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061章 我老公真帅
    /!无广告!

    “公平?

    他如果不撩拨我姐姐,我姐姐怎么可能为了他去死?

    她是那么胆小的一个人,她那么怕疼的一个人,为了叶南弦居然搭上了一条命!这是一条命啊!我们家没有了我姐姐,天都塌了,他叶南弦凭什么拥有新的生活?

    凭什么活的这么潇洒自在?

    这就公平了吗?”

    莫然整个人都是暴躁的。

    沈蔓歌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偏执,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

    莫然暴躁的想要找人吵一架,偏偏沈蔓歌偃旗息鼓了。

    他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怎么?

    不为叶南弦说话了?”

    “说什么有用吗?

    对你而言,你认定了是他害死了你姐姐,我说再多也不过是浪费口水罢了。”

    沈蔓歌直接坐在了叶睿的身边。

    蓝晨已经将叶睿的伤口给处理好了。

    叶睿就是子弹擦伤了皮肤,并没有伤到骨头,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莫然见沈蔓歌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叶睿身上,突然觉得这个小不点有点碍眼。

    “把他给我扔到房间里面去、”莫然话音刚落,手下就把叶睿给带走了,沈蔓歌示意蓝晨跟上去,莫然也没有拒绝。

    大厅里只剩下沈蔓歌和莫然的时候,莫然直接扔给了沈蔓歌一部电话。

    “该怎么做你知道的,最好别耍什么花样。

    我可以不动你,但是如果你耍花样的话,就算我喜欢你,我也不会留着你。”

    莫然说喜欢,沈蔓歌只是听听而已。

    这个男人已经完全被仇恨给支配了,恐怕喜欢都是带着某种目的的,还是他们家南弦比较好。

    沈蔓歌接过了电话,熟练地打了叶南弦的号码。

    信号居然是通的!看来这里的信号是专用线。

    沈蔓歌现在无比的淡定。

    那边几乎响了两声就被接听了。

    “哪位?”

    &yyywbt.nbsp;  “南弦,是我。”

    沈蔓歌看到莫然让自己打开免提。

    她也没说什么,直接打开了免提。

    叶南弦听到沈蔓歌的声音时有些微楞。

    “你的手机呢?”

    沈蔓歌笑了笑说:“给你一个惊喜。”

    “不要告诉我你在南非!”

    叶南弦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当当当当,恭喜你,答对了。”

    沈蔓歌自认为幽默的笑了笑。

    叶南弦的嘴角直接抽了。

    “一个人来的?”

    “哪儿能呢?

    我带着蓝晨来了,不过运气不太好,一到这里就被莫然给劫持了。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我遇到了睿睿,你放心,包包挺好的。”

    沈蔓歌简短的把目前的情况说了一下。

    叶南弦的心紧紧地揪了起来。

    莫然是谁?

    他比谁都清楚。

    莫汐的死对莫然来说就是一道跨不过去的坎儿。

    本以为他可以找机会和莫然谈谈,没想到沈蔓歌居然千里送人头的直接去了莫然那里。

    叶南弦已经不知道该说沈蔓歌胆大,还是说她蠢了。

    当然,蠢这个字是不能说的,就算这么想的,也只能在心里说说而已。

    他还没来得及和沈蔓歌说什么,就听到沈蔓歌继续说:“外公给了我和蓝晨一人一把枪,可惜的是没有用武之地,直接被人给没收了。

    早知道我就该把枪藏在机场附近了。

    那样的话,好歹还能有个防身的东西。”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微微一愣。

    叶梓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叶南弦身边,眉头紧锁。

    “机场附近?”

    他用唇形询问者叶南弦。

    叶南弦点了点头。

    叶梓安顿时指挥一对人去了机场附近。

    他自己则留下了,并且快速的打开了电话,搜索沈蔓歌所用手机的具体定位。

    莫然听到沈蔓歌竟说些废话,不由得有些着急,一把抢过了手机。

    “别说废话了,叶南弦,你最好一个人来这边,不然的话我会杀了你老婆。”

    “莫然,你要的人不过就是我自己而已,何必牵连无辜?

    你放了我妻子,我任由你处置。”

    叶南弦的话让莫然突然就笑了起来。

    “任由我处置?

    你带着多少人以为我不知道?

    你身后的军方有多少人我也是一清二楚的。

    叶南弦,你的人我都监视着呢。

    我警告你,你自己一个人,现在,立刻,马上来我这边。

    你的人,你身后军方的人一个都不许动,不然的话我在你面前杀了你最爱的女人给我姐姐殉葬。”

    莫然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叶梓安淡淡的说:“具体位置找到了,我已经发在你手机上了。”

    “我去见莫然,听他的,这边的人一个都不想动。”

    &nbsxygylp.p;  叶南弦的话让叶梓安的眉头紧锁。

    “可是你的安全……”“我的安全无所谓,你妈咪不能有任何闪失。

    她刚才的话听清楚了吗?

    你妈带了人来,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在你妈后面坐着直升机到的,就在机场附近等待命令。”

    叶南弦叹了一口气说:“你妈咪现在还真的是艺高人胆大呀,一个人深入虎穴,引蛇出洞,把外面的救援和布局都交给我们爷俩了。

    所以这次任务容不得半点纰漏。”

    叶梓安点了点头说:“已经有人过去机场那边了,我让他们带着妈咪的印章过去的,应该会调动的起来,另外,我在海域那里碰到了昏迷不醒的张音,我让人把她留在外面了。

    睿睿在里面,我来之前张音刚醒,她说她手里有一对人马可以调动,问我们用得着用不着?”

    叶南弦微微一顿。

    张音手里有人马?

    谁的人?

    阿坤的人吗?

    可是阿坤早就死了,他手里的那些人不是被击毙就是被捕了,张音又从哪里出来了一队人马?

    叶南弦在想什么叶梓安是清楚地。

    他摇了摇自己酸疼的手腕,低声说:“我记得张音手里有一个彼岸花的图腾印记。”

    “你查到了什么?”

    “这个图腾印记和f国的国徽有些相似,不仔细看的话足以以假乱真。

    我黑了f国的中央系统,查到了这个图腾是一个叫萧钥的女人创建的,并且用这个图腾建立了一个秘密组织,叫hg组织。”

    叶南弦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f国?

    怎么又是f国?

    难道张音是f国的人?

    “hg是什么意思?”

    “回归。”

    叶梓安的话让叶南弦微微一愣。

    “回归?

    这个名字有点意思。”

    “还有更有意思的呢。

    这个叫萧钥的女人是方泽的母亲,已经去世了,不过她并没有把组织留给自己的儿子方泽,而是给了自己一个最信任的手下。

    随着萧钥的去世,hg组织彻底在f国销声匿迹了,所有人鱼归大海,没有了任何踪迹。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组织就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组织了,估计就连方泽都不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

    所以张音手里有这个图腾印记,我猜想她很有可能就是萧钥当年最信任的手下。

    如果这个猜测成立的话,那么她的人我们可以暂时借用。”

    叶梓安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他虽然人在军区,但是关于沈蔓歌的事情他还是有办法知道的。

    在得知方泽和沈蔓歌可能有关系的时候,叶梓安几乎把方泽的祖宗八代都给查清楚了,如入无人之地的黑了f国的系统一次又一次,对于f国的安保人员会不会哭,那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叶南弦沉思了一下说:“行,张音这边你去谈,我先去你妈咪那边。

    我想你妈咪既然能够单枪匹马的闯进去,定然还有后手,所以你暂时不用担心。”

    njhsdk.  “不用安慰我,我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了。

    军区的训练比较残酷,我该懂得都懂了。”

    叶梓安说完起身就走,弄得叶南弦有些无语了。

    这是被自己的亲儿子给鄙视了吗?

    他甚至觉得自己送叶梓安去军区有点错了。

    这小子越来越不把他这个老子放在眼里了。

    叶梓安走到门口的时候顿了一下,没有回头,淡淡的说:“老叶。”

    “嗯?”

    “活着和我妈咪一起回来,我还不想做单亲家庭的孩子。”

    说完叶梓安再也没有停留的抬脚离开。

    “这个臭小子。”

    叶南弦的唇角微扬,眼底都是对儿子的满意和骄傲。

    他快速的整理好自己,跳上车,谢绝了所有人的跟随,只身一人来到了莫然的城镇。

    莫然的眼线很及时的报告了叶南弦的行踪。

    “老大,叶南弦确实一个人来这边了。”

    莫然看着沈蔓歌,邪魅的笑着说:“行啊,你男人还算有种,不过我也看出来了,你是他的软肋,不过我不知道,为了你他是否舍得抛出自己的命去。”

    “我男人强着呢,放心吧,在你闭眼之前能看到他安然无恙的站在你面前的。”

    沈蔓歌嘲讽的说了一声,然后就懒得搭理他了。

    她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大屏幕上监控视频传来的画面。

    才一天不见她就有些想他了。

    这个男人黑了,不过好像更帅了。

    他今天穿着一身帅气的迷彩服,虽然没有军衔挂在肩膀上,但是依然让沈蔓歌移不开眼。

    不亏是她老公!穿什么都好看。

    沈蔓歌自来美的看着屏幕傻乎乎的笑着,那眼底的情谊看得莫然有些碍眼。

    “笑吧,等他来了我会让他死在你面前,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笑得出来。”

    莫然的话丝毫没有影响到沈蔓歌。

    她笑着说:“我老公真帅!我相信他抓坏人的时候更帅。”

    “闭嘴!”

    莫然的眸子猛然沉了几分,手也不自觉的放在了腰上的枪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