

    人这一辈子遗憾的事情多了去了,如果都要你来买单的话,你还不得累死了?

    你以为自己是圣诞老人呢?

    专门给人派发礼物的。

    省省吧你,你们家叶南弦都不在意这个遗憾了,你纠结个屁。”

    沈蔓歌叹息了一声说:“他怎么可能不遗憾?

    不过是在我和遗憾之间做了选择罢了。”

    “得得得,知道你家叶南弦爱你胜过爱他自己,你就别在我面前显摆了行吗?

    你小心我不给治了。”

    萧念微的话让沈蔓歌顿时笑了起来。

    “你家梁少也不错啊。”

    “嗯,混不吝一个,对孩子和我还算可以,不然我早不要他了。”

    萧念微霸气的说着,不过眉宇间多了一丝柔情。

    沈蔓歌笑的像个二百五似的,一想起叶南弦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她就乐呵呵的合不上嘴巴。

    这个男人去结扎了居然不告诉她。

    看她回头怎么治他。

    沈蔓歌几乎可以想象得到那个场面了,不由得笑出声来。

    “够了哈,你真把我当隐形人呢?”

    萧念微觉得沈蔓歌太容易满足了。

    是她估计做不到这一点。

    沈蔓歌是用尽全身心的去爱着叶南弦的,不管承受了多少,不管为了这份爱身陷什么样的泥沼之中,只要叶南弦对她一点点的好,她就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萧念微真的很佩服她这份勇气。

    沈蔓歌看着柔弱,但是这份对爱的执着真的让人敬佩。

    好在叶南弦也没有辜负了这份深情。

    萧念微感叹着,快速的给她上好了药,低声说:“我可是听梁邵景和苏南打电话的时候说了一嘴,也不知道你家叶南弦最后的选择是什么,我提前告诉你,你好有个心理准备,万一他的决定做出来了,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心里落差别那么大。”

    “什么事儿啊?

    这么神秘?”

    沈蔓歌看着萧念微。

    萧念微不是多嘴的人,更不是传话的人,现在能够和她说这些,定然是和她有关的事情。

    沈蔓歌顿时紧张起来。

    萧念微说:“我听说叶南弦身上还保留着军衔,湛翊湛首长好像问他什么时候回军区复职。

    还有,宋涛没有被撞成植物人,而是借着这个由头以身犯险的去了于峰的集团内部搜集证据,据说于峰和军部有些高管有牵扯,是为了这份名单去的,这也是上面给叶南弦和宋涛的任务。

    叶南弦昨天回来之后在凌晨去过军部了。

    或许他们很快就要复职了。

    如果他们回了军区,沈蔓歌,你怎么办?

    你和孩子们怎么办?”

    沈蔓歌顿时就愣住了。

    这些事情她还真的不知道。

    不过也不能怪叶南弦。

    dpstextile.

    军区有保密协议,在任务没有结束之前是不允许和任何人说的,包括自己的亲人,这一点沈蔓歌没有去纠结。

    她纠结的是叶南弦如果真的要回去了,以后自己见他的时间岂不是更少了?

    还有宋涛!他居然是装的!现在也不知道蓝灵儿知道了没有,如果知道了的话,保不齐又是一顿鸡飞狗跳。

    njhsdk.  沈蔓歌突然有些头疼。

    “灵儿知道吗?”

    “沈蔓歌,你是不是关注点错了?

    我说的是叶南弦回去之后你怎么办?

    你操心蓝灵儿做什么?

    人家的感情问题你还要管?”

    萧念微觉得沈蔓歌的脑回路真的是清奇www.yyywbt.的。

    沈蔓歌却笑着说:“我嫁给叶南弦的时候并不知道他身上还有军衔的,他是国家培养的人,就算是回去也是应该的呀,我能怎么办?

    总不能和国家抢人吧?

    只能趁着他还在我身边的日子好好甜蜜就好了,况且我觉得叶南弦应该也会有自己的考量和选择的,我不想干预他。”

    萧念微楞了一下,对沈蔓歌更加敬佩了。

    “你还真的适合做军嫂。

    好了,其他的我也不说了,既然你能想得开,那就做好不过了。

    对了,明天湛老大约我们四家凑一起聚聚,到时候再聊吧。”

    萧念微说完就开始收拾东西。

    沈蔓歌点了点头,不由得想起了安然。

    “你认识湛老大的妻子安然吗?”

    “认识啊,怎么了?”

    萧念微疑惑的看着沈蔓歌。

    沈蔓歌纠结了半天才问道:“我听她喊湛老大叫小舅舅,怎么么回事啊?”

    萧念微突然就笑了起来。

    “这事儿你明天亲自问她,保证让你惊喜,好了,我先走了啊。

    记住了,你身上的伤最近别折腾了,有什么出大力的活儿交给你们家叶南弦把,还有杜绝夫妻生活!这一点必须牢记!”

    萧念微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让沈蔓歌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哎呀,你赶紧走吧。”

    萧念微笑嘻嘻的离开了。

    沈蔓歌穿鞋下楼,就看到叶南弦哄着叶洛洛睡午觉。

    叶洛洛的手圈在了叶南弦的脖子上,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了叶南弦的身上,而叶南弦丝毫没有任何的不耐烦,轻轻地拍着叶洛洛,嘴里轻声吟唱着童谣。

    这还是沈蔓歌第一次听到叶南弦唱歌。

    还别说,唱的童谣还挺好听的,带着磁性,好像大提琴一般的醇厚迷人。

    她自己都要被迷住了。

    叶南弦将睡着的叶洛洛放进了房间里,一回头就看到沈蔓歌站在楼梯口,双眼含笑的看着他。

    他立马警觉起来。

    沈蔓歌这眼神和笑容太熟悉了,可是他刚做完手术,估计满足不了老婆大人的需求。

    怎么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