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30.第030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这年头, 没有电视机也没有网络手机, 大家平时的消遣也就是扯皮八卦, 李姨说起来就没完, 一会儿感慨一番老梁头可怜,一会儿又心疼人孙子,连林静好听了也心生几分难过出来, 尤其是想起来老梁头那一瘸一拐的背影,仿佛还清晰可见。

    “得, 我不和你说了, 浩子还在家等着呢。”见林静好把饭盒递过来,李姨往怀里一抱,三句一感叹的走了。

    来拿早饭的王大爷听了个尾巴, 当即叹了一口气, 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日子过得不好就算了,心里头的不舒服才是真啊。”

    可不是, 那孩子今年八岁了,都上一年级了, 三四年没说话了,也不知道以后……

    张美兰偷偷的抹了一把眼泪, 又瞧了瞧自家闺女, 心里说不出的酸。

    “妈,你饿不, 给你来几个鸡蛋仔?”林静好看她红了眼睛, 伸手捏捏她的胳膊。

    “不饿不饿。你渴不渴, 妈给你去那头买杯豆子水?”张美兰摆摆手,又抹了一把眼角,问林静好。

    “不用了,咱不是带着水呢。”林静好笑,然后趁着没人,和张美兰一块儿把木板子里头收拾整齐,又给竹筒饭加了个热,公交站就陆陆续续的热闹起来了。

    昨儿下午看了一场年度进食大戏的观众,回去跟邻居吹上几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林静好的摊儿已经摆了半年了,吃的花样儿也是变了又变,合着是他们这些平时不坐公交车的人落了伍,那还不赶紧跟上大部队?

    思来想去,第二天还是爬了个大早,就想知道到底有没有那么玄乎,昨儿那母子俩,现在想来,吃的可真是多的吓人。

    咋能吃那么多还能不腻呢?

    还不就是因为,好吃呗。

    林静好也不知道为何今儿大家都来的这么早,生面孔不少,还都是冲着鸡蛋仔来的,五个人最少有四个喊着要甜的,昨儿下午的奶香味在公交车站开始回放,你说要是偶尔来上这么一次,也就是馋一下子。

    但是你说这味儿要是不散,那不就是一直馋了?

    小蛋糕就小蛋糕吧,左右那么多人买,尝一下又没啥的。

    抱着这样的心态,之前不愿意买鸡蛋仔的人站起来了,一毛钱一毛钱的递给张美兰,让张美兰收的都有些手软。

    原先林静好还担心,今儿甜口卖的这么好,不会剩下咸口的吧?不过如今看来,是她多虑了,毕竟觉得不划算的人,还是想尝口新鲜的,都要了咸鸡蛋黄口儿的。

    尝过之后,他们才知道,之前的他们是多么的愚蠢!

    什么小蛋糕啊?

    那能一样吗?你说说那能一样吗?

    咱就不说这味道了,就凭这个模样这个口感,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好不好!

    这新世界的大门一旦打开,就很难关上,由此我们可以参考选择困难症青年,他爱上了乐此不彼找人交换口味的日子,作为被他盯上的长期换食对象小红,可以说是心里很苦,因为她本来就很喜欢吃甜的啊,换换换有什么好换的!她不要!

    等到人散的差不多的时候,林静好听见公交站那头传来一声小红的穿透性呐喊。

    “南选泽,你能不能不要再抢我的鸡蛋仔了?!”

    对此,林静好只能感慨一句……这名字起得真是,太合适!

    热热闹闹的一早上,林静好的小白桶直接见了底,本来以为今儿也不会有太多人买,她干脆就比平时少做了一些,没想到,竟然意外的受欢迎。

    中午回去匆匆忙忙的吃了饭,张美兰留下来洗洗涮涮,林静好则拎着篮子揣着钱出了门,她昨儿就计划着要多弄几个口味,这会儿赶早去买材料,回来还能做上一些。

    小跑进了市场,林静好弯弯绕绕的转了一圈,手里面大包小包的回了家,到了楼门口,瞧见那卖奶的,又停下来打了一斤奶,才拎着上了楼。

    张美兰正在泡糯米,瞧见她上来,手都顾不上擦一把就先把她手里面的东西接了过去,问:“这都是啥?”

    “今儿我们尝点新鲜的,妈,一会儿你泡完糯米帮我把做鸡蛋仔的铁板拿进来。”林静好边说着便蹲在地上收拾。

    “好,妈这马上就好了。”张美兰洗了把手,又把糯米都细细的洗了一遍,然后泡起来,盖上盖子,抹了一把手,转身就从厨房出去。

    林静好先分别把红豆拿出来,洗干净之后放在锅里面煮上,又拿了一穗玉米儿,把皮拔掉,露出来一个个黄黄的小脑袋,一点儿也不心慈手软的把它们一粒一粒剥下来,然后放在盆里面,细细的一个个洗干净,趁着奶还热着,抓了一大把泡进了奶里。

    张美兰来的及时,她把小锅递给林静好,然后就帮着林静好把鸡蛋打碎,蛋黄和蛋清分开,蛋黄全部阉了起来,剩下的蛋清装进小瓷盆里头,然后按照林静好教她的比例挖了两勺面粉进去。

    林静好把小瓷盆抱过来,先把玉米捞了出来,把泡玉米的奶倒了进去,加了一小勺红糖,又加了两勺白糖,再来一勺酵母,递给张美兰后把沾着奶的玉米找了小碗放起来。

    刚巧红豆熬熟,林静好用筷子戳了戳,已经软了不少,满意的点点头,让张美兰帮着捞出来,又把绿豆拿出来洗干净,放了水,在火上接着熬。

    不过这一次,林静好在锅上面放了一个屉盘,把玉米的小碗放了上去才盖上盖子。

    等她都弄好,张美兰那边已经把甜鸡蛋仔的面糊糊搅拌好,里面冒着一股一股的奶香味儿,闻着就馋的紧。

    鸡蛋仔做起来要比竹筒饭还有枣花酥都简单,除了咸蛋黄口味的需要腌蛋黄之外,甜口的只需要把面糊糊弄好就行,这个并不难,张美兰跟着林静好,只用了一天就学会了。

    玉米香跟着绿豆香一块儿冒出来,林静好关了火,把玉米碗拿下来,绿豆也装了锅,这才跟张美兰说道:“妈,你去洗衣服吧,剩下的我来就行,不然晚上咱又不能早睡了。”

    “嗳,妈就在那头的水房里,你要是忙不过来,叫一声就行。”张美兰擦擦手,又跟林静好嘱咐了一句,才转身离开厨房,去屋子里面抱了一盆衣服出来。

    和林静好摆了半年摊,张美兰也知道这其中的辛苦,晚上睡的晚,早上起得早,又住在吴艳芬这里,她们娘俩肯定是把家务活全包了的,可谓每天都忙得很,一刻不得闲。

    自那次闹了蠢后,她也跟着开了不少窍,学起来也快了不少,尽管开始还有些顾不上,不过日子久了,倒是也得心应手,有啥事也知道先和闺女或者妈商量一下,就算是忙,也是开心的。

    林静好也是一样,尽管每天都忙的脚不沾地,但是还是觉得挺开心,尤其是每天晚上数钱的时候,别提多有成就感了。

    她乐呵呵的哼着小曲儿,然后把绿豆和红豆也放进奶里面,在锅上蒸了一分钟,又找来三个小玻璃罐儿,分别把两个捞出来装起来,又把玉米捞出来也装进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红豆和绿豆就算是蒸过也没有也没有玉米那么好入味儿,玉米本来就带着一股甜香味儿,要是放在奶里头蒸,奶本身的鲜味就会被玉米掩盖掉,不过红豆和绿豆不一样,它们的香甜味道没有那么腻,蒸一下反而会给奶里头带着一股豆香味儿。

    都入了罐,林静好把牛奶先收好,然后把做鸡蛋仔的铁锅放在煤气灶上,细细的刷一了一层玉米油,又挖了一勺子面糊糊,浇进去,并没有着急开火。

    她一共刷了十个格子,前三个格子里面她用筷子夹了玉米放在正中间,然后又在其他的格子里面放了红豆和绿豆,最后又加了一个玉米,刚好十个放好,这才开了火,把铁锅合起来。

    这种多种口味混合的一锅,做起来肯定是多多少少会有窜味儿,但是好在都是甜的,她也想试试这味道窜出来有没有很怪异,毕竟要是以后买的人多,她是腾不开手一锅一锅的做的。

    这一锅刚好做二十个,却很少有人能一口气就买二十个,合在一起做,能省下不少时间。

    好在面糊糊的味道是一样的,所以就算是香味儿冒出来,也还是那股子奶香味儿,只不过还夹着一些甜甜的清香,这是红豆和绿豆综合在一起出来的味道,还有就是浓郁的玉米味儿,全部融合在一起,那味道,说起来,是很销魂的。

    总结出来就是四个字:甜而不腻。

    吴艳芬坐在屋里头裁了一块布,合计着在给林静好做一个替换的围裙,这针脚刚上去,门缝儿就飘进来一股子香甜味儿,她感觉口水一下子就充满了口腔。

    忍不住笑话自个儿,怎么年龄大了,还这般嘴馋?肯定又是她那大孙女,在做好吃的。

    别说吴艳芬了,林静好把铁板掀开的时候,一股子热气夹杂着猛烈的香味扑面而来,差点把她给熏倒的同时,她的口水也漏了出来,好在厨房里面没什么人,林静好连忙咽了一口,忍着馋,把鸡蛋仔一个一个的拿出来,放在小碗里头。

    她前脚端着进了屋,后脚前后左右的住户就都开了门,漏出来一个个小脑袋,狠狠地吸了一口楼道里面的香味儿,舔了舔嘴唇,互相说着话。

    “这味儿哪来的?”

    “甜死了,我们家飘得全是这个味!”

    “我家也是,你听听,我家那个混小子还喊着要吃呢。”

    “应该是老吴家的大孙女做吃的呢吧?她不是摆了个摊儿,最近又新出了个啥,我闺女说闻着就一股奶香味,难不成是这个?”

    “不知道啊,我从来没去过她的摊子,小丫头片子能整出啥来啊。”

    “你可别小瞧了小丫头片子,我们家那个死鬼,从来不吃甜的,都每天要去吃上一口呢。”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晚上我也去试试?”

    “冲这个味儿也得去啊。”

    “还不知道是不是她家做的呢。”

    ……

    屋里头的祖孙并不知道外面有多热闹,倒是抱着衣服回来的张美兰也闻见了香,这还没进屋就听见她说:“静丫头,你这做的啥,咋还有股豆香味呢?”

    “妈你快来尝尝,我刚做的,要是好吃,咱晚上带着出摊儿去。”

    这下左邻右舍探脑袋的心里头都肯定了,没错,就是老吴家的那个大孙女做的,她还说晚上要带着出摊?

    那得去尝尝,这坐在屋子里闻着,实在是太馋人了。

    比他们运气好的吴艳芬此时正捧着林静好端进来的那个小碗,林静好撑着下巴坐在吴艳芬的旁边,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瞅着她说:“姥,你快尝尝。”

    吴艳芬瞅了瞅碗里面的小可爱,又瞧瞧大孙女,笑着说:“这比你那天做给我的小蛋糕还香呢。”

    “这里头加了好些佐料呢。”林静好看着张美兰走进来,小跑过去把她手里面的盆接过去放下,然后拉着她妈的胳膊坐在吴艳芬的旁边说:“妈你也尝尝。快吃,好给我说说,都缺点啥。”

    玉米味儿,红豆味儿,绿豆味儿?这三种味儿都有,但是却说不上来哪个更具体,等着吴艳芬先捏了一个咬开,张美兰才伸出手去拿了一个。

    鸡蛋仔还有点烫,吴艳芬险些烫了嘴,不过过后嘴巴里面蔓延开来的味儿,让她一瞬间就懵了,低下头看看手里头剩下的半个,那里头还躺着两个玉米粒儿,玉米香味儿在咬开的同时变得更加丰满,不管是口腔,还是鼻翼,都已经被塞得满满当当。

    而张美兰这边,她捏到的是绿豆的,绿豆本身并没有红豆和玉米那么甜,相比之下要有些清淡,但是就是这股清淡,让张美兰感觉牛奶的甜腻味儿完全被取代,嘴巴里面的感受,她根本用语言形容不出来。

    “静丫头,你太厉害了。”先说话的还是吴艳芬,她给林静好竖了一个大拇指,然后赶忙从里面又捏了一个出来给她说:“你自个儿也尝尝,你姥吃着啥也不缺!”

    “嗯,啥也不缺!”张美兰跟着点头。

    林静好也拿过来,她拿到的刚好是一个红豆的,红豆应该是这里面最甜腻的,不过也是口感最好的,红豆里面被蒸的快要化了开,吃进嘴巴里面的时候已经变得有些粘腻,不过就是这样的粘腻,反而带来了一种全新的口感体验。

    这一次研究出来的新口味,看来都非常的成功。

    林静好笑笑,把鸡蛋仔吃下去,对张美兰又给她拿的摆了摆手说:“我不吃了妈,您和姥把剩下的都吃了吧。”

    她可不是胖小子的亲妈,怎么吃都不胖!

    出摊之前,林静好又抽了空在木板空白的地方写上新口味,这才推着去了公交站,现在还没到下班的点儿,她们娘俩还是习惯性的先给竹筒饭加了热,现在天头不冷了,竹筒饭也没有那么娇气,这一壶开水,能管好久呢。

    接着就是换煤,把小罐罐一个个拿出来摆在外面,咸蛋黄儿,玉米粒儿,奶香红豆,奶香绿豆,每个小罐罐上面都有林静好娟秀的字迹。

    “不是这么爽吧,难道是又上新?”小红飞一般的从第一辆公交车上面跑下来,刚感叹了一句,就连忙掏出来一毛钱塞给张美兰说:“来十个甜的,王姐让我帮她买的,快快。”

    王姐是那个售票员,她上班的时间,也是林静好出摊的时间,早上不着急的时候,会偷偷跑下来买一个,这下午人多她就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了,有的时候会让小红买上几个从窗口递给她。

    林静好动作麻利的先做了个十个,小红在等的时候看见多了三个小玻璃罐子,然后就问她:“新口味?”

    “嗯。”林静好边翻着手里的小锅边说:“有玉米口味,红豆口味,绿豆口味。你应该喜欢吃,这三个口味都是甜的。”

    听了这话,小红连忙点头,嘴上说着:“你就是我修仙路上的大师父!”然后又贼眉鼠眼的朝着后面看了看,说:“等会儿先给我来十个玉米口味,十个红豆口味的,在南选泽下来之前,我得拿着赶紧走。”

    说着,从兜里面赶紧掏出来两毛钱递给张美兰,又接过去王姐的十个鸡蛋仔,跑到公交车的跟前,给她从窗口递了进去。

    等她往来跑的时候,南选泽已经站在摊位前面了。

    他觉得自己被逼疯了。

    之前的两个口味已经让他快要崩溃,好不容易找到了解决方案,现在又出了三个新口味,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

    眼见着四个小罐子清清亮亮的,里面的食物睁着大眼睛看着他,每个都在等待他的临幸,他却不知道应该选择哪个。

    人生路上的苦,有谁真的能知道。

    他抬起头来,一脸绝望的看着林静好,她怕不是上天派来克他的吧?

    “咳咳。”林静好清清嗓子,然后看小红还遥远的身影说:“小红刚才要了十个红豆,十个玉米的。要不你尝尝绿豆的?你都吃了好几天咸蛋黄了。”

    为客人分忧,也是老板的职责所在啊,谁让她是良心卖家呢?

    南选泽恍然大悟,心里头一瞬间就明镜了,拿出来一毛钱,一挥手放进了张美兰的手心,然后说:“就给我来十个绿豆的!”

    小红跑过来的时候,刚好听见这句话,她脚步一停,看了看林静好手里面的小锅,又看了看南选泽,她的命才是真的苦。

    她就不喜欢交换。

    她只想吃她想吃的!

    每天都要上演的换食大戏又开始了,只不过今天要热闹一点,因为今天又多了一种口味,经过林静好长期以往的观察,南选泽不但有选择困难症,八成还有强迫症。

    总之就是别的不重要,但是吃起来,数儿要对,他每每和小红交换,基本上都是一个口味吃五个。这次南选泽买了十个,小红买了二十个,也不知道他该怎么去权衡才能够吃的刚刚好。

    两个人在公交站前打打闹闹,吃吃换换,让不少人都驻足下来看他俩,感觉这就是一场吃货的战争,一时间也瞧不出个输赢来,但是看着那食物确实是真的很抢手,闻着也不错,买点买点,这不就在摊子旁边吗?

    林静好瞅着他俩,笑起来,看来她是要考虑考虑,是不是应该下次给他俩打个折,广告打得这么好,不去做演员实在是可惜了呢。

    有几个人正往来走,远远的就梗着脖子往前看,瞧见林静好那边热热闹闹挤满了人,又吸了吸鼻子,其中一个说道:“是这个味儿吧,下午楼道里头的。”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味儿,香甜香甜的,那个是不是老吴家那个大孙女?”另外一个说着。

    “嗯,我瞧见过,高高瘦瘦皮肤白白的。”

    “走走走,我儿子喊了一下午了,哈喇子流了一地。”

    “别说你儿子了,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

    几个人一边打趣一边往前走着,走到摊儿跟前,发现这排队的人还真是不少,他们也跟在后头,就听前面叽叽喳喳热热闹闹的,好像是出了几种新口味,大家都抢着买呢。

    可不是么,这新口味一出来,再也没有人觉得鸡蛋仔和小蛋糕有任何关系了,你瞧瞧那玉米粒儿上面还沾着奶呢,你在瞧瞧那红豆和绿豆,别提看着多馋人了,躲在小玻璃罐里头,仿佛不吃都对不起他们一般。

    “十个红豆!”

    “二十个绿豆!”

    “五个玉米五个绿豆!”

    ……

    声音太多了,张美兰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收钱的差事别看平时不难做,这人一多,就容易乱。

    林静好这一锅指不定做几个什么口味的,她自个儿要记住哪个格子是哪个位置,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记别人要的是什么口味,更是不知道哪个给了钱,哪个没给钱,于是这个重担张美兰必须一个人扛下来。

    不过好在,目前为止,张美兰都扛得不出,还没有出过错。

    人多嘴杂,林静好没有急着听摊子前面的人要什么,只忙着听张美兰说口味儿,做好也递给张美兰,是谁的,让她给谁。

    林静好是有意这样做的,等日后她卖的花样更多了些,现在锻炼的好了,张美兰也能记得过来。

    翻锅的空儿,林静好瞧见老梁头带着孙又站在了巷口,还是那个位置,还是一句话都没有,她没有很多时间去关注这爷孙俩,只觉得有一股强烈的视线对着她,那是一种渴望的情绪。

    唉。

    她心里头叹了一口,手上把鸡蛋仔分开装进袋子里面,也许,这孩子并不是真的不想说话,而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吧?

    过了人最多的时候,张美兰和林静好总算是可以歇上一口气儿了,张美兰忙擦擦额头上面的汗,又把钱理了理,看着手里那一踏子纸币和林静好说:“今儿的人可真是多。”

    “嗯。”林静好也松了一口气儿,有些昨天下午没买上的,今儿都是特意过来买的,还有些林静好瞧着眼熟,但是又好像以前不是客人的也挤在摊子前头,带走的人不少,在这吃的也多,口味更是花式要,差点没把她们娘俩的脑子给喊炸。

    这小白桶也是直接见了底,林静好琢磨这最多应该还能做上二十几个,怕是下一趟车的人,吃不着几个了。

    下一趟车还没来,翠翠就来了,麻溜的打包了一锅带回家,林静好瞧着还剩了个底儿,就干脆直接倒进了小锅里面,瞧着还能做出五个来。

    巷口的老梁头爷孙还站着,小孙子的手这次拧在了书包带子上,那本来就有些破旧的书包,让他三拧两拧,看着似是要断了。

    老梁头的手插在口袋里面,面上开始是愤怒的表情,过了一会儿转为无奈,然后变成难过,不远处林静好把他的表情全部看在了眼里。

    从前她不知道,为啥老梁头总是会突然的生气,还当是不愿买给小孙子,现在她明白了,这股气很明显不是对着宝贝孙子去的,而是他自己。

    孙子开不了口,他也一样,开不了口。

    家里本来就只有两个人,一个闷葫芦,一个不说话,闷葫芦自然慢慢变得张不开口,也许他也想问上一句,但是他不知道怎么问,或许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孙子交流。

    林静好挂着笑,冲着小男孩招招手。

    那小男孩抬头看了一眼老梁头,又看了看林静好,摸不准林静好是不是在叫他,没有动。

    “梁大爷,您孙子喜欢吃啥口味的啊?”林静好这次干脆喊了一嗓子,她虽然声音不小,但是说话的语调很柔,听着一点儿也不会让人不舒服,反而感觉很亲切。

    老梁头听了林静好的问话,有些慌,下意识的低下头去看看小孙子,他不知道他喜欢吃啥口味的。

    “过来瞧瞧呗,我这里上了新口味,看看爱吃哪个,就剩五个了。”看他们爷俩不动弹,林静好也不着急,又喊了一嗓子,这次还拿起来玉米粒儿的小罐子给那小男孩看了看。

    大概是禁不住食物的诱惑,小男孩子抓着包带子的手一松,往前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看爷爷,眼神里面的期盼不言而喻。

    老梁头果断的跟上,看到孙子那样儿,就连平时的跛脚都变得有劲儿了许多,走起路来瞪瞪的,脸上的表情更是说不出的喜悦。

    看着爷孙俩一块儿走近,林静好把小罐罐都摆放整齐,等那小男孩站定,她先举起来先前拿过的那个玉米罐儿和他说:“这个是里头是奶香玉米。”

    看他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玉米,喉咙一动一动的,林静好笑笑,又一个个的拿起来那些小罐子介绍道:“这个是红豆,这个是绿豆,这个是咸蛋黄。”

    他的小眼睛一会儿看看红豆,一会儿看看绿豆,一会儿又看看咸蛋黄,林静好见他每个都觉得新鲜,又说:“这几个是甜的,这个是咸的。早上你爷爷给你买了甜口的吧?那个是牛奶心儿的。”

    她的语速很缓慢,介绍的很细致,听起来很舒心,小男孩原本带着一丝警惕的神色总算是放松下来,他点点头,抬头看了一眼老梁头,然后又低下头去。

    老梁头知道孙子是真喜欢,早上回去的时候,他刚把袋子递过去,小孙子就抱着一口一口的把五个鸡蛋仔全吃下去了,中间都不见停的。

    他们相依为命也有好几年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家孙子那般神色,心里面心酸又是感动又是喜悦,面上却表现不出来。

    颤颤巍巍的老手伸进口袋里面,老梁头数了数钱,抽出来了五个一分钱递给张美兰,方才他听着还剩下五个了,他全要,只要他孙子喜欢,怎么都成!

    “你想吃哪个口味的?指给姐姐看。”林静好伸出手去点了点眼前的玻璃罐儿,然后和低下去的那个脑袋说。

    他又抬起头来,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四个罐子,思来想去,也没有拿定主意。

    “这样好不好,姐姐给你做两个红豆的,两个绿豆的,一个玉米的,好不好?”林静好又说,然后点了点那三个罐子。

    小孩子不比大人,自然是觉得哪个都是新鲜的,都想尝试一番。

    他快速的点点头,像是捣蒜一般,小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悦,还抬起头去看了看他爷爷,那表情被老梁头尽收眼泪,他忍不住回过头去,抹了一把眼泪。

    林静好左翻翻,又翻翻,每一次翻面都能够带出来一股子香味儿,站得不高的小男孩一阵又一阵的往鼻子里面吸,在他眼里,现在林静好就是那天上的大罗神仙,那是谁也比不了的厉害。

    等那五个鸡蛋仔出了锅,烫糊糊软绵绵的鸡蛋仔被林静好一个个拆开,然后用筷子小心翼翼的装进牛皮纸袋子里面,他更是觉得林静好在那一瞬间无可取代,尤其是她的投喂,让他开心到了极致。

    没有递给老梁头,林静好直接把纸袋子送到了孩子的手里面,柔声说了一句:“小心烫。”

    他点点头,嘴角轻轻的勾起来一丝笑容,这也许就是他最开心的模样,林静好看着他,才七岁,应该是最活泼的年纪。

    看着孙子的那一抹笑意,老梁头终于控制不住,老泪纵横,手一把一把的抹在脸上,哭的像个没出息的孩子。

    等他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抹干脸上的眼泪,哑着嗓子对林静好说道:“谢谢,谢谢。”

    “您客气啥。”林静好赶忙陪了笑,她没什么好谢的,她只是个卖点心的。

    小男孩听了声抬起头来,看着爷爷泛红的眼角,小手伸进牛皮纸袋子里面,小心翼翼的捏出来一个鸡蛋仔,高高举起来,递给他爷爷。

    老梁头的眼神和他对上,他有些害怕,回避开去,但是高举的手并没有放下来。

    “你吃,你吃。”老梁头哑着嗓子,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眼泪又提上来,忍着哽咽和孙子说着,轻轻的抓住他的胳膊放下去,让他自个儿吃。

    小男孩不吃,非常坚持的要给爷爷,被放下去的胳膊又举了起来,老梁头不得不把那个鸡蛋仔接过去,林静好见他从兜里面掏出来一块赶紧的手帕,把鸡蛋仔小心翼翼的放到手帕里面,然后裹起来,又仔细的放进口袋,还拍了拍,脸上一阵暖意。

    直到小男孩一口一口的全部吃下去,爷孙俩才结伴离开,看着俩人离开的背影,张美兰忍不住背过身去抹了一下眼角,林静好也觉得心里面有些不舒服,低下头来把手跟前的桶和罐子全部都收拾好,然后又和张美兰把木板都擦得干干净净,两个人才一路推着三轮车回了家。

    眼前的路还长着呢,明天怎么样还不知道,所以林静好相信,那个孩子今天能做出如此喜悦的表情来,日后也不会一直这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