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035章 你终于结婚了
    /!无广告!

    民政局这边的事情结束之后,就给叶南弦打了一个电话。

    叶南弦这才刚上床,沈蔓歌就靠了过来,主动地搂住了他的腰,却听到电话再次响起。

    沈蔓歌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什么情况啊?

    你今天晚上怎么那么忙?

    能不能把手机给关掉?”

    对于老婆大人的不耐烦,叶南弦很是听话的连看都没看的直接关掉了手机。

    “睡吧。

    保证不会再有人打扰你睡觉了。”

    叶南弦拍着沈蔓歌的后背。

    沈蔓歌嘟囔一句,直接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睡着了。

    民政局再打过去的时候就关机了。

    他知道自己可能打扰了叶南弦休息,也不敢再打了,就那样悄无声息的走了。

    沈蔓歌这一觉睡得那叫一个舒服,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叶南弦还在睡。

    难得见他起的比自己晚。

    沈蔓歌看了一下时间,才六点多,这个男人昨天还说要带着自己晨练的,如今居然睡得这么沉。

    她起身趴在了叶南弦的身上,伸出手指轻轻地刷着叶南弦的鼻子,轻声说:“大懒虫,起床了!”

    叶南弦的双臂紧紧地圈住了她的柳腰,那双好看的丹凤眼瞬间睁开,带着一丝迷离和惺忪,简直是男色惑人啊。

    沈蔓歌直接低下头亲了一口。

    “你这个样子会让人很想犯罪的。”

    “抱歉叶太太,我暂时达不到你的要求,虽然我很想。”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想起他的手术,不由得有些泄气。

    “真讨厌,什么时候可以啊?”

    “这么急?

    嗯?

    其实不用身体力行,我用手也可以让你舒服的。”

    叶南弦在她的耳边低喃着,带着一丝温热,惹得沈蔓歌浑身战栗不已。

    “不要!”

    她笑着想要跳开,却被叶南弦给抓住了。

    “跑去哪儿?”

    “不是说晨练么?”

    沈蔓歌躲闪着,叶南弦的唇舌却如影随形的跟了上来。

    “没事儿,不耽误晨练。”

    沈蔓歌还想说什么就被叶南弦给撩拨得浑身是火。

    她从来不知道叶南弦修长的手指还有这个功效。

    整个人谈软下来的时候,沈蔓歌眉眼轻挑。

    “叶总最近会的东西挺多的呀。”

    “非常时期非常对待,不能冷落了娇妻不是?

    好了,去冲个澡,我们一起晨练去。”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有些郁闷了。

    “还要晨练啊?

    不要了吧。

    人家现在好累,再说了,一会不是还要去聚会么。”

    “不着急,快中午的时候过去就行。”

    叶南弦直接抱起了沈蔓歌去了卫生间。

    一番折腾下来,沈蔓歌觉得自己再也不要和叶南弦一起洗澡了。

    给沈蔓歌吹干了头发,叶南弦低声说:“我下去看看落落醒了没,你准备点礼物给宋文送过去。”

    “看病不需要买礼物吧?”

    沈蔓歌嘟囔着。

    叶南弦笑着说:“还没彻底清醒呢。

    宋文和胡亚新昨天晚上登记了,怎么说都要表示一下不是?

    好歹你是宋文唯一的亲人了。”

    沈蔓歌顿时楞了一下,昨天的片段窜入了脑海。

    “真结婚了?”

    “嗯,你老公出马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叶南弦揉了揉沈蔓歌的头。

    他最近偏爱沈蔓歌的长发,滑滑的,像丝绸一般。

    沈蔓歌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不过唇角却微微扬起。

    “终于结婚了,不过胡亚新靠谱吗?”

    叶南弦把昨天胡亚新和自己说的话说给了沈蔓歌听。

    “这么听来,这个胡亚新是真的爱惨了宋文了。

    不过我比较好奇,他们俩到底是怎么开始的?

    谈了多长时间恋爱就这样结婚了?

    会不会太草率了?”

    “蔓歌,宋文是个成年人了,会为自己的从未负责的。

    你就别担心了。”

    “哦,好吧。”

    沈蔓歌也不便多说什么,只是衷心的希望宋文能够幸福就好。

    “送什么合适呢?”

    “慢慢选,不着急。”

    叶南弦说着就下楼了。

    沈蔓歌打开了微信,在朋友圈里赫然发现宋文居然发了朋友圈,还是两章崭新的结婚证。

    上面写着:“从今以后,我也是有家的人了。”

    这一刻,沈蔓歌的眸子突然就湿润了,甚至鼻子有些发酸。

    她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宋文那边过了很久才接听。

    “蔓歌。”

    宋文的声音嘶哑的厉害,让她有些担心。

    “嗓子怎么了?”

    “没什么事儿。”

    “祝贺你啊,表哥,你终于结婚了。”

    沈蔓歌的祝福让宋文扬起了唇角。

    他本来以为自己会很难过的,甚至不知道怎么面对沈蔓歌给自己打电话或者询问自己结婚的事情,没想到这一刻道来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心痛,反而多了一丝甜蜜。

    或许他真的放下了。

    “谢谢。

    还得麻烦你回头帮我联系法国的设计师,我想给新儿定一枚结婚戒指。”

    宋文的语气十分欢快,这也让沈蔓歌的担心放松不少。

    “以后好好对人家,别欺负人家小姑娘。

    不然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有表妹这么罩着我,他不敢的。”

    胡亚新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电话接了过去。

    宋文看着她叽叽喳喳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笑了笑,然后让出了位置给胡亚新。

    胡亚新靠在宋文的怀里,闻着他独特的气息,笑的像个满足的孩子。

    “蔓歌,回头你陪我选选婚纱吧。

    这方面我是新手,你得帮帮我。”

    “好。”

    两个人聊了一会,沈蔓歌才挂断了电senlinffm.话。

    听得出来,他们的情绪都不错,或许这次真的是宋文的春天来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沈蔓歌换了衣服下楼。

    叶南弦已经给叶洛洛换好了衣服。

    “走吧,我们一家三口出去晨练。”

    “落落也去啊?”

    沈蔓歌的话顿时让叶洛洛不高兴了。

    “我去很奇怪吗?

    还是你们嫌我碍眼?”

    “没有的事儿,我的小公主,你要不要这么敏感?”

    叶南弦觉得女人有点敏感了,连忙安抚了一下。

    沈蔓歌倒是淡淡的没说什么。

    在争宠叶南弦这件事儿上,她和叶洛洛势必没办法达成共识。

    一家三口出去跑了几圈,回来的时候沈蔓歌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废掉了,而叶洛洛也有些喘,唯一没影响的就是叶南弦。

    “休息一下,冲个澡,我去准备早餐,吃完饭我带你们去苏州河提。”

     xygylp.;“苏州河提是什么地方?

    爹地?”

    叶洛洛很是好奇。

    叶南弦笑着说:“苏州河提是个高级会所,里面这两年还增加了儿童乐园,到时候你去的时候会有很多小朋友和你玩,落落高不高兴啊?”

    “真的吗?

    那又吃的吗?”

    沈蔓歌直接扶额了。

    这个吃货1叶南弦笑着说:“有,很多好吃的。

    还有好几个小姐姐陪着你呢。”

    “太好了,那我们一会就过去吧。”

    叶洛洛开心的回房冲澡去了。

    沈蔓歌摇了摇头,也没管叶洛洛,自己去冲了一个澡下来之后,叶南弦已经做好了早餐。

    “我看家里的佣人可以撤掉了。”

    “为什么?”

    叶南弦有些疑惑。

    沈蔓歌指着他身上的围裙说:“有你叶总天天下厨,还要佣人做什么呀?

    多浪费啊。”

    叶南弦顿时就笑了。

    “嫌弃我做饭做的频了?”

    “也不算是,心疼你。

    有佣人就让他们去做吧,你时间也不多,还挺忙的,没必要每天早晨都给我们做饭。”

    沈蔓歌这话说得倒是真的。

    叶南弦笑着圈住了她的腰,将她拉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坐下,低声说:“有时间为你们做点吃的我就做了,没想那么多,况且公司最近的事情我只负责几个大事儿,其他的都交给阿飞了,我要腾出时间来陪我小妻子呢。

    不然她不理我了怎么办?”

    “嗯,知道就好。”

    沈蔓歌心情很是爽快。

    “对了,沈佩佩接回来没?

    我都忙的忘记这个人了。”

    “接回来了。”

    叶南弦的眸子微潋。

    “不过等聚会完了我再带你去吧,顺便告诉你一件事儿。”

    看着叶南弦神秘兮兮的样子,沈蔓歌顿时来了兴趣。

    “什么事儿啊?”

    “沈佩佩不是沈家父母的亲生whsxsh.孩子。”

    “哦。”

    沈蔓歌对此一点都不意外。

    “你早就知道了?”

    “猜的。

    不过对这样的结果也没什么意外的。

    我觉得应该意外的可能是沈家父母把?

    你没派人告诉他们?”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眼神烁烁。

    叶南弦笑着摇了摇头说:“他们我都留给你亲手解决,当然如果你懒得动手的话,那么我来。”

    “不用,我会亲自见他们的。

    等聚会之后,我就去看看他们吧,毕竟他们现在很想见到我。”

    沈蔓歌淡笑着,眼底已经没有了悲伤。

    有些人一旦真的放下了,想要再伤害自己就不可能了。

    她倒是想知道,沈家父母这一辈子拼尽一切的想要把最好的都给沈佩佩,当他们得知沈佩佩不是自己亲生女儿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当初证明沈佩佩是沈家父母亲生女儿的那张亲子鉴定估计是叶知秋给做假的吧。

    想到叶知秋,沈蔓歌突然跳了起来。

    “糟了,我把叶知秋的事儿给忘了。”

    沈蔓歌顿时有些欲哭无泪了。

    叶南弦回来之后她就沉迷温柔乡了,直接把叶知秋的交代给抛之脑后了,现在也不知道叶知秋怎么样了?

    孟雨柯有怎么样了。

    见她这样,叶南弦摇了摇头,将她重新拉回了自己的大腿上坐好,低声说:“叶知秋的尸体我已经收敛了,孟雨柯在他执行枪决的时候在家里割腕自杀了,也算是随着他一起走了。

    我已经按照叶知秋的嘱咐,把他们葬在一起了。”

    沈蔓歌顿时愣住了。

    “你知道叶知秋的嘱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