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老婆是花瓶,得宠〕〔我真不是神棍〕〔钟向阳顾小希〕〔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跪下,我的霸气老〕〔规则系学霸〕〔超级兵王混都市〕〔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盖世战神萧破天〕〔龙象〕〔黄金召唤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黑石密码〕〔都市无敌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28.第028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天一回暖, 日头也就跟着变长了, 林静好和张美兰推着车到公交站的时候, 天已经是亮的, 冬天的小灯派不上用场了,她收到了布兜里面,然后挂在车把上, 拿下煤炉上热着的暖壶,把水倒进竹筒饭下面的木板里, 没有了强烈的水蒸气冒上来, 林静好干脆直接盖上了铁板。

    竹筒饭这边收拾完,林静好把洗干净的铁板立在里面,拿出来一个玻璃罐子摆在木板上头, 玻璃罐子擦的锃光瓦亮, 盖的严严实实,里面的透着亮的蛋黄一个挤着一个, 看着有一种别样的俏皮。

    远远的,小红就瞧见林静好的三轮车, 哦不,现在应该说是小木板车。她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 又开始泛馋了啊!三步做两步忙往跟前走, 这一走近,她才瞧见好记的招牌上有些变化。

    原本只有枣花酥和竹筒饭的招牌上又多了一个新花样, 一个一个小鸡蛋模样的小东西挨在一起, 脸上都画着表情, 有的笑有的害羞有的哭还有的发怒,看着可爱极了。

    难不成是,出新品了?

    作为一个资深好记吃客,小红非常了解林静好的习惯,她惯爱把吃食画在招牌上,于是立马奔上去,也没管三轮车前面是不是站着客人,上去那就是一嗓子。

    “是不是出新品了!!?”

    “吓死我了!!!”与此同时,站在摊位前面的客人差点跳了起来。

    林静好来的早,少说也有半个多小时,选择困难症青年今天到的也格外早,看见他的摊位就直接走了过来,瞧见出了新品,那是高兴的不得了,当下就要买。、

    可是,就在林静好问他,是要咸蛋黄口味还是牛奶蜜口味的时候,他懵圈了。

    为什么新品也是两个口味的?这不是欺负人吗?就不能只出一个口味吗?还是枣花酥最可爱了,呜呜呜。

    于是,他开始了长达半个小时的大眼瞪小眼,一会儿瞪瞪林静好,一会儿瞪瞪玻璃罐里面的咸蛋黄,好像那咸蛋黄能张开嘴,给他一点指示一般。

    开始,林静好还试图给他一些建议,他每每听了,都只是摇摇头,然后把手指放在嘴边,做出一副沉思的样子,林静好也就不再说话,就等着他……做出选择。

    小红的到来总算是打破了两个人的僵局,林静好看了看小红,又看了看选择困难症的青年,立马和小红说道:“是出新品了,好记鸡蛋仔。”

    “这是啥?”这名字小红实在是听不出来什么门道,鸡蛋……仔?

    “主要的配料是鸡蛋,做出来一个一个的圆圆的很可爱,就像是鹌鹑蛋一样,所以叫鸡蛋仔。”林静好手里面的铁板架在煤炉上面,小红这才看见,往常放铁板的位置上,今儿有些不一样。

    那铁板一开一合,是两块,中间连在一起,可以打开,上面是一个一个的小洞洞,凹凸不平,两块铁板合在一起,中间大概就是一个鹌鹑蛋的大小的空心,这玩意儿看着可真够新鲜的,她还是头一次瞧见。

    “有咸蛋黄口味和牛奶蜜两种口味,要尝尝吗?一毛钱十个。”林静好直接问小红,拖选择困难症青年的福气,半个小时过去了,她还没来得及做出一锅来……

    眼看着公交站开始上了人,她还计划着十里飘香呢。

    “来十个甜的!”小红几乎没犹豫的选了甜的,她一向喜欢吃甜口儿。

    “好嘞。”总算是开了张。

    看张美兰收了钱,林静好就拿了把小刷子,细细的沾了一点玉米油,把左边的十个铁板格子全部涂得泛了光。然后从下面拿出来一个铁勺,在里面的小白桶里面摇了一勺姜黄色的稠糊面粉水,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把格子填满,手一扣下面,那两块铁板就老老实实的合在了一起。

    瞧见林静好就像是变戏法一样,小红和选择困难症青年一块儿梗着脖子朝木板里面看,她也干脆不遮遮掩掩的,把干干净净的小白桶从里面拿出来,然后掀开盖儿,都是那稠糊的面粉水儿。

    不过,比起看,感受更强烈的是鼻子,从林静好掀开盖儿开始,就有一股浓郁奶香味儿飘进了他们的鼻子里面,感觉鼻窦里面都是甜丝丝的,嘴巴里面立马就蓄满了口水,小红不敢说话,她怕一开口,就变成了浩子。

    把小白桶收好,林静好抓着那两块铁板的把手,翻了个面儿,又冒出来一股焦糖味儿,这下,小红是真的忍不住了,她感觉自己的喉咙就没停止过工作,尽管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却一直在工作。

    头一次看见这么安静的小红,林静好还有些不解的瞅了她一眼,见她两只眼睛都快发了直,她还是赶紧把鸡蛋仔做出来吧。

    翻面一分钟左右,林静好就扣动了扳手,打开了合在一起的铁板。

    也就在那一瞬间,奶香味,焦糖味,甜味儿,在整个公交站爆炸开来。

    “啥味儿啊?”等车的人忍不住的左顾右盼,咋来的这么突然,嘴巴里面好像蓄满了口水啊!

    “好香啊,牛奶?”

    “不像,牛奶没有这股子煎出来的焦味儿。”

    “是有点焦,但是为啥感觉甜甜的?”

    “是不是那边的摊子?”

    “好像是,过去瞅瞅。”

    ……

    比起那些客人,小红的反应才是真的吓了林静好一跳,老大不小的人了,一张嘴,竟然流出来一滴口水,好在她反应快,忙擦了去,才没有让公交站涌过来的客人看了笑话。

    “好……香啊。”

    选择困难症青年看着小红抱着牛皮纸袋子,里面的鹌鹑蛋大小的鸡蛋仔被挤出来一个在袋口,看着就想咬一口啊!糟,他也要流口水了。

    忙用手擦擦,他看着林静好说:“我要……”

    “甜的?”瞧他的模样,就像是被这甜香味吸去了魂儿一样。

    “十个咸的!”他说的一脸真诚,然后赶忙掏了一毛钱出来递给张美兰,对,他要吃咸的。

    “好……”林静好应下来,又拿出来一把毛刷,在铁板上刷了一层猪油,接着从另外一个小白桶里面舀了一铁勺面粉水,依旧是从左到右,从右到左,填满了十个格子。

    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着急把铁板合起来。

    拿过玻璃小罐,林静好用筷子从里面夹出来一点咸蛋黄,在每一个格子中间,都放进去一筷头,这才把铁板合起来,合起来的瞬间,立马翻了个面儿。

    咸蛋黄的味道随着翻面的瞬间传出来,一下子就冲淡了之前的奶香味,等铁板张开的时候,散去的奶香味儿彻底被冲没,和奶香味的舒缓不同,咸蛋黄的味道完全刺激着鼻窦和味蕾,让人忍不住想到那流出来的蛋黄心儿,想咬一口。

    林静好用筷子把粘连的部分分开,挨个装进小牛皮纸袋子递给选择困难症青年。

    他不似小红,接过去没有急着就吃,而是忍着口水,从里面挤出来一个小小的鸡蛋仔,仔细的吹了吹,然后伸出手来,从中间掰开。

    鸡蛋仔的外面是一层焦黄色,掰开以后的中心却是鹅黄色,松松软软的,一捏,还有些弹性,那咸蛋黄不偏不倚的在正中间,比旁边的颜色要深一些,又比表皮的颜色浅一些,三种颜色结合在一起,又冒着香味,他终于忍不住,一口就咬了下去。

    咸蛋黄的味道夹杂着些说不出的淡香在嘴里面漾开来,他几口下肚,朝旁边瞅了瞅,见小红还在往最里面送,然后用胳膊肘碰了碰她,又凑近往她的袋子里面瞧了一眼,挤过去说:“甜的好吃吗?”

    此时小红已经快把一袋子卷下去了,被烫麻的舌头丝毫没有影响她的食欲,吃的正开心,那头青年的触碰让她下意识把牛皮纸袋的护在怀里,谁敢跟她抢,她跟谁急!

    “废话,当然好吃。”她吧嘴里面的鸡蛋仔咽下去,护着怀里的食,伸长脖子往那青年的袋子里面张望,咸蛋黄的味道也很香啊……

    “我们换一个?”那青年从袋子里面拿出来一个,捏在手上,又凑的近了点,往小红怀里看,刚才的奶香味,也很棒啊。

    看着被他捏在手上的鸡蛋仔,小红舔了舔嘴唇,咸蛋黄口的香味还没有散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蛋黄香,她倒是真的很想尝一尝,低头看一眼牛皮纸袋,可是她就只剩下一个鸡蛋仔了。

    “这个很好吃的,你闻闻。”那青年把手里面捏着的鸡蛋仔掰开,漏出来里面的咸蛋黄,往小红鼻子前面晃了一下,直接丢进嘴里,三两口就咽了下去。

    色香味俱全。

    “换!换换换!换!”像是下决心一样,小红一边喊,一边依依不舍的从袋子里面拿出来最后一个鸡蛋仔递给他,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当然,在她接过来青年递给她的鸡蛋仔的时候,眼泪就完全收了回去,一口就吞了下去。

    那青年接过来后,还是没有选择先吃,而是从中间掰开,牛奶蜜口的鸡蛋仔明显和咸蛋黄口的里面不太一样,咸蛋黄口里面是松软,而牛奶蜜口里面则是糖心的!

    并不能算是完全熟透了,里面带着一点黏黏的,和焦糖色的外表比起来泛着一些奶白色,奶香味就从那心儿里面冒出来,刺激着他的味蕾,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好像是触电了一般。

    后面的人边吸鼻子边瞅,那铁板是个啥子?咋一堆米糊糊汤浇上去,左翻翻右翻翻它就给熟了呢?

    而且这模样,不就是市场上卖的蜂蜜蛋糕吗?味儿确实香,但是能有啥好吃的?那咸的倒是还有个尝头。

    “还是给我一个竹筒饭,要甜的,撒点绿豆粉。”后面的人站出来,掏了一毛钱,递给张美兰。

    也有老顾客非常相信好记的口碑,上来就要了十个鸡蛋仔的,当然,同样的,吃完就原地爆炸,味蕾爆炸,舌尖爆炸,总之就是全部爆炸,咋说呢?

    说不出来。

    最可爱的是小红和选择困难症的青年,他们两个人就站在摊子旁边,瞅着公交车还没有来,碰着一个熟人,就开始猛吹。

    “张大娘哟!一定要尝尝鸡蛋仔,真的,永生难忘。”小红一边抱着刚才又买的十个咸口的啃,一边和后面的说。

    “对对对!”青年在旁边附和着,怀里也抱了十个咸的,吃不了两口,就要和小红换上一个,没办法,他有选择困难症,他不能接受一直吃一个,他都要尝,都要吃,心里才能平衡!

    “哎哎哎,你不要总是抢我的好不好?”小红把牛皮纸袋子抱在怀里,她表示,不想换!

    “就一个,最后一个。”青年凑上去,他表示,求换!

    这种八十年代的天然托没想到也会传染,林静好笑眯眯的看着他俩抢来抢去,继续招呼着前面的客人。

    后头的大娘梗着脖子看那两个小屁孩吵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这有啥好吃的啊?市场上不就有卖蜂蜜蛋糕的吗?一毛钱一个,那不比这大,还瓷实多了?我那个娃儿,买上一个能吃上一天呢!”

    可不是么?

    “是啊,不就是那玩意儿么?都是一个味儿,比馒头甜了点。”也有大爷接了口,他还真不觉得区别有多大。

    “不不不不不,那哪能一样?”青年放弃了和小红对换,直接从袋子里面拿出来一个,然后掰开,放在那大娘的面前说:“蜂蜜蛋糕里面能有咸蛋黄啊?”

    大娘语塞,谁会在蜂蜜蛋糕里面放咸蛋黄啊?

    “这个不是蜂蜜蛋糕,这个叫鸡蛋仔!”小红也冒出来一句,从里头拿出来一个捏开,放到大爷面前说:“您瞅瞅,馒头里面能是奶心儿啊?”

    那不能有,大爷也不吭声了!

    “还不买一个尝尝?”俩人异口同声的说着,就像是约好的似的,林静好觉得,要是放在新世纪,他俩都能直接去拍广告!

    “行行行,尝尝也不亏哈。”大娘掏出来一毛钱,反正她也要买竹筒饭,尝尝新的呗。

    “我不吃,不就是馒头疙瘩。”大爷哼一声,一转身走了,他就不吃,哼,说什么也不吃,两个小屁崽子!

    这你和我说说,我和你说说,下午的时候,大家也都知道公交站的小摊上了新,老客户也接踵而至,要说口碑,还是好记的好。

    别看人家小姑娘摆摊的时候不长,但是做出来的个个都又好吃又好看又好闻。

    虽然价格确实是贵了点,但是你说,要让你去别家买这个,你买的着么?买是买不着的,那不就得了,多花上一两分钱,你吃到的东西那可是完全不同的。

    不过几天下来,鸡蛋仔的生意和竹筒饭基本持平,这倒是林静好意料之外的,他们的味道截然不同,虽然同样有甜有咸,但是口感上却是有很大的区别。

    老客户的话,多半还是偏向于买鸡蛋仔,毕竟竹筒饭也有些吃腻了,新客户都觉得鸡蛋仔看起来和那蜂蜜蛋糕差不多,虽然一毛钱能买十个,但是瞧着就是不咋划算,不愿意多付那个钱。

    天色快要黑下来,林静好把最后一个竹筒饭卖掉,看着还剩了小半桶的鸡蛋仔原料,低下头去闻了闻,味道是没有问题的,不过确实,甜口的味儿出来,很像市场上那家蜂蜜蛋糕,所以反而咸口的那个桶里面,今儿倒是卖的干干净净。

    合计了一番,林静好准备收摊回家,看来她还需要改良一下。

    “等……等……等等……”气喘吁吁夹杂着咚咚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林静好一抬头,就看见那边大胖孙子呼哧呼哧的往这边跑,边跑还边伸着手,往前梗着,虽然嘴上说着等等,但是其实他已经有些气若游丝,喊不出声儿来。

    不行,他身子太重了,他跑不动了。

    见林静好看他,大胖孙子立马放慢了脚步,站住,两只手撑在膝盖上,他……他要累死了……

    正等着他过来,林静好就看见一阵清风一样的女人从大胖孙子旁边刮过来,她穿着标准的套装,衬衣领的外套露出里面的高领薄毛衣,肩膀处很宽,两排扣子扣得结结实实,下面是一条又宽又大的西装裤,加上一双小皮鞋。

    精心梳理的头发卷这个边儿贴在头上,哒哒哒的皮鞋声在地上响的飞快,没等林静好细看,那人已经站在林静好的面前。

    “妈,妈,你等等我啊……”大胖孙子上气不接下气,这没几步路了,他就是追也追不上,要让他再跑,他那是跑不动了。

    听到这个,林静好才细看来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有些过分瘦肉,衬得她的颧骨都高了起来,显出了几分伶俐,和大胖孙子,那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