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030章 我都承受不起
    /!无广告!

    “胡亚新,算我求你了成吗?

    让我安静一会。”

    宋文说不出的心酸。

    他是个病号好嘛。

    “我不说话,你休息就好。”

    胡亚新的话让宋文的嘴角有些抽。

    “我说的是你能不能暂时别出现在我面前?”

    “不能,我可是你表妹让我留下来照顾你的。”

    胡亚新直接把沈蔓歌给搬了出来。

    “谁?”

    “沈蔓歌啊,不是你表妹啊?

    她是这么说的。”

    胡亚新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沈蔓歌做大旗,宋文果然闭嘴了。

    早知道沈蔓歌这么好用,她一开始就该这样说的。

    沈蔓歌在外面听着胡亚新这样欺负宋文,有些看不过去了。

    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胡亚新,我……”“表妹回来了?

    医生怎么说?

    我们家宋文不会瘫痪在床吧?”

    胡亚新立马打断了沈蔓歌的话。

    开玩笑。

    要是让宋文知道自己扯着沈蔓歌这面大旗,以后还会给她好脸色看吗?

    胡亚新一边问着,一边朝着沈蔓歌直眨眼睛,看得沈蔓歌都觉得眼睛有些疼了。

    一抬头,宋文的眸子看向自己,虽然少了一丝热烈,不过还是挺温暖的。

    “你怎么来了?”

    “这么大的事儿,我不来你等着谁给你签字做手术?”

    沈蔓歌瞪了他一眼,低声说:“别对人家小姑娘说话那么绝情。”

    胡亚新见沈蔓歌位置说话,顿时跑到了宋文面前说:“看吧,我都说是表妹介绍我来的。”

    那样子说不出的得意。

    沈蔓歌都这么说了,宋文自然是不好说什么。

    他咳嗽了一声说:“我没事儿,就是一个小车祸,养几天就好了。”

    “小车祸还需要国际一刀做手术,你这车祸也是够小的了。

    宋文,我拜托你,逢年过节了,你能安生点吗?

    你说你要出国转转,没人拦着你,但是你就这个样子回来了,打不打算让人好好过个年了?”

    沈蔓歌这话说的宋文脸上有些发热了。

    “我没想让你担心来着。”

    “那就好好地,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在海城老老实实的呆着,别到处噉瑟。

    这短时间不见,你倒是能耐啊,接连带回两个女人来。

    怎么着?

    你还想左拥右抱啊?”

    沈蔓歌的话让宋文直接蒙住了。

    “什么两个女人?

    哪有两个女人?”

    “徐晓笙。

    我还是她通知的才知道你住院了。”

    宋文眯着眼睛想了一会,也没想起这个徐晓笙是谁。

    胡亚新淡淡的说:“就是那个你资助人家上大学的大学生。

    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都大学生了还需要资助吗?

    她有的是时间和功夫做兼职养活自己好吧。”

    被胡亚新这么一提醒,宋文这才想了起来。

    “我和她不熟。”

    “不熟人家能有你的电话号码?

    不熟你出车祸了,人家第一个电话打给她的?

    宋文,拜托你以后长点脑子行不行?”

    沈蔓歌从宋文的表情里能够看得出来,宋文对这个徐晓笙是真的不熟。

    可是如果真的不熟的话,那么徐晓笙的一些列做法就有待考察了。

    这一点宋文不是笨蛋,自然也会想到的。

    胡亚新难得没有插嘴,在他和沈蔓歌聊天的过程中,胡亚新已经削好了一个苹果递给了宋文。

    “诺,吃一个吧,苹果很有营养的。”

    宋文的眉头微皱。

    “给蔓歌吧,我不喜欢吃苹果。”

    胡亚新却看着他说:“表妹自然有叶总疼着,还需要你操心?

    再说了现在你是病号,赶紧吃。

    不然我喂你啊?”

    最后这句话直接让宋文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快速的拿过苹果恶狠狠地咬了一口,仿佛那苹果是胡亚新似的。

    沈蔓歌顿时就笑了起来。

    还真有人镇得住宋文的。

    胡亚新另外从一旁的水果篮里拿出一个橙子递给了沈蔓歌,笑着说:“女人还是补充点维生素比较好。”

    “谢谢。”

    沈蔓歌礼貌的接了过来。

    她记得自己离开病房的时候,病房里什么都没有的,这一会的时间,病房里多了一个花瓶,花瓶里插着一束鲜花,旁边放着果篮,什么新鲜的水果都有,几乎都是宋文爱吃的。

    另外在一旁放着一小盅粥,看不清是什么粥,不过看样子应该还不错。

    “这些是你刚才叫的外卖?”

    沈蔓歌询问着。

    胡亚新连忙说道:“外卖多不干净啊,我让我家的厨子给做的。

    知道他出车祸了,我就让家里的厨子给准备上了,先让他吃个水果垫垫,我听说他手术前刚出过饭,怕手术后喝粥的话胃不舒服,还是先缓缓。”

    沈蔓歌没再说话,意味不明的看了宋文一眼。

    宋文就好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连忙避开了沈蔓歌的眼神。

    这丫的和胡亚新之间肯定有事儿。

    既然如此,沈蔓歌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

    她笑着说:“我外公说了,快过年了,让你没事儿回家坐坐,顺便吃个年夜饭。

    不过我看你这个样子,够呛能够回去吃年夜饭啊。”

    宋文顿时愣住了。

    他怎么都想不到萧老爷子会邀请自己回去吃年夜饭。

    毕竟他妈不是萧老爷子亲生的。

    沈蔓歌貌似看出了他在想什么,低声说:“外公说,好歹阿姨叫了他几年父亲,都是一家人,等着你回来。”

    说完她拍了拍宋文的肩膀,对胡亚新说:“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应当应份的。”

    胡亚新朝着沈蔓歌投去感激的一个眼神。

    沈蔓歌笑了笑起身就离开了。

    出来的时候,叶南弦正好抽完一支烟回来,见她离开,神情有些喜悦。

    他以为沈蔓歌还会在里面待上一阵子呢。

    沈蔓歌的鼻子微皱。

    “又抽烟了?”

    “嗯,”“少抽点,如果你不想英年早逝,然后让我带着孩子们改嫁的话,最好把那玩意给我戒了。”

    沈蔓歌这话说的有点狠了。

    叶南弦摸了摸鼻子说:“我尽量。”

    一般他这么说的情况下,就代表答应了。

    &nbsxygylp.p; 沈蔓歌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结了。

    “走吧,陪我去买件衣服。”

    沈蔓歌突然有了购物欲,倒是让叶南弦有些意外。

    “今天这么有兴致?”

    “明天不是和湛老大他们聚会嘛,我这好久也没买衣服了,出去转转。”

    沈蔓歌其实是紧张的。

    结婚八年了,孩子都打酱油了,自己居然还一次都没见过叶南弦这些好兄弟们,如今终于要见面了,她紧张的不得了。

    叶南弦也感觉出沈蔓歌的紧张,伸出手和她十指相扣,柔声说道:“紧张?”

    “没有。”

    沈蔓歌死鸭子嘴硬。

    叶南弦的唇角有些微扬。

    “明天就是一个普通的聚会,是我不好,早该介绍你们认识的。”

    沈蔓歌挽住了他的胳膊,低声说:“叶南弦,你们是怎么成为兄弟的?

    毕竟看他们和你都不是一个领域好不好。”

    叶南弦的眸子有些深沉,记忆也有些深远。

    他低声说:“我们都是军人,是战友,是一个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过命之交。”

    沈蔓歌很少听叶南弦讲以前在部队的事情,因为事关机密,她不知道自己该问不该问,索性就不问了。

    如今听到叶南弦讲起这些的时候,不由的感觉他有些沉重。

    “南弦,你们战友的感情是不是非常铁?”

    dzgrdjt.  “可以这么说,我们可以为了彼此付出生命。”

    叶南弦说的这种情谊沈蔓歌不理解。

    或许只有军人才会理解这样的情感,沈蔓歌不由得有些羡慕。

    “真羡慕你们男人这样的感情。”

    “不用羡慕,我也可以为了你付出生命,至死不渝。”

    叶南弦突然而来的情话让沈蔓歌的脸有些绯红。

    “你还是留着这条命好好爱我吧。”

    沈蔓歌说完自己都觉得臊得慌。

    “好。”

    叶南弦和沈蔓歌一起走出了医院。

    上了车之后,叶南弦并没有着急发动车子,而是低声说道:“知道吗?

    我们都是一个班的。

    从新兵连分到一个班,是缘分吧。

    我们班八个兄弟,最后走到现在的也只剩下我们四个了。”

    “其他四个呢?”

    沈蔓歌的问题让叶南弦的眸子有些沉痛。

    & “牺牲了。

    我们亲眼看着他们在我们面前倒下,前一分钟他们和我们还有说有笑的,可是下一刻就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或许现在很多人没办法明白战争和守卫的意义,可是这个世界并不是到处都是和平的。

    战争每天都有,意外随时可能降临,我只希望在我有限的余生里,有你,有孩子们,足矣。

    至于一些轻微的遗憾,都比不上失去你们来的重要。”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也有些沉重了。

    她紧紧地握住了叶南弦的手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有人和我说,遇上我叶家这样的泥沼深潭一般的家庭,普通女人早就跑了,也就只有你这个傻逼女人才会跟着我一路吃苦受罪的走到如今。

    我很珍惜你,蔓歌,真的,真的特别珍惜你,以后的余生,哪怕是一点点的意外发生在你身上,我都承受不起。”

    沈蔓歌听着这样的话,心里很舒坦,不过她可没忘记叶南弦刚才说的话。

    “那个傻逼说我是傻逼媳妇的?”

    这句话顿时让叶南弦有些微楞。

    女人在听情话的时候不该全神贯注的感动吗?

    怎么沈蔓歌的关注点和别人不一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