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068章 咱家穷的就剩下钱了
    /!无广告!

    顺着络腮胡子指的,沈蔓歌和蓝晨来到了黑市最南边的一个屋子。

    屋子很有年代感,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但是沈蔓歌却在屋子上看到了彼岸花的图案。

    她的眉头微微一皱。

    蓝晨显然也看到了。

    他低声说:“还进去吗?

    指不定这里是hg的据点。

    张音把你引过来不知道什么目的,现在你如果进去有个什么危险,我没法及时救援。”

    “不进去怎么知道张音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么?”

    沈蔓歌的眸底划过一丝敏锐。

    “你在外面等我,所有人没有我的命令都不许进去。”

    沈蔓歌的话让蓝晨顿时反驳起www.dzgrdjt.来。

    “不行,我必须跟着你。”

    沈蔓歌看着蓝晨眼底的坚持,知道他是个死心眼的,叹了一口气说:“你跟我进去,其他人原地待命。”

    “好。”

    蓝晨把外面的人安排了一下。

    沈蔓歌直接推开了屋子的门。

    里面并没有什么人,只有张音在。

    她看到沈蔓歌一点都不诧异,淡淡的说:“你来了?”

    “你千方百计的把我带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让我进来的吗?

    有什么话什么事儿直接说吧,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没必要来那么多的弯弯绕绕。”

    沈蔓歌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着张音,淡淡的问道:“睿睿被莫然抓住和你没关系吧?”

    “没有,我对睿睿视同亲生,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们对立,我也绝对不会伤害睿睿。”

    张音的话让沈蔓歌很是满意。

    “我信你。

    只要不伤害睿睿,你对我所做的事儿我都可以原谅,但是前提是你不会伤我性命。”

    “不会,我也不敢。”

    张音说完,看了一眼里面,低声说:“今天要见你的人不是我,是夫人。”

    沈蔓歌的身子微微一顿。

    萧钥?

    不知道为什么,沈蔓歌有些紧张。

    “为什么选在这里见面?

    不是说去f国吗?”

    “f国不安全,夫人容易暴露。

    这里就不同了,这里是黑市,什么样的人都可以来这边买东西,人比较复杂,却也是最好的保护伞。”

    张音的解释让沈蔓歌没有出声。

    她想了一下说:“卖消息的那个人是你们的人?”

    “是。”

    “进去吧。”

    沈蔓歌直接站了起来,对身边的蓝晨说:“你留下。”

    “可是……”“没有可是。”

    这一次,沈蔓歌异常坚决。

    蓝晨见此,不由得顿了一下,然后还是留了下来。

    张音也没有进去,只是低声说:“顺着走廊进去直走一百米右转的房间就是。”

    沈蔓歌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抬脚走了进去。

    按照张音的指示,沈蔓歌来到了房间门口。

    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但是沈蔓歌却有些紧张。

    她再次做了几个深呼吸,猛然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散发着淡淡的檀香。

    一个中年女人跪在大厅中央的佛龛面前,低声的吟诵者佛法。

    沈蔓歌看到那熟悉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是萧爱重生了。

    “妈。”

    她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随即快速回神。

    萧爱已经不在了,就算眼前的人再像,都不可能是萧爱了。

    沈蔓歌的眼底划过一丝伤感。

    萧钥听到声音之后回过头来,那张酷似萧爱的脸让沈蔓歌险些热泪盈眶。

    “蔓歌?”

    萧钥柔声的唤了她一声。

    沈蔓歌努力压制着情绪的波动,淡笑了一声说:“萧夫人找我来有什么事儿吗?”

    萧钥的身子猛然一顿,眼底划过一丝愕然。

    不过她随即释然了。

    “约你在这个地方见面,实在是逼不得已,还请你不要见怪。”

    “找我来什么事儿?”

    沈蔓歌并不想和她谈情。

    萧钥是萧老爷子的大女儿,光看长相是真的像,但是现代科技这么发达,要做个和萧爱相同的脸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在没正式确认萧钥的身份之前,沈蔓歌并不想放任自己的情绪。

    因为人的感情很容易受伤的。

    她被沈家父母伤了一次,不想再被伤第二次,当然更不可能会让萧老爷子经历这种伤痛。

    萧钥有些诧异沈蔓歌对自己的反应和态度。

    “孩子,你可能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我知道,方泽的母亲,据说是我的大姨,我母亲的孪生姐姐。

    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沈蔓歌冷静的说法和态度让萧钥有些尴尬。

    “或许我找你见面是有些仓促了,不过我只是太想见见我的外甥女了。

    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

    “说实话,我不明白。

    你如果想见我,有的是机会。

    我妈活着的时候你也有机会,但是我妈现在不在了,你来见我,是因为知道我是叶太太吧。

    或者说张音告诉了你我在叶南弦心里的地位,还有我身后的霍家和萧家,正因为这些身份的存在,你才会来见我吧?

    你之所以选择在这样的时机见我,恐怕和方泽有关是吗?”

    沈蔓歌冷静的话让萧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孩子,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觉得没什么误会,就事论事而已。

    你想要在我这里刷亲情感的话,那最起码要让我相信,你真的是我的亲人。

    这一点不单单是一张亲子鉴定报告就可以证明的,你是聪明人,我相信你知道我话里是什么意思。”

    沈蔓歌说完就转过身去,她低声说:“萧夫人,我希望咱们不会成为敌人。

    今天咱俩也没见过,我老公还在驻地等我,我先走了。”

    说完,沈蔓歌抬脚就走。

    这一次萧钥没有拦着她。

    沈蔓歌出来的时候,蓝晨连忙迎了上去。

    “没事儿吧?”

    “没事儿,我们回去吧。”

    沈蔓歌看都没看张音一眼,直接带着蓝晨朝外面走去,只是经过张音身边的时候低声说:“记住你说过的话,不会伤害睿睿,否则的话就算是天涯海角,就算是你们hg势力强大,我也会让你们的人全部陪葬,我说到做到。”

    说完,沈蔓歌离开了。

    张音的眉头微微皱起,快速的走了进去。

    “夫人!”

    “她太谨慎,也太冷漠,而且还特别聪明。

     你能相信吗?

    从见面的那一刻起,我只说了三四句话,她就把我想要说的全部给堵死了。”

    萧钥苦笑了一声,看着外面的阳光,貌似自言自语的说:“她说我想要刷亲情感,最起码也要让她相信我们是亲人。

    亲人啊,这个词儿多么温暖,却又多么遥不可及。”

    张音站在一旁什么都没说。

    过了好一会,萧钥才看了她一眼,低声说:“让我们的人撤回来吧。

    蔓歌说的对,我这个人姨母突然冒出来,想要坐享其成她辛苦建设来的人脉确实有点卑鄙无耻了。”

    “可是二殿下那边……”张音的眉头微皱,有些欲言又止。

    萧钥叹了一口气说:“他如果想要坐上那个位置,就要靠他自己了。

    给我安排一下,我想在这里待几天。”

    “好的,夫人。”

    张音也离开了。

    沈蔓歌出来之后,倒也没急着离开黑市,而是在周围转了转,又买了一些小玩意,这才坐车回到了驻地。

    叶南弦醒来的时候没找到沈蔓歌,急的差点要开车出去,一出门就遇到沈蔓歌大包小包的回来了。

    “你这是出去购物了?”

    “对呀。

    怎么了?

    花你的钱心疼了?”

    沈蔓歌调皮的看着叶南弦。

    叶南弦突然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怎么可能?

    咱家穷的就剩下钱了,如果你不花,留着长毛吗?”

    “老公这话我最爱听了、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最帅吗?”

    叶南弦微微一愣,有些疑惑。

    “掏钱的男人最帅呀!所以一会你还得陪我出去逛逛,这边据说钻石挺好的,我要买点回去,分给灵儿他们几个一些,好歹我也来了一次非洲不是?”

    沈蔓歌财大气粗的样子让叶南弦突然就笑了起来。

    “累不累?”

    “怎么不累?

    脚都疼了。

    背背?”

    沈蔓歌一脸期待的看着叶南弦。

    叶南弦叹息一声,认命的蹲下了身子。

    “上来吧。”

    沈蔓歌蹭的一下跳到了叶南弦的后背上,双手环着他的脖子,温热的气息擦着叶南弦的耳垂。

    “老公,你休息好了吗?”

    “有什么指示就说,别撩拨我,离我耳边远点。”

    叶南弦只觉得浑身一阵阵颤栗。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给他等着,总有让她求饶的那一天。

    叶南弦心里暗戳戳的想着。

    沈蔓歌不知死活的靠在他的脖颈间,吐气如兰。

    “我就不。”

    “沈蔓歌,有句俗话听说过没?”

    “嗯?”

    “别看你现在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

    叶南弦的话不轻不重的,甚至柔柔的,却让沈蔓歌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切,威胁我。”

    沈蔓歌撇了撇嘴,还是打断了继续挑。

    逗叶南弦的动作。

    叶南弦紧绷的神经总算是放松下来。

    两个人这样旁若无人的嗅着恩爱,真的是刺激到了很多单身狗。

    &n178gou.bsp;   那些军区的士兵一个个的看着他们,眼睛都直了。

    叶南弦突然眸子一冷。

    “都欠训练了是吧?”

    一句话说的那些士兵恨不得多张两条腿,快速的跑开了。

    沈蔓歌突然笑着说:“对了,老公,你什么时候穿着女装在街上对我表白呀?”

    叶南弦突然就僵住了。

    这女人对此怎么如此执着?

    居然还没忘呢。

    沈蔓歌见此,连忙说道:“我可告诉你哦,今天晚上之前你如果不履行承诺,我可能从今天开始就不让你上床睡觉了,你自己看着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洪荒虚拟化〕〔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