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31.第031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吃过晚饭收拾妥当, 张美兰负责把竹筒饭全部都装好, 林静好则把鸡蛋仔的面糊糊全部搅匀, 除了咸蛋黄口味的不加糖和牛奶蜜口味的多加奶之外, 红豆绿豆和玉米粒儿好在只需要弄一桶就好,所以也不费事儿。

    自从把重心放在鸡蛋仔身上,时间就变得充裕了很多, 就是早上还需要早起做竹筒饭,不过晚上休息的也早。

    今年没有春天了, 结婚的人少之又少, 枣花酥的订做量也变低了很多,偶尔有也都是家里多人买着吃,林静好都是十个起卖只做订做, 不然的话实在是太费事儿。

    好在竹筒饭好准备, 现在她带出去的也不多,也并不是很麻烦, 娘俩一番准备做完,这还没到睡觉的点儿呢。

    进了屋, 吴艳芬赶忙站起来,手里面还拿着什么, 走到林静好的跟前说:“忙完了?来来, 我比划比划,看看大小合适不。”

    她手里面拿着的是新做的围裙, 林静好原本有两个, 一个带袖子的, 一个不带袖子,都是吴艳芬用剩布料给她做的,张美兰也是一样,好洗,又耐脏。

    不过不带袖子的到底还是容易溅的满处都是,天头也要热了,多备上一件也没错。

    吴艳芬偶尔还是会接一些散活儿,忙了一辈子,突然闲下来她也有些受不了,好在活计都不重,这不就腾了手,又给她们娘俩一人做了一身中长袖的,省的溅的到处都是,天热了也能穿。

    林静好接过来就往身上一套,大小正合适,又拿了吴艳芬手里头的另外一件递给后面进来的张美兰说:“妈,姥给我们新做的围裙,你也套上试试大小。”

    “嗳。”张美兰接过去,眼眶子有些红,吴艳芬看她一眼说:“我平时本来也没什么事儿,你们娘俩怪辛苦的,又要出去摆摊,家里啥活还都不让我干,我只能做衣服了。”

    她这话听着好像是解释一般,其实是安抚了张美兰的心。

    这么大的人了,带着女儿住在妈家里,还让妈给做衣服,她实在是又害臊又心酸。

    对比林静好,她和张美兰想的不一样,眼下也是没有办法,既然选择住下,就不能想那么多,只有可劲儿对她姥好,让她高兴,乐乐呵呵的。

    “谢谢姥给我做的新围裙,明天咱炖鱼吃。”林静好伸手挽上吴艳芬的胳膊,头往她肩膀上一放,柔柔的说。

    “又炖鱼,你有几个钱哦?”吴艳芬笑着说,捏捏她大孙女的脸,每个月她们娘俩给她不少钱,家里的吃食平时林静好去买材料也会一并买回,这个月都炖了好几回鱼了,那鱼老贵了呢。

    “炖鱼的钱还是有的嘛,等我赚了大钱,天天带姥吃香的喝辣的,咱天天吃肉,炖鱼!”林静好拉着她姥走到沙发跟前坐下来,脸上笑眯眯的说。

    “行,姥等着你赚大钱。”吴艳芬也笑,孩子的话她没有当真,但是她听着舒坦!

    张美兰看着身上刚合身的围裙,又看看林静好和吴艳芬,也露出一抹笑来,转身出去烧了一壶热水,给她们一人倒了一杯红糖水。

    晚上睡得早了,早上精神就好一些,尤其是现在天亮的也早,起床也并不是那么具有挑战性,林静好和张美兰推着车出了摊,居然还有人在这儿等着她们来,一来就凑了上来,等站稳了,才发现是王大娘。

    林静好停稳车,把煤炉上的壶拿下来和王大娘说:“大娘,您今儿咋来了?”

    她并不清楚王大娘是做啥活的,但是也应该是忙的,平时不咋来,馋了都是王大爷给带回去。

    “这不是听说你又出新玩意儿了,死老头也不和我说,我自个儿来尝尝呗。”王大娘看见林静好把铁锅拿出来,就搓着手,她本来不是个馋的,但是也不知道咋,吃了一回枣花酥开始,就一个想俩,俩想仨。

    昨儿晚上楼道里面一股子一股子香气儿,她坐在屋里头闻着那口水就滴溜溜的在嘴里面打转,赶紧站起来出去一打听,原来是公交站的小摊又上新了,这回出了好几种口味呢,小红那丫头吃的回来都一蹦一跳的,看见她就赶紧上去吹一顿。

    说的那叫一个邪门,感情她吃了就跟升了一次天似的。

    王大娘听完,当即一拍大腿,她明儿一定赶早!作为一个食交已久的常客,上新了要是不来尝尝,都对不起她老头平时花的那些钱。

    “那您想吃啥口味的?”林静好把瓶瓶罐罐摆起来,摊子上头看着就热闹万分,尤其是那几个玻璃罐子挤在一起的模样,特别招人喜欢。

    “哟,这么多花样呢?我瞧瞧,这是红豆吧?咋上头还有白白的呢?啥啊?绿豆也有?玉米也有?”王大娘跟个炮仗似的,嘴里面嘚嘚嘚的说个没完,看啥都新鲜似的。

    “那是奶泡着蒸过的,所以是奶香味儿的,您闻闻。”林静好把罐子打开口,红豆夹杂着奶香味儿里面就飘了出来,王大娘口水差一个没崩住,许久才说了一句:“我就要这个味儿,你这个咋卖?”

    “一毛钱十个,一锅是二十个。”林静好把小铁锅在王大娘的眼前晃悠了一下,笑道。

    “行,先给我来十个,这口味能搀不?”她又盯上了那罐子玉米,玉米的颜色是非常抢眼的,尤其是上面还沾着一点点奶色,摆在这里比咸蛋黄看着还要让人有食欲。

    “可以,给您做五个玉米五个红豆的?”林静好边往锅里头刷油边问她。

    王大娘痛快的一点头,然后说了句:“等下哦。”

    林静好抬头看了她一眼,就等来了一嗓子吼:“老王,你出来,说说你要吃啥口味的!”

    被召唤出来的王大爷从报刊亭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瞅了瞅自家媳妇,然后又把头缩了回去,王大娘见他这模样,叉着腰,正准备再来一招狮吼功,就见那报刊亭的小门开了。

    手里卷着报纸,王大爷从那小门走出来,一回身带上门,慢慢悠悠的走过来,站在摊儿前头说:“给我来十个咸蛋黄味儿的,烤焦点。”

    “让你和我一起跟这儿等,你偏不。”王大娘抱怨了一句,脸上有些不高兴。

    王大爷瞅她一眼,没有说话,默默地把手伸进兜里头,掏出来两毛钱给了张美兰,刚才再报亭里面他就听见自家婆娘絮叨个没完,这个嗓门儿,就不能小一点吗?

    “一天到晚跟个闷葫芦似的,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就吵架。”王大娘瞪了他一眼,又跟林静好说:“别给他弄那么焦,口味重的很,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那老肠子老胃的哪能受得了!”

    她的语气并不好,话也说的不好听,但是字里行间都透漏着对王大爷的关心,林静好自然听得明白,忙笑着点头说:“嗳,听您的。”

    “小丫头真明白事儿,知道咱家谁做主。”王大娘一听就乐了,得意的瞅了一眼王大爷,那模样就好像在说,她才是当家作主的,让王大爷清明点。

    王大爷瞟了她一眼,说:“把你能耐坏了。”对于林静好答应下来的事儿,他是一个字没提,不焦就不焦吧,也挺好吃。

    铁板一开,香气儿悠悠的飘出来,王大娘趁机赶忙抹了一把嘴巴,大爷瞧见了,伸手递了块帕子过去,她接了捂在嘴上说:“丫头,我总算知道为啥小红昨儿能拉着我吹半个小时了,味儿不是盖的。”

    “没出息那样。”王大爷舔舔嘴,先是心疼了一下自个儿的帕子,最后想着左右都是他婆娘洗,心里头又舒服了一些。

    “你有出息你倒是回去,你那十个归我了。”王大娘接过来林静好递给她的鸡蛋仔,说话间就挤了一个出来咬一口,结果直接烫了嘴。

    “人丫头都提醒你小心烫了,你急什么!”看她那呲牙咧嘴的模样,王大爷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王大娘那叫一个不高兴,当即回了一句:“又没烫着你,你急赤白脸的干啥!”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来来回回,谁也不让谁,最后还是王大爷的语速赶不上王大娘才落了下风,见他俩这般,林静好赶忙把咸蛋黄口的做好给王大爷递过去,他接了过去,打开袋子没好气儿的对着王大娘说:“这个味儿比你那个好,你尝尝。”

    “我才不吃你嘴剩的呢。”王大娘哼了一声,她不吃!

    “爱吃不吃。”王大爷扭头就走。

    赶紧两步跟上去,王大娘又吸吸鼻子,空气里面的味儿早变成了咸蛋黄口的,她闻着又馋得慌,瞧着自个儿袋子里的已经见了底,就凑在王大爷跟前说说:“味儿也挺香的啊,给我一个尝尝。”

    “你不是不稀罕么?”王大爷说。

    “你这不是还没吃么,不算嘴剩的。”王大娘强词夺理。

    ……

    看着俩人钻进了报刊亭,林静好笑着把铁板用水冲了一下,见张美兰一脸羡慕,伸出手去拉了拉她的胳膊说:“妈,给你倒杯水喝?”

    “不用,妈不渴。”张美兰拍了拍林静好的手笑开来,心想,她也很幸福,有个好女儿。

    没两分钟,王大爷又从报刊亭里面钻了出来,手上捏着三毛钱,把剩下的味道要了遍,嘱咐林静好一会儿给他送过去,不过这回他没有要求烤焦些。

    招呼完王大爷夫妻俩,林静好这儿就开始热闹了,新出的口味明显让鸡蛋仔变得受欢迎了许多,林静好也发现,花样越多,大家越高兴,尤其是几个小姑娘聚在一起讨论要哪个口味,高兴的很。

    你买这个,我买那个,回头咱们换着吃,多好使。

    当然,这还要谢谢给他们灵感的南选泽。

    一早上的功夫,林静好那三个小白桶全都见了底,卖了个精光,一点儿都没剩。

    除了做的时候往里面加东西,还可以往面糊糊里面加东西,左右小白桶见了底,家里材料是还有,但是出去一趟也不碍事,吃完饭,林静好跟张美兰分了工,张美兰在家里面把牛奶蜜口味和其他口味的底料做出来,林静好和吴艳芬一块儿去躺市场。

    过了午,市场的人并不多,往常都是林静好一个人出来买东西,今儿和吴艳芬一起,她就没有那么着急,两个人细细的逛了起来。

    买了些基本材料,吴艳芬喜欢吃林静好做的红烧肉,俩人又挑了一块肉,买了些豆角和粉条,吴艳芬说什么也不让林静好掏钱,硬是把她拖到身子后面去,还信誓旦旦和她说:“你姥我膀大腰圆的,怎么能让你一个小姑娘掏钱。”

    没办法,她坳不过,只能让吴艳芬掏了钱,也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吴艳芬今儿非要跟她一块出来。

    在卖菜那边转悠完,林静好挽着吴艳芬的手往水果摊那边走过去,水果摊跟前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虽然水果算不上什么奢侈品,但是也要比蔬菜贵了很多,林静好上去随便问了苹果怎么卖,现在不算是上苹果的季节,也就贵一点,要三毛钱一斤,对比下来,香蕉只需要一毛五。

    靠南边,还是热带水果卖的便宜些,香蕉容易坏,放不住,不过如果和面糊糊搅合到一起的话,一天也就卖的差不多,坏不了。

    思考了一番,林静好准备买上三个香蕉,正准备伸手去掰,吴艳芬就拉着林静好的胳膊和那人说:“你这卖的太贵了,咱去别家看看。”

    说着转身就要走,那老板忙喊住了他俩,仔细瞅了瞅说:“我这卖的不贵了,这么个吧,香蕉我算你一毛一斤,苹果算你两毛,成不?”

    林静好没作声,瞧了她姥一眼,低下头去看鞋尖。

    “不成,还是贵。你看你那香蕉颜色都不对了,放了不少时候,今儿卖不掉肯定就坏了,你还跟我要一毛一斤,我可不要。”吴艳芬两手交替站着,一副绝对不上当受骗的表情。

    小老板没辙,和吴艳芬展开了一番讲价的回合,最后林静好两毛钱买了两个大苹果,还带了三个香蕉,她都忍不住要给她姥竖起大拇指了,她姥简直忒牛了。

    钱还是吴艳芬掏的,她说什么都不让林静好给,哪怕是摊子上要用的也不肯,林静好没辙,最后学着大胖小子的奶奶,从兜里面摸出来一块钱,悄悄的塞在她姥的口袋里。

    不是她要分的清楚,她知道她姥给人做衣服赚那个几个钱也是很辛苦的,连大胖孙子都知道心疼奶奶,更何况是她?

    祖孙俩说说笑笑的提着篮子回了家,张美兰已经把活儿都干完了,林静好进厨房的时候,她正好把小白桶都盖上盖儿。

    “回来啦?都买啥了?”张美兰接过去问。

    “买了块肉,姥说要吃红烧肉。妈你不是也爱吃那个?咱把这一块肉都做了,然后把舅舅喊回来吃。”林静好放下篮子,把做红烧肉的材料先放到一起,又打开小白桶看了一眼,张美兰弄得并不多,刚刚好,她妈现在也可以独当一面了。

    “你姥又接活了。”张美兰竖着耳朵,就听见屋里面缝纫机咔咔咔咔作响的声音,有些心疼的说了句。

    “妈我这没啥事了,你去给姥搭把手吧。”林静好说。

    “嗯,有事你叫我。”张美兰擦净手就进了屋。

    厨房里面顿时松快了不少,林静好蹲下来,把昨天放在露台下面的小碗拿出来,这是她前天特意留下来的小半碗奶,放了两天,那奶上面已经飘了一层絮絮,闻着也有些犯了酸。

    抽了一根筷子,林静好用筷子头沾了点舔了一下,已经犯了酸,在放下去是要坏了,对她来说却是刚刚好。

    把锅拿出来,兑上水,放个蒸盘在上面,林静好往那半碗奶里面打了个鸡蛋,用筷子搅拌了两分钟,匀匀的融合在一起,才开了大火,把碗放了上去。

    蒸的同时她拿了苹果洗干净,切成一大块一大块的,也放进小碗里面,等到那头锅里面飘了味儿,她掀开盖看了一眼,已经全熟了,就赶忙垫了块湿布子端下来,又把苹果碗放上去。

    碗里面的牛奶鸡蛋此时已经变成了凝固状,泛着浅黄色,最上面漂着一层透明的水儿,林静好低下头去闻了闻,是和新世纪的有些不太一样,但是也算是成功的。

    放到角落里面不管,林静好把香蕉捣成泥,打了一个鸡蛋,弄了点面粉,又兑了点水搅合在一起,抹了往里面放了小半勺红糖,一勺白糖,都搅化了,装进更小一点的罐子里头,苹果也蒸熟透了。

    相对于香蕉,苹果做起来要稍微复杂一点,蒸好的苹果已经软了,林静好把锅里的水倒掉,又倒了一小碗新的进去,然后把苹果放里面,狠狠的大火熬了好一会儿,快要熬出透明色的时候,放了一勺糖,等出了锅,就是苹果酱,不管是颜色,还是味道,都是一绝的。

    依旧装好,林静好才去看角落里面的小碗,此时已经凉透了,她哼着小曲儿把另一个苹果切成小块放进铁盆里,又把那一小碗奶倒进去,然后搅拌开来,端着就进了屋。

    前脚进屋,后脚楼道又炸开了。

    “还让不让人活了?”第一个探出来的脑袋说,为啥下午楼道里面总飘香,要了他的老命啊,一大把年纪了,还流口水。

    “是不是又是老吴的孙女!”另一颗脑袋说。

    “应该是吧,除了老吴那个孙女,谁做的东西能飘香这么远?”又冒出来一颗脑袋说。

    “唉,我把儿子送给老吴吧,不知道她介不介意多个大孙子。”一个妇女打开门说,里头还能听见小孩子嚷嚷着要吃的声音。

    “得,咱也别等着她出摊了,敲门去吧?”

    “那不太好把,她三轮车不是还在楼底下么?要不咱跟着她一块儿出摊去,烧上煤就要?”

    “好好好好,想吃好香,妈妈我要吃。”飞奔出来的小屁孩点头如捣蒜,在楼道里面猛吸了一口那苹果香味,哈喇子直接流到了地上去。

    屋子里面的罪魁祸首还在炫耀她的最新成果,那就是,酸奶水果沙拉!

    虽然只有苹果和酸奶,但是也足够香飘飘了,只不过因为是凉的,这个味儿要挨近了才能闻见,但是这并不耽误口感,林静好用筷子夹了一个先喂给吴艳芬,又给他妈喂了一个。

    两人一块吃下去,两眼就直了。

    吴艳芬想,她大孙女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惊喜等着她,她这个嘴,在一大把年纪的时候总算是变挑了,现在自个儿做饭吃着都没味了,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吃着还贼高兴。

    张美兰想,她女儿怕不是个神仙转世的吧?为啥总能弄出来那么多花花肠子,还都特别好吃?

    你说不出来她每次做的东西都是个什么门道,作为观赏了整个过程的人,吴艳芬和张美兰觉得她用的东西,就是平时那些玩意儿,但是为啥就能不一一样!到底是为啥!?

    当然,别人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的,为啥就能那么香,满楼道都是味儿?坐在家里那口水就往外冒!

    眼瞅着到了点,林静好和张美兰两个人打开门去出摊,就瞧见外头走廊上稀稀拉拉的站了五六个人,大多数都是家庭妇女,平时不上工在家带孩子的,这会儿还没到做饭的点,她们就聚在一块儿堆了,林静好还吓了一跳,心想莫不是又有什么戏看吧?

    万万没想到,这个“戏”就是她自己,她和张美兰往楼道口走,几个人也跟着一块儿走,走到了楼下,她们就站在楼门口,她俩推了个三轮车出来,她们又跟上,这一路上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林静好先是低下头看了看自个儿,她是穿戴整齐的呀,又看看张美兰,她也没毛病,难不成是……

    她用手戳了戳张美兰说:“妈,我脸上是不是糊上啥了不起的东西了?”

    张美兰看了她一眼说没有,又回头瞅了瞅后面的人,问她:“是不是跟着咱的?”

    “不知道。”林静好摇摇头,看着快到公交站了,也许人家是去接老公的也说不定吧。

    把摊儿摆起来,早上竹筒饭就卖完了,林静好干脆把大大小小的所有罐子都摆在台子上面,就空出来煤炉那一块位置,然后又换了一块新煤点上,就见跟着她俩那几个人走上前来,其中一个年纪略大的先开了口。

    “你下午在家里头做那个是啥?就满楼道飘香那个,我们想买上点吃。”

    “嗯嗯,就下午那个,有股苹果味儿好像?”

    “对,是苹果味。”

    后头的人七嘴八舌的接起来,林静好总算明白,她们为啥跟着了。

    “是苹果酱,可以在原味的甜口的鸡蛋仔外面抹上一层,不过要加酱要多加三分钱。”林静好把苹果酱推到前面给她们看,见她们瞅着好奇,就打开盖子递过去又说:“是不这个味儿?”

    “对对对,就是这个味儿!不过,这里头是苹果啊?你咋还能做出来这个颜色呢?苹果里头不是那个色么?你这个咋还亮晶晶的?”

    林静好笑眯眯的盖上盖子,还没来得及回答,后头一个就挤上来说:“赶紧买赶紧买,我儿子还在家打滚呢,小姑娘给我来十个,加酱。”

    “好嘞。”林静好应着,就开始往那铁板上面涂油。

    见她手法干脆,那人又笑着说:“我住你家隔壁的隔壁,就是家里头有个死小子的那家,你回去问问你姥,还缺孙子不,我那儿子,天天吵着要去你家,魂儿都被这玩意儿吸走了!”说着还指了指林静好那一堆瓶瓶罐罐。

    知道她是开玩笑,林静好一边动手一边笑着说:“下次我做的时候,您让他来找我来,我带去问问我姥。”

    “你那儿子,可是真馋,上次我就看见他蹲门口瞅着人小姑娘做饭,哈喇子流了一身。”后面又有个打趣的。

    “可不是,我都不敢相信那是我自个儿生出来的,好像没见过吃的似的!”她也笑着回。

    就这么说话间,林静好把原味的鸡蛋仔出了锅,这次她的没有急着把它们分开,而是直接整锅倒在瓷盆里,然后用刷子在其中一面上刷上苹果酱,合在一起,用筷子放进袋子里面,才递出去。

    哟,这还和平时的看起来不一样呢,后头的每个人都买了十个,还加了酱,抱在怀里头兴高采烈的结着伴又走了。

    果然都是冲着苹果酱来的,林静好把盖子打开也凑近闻了闻,嗯……是挺香的。

    当南选泽站在摊子前面的时候,他真的很想有骨气一回,就不要那么坚持自己的嘴巴,放弃这个摊儿!

    但是没办法,每天晚上只要一下车,他就控制不住他的腿,更别提控制他的嘴。

    为什么每天都能冒出来新口味?

    他不知道,他很痛苦,但是小红却很开心,因为她的味蕾每天都能得到一次升华,她巴不得林静好的花样不要停!

    尤其是今天的苹果酱真的是,棒棒棒啊!

    当然,如果没有旁边那个硬要用咸蛋黄鸡蛋仔抹她苹果酱的人就更好了!

    公交站成了每天晚上这一片最热闹的地儿,林静好的小摊跟前总是围满了人,刚出锅的鸡蛋仔冒着热气儿倒出来,苹果酱往上面一涂,那股味儿就立马被烫了出来,闻起来简直不要口水太多才是!

    人挤人,还有口味别致的想在咸蛋黄上面涂抹的,在林静好认真的建议下,才放弃了这个选择。

    她实在是害怕那奇特的味道砸了她的招牌。

    又送走一趟车,林静好把袖子往上撸了撸,这一转眼,就有些热了,尤其是忙起来,那汗直往外冒。

    “好记……点心?”

    清脆悦耳的女声在林静好的耳边响起,她抬起头,就看见旁边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她扎着高高的马尾辫,个子蛮高,有些微胖,背着个大包,一会儿看看招牌,一会儿看看林静好。

    “嗯,这里是好记点心。”林静好点着头说。

    “你这儿是不是卖枣花酥?”她又瞅了瞅招牌上面的小花,问林静好。

    “对,之前卖。现在枣花酥只能提前订,十个起卖,今儿没有了。不过有鸡蛋仔,是新品,有甜有咸的。”林静好听她的口音,不太像他们这个县城的。

    “这样啊。你们县城的路太绕了,这一下午我走丢了好几回,没有就没有吧,有甜的就行了。”她把包先从身上卸下来,挨着林静好的三轮车放,然后又说:“这里面没什么贵东西,太累了,先放一会儿。”

    “你不是我们县城的吗?”林静好问她。

    “嗯,我们县跟你们县简直隔着十万八千里。”她看着像是松了一口气儿,站在摊子前面说。

    “来亲戚家玩吗?”林静好问。

    “不是,我是特意来找你的。”她认真的看着林静好说,瞧见她疑惑的表情,笑着去拿台子上面的瓶瓶罐罐,边看边说:“我在省城念大学,回家过年的时候听舅妈说在这边县城参加亲戚的婚礼,吃到了个点心叫枣花酥,可甜了,我就找她打听了一下。”

    她又拿起来另外一个罐子接着说:“我回学校刚好要路过你们县城,我就想下来找找,没想到还真让我找到了。”

    原来是这样。

    “你刚说有甜口的?你这都卖的啥是最甜的?”她放下最后那个玉米罐儿,问林静好。

    “最甜的是红豆味儿的鸡蛋仔,奶香玉米的也比较甜,还有今天新出的香蕉口味,涂上苹果酱的话,就很甜啦。”林静好一个一个点过去,最后把手指放在了苹果酱上面。

    她点点头,没有说话,正巧有客人要了一锅红豆口味的,林静好就先给做了一锅,等那人拿着走了,她才说:“这个红豆和玉米都是加在里面的吗?”

    “对。香蕉口味的是本身带的。”林静好把香蕉那桶拿出来,然后掀开盖儿给她闻了一下,又甜又腻的味道一下子就出来了。

    “呀,真好闻,甜甜的,好想舔一口。”她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儿,漏出来一颗小虎牙。

    “嗯,香蕉口味是闻着就特别甜,你喜欢吃甜的吗?”林静好问她。

    “对,特别喜欢。”她又看了看那些小罐罐,然后跟林静好说:“这样吧,我想用这个做那个……鸡蛋仔?然后你能在里面给我加上红豆和玉米,最后在涂上苹果酱吗?”

    她说的一脸认真,听的林静好却愣了一下。

    用香蕉口味的面糊糊,再加上玉米红豆,最后涂上苹果酱?

    她听着,为什么那么腻得慌呢?

    “那会很甜的。”这是良心卖家的好心提醒。

    “对呀,我就是想要甜的,越甜越好,我最喜欢吃甜的了。”她两只手放在脸颊旁边,一脸幸福的说着,不过不多会儿就又垮下脸来说:“可惜我很少能买到特别甜特别好吃的,除了糖,几乎就没什么了,不过糖来来回回就那几种,早都吃腻了。”

    见林静好没有说话,她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眉头拧起来,噘着嘴,委屈巴巴的说:“不可以做吗?”

    “可以是可以……”林静好硬着头皮说,但是……

    “耶,太好了,麻烦你啦。”她又把手放在两颊旁边,开心的欢呼了一下。

    “你要多少个?”林静好只好把锅打开,问她。

    “要这么一锅,你怎么算钱的?”她问。

    “平时一个口味的话,是一毛钱十个。但是你加的东西有点多,只能卖你两毛钱十个了,苹果酱单加是三分钱。”林静好算了一下,然后和她说。

    “可以,我要一锅,也就是二十个吧?所以是四毛钱三分对吧?你帮我涂一毛钱的量可以吗?苹果酱。”她掏出来五毛钱伸到林静好的面前。

    “好。”林静好点点头,咽了一下口水接过来,她这次真不是馋的,是纯粹牙疼出来的口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