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039章 多和你老婆学学
    /!无广告!

    这次聚会因为梁邵景家里大女儿的闹剧提前结束了。

    随着梁邵景夫妻的离场,苏南也站了起来。

    “既然老四都走了,那咱们下次聚呗。

    不过二哥,我觉得你该和梁邵景要精神损失费,怎么说,我大侄子也不能白被他们家姑娘给看了是吧?”

    苏南唯恐天下不乱的处着馊主意。

    叶南弦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我的赌钱什么时候兑给我?”

    苏南的脸顿时就垮了。

    “不是,你是差钱的人吗?”

    “我不差钱,但是我也不嫌钱多。

    毕竟是我赢得。”

    叶南弦一副欠揍的表情,看得苏南咬牙切齿的。

    白梓潼笑着说:“二哥,回头让经理把钱送到你家去。”

    “还是弟妹实在。

    苏少,多和你老婆学学。”

    叶梓安说完就站起身,来到了沈蔓歌的面前,笑着说:“走吧,晚上想吃什么?

    我带你去吃,今天赢来的钱应该够了。”

    苏南真心觉得今天就不该开口说话。

    湛翊看着他们这个样子,笑的有些开朗。

    安然走了过来,湛翊将她扣在怀里,低声说:“你想吃什么?

    中午我陪你。”

    “你有时间?

    不用回军区?”

    “忙里偷闲,陪老婆吃顿饭的时间还是有的。”

    湛翊的声音不大,安然也只是抿嘴笑着,不过那幸福洋溢的表情还是让周围的人羡慕不已。

    四个人的聚会就这样结束了。

    叶南弦带着沈蔓歌出来的时候,叶洛洛撑得肚子有些难受,看得沈蔓歌有些想笑。

    “刚才梓安回来你没看到?”

    “看到了呀,可是妈咪不是去处理了吗?

    我觉得还是吃最实在。”

    叶洛洛打了一个饱嗝,全是奶油蛋糕的味道。

    “这是吃了多少啊?

    你也不怕把你的胃给撑坏了。”

    沈蔓歌双手抱起了叶洛洛,却也听到她说:“妈咪,我能跟着湛阳哥哥回去吗?

    我想去太外公那边玩。”

    湛阳正好在不远处,听到叶洛洛的话,连忙说道:“二婶,我会看顾好落落的。”

    “好,麻烦你了。”

    叶南弦想要和沈蔓歌过过二人世界,自然不想带着叶洛洛,此时湛阳主动要求和叶洛洛会大院,他求之不得。

    叶洛洛朝着叶南弦他们挥了挥手,然后跟着湛阳离开了。

    沈蔓歌有些郁闷的说:“你姑娘是不是该管管了?

    这谁有点吃的就跟着谁走的毛病可不行。

    万一将来哪一天被一个坏人用一只糖拐走了,你就在家哭去吧你。”

    叶南弦牵起了她的手,笑着说:“洛洛也不是谁都跟着走的。”

    “怎么不会?

    上次在游乐场,不还有个男孩子用一支雪糕就把她拐走了吗?”

    沈蔓歌想起这事儿就有些郁闷。

    那丫头还平白无故的收了人家的玉佩,这事儿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呢。

    说起这件事儿,叶南弦倒是想起来了。

    “那个玉佩我找人查了,是肖家的。”

    “哪个肖家?

    赶快给人家送回去。”

    沈蔓歌一脸的无语。

    叶南弦笑着说:“南城肖家。

    百年世家,以音乐著称。

    家里出了好几个音乐家了。

    那玉佩是肖恒这个孩子的,据说音乐天赋很高,被肖家人当做重点来培养了。”

    沈蔓歌微微一愣。

    “南城肖家?

    那可离我们很远啊。”

    叶南弦突然就笑了。

    “你想什么呢?

    难不成你还真觉得我们家洛洛能够嫁给肖恒?

    儿时的玩笑话谁当真呀?

    明天我就找人把那玉佩送还给肖家。”

    “对对对,还回去。

    那玉牌太贵重了。”

    沈蔓歌连忙点头。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离开了会所。

    叶南弦柔声问道:“去那个餐厅吃饭?

    我先订桌。”

    “随便哪里都好,不过我们不是要去看看沈佩佩吗?”

    沈蔓歌现在巴不得见到沈佩佩。

    身上的伤虽然结痂了,但是依然疼着。

    沈佩佩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她必然要讨回来的。

    叶南弦见她兴致勃勃的,也不忍心抚了她的面子,便给贺南飞打了电话。

    “准备一下,我一会带着蔓歌过去。”

    “好的,老大。”

    挂了电话之后,叶南弦就定了一家西餐厅。

    沈蔓歌对此没有异议。

    两个人上车,直接开到了郊外的一座别墅门口。

    沈蔓歌看着这里,问道:“这也是你的别墅?

    我怎么不知道?”

    “不是我的,南飞的。”

    叶南弦解释着。

    沈蔓歌还是头一次听到贺南飞的名字,不由得问道:“这个贺南飞是谁啊?”

    “我的一个兄弟。

    早年前一起建了一个小组织,后来当兵了,就扔给他管理了。

    &513mp.nbsp;  这些年据说发展的还不错。”

    叶南弦淡淡的说着。

    沈蔓歌也没有再问。

    两个人下了车之后直接走了进去。

    看着明目张胆挎着枪的人站岗,沈蔓歌的眼眸眯了一下。

    叶南弦带着沈蔓歌走了进去,就看到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半靠在沙发上,两只脚叠加在一起放在茶几上,手里拿着红酒摇曳着。

    看到叶南弦他们走进来,贺南飞懒懒的抬了抬头,笑着问候着说:“老大,嫂子,你们来了?”

    “沈佩佩呢?”

    “地下室呢。

    她那样的人还值得在地面上呆着吗?”

    贺南飞笑起来十分嗜血。

    沈蔓歌从他的身上察觉到一股杀气,让人很不舒服。

    不过这个人既然是叶南弦的兄弟,她也不好说什么。

    叶南弦淡淡的说:“我带着蔓歌去看看。”

    “给你钥匙。”

    贺南飞直接将地下室的钥匙扔给了叶南弦。

    沈蔓歌在叶南弦的带领下去了地下室。

    一打开地下室的门,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沈蔓歌连忙捂住了鼻子。

    叶南弦低声说:“如果受不了就先上去,我下去看看。”

    “没事儿。”

    沈蔓歌是承受不了这种味道,不过还不足以让她坚持不下去。

    两个人走下台阶的时候,就听到沈佩佩大声地怒骂着。

    &“你们这群混蛋!放开我!我要杀了你们1我一定要杀了你们!”

    “臭娘们,还有力气喊是吧?”

    随着一声鞭子破风的声音响起,沈佩佩顿时尖叫起来。

    沈蔓歌微皱了一下眉头,从外面看去,就看到沈佩佩被鞭子抽的皮开肉绽的。

    那鞭子带着倒刺,一鞭子下去,清晰见骨。

    如同当日的沈蔓歌一般。

    沈佩佩疼的快要晕过去了,偏偏对方还不让她晕倒,直接拽住了她的长发,疼的她再次清醒过来。

    “沈蔓歌人呢?

    要杀要剐给我来个痛快的!这样折磨我算什么本事?”

    没来之前,沈蔓歌对沈佩佩气愤不已,现在看到她这个样子,她突然没有任何想要惩罚她的欲。

    望了。

    她想做的,贺南飞的人已经都做了。

    现在沈佩佩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鲜血在身上结痂,再次被抽打裂开,有的伤口已经化脓红肿了。

    如果不仔细去看,根本就看不出来沈佩佩还是个人。

    头发被汗水和鲜血浸染的沾在了一起,糊在脸上,一绺一绺的,特别的狼狈。

    她的脸也肿了,有些看不清五官了。

    沈蔓歌转身离开了地下室。

    叶南弦知道沈蔓歌心善,见她离开,自己也跟了过去。

    “觉得对她下手太重了?”

    叶南弦询问着。

    沈蔓歌摇了摇头,不过却低声说:“沈佩佩肯定做了不少坏事儿,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找到证据把她送进去的是吗?

    别让你的人或者你手上沾染上血腥。

    她抽了我三鞭子,如此已经够了。

    我本来想着自己解决的,既然你的人动手了,这件事儿就这样算了吧。

    我和她的恩怨了了。”

    她终究还是不忍心叶南弦为了她手上沾惹上人命。

    就当是为孩子们积福吧。

    贺南飞听到沈蔓歌的话,有些冷酷的笑着说:“嫂子,你今天对她仁慈,不一定来日她对你仁慈。

    &nbs这种人就是一了百了最合适。”

    “她是不是该死,让法律惩戒吧,我不想让南弦的手上沾染过多的血腥。”

    说完沈蔓歌直接走了出去。

    贺南飞看着沈蔓歌的背影,对叶南弦说道:“嫂子不知道你以前多么冷酷?”

    “就照她说的做吧,留一口气,把证据送上去,把她也给扔进牢里。

    以沈佩佩现在的身体程度,估计活不过两年了。

    有时候慢慢折磨比一刀杀了来得痛快。”

    叶南弦的话让贺南飞顿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沈蔓歌出来之后,突然觉得心情有些郁闷。

    叶南弦追出来之后,将她给抱住了。

    “怎么了?

    不忍心了?

    她对付你的时候可从来没有不忍心过。”

    沈蔓歌叹了一口气说:“或许我还是缺少历练吧。

    沈佩佩确实十恶不赦,但是你们下手也太重了。”

    “她伤了你的时候,我杀她的心都有了,现在让她这样不死不活的吊着,已经算我的仁慈了。

    既然你下不去手,那么后续的我来。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她死在我手里的。

    我会把她送进监狱,还有好戏没开场呢。”

    叶南弦说这些的时候,唇角扬起一抹残酷的笑容,让沈蔓歌不由得心惊肉跳了一下。

    这样的叶南弦她是陌生的,但是却没有害怕,因为他是为了她,是因为爱她才如此的,只是她不希望自己让叶南弦变成恶魔。

    沈蔓歌紧紧地握住了叶南弦的手,柔声说:“南弦,我希望你能履行对我的承诺,陪我到白头。

    为了这份承诺,你别把事情做得太绝,给自己留个后路。”

    看着沈蔓歌期盼的眼神,叶南弦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想着,他的老婆太善良了,既然有些事儿她不能做,那就交给他来处理吧。

    沈蔓歌见他答应了,不由得笑了笑。

    她刚想和叶南弦说离开吧,却没想到叶南弦突然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