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叶南弦全文完整版 第1069章 让你欺负我
    /!无广告!

    叶南弦的嘴角有些抽了。

    沈蔓歌也不逼他了,反正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自己看着办吧。

    、她跳下了叶南弦的后背,挥了挥手说:“你自己好好准备吧,我去找孩子们了,给他们买了东西。”

    沈蔓歌开心的走了进去。

    叶南弦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

    男扮女装?

    他真的要这样做吗?

    沈蔓歌倒是不管叶南弦现在心里的纠结,直接拿着东西去了叶梓安和叶睿的房间。

    叶梓安还在睡觉。

    难得看到这臭小子大白天休息,不过想起他承受的压力,沈蔓歌放轻了自己的脚步。

    叶睿看到沈蔓歌进来,将手里的医术放下了。

    “妈咪。”

    “出来一下。”

    &n178gou.bsp;沈蔓歌朝着叶睿笑了笑。

    叶睿掀开被子下了床,被沈蔓歌直接抱了起来,那张小脸瞬间红了起来。

    “妈咪,我没事儿的,我可以自己走。”

    “妈咪抱着你吧,你的腿受伤了,不方便。”

    沈蔓歌说完才看到叶睿的小脸红扑扑的,顿时笑着说:“呦,我们家睿睿现在知道害羞了呢。

    不过这没什么的,我是你妈咪,抱着你有什么好害羞的?”

    叶睿抿着唇不说话,实际上就是有些不好意思。

    自从学习了人体结构图之后,知道了男女之防,叶睿每次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这话又不好意思和沈蔓歌说,所以只能沉默着。

    沈蔓歌觉得叶睿这一年经历的事情让他原本活泼开朗的性子沉淀很多,现在越来越有点翩翩公子的气质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学医的关系。

    沈蔓歌把叶睿抱到了客厅里坐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递给了叶睿。

    “看看喜欢不喜欢。”

    叶睿有些诧异的看着沈蔓歌。

    “给我的?”

    “嗯,送给你的。”

    沈蔓歌温柔的样子让叶睿的鼻子有些发酸。

    “我不要,给梓安吧。”

    “梓安有梓安的,这是专门给你买的,快打开看看。”

    沈蔓歌催促着,叶睿不得不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是一套针灸用的银针,还有一把手术刀。

    叶睿认得,这一套工具应该是医学界泰山北斗的一位老前辈留下来的,被称为医界圣手,可惜去年去世了。

    这套工具被拍卖,据说价格炒到了一千万,后来被不知名的人买走了。

    如今突然出现在叶瑞面前,叶睿整个人都是蒙的。

    他拿起银针对着光线眯着眼睛看了看,果然在微端看到了极其微小的字母缩写。

    这居然是真品!叶睿对医学是真的喜欢,见到医界圣手的遗物自然是激动地。

    “妈咪,这东西哪儿来的?”

    “你甭管哪儿来的,就说喜不喜欢吧?”

    “喜欢,简直太喜欢了!”

    叶睿的眼底浮现出一抹狂热和欣喜。

    沈蔓歌顿时觉得心里很是满足。

    “喜欢就好,妈咪希望以后你也能成为医界圣手。

    这套工具就送给你了。

    还有那把手术刀,据说很锋利,小心点,别伤着自己,关键时刻可以拿来防身,我听说这把手术刀有机关的。”

    沈蔓歌的话刚说完,叶睿直接将手术刀把玩在手心里,那漂亮熟练地刀法看上去行云流水的,十分好看。

    手术刀咔嚓一声,顿时从刀柄蹦出一抹细针,闪烁着森冷的光芒,差点把沈蔓歌吓了一跳。

    “这就是机关?”

    “对,这就是机关,用来防身的,细针上一般都喂了毒,不过这上面应该被人清理过了。”

    叶睿的唇角一直是上扬的,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喜欢这个礼物。

    沈蔓歌有些担心的说:“你自己小心点,别误伤了自己。”

    “不会的,这可是妈咪送我的,我会贴身带着,一辈子都用着。”

    叶睿傻乎乎的笑着。

    沈蔓歌顿时心疼起来。

    “傻小子,一套工具罢了,以后遇到好的妈咪在给你买。”

    “不用了妈咪,工具还是要用顺手的,谢谢妈咪,我很喜欢。”

    叶睿小心翼翼的将东西收好了,然后装了起来。

    沈蔓歌的心情也很不错,看来这套东西还真的买对了。

    她刚开始也以为自己买到了赝品,但是蓝城说这套工具是真的,她才买回来的,现在看来还真的买对了。

    叶睿将东西装好了之后才看着沈蔓歌说:“妈咪,你和师父出去了之后,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师父人呢?

    是不是她对你做什么了?”

    沈蔓歌微微一顿。

    她看着叶睿,发现叶睿的眼底十分认真和冷静。

    沈蔓歌顿时心疼的不得了。

    “为什么这么问?

    她是你师父呀,能对我做什么?

    不过是半途有事情要处理,我先回来了而已。

    别胡思乱想,嗯?”

    “妈咪,不管是谁,只要伤了你,就是我的敌人。”

    叶睿这句话说得相当凝重,顿时让沈蔓歌的心沉了几分。

    “睿睿,这世界上没那么多的坏人,别胡思乱想,再说了,张音对你视同亲生,为了你她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嗯。”

    叶睿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妈咪,我先回房了,我的医术还没背下来呢。”

    “好。”

    沈蔓歌看着如此用功的叶睿,除了心疼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点什么。

    叶睿快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突然顿住了。

    他转过头来,看着沈蔓歌说:“妈咪,爹地明天生日吧?”

    “嗯,怎么了?”

    沈蔓歌看着叶睿无辜的问道。

    叶睿突然看明白了什么,笑着说:“没事儿,就是想让你帮我和爹地问个好。”

    “什么意思?

    你不打算给你爹地过生日了?”

    沈蔓歌顿了一下。

    叶睿笑着说:“我晚上要和梓安一起离开这里,军队今晚上八点一起开拔。

    梓安的情绪不太稳定,我得看着点,所以没时间参加爹地的生日宴了。”

    沈蔓歌倒是不知道今晚八点军队要离开这里,不由得楞了一下。

    “不能明天一起走吗?”

    “我们在这里的话,瓦数太高了。”

    叶睿说完就进了房间。

    、沈蔓歌突然意识到了叶睿在说什么,不由得脸红起来。

    她看起来如此霸道的想要霸占着叶南弦吗?

    为什么连孩子都这样说?

    沈蔓歌郁闷死了。

    叶南弦正好走了进来,看到沈蔓歌郁闷的样子,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whsxsh.

    谁惹你不开心了?”

    “你!”

    沈蔓歌说完就要起身离开,却被叶南弦一把揽住了柳腰拉近了怀里。

    “把话说清楚,我又怎么得罪你了?

    嗯?”

    他的气息拂过沈蔓歌的耳垂,温热温热的,引起沈蔓歌浑身一阵战栗。

    她突然觉得这个情景如此的熟悉,貌似不久前自己这样对待过叶南弦?

    沈蔓歌想要退出叶南弦的怀抱,却被他给紧紧地圈住了。

    “跑什么?”

    “叶南弦,你硬件设施好了?”

    沈蔓歌挑衅般的看着叶南弦。

    叶南弦突然笑着说:“我问过苏南了,他说这个小手术其实两天就可以了,所以……”沈蔓歌的脸刷的一下白了。

    “不是吧?

    这么坑人吗?

    不是最少也得十天半个月吗?

    叶南弦,你可别为了一点点的肉毁了终身幸福。”

    看到沈蔓歌如此惊恐的样子,叶南弦不由得闷笑出声。

    沈蔓歌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他耍了。

    “很好玩是吧?

    嗯?”

    沈蔓歌气的直接伸出双手放到了叶南弦的腋下挠了起来。

    “让你骗我,让你欺负我!”

    “别闹!哈哈哈!”

    叶南弦是个怕痒的,被沈蔓歌如此酷刑伺候,不由得笑了起来,那爽朗的笑声充斥着整个屋子,甚至飘散到了外面去了。

    蓝晨有事要汇报,听到里面的声音之后顿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了。

    他还是自己解决吧。

    沈蔓歌丝毫不知道外面什么状况,看到叶www.dpstextile.南弦笑的欢快,不由得下手更狠了。

    “还敢说我闹?

    嗯?

    看我不收拾你。

    老娘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是吧?”

    沈蔓歌转战战场,直接去了叶南弦的腹部。

    叶南弦只觉得她柔弱无骨的小手像星星之火,瞬间点燃了他所有的感官神经,如同燎原般的扩散开来。

    再被她这么折腾下去,自己真的就要阵亡了。

    叶南弦连忙抓住了沈蔓歌的手,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沈蔓歌的脸红扑扑的,想熟透的桃子,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上一口。

    她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带着嬉闹后的光亮,耀眼而迷人。

    叶南弦轻轻地低下头。

    温热的气息让沈蔓歌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明明都老夫老妻了,但是此时此景之下,她依然觉得心跳如雷,仿佛随时随地都能跳出嗓子眼,那颗期待的心跃跃欲试的。

    沈蔓歌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微凉的薄唇敷上她樱唇的瞬间,沈蔓歌只觉得浑身的细胞都仿佛烟花盛开般的绽放了。

    缠绵悱恻的吻仿佛带走了她的心神,浓浓的融合到叶南弦的身体里,血脉里,流淌在他的呼吸中。

    这个吻结束之后,叶南弦意犹未尽。

    他摸着沈蔓歌含羞带怯的脸,嗓音有些嘶哑。

    “沈蔓歌。”

    “嗯?”

    “我爱你。”

    叶南弦这三个字配着大提琴般的嗓音说出,就像是一瓶开了封的红酒,醇香迷人。

    沈蔓歌觉得自己已经醉了。

    她眼睛里点点星光闪过,双手紧紧地环住了叶南弦的脖子,抿唇一笑,说道:“还差个女装,这次表白,不算。”

    叶南弦的唇角顿时抽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