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062章 你这个女人真是欠收拾了
    /!无广告!

    “你干嘛?

    说不过人家就要动枪?

    你还真算个男人!”

    沈蔓歌直接鄙视的看了莫然一眼,对他的动作一点都不在意。

    “不过就算你动枪杀了我,我还是要说,我老公真帅!比你帅多了!”

    这一句的补刀把莫然气的眼皮有些抽筋。

    这个女人是天生少根筋?

    还是真的脑子有病?

    他就不信哪个女人看着这么多的恐怖分子不害怕的!“你,出来!”

    莫然直接点名让一个女人出来,吓得女人连忙尖叫着求饶。

    “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女人吓得眼泪鼻涕一大把的。

    莫然这才觉得有点真实感了。

    对嘛!这才是人质对上恐怖分子的正确姿势。

    他又看了一眼沈蔓歌,见沈蔓歌鄙夷的瞟了他一眼之后,再次回头去看着监视屏幕,唇角露出幸福的笑容。

    “我老公开车都这么帅。”

    莫然觉得头一撅一撅的。

    “把监视屏幕给我关了!”

    “可是老大,关了就www.whsxsh.监控不到叶南弦的位置了。”

    手下战战兢兢的说着。

    莫然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你是猪脑子吗?

    这里的监控关了,你们不会出去看?”

    “是是是。”

    手下受了无妄之灾,连忙关了监视器跑了出去。

    沈蔓歌看不到叶南弦了,多少有些失望。

    “我能出去在门口等我老公吗?”

    “你给我老实待着!”

    莫然觉得有些头疼。

    这个女人怕是个傻子吧?

    这都什么时候了,她居然还有心思犯花痴?

    主要是他们连孩子都有了,这么恩爱给谁看呢?

    欺负他没女朋友是吧?

    莫然心里这叫一个郁闷。

    他觉得自己做恐怖分子也太失败了,居然被一个脑残的女人给气的差点跳脚。

    莫然狠狠地瞪了沈蔓歌一眼,转身去抽烟去了。

    “你能不能出去抽?”

    沈蔓歌被呛得连声咳嗽起来。

    这个莫然,抽烟抽得还是水烟,手工制作的,味道特别大。

    莫然却邪笑着说:“我是恐怖分子,你觉得我会听你的?”

    “也对。”

    沈蔓歌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叶南弦什么时候来呀?

    她还真的有点想他了。

    莫然见沈蔓歌沉默了,也不怎么搭理她了。

    外面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

    手下连忙进来报告。

    “老大,叶南弦来了。”

    沈蔓歌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抬脚就往外走,却被莫然直接拽住了衣领。

    “你干嘛?”

    “做你人质该做的事儿,别忘了,你儿子还在我手里。”

    莫然直接掏出ak47顶在了沈蔓歌的腰间。

    沈蔓歌这才感觉到了疼痛。

    她的后背呀!真的是多灾多难。

    沈蔓歌被莫然用枪顶着走出了办公大厅。

    阳光下,叶南弦一身帅气的迷彩服特别耀眼。

    他靠在车门边,看着沈蔓歌出来的时候,担忧的眼神像x光似的扫变了沈蔓歌的全身,见她没受伤才松了一口气。

    “老公!”

    沈蔓歌咧开嘴笑了。

    她就像平时叶南弦下班回来的样子一样,甜甜的唤一声老公,让叶南弦浑身的疲惫都不见了。

    如今的场景,也难为她还是如此深情了。

    “怕吗?”

    叶南弦开了口,那醇厚的嗓音仿佛是开了封的红酒,醇香迷人。

    沈蔓歌觉得自己好像要醉死在他的温柔立了。

    “不怕。

    我告诉你哦,我解决了余洋,还连带着伤了于峰的人,我厉害吧?”

    沈蔓歌像个孩子似的邀功。

    “厉害。

    我老婆最厉害。”

    叶南弦一如既往地拍着沈蔓歌的彩虹屁。

    “那是必须的,也不看看我是谁的老婆。”

    沈蔓歌旁若无人的和叶南弦聊着,丝毫不在意身后的枪支。

    莫然觉得自己莫名的被塞了一把狗粮。

    他们越是如此,莫然越是生气。

    她姐姐死不瞑目,凭什么叶南弦过得如此幸福。

    “够了!”

    莫然猛地低吼一声,顿时打断了沈蔓歌和叶南弦的交谈。

    “你吓坏我了。”

    沈蔓歌皱着眉头,声音有些冷。

    莫然气的手有些发抖。

    “你给我闭嘴!别忘了,你是我的人质!”

    说完他直接看向叶南弦,眼神多了一丝狠戾。

    “叶南弦,你还记得我姐姐莫汐吗?”

    叶南弦的眸子沉了几分。

    “莫然,你如果还记得你姐姐,就停下现在所做的一切。

    你姐姐是烈士,她虽死犹荣,可是你现在在做什么?

    你在给她脸上抹黑。”

    “你放屁!我姐姐人都死了,你还拿这一套来压我?

    叶南弦,我姐姐对你一往情深,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你怎么对得起她?”

    莫然的控诉让叶南弦有些无语。

    “莫汐是我的战友,不是我的爱人。

    我根本就不知道她对我的感情,莫然,你别无中生有。”

    “我无中生有?

    我姐姐生前给家里的信里满满的都是对你的爱,你别说你不知道。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怀有怎样的心思你看不出来?”

    莫然的情绪很是激动,声音越来越大,吵得沈蔓歌的耳朵嗡嗡作响。

    叶南弦看到沈蔓歌有些温怒的样子,不由得声音也冷了几分。

    “我当时所有的心思就是早点治疗好伤口归队训练,莫汐对我什么样的情感我还真不清楚。”

    “你少胡说,我不信!叶南弦,你不过就是想为自己推脱罢了,你还真不是男人!”

    莫然的话音刚落,沈蔓歌就不耐烦的说:“你喊什么呀?你就算喊破喉咙,你姐姐能复活么?

    莫然,我告诉你,我男人天生就是为了等我才在军区像个木头一样木讷的。

    你姐姐的情谊他感受不到,说明他们缘分不够。

    就算莫汐为了南弦牺牲了,这又能说明什么?

    你又想让南弦做什么?

    娶你姐姐的牌位回家供奉着,然后一辈子无欲无求的守着你姐姐的牌位过一辈子,这才是男人该做的?”

    莫然被沈蔓歌怼的一时之间有些词穷了。

    “反正不该是他现在这样。

    我姐姐为了他死了,他就不该活的这么自在!”

    “说白了,你就是嫉妒。

    嫉妒叶南弦家庭美满,嫉妒他有人爱,而你什么都没有不是吗?

    莫汐当时的举动或许是因为对南弦的喜欢,或许是因为一个军人的职责。

    我想如果换成其他的战友,没准莫汐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的。

    这是一个军人的信仰和崇高的品质。

    像你这么庸俗的人怎么可能会懂?

    你知道你现在想什么吗?

    你就像额得不到糖果的孩子,吃不到葡萄还嫌弃葡萄是酸的。

    你怎么那么能呢?

    你咋不上天呢?

    世界上这样的事www.senlinffm.情多了去了,你怎么不都一件一件的去解决,去嫉妒呢?

    咋不累死你呢?”

    沈蔓歌一口气骂了这么多,突然觉得口干舌燥的。

    “给我水!把我渴死了,我老公对你们没完!我要是死了,你还有什么把柄威胁我老公?”

    沈蔓歌这句话说得莫然差点被自己的一口老血给噎死。

    “我现在就杀了你!”

    他猛地举起了手枪,直接对准了沈蔓歌的太阳穴。

    “你别动她!”

    叶南弦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莫然,你不就是想让我还你姐姐一条命吗?

    你放了我老婆,我这条命还给你!”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的心猛地一沉。

    “你发什么疯?

    你把命给他了,我怎么办?

    孩子怎么办?

    你别想着让我给你养儿女。

    我才不要那么累呢。

    你如果敢把命给他,你出殡那天我就找个人嫁了。

    正好咱俩的红白喜事一起办。

    到时候你儿子你女儿叫别的男人爹地,一边哭着给你送行,一边喊着别人爹地拿红包。

    你好好想想那个画面。”

    沈蔓歌的话把叶南弦给噎的有些气血翻涌。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什么都敢说。

    “沈蔓歌,你给我闭嘴。”

    叶南弦皱着眉头呵斥了一声。

    “哎呀,我都成了别人的人质了,你还吼我?

    叶南弦,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沈蔓歌顿时就委屈起来了。

    “不是,我只是……”“叶南弦,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愿望呢。”

    “啥?”

    “你答应过我要穿着女装在街头向我表白的,你还没做呢?

    现在居然还吼我!你看我现在都成了别人的人质了,你要不把这个愿望给我了了?”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的嘴角直接抽了。

    莫然觉得头都要炸了。

    这沈蔓歌真的是自己的人质吗?

    他怎么感觉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你给我闭嘴听到没有?

    从现在开始不许说话了!”

    莫然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并且手里的枪怼的沈蔓歌头有些疼。

    “吵死了!”

    沈蔓歌猛然转身,袖口突然滑下一个针管。

    她趁着莫然皱眉的空档,手起针落的直接扎在了莫然的脖子上。

    叶南弦见此,连忙扬手,做了一个行动的手势。

    瞬间,四面八方涌出来一些人马,直接把莫然的人给围了。

    莫然身体摇晃着,有些不甘的想要对沈蔓歌开枪,却被沈蔓歌一脚把枪给踢飞了。

    “简直吵死了!赶紧睡一觉吧。

    累死我了,为了让你放松警惕,我嘴巴都要说干了。

    你再不给我机会,我自己都要疯了。”

    沈蔓歌直接将莫然给一脚踹开了。

    莫然手下的人还想着挣扎着去抢莫然,却看到外面涌进来的人快速的对他们出了手。

    为了自保,他们只能反击。

    沈蔓歌一个转身就被叶南弦yyywbt.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他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声音也有些嘶哑。

    “你这个女人真的是欠收拾了。

    这么危险的地方,这么危险的行动,你居然只身入虎穴的引蛇出洞,你是疯了吗?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叶南弦的话音刚落,沈蔓歌直接踮起脚尖圈住了他的脖子,温热的唇瞬间堵上了他微凉的薄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