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064章 真的好丢脸的
    /!无广告!

    叶南弦那边终于有了回应,不过看着屏幕上的图形,叶南弦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怎么了?”

    沈蔓歌问了一嘴。

    其实她不想问的,因为一问就有事儿,有事儿了就要去解决,然后就耽误了她和叶南弦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了。

    唉,要和老公单独相处几天怎么就那么难呢?

    沈蔓歌郁闷的想着。

    叶南弦倒是没注意到沈蔓歌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屏幕低声说:“南飞还活着,只不过不想让我插手。

    我是怕他不能从宫雪阳的事情中缓过来,被现在这个宫雪阳给骗了。”

    “你别杞人忧天了,贺南飞也不是小孩子了,况且他还是个领导人,总会知道自己怎么做的,有时候感情的事儿真的说不准的senlinffm.,你就让他自己解决吧。

    对了,你问他古书哪儿去了。”

    沈蔓歌现在惦记着那本古书呢。

    叶南弦直接打了一条消息过去。

    那边很久都没消息,就在叶南弦打算关机的时候,贺南飞的消息总算过来了。

    “我会找人捎给宋涛。”

    “知道了,自己保重,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好。”

    两个人挂了电话之后,叶南弦才发现沈蔓歌闭着眼睛貌似睡着了。

    “蔓歌?”

    他轻轻地唤了一声。

    沈蔓歌没什么反应。

    叶南弦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然后闭上眼睛休息去了。

    车子开动着,耳边传来叶南弦均匀的呼吸声。

    他貌似睡得很沉。

    沈蔓歌这才睁开了眼睛。

    后背的伤隐隐作痛,让她有些承受不住了,可是她不能出声,也不敢出声。

    从侧面看去,叶南弦还真的是360度无死角的好看呀,即便是如此憔悴的样子也依然十分养眼。

    沈蔓歌得知古书会回来,心也就放下了。

    她花痴似的看着叶南弦,眼神热烈。

    怎么就那么好看呢?

    司机从后望镜看到了沈蔓歌的表情连忙转过脸去,生怕被发现了尴尬。

    这太太还真不像和叶总结婚那么多年的样子。

    沈蔓歌看了一会,就怕把叶南弦给看醒了,连忙收回了视线。

    到达驻地的时候,叶南弦还在睡,可能是因为身边有了沈蔓歌的关系,他睡得比较安稳。

    沈蔓歌也没有叫醒他,而是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盖在了叶南弦得身上。

    外套上有沈蔓歌的气息,但愿能让叶南弦多休息一会。

    沈蔓歌轻手轻脚的下了车,连车门都关的很是谨慎。

    叶南弦一直闭着眼睛沉睡着。

    沈蔓歌下了车才敢放肆的呼吸。

    憋死她了。

    dzgrdjt.沈蔓歌快速的进了驻地,第一时间看到了张音。

    “赛阎王,帮我个忙。”

    “嗯?”

    张音微微一愣。

    “受伤了?”

    她的鼻子还是很好用的,闻到了一点点的味道,虽然不大,但是还是可以察觉的出来。

    沈蔓歌嘿嘿的笑着说:“别告诉叶南弦。”

    “你还真当你家叶南弦是个普通男人呢?”

    张音的话让沈蔓微微一愣。

    、“嗯?”

    “我都能闻到你身上的血腥味,你以为你家叶南弦闻不到?

    有时候只不过不说罢了。

    你不想让他知道担心,他就当做不知道,因为他清楚这里有我在,你会第一时间来找我的。

    不信的话你回去看看,你家叶南弦肯定是醒着的。

    一个特种兵如果连身边人的去留都察觉不到的话,也就不能说是特种兵了。”

    张音说完就转身进了房间。

    沈蔓歌微楞着,脑子里都是张音刚才所说的话。

    她有些不信邪的转身朝外面走去,在快要靠近门口的时候快速的隐藏了自己的身影,从门缝里往外看去。

    果然,叶南弦正坐在车后座上和司机说着什么,那眼神和表情丝毫没有一点刚睡醒的样子。

    这个狡猾的男人啊!却让她窝心的有些想哭。

    他宠她,爱她,却给了她完全的尊重和自由,只要自己想去做的,他都会默默地支持着。

    这样的男人让她如何割舍的下?

    沈蔓歌的唇角微微上扬,转身的时候脚步都轻盈了很多。

    她去了张音的房间。

    张音已经把东西都准备好了。

    “把衣服脱了吧。”

    张音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沈蔓歌好像就没怎么见她笑过。

    突然想起了张音另外的身份,沈蔓歌将衣服脱了之后趴在了床上,低声问道:“张音,你和我大姨萧钥是什么关系?”

    张音微微一愣,眼底快速的闪过一丝光芒,却一闪而过。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隐瞒了。

    我们家梓安把你调查了个清楚,不然你以为他们爷俩怎么可能放心让你的人进去救我们?

    我虽然不知道萧钥是不是我大姨,但是如果她是方泽亲生母亲的话,应该就八九不离十了。

    你放心,我不是来为了方泽和你要人的。

    既然当初他母亲没有把hg的势力留给他,那肯定有其他的用意。

    我就是想知道关于我大姨萧钥的一些事情。”

    沈蔓歌说的很小声,但是张音却听到了。

    她轻轻地给沈蔓歌上药,然后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这件事儿回头夫人会给你一个解释的。”

    “夫人?”

    沈蔓歌猛然回头,上半身直接支了起来。

    她的眼底满是惊讶。

    、“我大姨还活着?

    方泽知道吗?

    为什么方泽说他母亲已经去世了?”

    “这件事儿是机密,回头夫人会亲自和你说的。

    至于二殿下,你就不用担心了,虽然他现在看上去很被动,被三殿下压制着,但是绝对不会有人身安全的危险。

    夫人一直护着他呢。”

    张音的声音很低,但是说出的话却让沈蔓歌整个人有些郁闷。

    这难道就是宫廷之间的斗争吗?

    假死?

    还真的想看电视剧似的。

    不过既然张音这么说,那么她也就不问了,回头见到人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的。

    “你家夫人打算什么时候见我?”

    沈蔓歌重新趴好了。

    张音对沈蔓歌突然转变的话题楞了一下,不过想起她是沈蔓歌,不由得笑了一下说:“你和叶总不是打算去f国么?

    到时候自然会见到的。”

    “还不着急去呢,等过了年吧。

    我们家南弦明天就要过生日了,我要趁机和他出去游玩一番,回来之后差不www.178gou.多就要过年了,到时候我还要陪着我外公他们过个年。

    过了年之后可能宋文就要举行婚礼了。

    等着把这边的事情都解决好了,我才能和南弦过去f国呢。”

    沈蔓歌这么一说,觉得事情还真不少呢。

    张音却低声说:“没事儿,不急。

    夫人等了这么多年,也不差这一两个月,不过夫人想见见萧老爷子,回头有时间你给牵个线吧。”

    “那不行,我都没有验证你家夫人的身份,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介绍给我外公?

    我外公对当年大姨失踪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现在如果知道了大姨还活着,肯定会十分激动地,也会影响到我外公的判断能力,所以还是等等吧。

    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差这一两月,你说是吧?”

    沈蔓歌虽然笑着,但是眼底的谨慎还是让张音十分满意的。

    看来她确实比以前冷静成熟了不少。

    张音点了点头。

    两个人很快的把药上好了之后,沈蔓歌直接披了一件睡衣就走了出去。

    叶南弦还在车上假寐。

    这个蠢男人是不是她不发话他就不知道进来呀?

    外面车里多热呀!他也能够忍得住。

    沈蔓歌摇头叹息,有时候真的觉得叶南弦就是个榆木脑袋。

    她不由得想起了莫汐。

    那个莫汐也是因为这样才喜欢上叶南弦的吗?

    这个男人还真的是招蜂引蝶呀。

    能不能找个头罩把他的脸给蒙上?

    也免得那么多的女人前赴后继的生扑上来了,。

    沈蔓歌简直无奈极了。

    她踩着小碎步走了出去,直接敲了敲车门,虚弱的说:“叶南弦,我疼。”

    叶南弦猛地睁开了眼睛,眼底都是担忧。

    “没上药?

    张音在干吗呢?”

    说话间他直接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沈蔓歌看他的眼神变了。

    叶南弦这一刻才恍然察觉到自己被沈蔓歌给算计了,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

    没办法,他太在意沈蔓歌了,一时间没去想别的。

    “装,继续装。

    怎么不装了呀?”

    “都被老婆大人识破了,再装下去就不像样子了。”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嗯哼了一声。

    “是么?

    那你说怎么补偿我吧。”

    “你说,只要你说我就做。”

    叶南弦宠溺的看着沈蔓歌,双手轻轻地环住了她的腰。

    沈蔓歌就势倒在了他的怀里,笑的有些狡黠。

    “我在莫然面前好像说过了,你还欠我一次告白。”

    “别闹。”

    叶南弦的脸色顿时有些僵硬。

    让他穿着女装站在这里向他告白?杀了他吧。

    这里的驻军可有很多人曾经是他的战友,是他的部下。

    让他们看到自己穿着女装向沈蔓歌表白,这一世英名岂不全毁了?

    沈蔓歌却不依。

    “怎么?

    你想赖账?”

    “没有,不过咱们能不能等回去的?”

    叶南弦有些无奈的为自己争取最后的利益。

    沈蔓歌却摇着头笑着说:“不!我就要你在这里!你别扭什么呀?

    当时可是你自己这么说的。

    而且这里是南非,又没有人认识你是寰宇国际的总裁叶南弦,你怕丢什么脸么?”

    叶南弦郁闷的想死。

    这里是没有人认识他是寰宇国际的总裁,但是很多人认识他是叶首长好不好?

    真的好丢脸的!求老婆大人放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