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27.第027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县城里头不吃饭的杨大娘被治好了怪病, 隔壁县城上七八个月还在吐的孕妇又治好了害喜, 你说这邪门不邪门?奇怪不奇怪?

    这下好了, 沸沸扬扬的全都知道了公交站有个点心摊子, 叫好记,不简单,能开胃能止吐, 比那县城医院还厉害,顿时就圈了不少粉。

    没吃过的来买买看, 好吃就变成常客, 不好吃就当做强身健体也是好的,抱着这种心思,还真有不少在县城边上住的特意过来买着吃。

    当然, 说是这么说, 要说真的能治病,那大多数人还是不信的, 八成也就是觉得真的有点邪门罢了,脑残虽然不是稀罕物, 但也没有那么多。

    林静好倒是非常享受这一波宣传,起先杨大娘的厌食症, 她还担心过大家把她的点心太过夸张化, 现在看来,虽然是有些神话的味道, 但是确实也是实实在在的广告了, 你要说, 她的点心能不能治病?

    她说:我只是个卖点心的,您要是再问,县城医院怕是不让我摆摊了。

    县城医院的小护士说:“谁敢不让你摆摊,我第一个不乐意。治病那是不能,但是点心我可是真爱吃着呢,你不摆了,我以后咋办呢?早上可不得饿着肚子去给人瞧病!”

    玩笑不过一句话,但是意思很明确,她不能治病,也不看病,她的点心治不好病,前头有医院等着您呢。

    虽然新年第一天摆摊就不算顺,但是后面的生意却非常顺利,新年新气象,大家也都愿意在摊子上多花些钱,买些回去给孩子吃,或者给老人放着吃,又来了一波邪门的宣传,直接让林静好收摊也一天比一天早。

    生意是不错,但是天也跟着热起来了,今年的春节过的晚,前头又立了春,十五一过,就开始回暖了,再过些日子,枣花酥也不能隔夜放了,她干脆和张美兰商量着,每天不做那么多,备一些给客人就好。

    这等天彻底暖和,竹筒饭的生意怕是也不如之前,林静好倒是合计着,是时候来点新鲜的了。

    好在每天带出去的枣花酥不太多,竹筒饭又好做,林静好挑了个周末的下午,细细数了五十块钱出了门。

    直奔铁匠铺,她一进门就说明了来意,八十年代的最不缺的就是老手艺人,她拿出在家画好的模样,一边给老铁匠看,一边说道。

    老铁匠听了半天,提了不少问题,她全部细细的又解释了一遍,总算是弄明白了她的意思,最后收了五块钱定金,林静好满意的从铁匠铺出来,比她想象中要便宜许多。

    从铁匠铺出来,她去了一趟市场,买了两斤鸡蛋,一些红豆和绿豆,又特意买了一大袋盐和这几天的菜,背着就往家走,到了楼下,门口有个小摊,是专门打奶的,林静好又打了一袋奶,才拎着上了楼。

    张美兰正在包竹筒饭,看见林静好拿着大包小包回来,连忙上去接了过来,见她手里面还有条活鱼,说道:“买鱼啦?”

    “嗯,姥爱吃鱼,咱走的时候炖上,姥回来正好吃。”林静好点点头,然后把东西在张美兰的帮助下整理好,又在厨房的台子上面摆了四五个铁盆,见张美兰站在旁边瞧着她,就说:“妈,你继续弄竹筒饭吧,我这儿没啥事。”

    “那你要帮忙就喊我。”张美兰去洗了把手,边说着边回了屋。

    她也洗了把手就忙了起来。

    等吴艳芬从外头回来的时候,娘俩已经出去摆摊了,鱼在煤气灶上小火炖着,香味儿飘得满楼道都是,她眼睛笑眯成一条缝儿,一猜就是她那大孙女做的,闻着就馋得慌。

    她凑近吸了吸鼻子,炉台上面还摆着两个白瓷盆子,上头都盖着铁盘,其中一个瓷盆字上面贴了个小纸条,上面写了四个字。

    张宁刚和张美兰上学的时候,她跟着认了几个字,也就是她的名字,和几个常用的,换到这上头来,还真的都能看懂,写着:给吴艳芬。

    那娟秀的小字儿她不是头一次见,林静好晚上在画摊位条幅的时候,就见过好几次,她心口一暖,大孙女就是个心细的!故意挑着她看得懂的写。

    掀开上头扣着的铁盆,吴艳芬立马闻见一股子甜甜软软的香味儿,里头有一个碗大的糕,泛着金黄色,奶香味儿扑鼻而来,这糕还冒着热乎气儿呢。

    *

    推着车去了公交站,今儿是个周末,公交站的人虽然不多,但是她暂时也没有去别的地方的打算,就是周末赚的少一些,做的少一些,其实回家也能早一些。

    因为有些冷清,林静好干脆就没有架上铁板,一直在壶里烧着热水,等着竹筒饭不冒热气了,就换上一波水。

    “哟,看着模样刚摆上啊,我来的是不是刚好?”头一个来的客人居然是王大娘,她笑眯眯的走过来,站在摊子前头,东瞅瞅西瞅瞅,又说:“你这儿可是大变样啊!”

    想来,这才是林静好和王大娘第二次见面,上一次的时候,林静好还没出竹筒饭呢。

    “来找王大爷吗?”林静好笑着,也没有急着动,反而好似聊天一般的和王大娘说着话,她和王大娘虽然不熟悉,但是王大爷每天下午回家的时候都会给王大娘买上一个枣花酥,可谓是,食交已久?

    “才不是找那个死老头!”王大娘朝着报刊亭瞪了一眼,又挂着笑看林静好说:“我听别人说,你这新出了个竹筒饭,还能治害喜,我就说今儿周末,我没什么事儿,来尝尝。”

    原来是这么个,可是她早就出了啊,王大爷没说么?

    “那个死老头!我说我喜欢吃枣花酥,他就天天给我带一个。结果可好,我听人家说,你这儿早就出了新吃食,他倒好,一早上要仨,愣生想不起来给我带一个尝尝,连提都没提上一嘴!难不成是怕我吃了他!”王大娘恨得牙痒痒。

    林静好笑起来,然后掀开铝锅,把小竹子们漏出来,又把铁板换到煤炉上,然后问王大娘:“您要咸的还是甜的?”

    “就按照我们老王平时吃的来,我今儿中午没咋吃,这会正饿着呢。”王大娘直接把手插进兜里头,掏了三毛钱出来给张美兰,之后就看着林静好把那竹节脆生生的劈开,然后扔到那铁板上面去。

    论吃货,今天林静好算是长了见识,怪不得有句话叫:不是一家门不进一家门。

    王大爷这个人话不多,平时吃的却是很得劲,开心的时候还会哼个小曲儿,连步伐都会快很多,比如他每天早上拿着竹签回报刊亭的时候。

    而王大娘的出现,让林静好觉得,王大爷在他们家的吃货地位,怕是要被撼动了。

    虽然不及那大胖孙子,但是也绝对不是逊色的,三个下了肚,竟然还有些饿,又买了第四个,左一个右一个,还不是安安静静的吃,而是嘴里面絮絮叨叨的不停说着:“这个香菇味儿真是绝了,咋能这么香呢?”

    “这个糯米简直太好咬了吧,哟,这里头还有红豆呐?”

    “这个糯米一煎,酥酥脆脆的,我还以为咬了一口锅巴呢!”

    “你这个绿豆粉的味道咋这么奇特,我好像从来没有吃过这种味儿啊!”

    ……

    林静好算是知道,为什么王大爷回去没有说了,王大娘这不停的架势,竹筒饭这种不好外带的,她怕是知道了会自己来吃,并且很能吃,不像王大爷给她带枣花酥,他就带一个,她要是忙,也是没辙。

    这家里头有一个消费狂魔已经够了,众乐乐不如独乐乐啊!

    远远的就听见外面闹哄哄的声音,王大爷看着报,耳根子发痒,那吵吵闹闹的声音又有些耳熟,他从报刊亭里面伸出来一个头,就瞧见自己婆娘一口一个大拇指,一口一顿絮叨叨,先是一愣,然后扯着嗓子就喊了一句:“你咋来了?”

    喊完,他就是一个后悔了得啊!

    “哼。”王大娘把手上的两根签子扔到垃圾桶里面,又掏出来两毛钱塞到张美兰的手里,怒气冲冲的就朝着报刊亭去了,边去边喊:“死老王!天天就知道自个儿吃,有好吃也不叫我,要不是我今儿碰上熟人,你是不是还跟我装傻呢?”

    王大爷一听,情势不对啊,赶忙脖子一缩,头就钻进了报刊亭。

    王大娘迈着大步走过去,一把拉开报刊亭的门,冲进去就是一顿埋怨,她嗓门大,林静好这儿听的清清楚楚,平时王大爷那副模样,实在是想不出他在家经常被训的模样,现在倒是听见了。

    这边热热闹闹,另外一边却是静悄悄的,林静好瞅着那巷子口,一个勾着背的小老头和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站在那,那孩子背着书包,瞧着模样应该是小学生,他们最少站了有五分钟,王大娘头一次给钱的时候,就已经在了。

    这头王大娘边吃边夸,嘴上不见停,他就站在那看着,紧盯着王大娘的动作,而他旁边的小老头也干站着,他看着哪自个儿就看着哪,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这样站着,瞅着吧唧着嘴的王大娘。

    王大娘前脚进了报刊亭,那小男孩的眼睛就放到了她的小摊上,伸着脖子,往前走了一步,吸了吸鼻子,然后又舔了舔嘴唇,过了好半天,他低下头去,在抬起来的时候看看后面的小老头,啥都没说,又看看她的小摊,又低下头去。

    见他低下头去,他旁边的小老头伸出手来,指了指她的小摊,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又把手放下了,脸上还冒出来了一些怒气。

    旁边的小男孩没看见他这一动作,最后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瞧见他生气的模样。他没有再看向林静好的小摊,而是朝着那小巷的另一头边走去,迈出去没几步,小老头就紧忙跟上,两人一前一后,步伐极快,没走几步就瞧不见身影了。

    “那孩子经常站在那。”张美兰也瞧见了小男孩,瞅了半响,和林静好说了一句。

    经常?林静好看向张美兰说:“我倒是头一次见。”

    “上次那大胖小子买着吃的时候,他就站在那看了半天,旁边的好像是他爷爷吧?”张美兰顿了顿又说:“不过也没见过他们说话,每次都是看一会儿就走,也没见往这边走。”

    来了客人,林静好和张美兰的话题也就暂时停在了这儿,不过自那之后的好几天,林静好刻意留意了一番,总能瞧见小男孩每每走到街口,就会停住脚,然后盯着他的小摊看好一阵儿,有时候是十分钟,有时候是二十分钟,旁边的小老头就和他干站着,两个人也不见说话,就一块儿瞅着林静好的小摊。

    别说,时候长了,盯得林静好都有些不太自然,而她也会不自觉的去找看向那个巷口,小男孩和小老头每每都在,等她忙完的时候,却又已经消失在巷口,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不过,没过几日,林静好就分不出去心思去想这个了,她跟铁匠铺约好的时间是五天,第五天的时候,她揣着十块钱出了门。

    到了铁匠铺,林静好验了货,又在铁匠铺的煤炉上试了试大小,刚刚好,再动动那里两块铁板,结合的也刚刚好,合住之后一点缝儿都没有,果然老手艺就是名不虚传。

    满意的点点头,她痛快把剩下的尾款五块钱给了老铁匠,背着小铁板就出了门,一拐弯,就是副食市场,她哼着小曲儿就钻进了市场。

    捏着兜里的五块钱,林静好笑眯了眼,这购物的时光啊,那总是最开心的时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