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063章 你应该相信你儿子
    /!无广告!

    叶南弦的胳膊猛然收紧了。

    身边的枪林弹雨也好,拳打脚踢也罢,对他而言都无所谓了。

    他所有的感官所有的细胞都在为了这个叫沈蔓歌的女人叫嚣着,跳跃着,激动着。

    沈蔓歌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叶南弦给嘞断了。

    看来这个男人真的吓坏了。

    她怎么可能毫无准备就来这里?

    一次只身赴会是单纯,三次四次还如此的话那就是真傻了。

    况且这边这么乱,她就算不带着暗夜的人来,也会带着萧老爷子和霍家的人来的。

    不过叶南弦如此在乎自己,沈蔓歌还是很高兴的。

    一直到胸腔的氧气快被抽干了,沈蔓歌这才挣扎着推开了叶南弦。

    她大口的喘息着,一张脸红的像熟透的樱桃,说不出的万种风情,甚至动情之后的眉眼都带着意思迷离和妖媚。

    叶南弦真恨不得将她给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她的美好。

    “走,我们去找梓安!

    ”叶南弦话音刚落,一把打横抱起了沈蔓歌就抬脚朝外面走去。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枪响,直接从叶南弦的脑后擦着头皮飞了过去。

    “噗”的一声,温热的液体瞬间喷溅出来,溅到了沈蔓歌的脸上。

    是血!热热的!沈蔓歌的身子微微一僵,她往叶南弦身后一看,一个恐怖分子离叶南弦不过几厘米的距离,此时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鲜血从他的太阳穴涌了出来,很快的在地上弥漫开来。

    沈蔓歌是第一次近距离的面对死亡,她不由得有些被吓到了。

    叶南弦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往开枪的地方看了一眼,叶梓安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开狙击枪的人居然是叶梓安?

    !叶南弦的眸子猛然睁大。

    叶梓安却毫无心理压力的站了起来,抬脚朝这边走来。

    沈蔓歌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她突然间有些不淡定了。

    刚才是梓安杀人了?

    虽然说是为了保护叶南弦,可是他还是个孩子啊!他是个孩子好不好?

    沈蔓歌挣扎着直接跳下了叶南弦的怀里,快速的朝叶梓安跑了过去。

    “怎么样?

    梓安,你没事儿吧?”

    沈蔓歌整个人都是颤抖的。

    她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害怕的,还是因为担忧叶梓安才这样的。

    叶梓安很是淡定的说:“没事儿,主要是老叶没事儿就好。”

    “你这孩子,你怎么……”沈蔓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南弦给拉住了。

    叶南弦此时看着叶梓安的眼神有些担忧。

    “进去看看睿睿吧,他受伤了,在里面呢。”

    “张音已经进去了。”

    叶梓安淡淡的说着。

    叶南弦敏感的察觉到叶梓安的手在颤抖着。

    狙击枪的后座力很强,不是叶梓安这个年纪的孩子能动的。

    刚才千钧一发之际,叶梓安也是别无选择。

    仿佛察觉到了叶南弦的眼神,叶梓安将右手背到了身后,淡淡的说:“我还是去看看睿睿吧。”

    说完他抬脚就走,丝毫没有看到叶南弦和沈蔓歌两个人担忧的眼神。

    叶梓安进了叶睿的房间之后,看到张音在给叶睿检查伤口,蓝晨已经出去了。

    “梓安。”

    叶睿歪着脖子朝着他咧嘴一笑。

    叶梓安点了点头,嘴角牵扯了一下,却没有笑出来。

    张音已经处理好了叶睿的伤口,看了看叶梓安,感觉他们兄弟俩有话要说,对叶睿点了点头就退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叶睿和叶梓安的时候,叶睿才发现叶梓安的脸色苍白的可怕。

    “梓安,你怎么了?”

    “没什么。”

    &nwhsxsh.bsp; 叶梓安坐在了叶睿的旁边,眼神有些呆滞。

    “你……”叶睿伸手摸住了叶梓安的手,突然皱着眉头问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手心里还这么多汗?”

    “我刚才开枪杀人了。”

    叶梓安说的十分淡定,但是叶睿从他的声音和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慌乱。

    杀人?

    这两个字在孩子们的心里和印象里都太遥远,而叶梓安居然在不久前经历了这一切,难怪会如此。

    “我给你做个心理辅导吧。”

    叶梓安摇了摇头说:“不用,回去之后军区会有疏导的心理医生的,我就是有点不太适应。”

    “谁都适应不了。

    今晚和我一起睡?”

    “好。”

    叶梓安没有拒绝叶睿的请求。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问道:“梓安没事儿吗?”

    “你看他像没事儿的样子吗?

    这孩子虽然表面挺镇定的,心里不知道怎么崩溃呢。

    这毕竟是人呀。

    第一次开枪都会有阴影的,我回头和老大说一声,让他给梓安找个心理疏导医生,别留下什么阴影。”

    叶南弦的眸子紧紧地眯了起来。

    他一脚将眼前的死人给踹到了一边,眼底全是愤怒。

    如果叶梓安真的留下阴影了,他绝对不会放过莫然!沈蔓歌和叶南弦心情沉重的离开了这里。

    后续的事情自然是有军队的人来处理了。

    沈蔓歌看到霍家和萧家的人都在,对他们说:“你们先回去吧,告诉我小叔和外公,我们这边没事儿了。

    我和南弦在外面待几天,回头会回去的。”

    “好的。”

    沈蔓歌看着张音指挥着一队人马,问叶南弦说:“张音那队人是什么意思?”

    “听说过hg组织吗?”

    “什么东西?”

    沈蔓歌觉得有些头大。

    叶南弦就把叶梓安查到的事情和沈蔓歌说了。

    沈蔓歌顿了一下,问道:“那个萧钥是我大姨么?”

    “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现在还不能确定。

    总之f国的国情比较复杂,我们暂时先不要插手。

    而且当年你大姨的失踪很有可能有其他的隐情,甚至身后还有可能有隐藏的幕后之人存在着。

    现在我害怕的是,不知道那个幕后黑手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

    叶南弦微微叹息。

    沈蔓歌却满不在乎的说:“管他什么目的和动机呢,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杞人忧天的有什么用?

    回头再说吧。”

    两个人手牵手的上了车。

    赵静萱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沈蔓歌刚上车。

    她顿了一下,疑惑的说:“这里的信号不是中断了吗?

    怎么还有电话打进来?”

    “我们来之前已经找人在修补了。

    你应该相信你的儿子。”

    “梓安做的?”

    沈蔓歌简直骄傲死了。

    叶南弦唇角微微上扬,看得出来,对叶梓安他也是与有荣焉。

    沈蔓歌快速的划开了接听键。

    “沈总,孟甜甜的事情解决了。

    余洋死了之后,她父母开始还狮子大开口的和孟甜甜要一千万,孟甜甜不给,他父母直接在公司门口对孟甜甜动了手。

    我们公司的法务直接把她父母给告了。

    孟甜甜不接受和解,现在正在调停当中,不过主动权已经在我们这边了。”

    听到赵静萱这么说,沈蔓歌顿时放下一颗心来。

    还真的是好事成双呀。

    &nb513mp.sp;  这边叶南弦也没事儿了,那边孟甜甜的事情也解决了,挺好的。

    “知道了,你看着办吧,最近我不管公司的事情,不是什么太www.178gou.重要得大事儿就不要和我汇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沈蔓歌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为了怕有其他人打扰,沈蔓歌直接关机了。

    叶南弦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你这是干什么?”

    “和你过过二人世界,不喜欢其他人打扰。”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有些苦笑。

    “暂时恐怕还不行。”

    “为什么?”

    “贺南飞在那边出事了,我得确认一下他没事儿。”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顿了一下。

    贺南飞失踪的事情到底还是传到了叶南弦的耳朵里。

    “你怎么看这件事儿?”

    “南飞的失踪和宫雪阳有关,我怀疑这个宫雪阳是假的。”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再次愣住了。

    “假的?

    你有证据?”

    “没有,但是当初宫雪阳死的时候我就在身边,我是亲眼看到宫雪阳被枪杀的。

    我们没有救回宫雪阳,但是带回了宫雪阳的尸体,没有人能够死而复生的,而且是这么多年之后。”

    叶南弦低声说着,情绪有些低沉。

    沈蔓歌是相信叶南弦的,只要他说宫雪阳是假的,那就一定不会错,这是蜜汁信任。

    “那这个和宫雪阳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是谁?

    宫雪阳的孪生姐妹?”

    “宫雪阳是独生女,只有一个堂哥,没有姐妹。

    所以我现在担心的是南飞为了查明真相故意被抓走。”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顿时明白过来。

    “所以这算是贺南飞的将计就计吗?

    我和宋涛都觉得,以贺南飞的身手应该不至于被人绑架,除非是他自愿,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关系。”

    叶南弦看了看她说:“这件事儿一时半会应该解决不了,我现在只想确定一下南飞的安全。”

    “怎么确定?”

    “我自然是有我的法子。”

    叶南弦说完直接坐了下来,打开了笔记本,输入了一串代码之后,那边的屏幕一直是黑色的,没什么反应。

    沈蔓歌看不懂这些电脑的东西,不自觉的有些无聊。

    她靠在椅背上,突然觉得后背有些疼,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伤口崩开了。

    哎呀!她要不要告诉叶南弦这件事儿呢?

    沈蔓歌有些纠结了。

    她看了一眼叶南弦的侧脸。

    这个男人来这边之后黑了,不过也瘦了,他眼底的黑眼圈让沈蔓歌有些心疼。

    估计来了南非之后就没好好休息过了吧。

    想到这里,沈蔓歌深吸了一口气,将伤口崩裂的事情给瞒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