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35.第035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吃完, 李嫂一拳头打在李大壮的胳膊上说:“大壮, 你别学了, 没用。”

    啊?李大壮有点懵, 看着手里面的半袋子鸡蛋仔,没舍得吃,挺贵的, 他媳妇看着挺爱吃的,不如还是留给媳妇吧。

    “咱家的烧饼, 你就算是卖出花儿来, 它也还是烧饼啊。”作为一个天天与烧饼为伍的人,李嫂子由衷的感叹。

    也不是她家的烧饼不好吃,问题是, 好吃归好吃, 但是没有这么好吃,你也不会想它, 不会闻着流口水,更不会吃了还想吃。

    味儿不错, 能吃饱就行,是这种感觉。

    你说这摆摊的女娃吧, 看着挺漂亮的, 摊子挺干净的,说话柔柔的, 老带着笑意, 是挺好的。

    问题是, 这个就算你学了,想吃烧饼的人还是会来买,不想吃的人还是不会来买啊。

    李大壮愣了一下,根本没听明白自家媳妇的意思,他媳妇只能摇摇头,说:“你看你这个脑袋,跟个榆木疙瘩似的,我和你说这些有啥用,赶紧回家揉面走,也就早上好赚钱了。”

    说完,李嫂子看了一眼林静好,说:“你李哥他就是看你生意好,羡慕的很,没别的意思,别往心里去。”

    要说李嫂子,那肯定对林静好是有些羡慕嫉妒的,大家都是摆摊的,她家至少还有个排面房子呢,看着也比林静好的小推车上档次,但是生意那是大不如她,她摆在这儿时候,他们家的生意都少了许多,要不李大壮也不会想来看看,为啥人家能卖的那么好。

    原本她还以为有啥特别的招儿呢,一定是小姑娘长得好看吸引客人,今天一吃,还真不是那么回事,人家是纯粹靠手艺吃饭的,她心底还生出来一丝敬佩,味道这么好,不赚钱都过不去!

    这么想着,她也不想被误会,要说别的心思,她还真没有,卖烧饼咋了,其实也能赚不少钱呢。

    不过看着林静好那一堆瓶瓶罐罐,她倒是有了点别的心思。

    “李嫂子这是啥话,我咋能多想呢,咱都是一条街上的,李哥的烧饼铺子我馋了好几回呢,就是没机会买。”林静好带着笑说,这街头的烧饼铺子她是知道的,她在这里摆摊,那边的生意肯定会有所下滑,这李嫂子不是个混人,还知道说口好话,她自然会顺着说。

    “妹子是个明白人,我爱吃你这个鸡蛋仔,回头还得来买。”李嫂子也不多说,拎着袋子表示了一下就扯着李大壮的胳膊就往回走,李大壮云里雾里的,回头看看林静好,又看看他媳妇,他咋没听懂呢?

    林静好瞧着两人离开的身影,这李大壮虽然不精明,但是他这个媳妇精明着呢。她那意思不过就是说,李大壮还真不是来偷师的,就只是想单纯的看看,而她也没有那个意思,虽然大家都是一条街上的,哪怕是竞争关系,咱也不要闹得非得剑张跋扈的。

    这还是林静好摆摊以来,第一次碰到真正的同行。

    解放街这一条街,在县城算是比较热闹的街道了,附近也有不少门脸,卖啥的都有,卖吃的也有几家,不过她比较忙,来了就卖,卖完了就走,也没机会接触。

    现在认识了李嫂子和李大壮反而是好事了,左右都在一条街上,就算竞争在激烈,也要看起来过得去,她本来也没打算和任何人树敌。

    李嫂子和李大壮才走,那头又来了一个年轻人,他走路不快不慢,看着身形一点也不比李大壮瘦,结结实实的,黝黑黝黑的,林静好觉得有些眼熟,这么一想,原来是超子他哥。

    见人站定,林静好就笑着问了一句:“给超子买鸡蛋仔?”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然后说了句:“我今儿要回去了,二爷爷已经能下地走路了,想着来给超子买点吃的……我也想买点带回去,就干脆换我来了。”

    上次他回去,超子给他吃了那个鸡蛋仔,他就再也忘不掉了。

    这是啥玩意儿啊,他从来不爱吃甜食的,但是那天真的是特别想再要一个,可是超子这孩子难得高兴,左一个右一个的给爷爷吃,他实在是张不开那个口。

    他是来照顾人的,自然不好瞎跑,今天这快要回去了,才终于有了这么一个出来的机会。

    第一件事,就是去买鸡蛋仔!

    说什么他也要吃个爽。

    “梁大爷的腿好了?你要多少?”超子那个孩子很让人心疼,林静好有时候也会想起来他,听他这般说,就问了一句,顺手又点了点自个儿的招牌,让他自己挑味道。

    “就来那天那个味儿,你这一锅是二十个?”他指了指林静好的小锅问。

    “嗯,刚好二十个。”她打开锅,给它看。

    “那我要两锅吧。”他说着,从兜里面掏出来五毛五分钱,递给张美兰。

    张美兰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她说:“两锅四毛钱。”

    小伙子看着挺年轻挺精神的,难道不认字?

    “还有一毛五是那天超子那锅。”他说着,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二爷爷说了,这个钱你必须要收下,超子能说话,他已经非常感激了,实在是不能欠下这个钱。”

    “可是我已经和超子说好了。”林静好看看钱,让张美兰抽出来一毛五还回去,都答应人家孩子了,哪有后收钱的道理?

    “我只是个送钱的,你可千万不能让我带回去。”他忙一推手,别人不了解他二爷爷,他了解,顽固着呢。

    看他那害怕的样儿,林静好只能点点头,先让张美兰把钱收了。

    “鸡蛋仔要热着吃才好吃,你要是带回邻县的话,八成到了家,味儿就没那么好了。”林静好先出来一锅,然后装好,提醒了一下那个年轻人。

    “没事儿,上次我也吃的冷的,吃着香着呢。”他说。

    听他这么说,林静好才又给他做了一锅,然后还不忘说一句:“超子正在长牙,吃多了不好。”

    “嗳,你放心,超子想着爷爷呢,自己舍不得吃。”他笑着回了一句,等着林静好把牛皮纸袋子递过来。

    回头林静好把鸡蛋仔递给他,他才说:“这几天超子在家变化可大了,虽然还是不咋说话,但是也不总一个人待着了,经常陪着他爷。”

    点点头,林静好笑着说:“那就好,超子还小,日子还长呢。”

    “对对,以后肯定会更好的。”他点点头,半天也没有见他挪动步子,林静好有些疑惑,就问他:“还要买点啥?”

    年轻人听了她的话,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去,半天才抬起来说:“我,我听说你这个摊子上,有个叫啥竹筒饭的,能治孕吐……我媳妇,最近吐得挺厉害的,我看你这没摆,是不是没卖的了?”

    治孕吐?

    她这儿真成医院了啊。

    “我卖的都是一些小吃点心的,哪有那么玄乎哦,治不得病的,你稍微给她吃清淡点,合胃口的,这段日子过了就好了。”林静好说着。

    “嗳,其实我这也是没办法……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你这个点心,在我们那个县城可出名了,就是那个竹筒饭,我回去才知道那天超子买的就是你家的,特别后悔没买上一些,他们都说,吃了你家的点心,啥啥都能好。”他说着瞪大了眼睛,一脸可神奇的模样。

    她还有这本事呢?林静好自己都不信。

    “那可真没有,那么厉害我就不在这里摆摊啦。最近竹筒饭没有卖的,现在只有鸡蛋仔了。”林静好说。

    年轻人一想也是,他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也信了这个话,和超子一样了。

    摇摇头,他又想,要是真的啥都能好,鸡蛋仔不也是一样么?回去就给他媳妇尝尝。

    “都把你当成神医了。”张美兰瞧着那人也不知道思考着啥走了,就和林静好说道。

    “可不是么。”林静好也看看那人,看来她在邻县的名声还真的不小,还有特意过来问这个的。

    林静好这个神医的名声,一时半会是赖不掉了,县城里面的人偶尔也会拿出来说,说笑的成分也是多的,没有想到,在邻县倒是有人当了真,瞧着刚才年轻人那个神色,说话间自己也是不太信的,可是又觉得好使。

    这就跟迷信一样,一旦打开了口子,就很难再合上了。

    早上的生意还是不错,不少人问最近有没有枣花酥卖,日子久了没吃到枣花酥还是有点想,林静好琢磨了一番,特供也不一定就是新品,偶尔也摆一些卖过的也可以,于是下午干脆的做了一些枣花酥出来,还是不多,就十个,带着出了摊儿。

    王大爷是第一个过来的,这些日子王大娘老念叨枣花酥,他听的耳朵都疼,自个儿也有些想,自然就买了两个准备带回家,南选泽也买了两个,他今天想吃个新鲜的,至于小红,她向来最爱吃,这有一个多月没吃上,还真是想吃,也买了一个。

    左买买右买买,十个没花多大功夫就卖了个干干净净,这可真是林静好没有想到的。

    晚上回去,林静好做了肉松就坐在桌子前面,不一会儿就写写画画出来了好几个小板板,每一个上面都写着不太一样的字体,她还会加上一些花色,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增的那种感觉。

    吴艳芬见她在桌子跟前忙活,也不打扰她,张美兰则是去洗洗涮涮,把屋子里面里里外外收拾了一番,等林静好写完画完,天也就黑了下来。

    她叫了张美兰,两个人细细的数了数钱,除了存起来的二百块钱和这些天她买材料的钱,身上还剩下八十三块六,林静好把五十块钱放起来,然后和张美兰说:“妈,周末咱俩去百货大楼买两双新鞋吧。”

    她俩过来的时候,一人就带了一双冬鞋,那还是当初被赶出来时候拿的,剩下就是一双布鞋,天转暖之后吴艳芬说要给她们做,林静好没让做,做鞋太费手了,闲钱虽然没有,但是买双鞋还是够的。

    “买鞋就不用了,妈还想多攒些钱,到时候你好回去上学。”张美兰跟林静好说,脸上还有些歉疚,她本来就想让林静好上学,当初她奶非说丫头片子上学没用,就给她退了学,她提出摆摊的时候,张美兰也答应下来,那是她知道,她供不起林静好。

    现在已经攒下了钱,等以后攒多一点,她更希望林静好能回去学习。

    林静好还真不知道张美兰还能有这个心思,她从没说过,当初答应的痛快,林静好也就没放在心上,结果没想到今儿说出来了。

    “妈,我不上学了,现在咱的摊子生意越来越好,以后还有更多的吃食做的,等回头咱们做大了,说不定还能有自个儿的店。我喜欢做点心,做着又开心,又能赚钱。”她笑起来,抓着张美兰的手,头靠在张美兰的肩膀上,带着一些半撒娇的语气说。

    “那哪能行,你还小呢,妈还等着你念大学呢。”张美兰说。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林静好在没来之前,已经念过一遍,当初学的专业和西点无关,西点是她的兴趣爱好,毕业以后她就专门报了各种班去学,最后和家里死磕,才走上这条路。

    说实话,做了这么多年,她一点儿都不腻,就算是到了这儿,条件艰苦,需要的材料没有,她也一点都不腻,每天做起来还是感觉特别开心。

    想想 ,如果能再来一次,可能她当初选专业的时候就会毅然决然的选择西点,现在上学不必她来之前那么容易,考大学也不像那个时候你随随便便就能上,那都是有名额的,没那么多。

    “妈,咱以后再说吧。”林静好看着张美兰有些坚定,干脆摇了摇她的胳膊,撒撒娇,瞧她这个模样,张美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点点头。

    周末的时候客人就会变少一些,她们也习惯性的不会做太多,早上摊儿撤下来的早,下午又没有那么忙,林静好还是拉着张美兰去了一趟百货大楼。

    这百货大楼过年的时候,林静好也来过一次,那时候和张美兰还有吴艳芬一起,置办了不多少年货,还买了新的布料,这一次来主要就是为了买鞋子,也没有在别的地方多做停留,直接就奔着卖鞋的地方去了。

    张美兰精挑细选,宣了一双黑色的那种老式布鞋,便宜耐脏不好看。

    林静好看见她刚抱着那双奶白的带点花样的布鞋不离手,一转眼就换了一双,心里面早就有了打算,就说:“妈,你试试这双带花的呗。”

    “不了不了,咱们摆摊,这个太白了,公交站人那么多,都踩脏了。”张美兰忙摆手,她确实喜欢这双,但是她刚才偷偷问了,可贵了,要十块钱呢。

    “先试试舒服不。”林静好说,要是不舒服,她也不让张美兰买,她们多半的时候都是站着的,还是舒服第一。

    “我们这个鞋舒服的很。”那个售货员拿下来,然后看看林静好又看看张美兰,见过妈带着女儿来买鞋的,没见过女儿带着妈来的。

    “就是有些贵,十块钱一双不讲价的。不过是胶底的,耐穿还舒服。”她递给张美兰的时候又说了一遍,张美兰刚才就问过她,想必是觉得贵,现在也是说给她女儿听的。

    “试试。”林静好倒是没觉得贵,要是真好,一双鞋能穿不少时候,张美兰不爱费鞋,不算贵。

    禁不住林静好的劝说,张美兰还是试了试,那鞋上头是布做的,下面却是橡胶底子,软乎得很,穿在脚上又轻巧又好看,张美兰走了两步,觉得脚下软软的,就跟踩着棉花一样。

    “要了。再给我拿一双这个试试。”林静好也挑了一双橡胶底子的,现在还没到夏天,也不怕烧脚,站着舒服就行。

    最后林静好把两双都要了,那售货员的嘴巴都咧到耳根子去了,又仔细想了想这娘俩的对话,才说:“你们在公交站摆摊的?”

    林静好点点头说:“嗯,好记点心。”

    她得把招牌打出去。

    “哟,那个火便了咱县城的鸡蛋仔是你家的呀。”售货员的眼神一变,小脸上立马带着一股子兴奋,还没等林静好说话,就捏着她的胳膊说:“我姐可爱吃你家的点心了,每天都要买上好几个,回家还都不分给我。我老早就想去买了,但是每次我赶过去,你们都收摊了!”

    百货大楼虽然轻松,但是下班的时间要晚很多,她每次赶过去,自然是林静好已经收摊了。

    林静好这样被人家抓住说话,就跟出了名似的,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才和那售票说道:“最近生意蛮好的,所以收摊也比较早,你可以让你姐姐下次给你带一些回去。”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老是想蹭吃蹭喝的。”她哈哈一笑,拍了一下脑袋,然后从柜台下面拿出来两双袜子塞在鞋里面和林静好说:“这个送你,买贵鞋都送。”

    林静好点点头,和她道了谢才提上和张美兰走了,张美兰这一路上都有些开心,没想到他们的摊子居然现在能有这么出名,那天是邻县的人,今天又是百货大楼里面的售票员,要知道他们这个县城可是不小的,不过就是一个小吃摊,能这么出名,那是少之又少的。

    并没有因为知道的人多,林静好就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不过倒是觉得现在名声大了,她那个小车还得收拾一下才行,加上现在有了特供,她还需要专门腾出来一个位置,想的越来越多,就又去百货大楼旁边的店里面转悠了一圈,买了不少东西。

    她和张美兰到家的时候还早,算着时间,林静好把之前存放起来的牛奶拿出来,闻了闻味道,又打了蛋清搅拌开来,上锅蒸成了凝固状,用一个小罐子装起来,刚好满满一罐子。

    当天晚上,大家路过林静好的小摊,就看见牌子上面写着:今日特供,酸奶鸡蛋仔,三毛一锅。

    鸡蛋仔是啥他们知道,但是酸奶是啥?

    酸了的奶?

    不过尽管不知道,摊子前面还是聚了不少人,多半都是看那纸板后面的小罐子,小罐子里面是白白的一罐子,像是奶,但是又是凝固的,有些毛不找头脑,。

    “我先来!”小红挤开人群,首当其冲,上一次她没有吃上糯米糍,气着呢,今天她可不能在错过一次。

    想起来上次被大胃王支配的恐惧,前头站着的人有些不高兴了,推了小红一把说:“排队,排队啊。”

    “对对对排队,一会儿你都买走了,我们吃什么?”后面也有几个人不高兴了,上次糯米糍他们是一个都没吃到,然后到目前为止,糯米糍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后面去后面去。”有人又推了小红一把,她硬是被挤回了原来的位置上面,然后委屈巴巴的看了一眼后面的南选泽。

    “哈哈哈哈哈哈。”南选泽指着她,笑个不停。

    她气!转过头来,一会坚决不陪他玩换食游戏!

    “只一锅卖?”站在第一个的人指了指那个板子问林静好。

    “嗯,一整锅卖的,你们可以几个人合着买。”林静好和前面几个人说道,她这样卖是为了方便,因为酸奶鸡蛋仔不似其他的鸡蛋仔,做一次,她就需要洗一次锅,几个几个卖的话,占着锅影响效率。

    这倒是个好主意,后头那个人立马掏出来一毛五给前面那个人说:“咱俩买一锅,你十个我十个。”

    他刚才就想挤到前面去了,这不是大家都特别排斥插队么?搞的他半天没敢动,现在能吃第一锅,他巴不得。

    “行。”前面那个人接过来,就把钱递给了张美兰。

    林静好把手里面的小锅分开,然后又把酸奶的那个小罐子拿在手里面,打开,有一股酸酸的味道飘到大家的鼻子里面,有点像是发酵的味道,又有点像是坏了的味道。

    她没有急着浇上去,而是先拿刷子厚厚的在锅里面刷了一层油,酸奶的味道在这个时候也飘得到处都是,

    很快就有人发现,这个味道吧,乍一闻,酸酸的,没那么香,但是还挺耐闻的,就是那股子酸冲进鼻子,嘴里面就开始分泌口水,来的特别快,不像是平时那种闻到了想吃了,就好似味道天然勾口水一样。

    前头的几个人吸了吸鼻子,先开始的不适应早就已经散了,现在的感觉是,越来越好闻。

    林静好看着他们的表情变化,笑了笑,然后把锅合起来,在煤炉上热了热,等到锅里面的油有些烧热了,才用大勺子舀了一勺鸡蛋仔的面糊糊,高高的,一点一点的浇下去。

    站在摊子前面的人,很少会看见林静好把勺子拿的这么高,她的身板挺得很直,身上的围裙是花色的,她今天扎了一个斜斜的麻花辫,有些蓬松,皮肤白净,露出来一小节胳膊,力度掌握的刚好,勺子在手里面来来回回,一会儿就把整个锅都给填满了。

    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美。

    有的人,你吃她做的东西是一种享受,有的人,你看她做东西是一种享受。

    当这两种享受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双重享受了。

    尤其是,鼻子里面还闻着香。

    站在摊子面前的人都有些看呆了,那勺子在她的手里面很听话,林静好收了手,站在勺子上面的面糊糊一滴都没撒到外面去,老老实实的滚回到勺心儿。

    林静好细细的看了看大家的表情,她是故意这样的。

    往常,她都比较朴实,做起动起来,也不会用太过华丽的手法,这是八十年代,炫技没有用,只能吸引一时的目光。

    但是今天不一样,酸奶的味道,不是那么多人可以接受的,毕竟猛地闻起来,有些像是坏了的感觉,第一次闻到,多数人都是不会喜欢这个味道的,这个时候如果有别的吸引一下目光,多闻一会儿,就知道酸奶那股味道有多香了。

    掏出来一个小勺子,林静好挖了一勺放在那个面糊糊的最中心,然后狠狠的往下怼了一下,她就被那面糊糊的液体全部都包裹起来,之后又同样的,把二十个鸡蛋仔的中心全部都放上,此时下面的那部分已经有些快要熟了,林静好麻溜的合上锅,翻了个面儿。

    烤酸奶的味道慢慢的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这种熟酸奶的味道,和生的还有一些不一样,闻起来没有那么酸,外面的皮子是牛奶蜜口味的,现在中和起来,带着一点点焦了的酸甜味儿,尤其是牛奶包裹在外面,把那股子酸冲味儿全部都给掩盖了下去。

    “咦,刚才闻着一般,这会儿完全不一样了诶。”有人在后面说,刚才闻起来,是一种感觉,现在闻起来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但是和牛奶蜜味的鸡蛋仔,还不一样。

    空气里面弥漫着的不是纯纯甜牛奶的味道,而是酸酸的带着一点甜的味道。

    一分钟不到,林静好就立马开了锅。

    香气扑鼻。

    小红站在人群的最后面,下巴都快要蹭到前面那个人的肩膀上面去了,这个味儿,啥味儿啊,她咋觉得一点都不好闻的,但是为啥口水那么多呢,咋办呢,不会糊到别人衣服上面吧?

    南选泽伸出手去拉了她一把,才避免了一场意外的发生。

    酸奶香带着那股子铁板蒸烤出来的焦甜味儿,真的是好闻的不得了,林静好自己的口水也忍不住快流出来,她把焦糖色外皮的鸡蛋仔一个一个的分开,因为抹了很多的油,酸奶一点都不抓锅,轻轻的一扒就下来了。

    用签子把他们十个十个串在一起,然后林静好才递给了刚才合伙买的那两个人,他俩看着冒着热呼气儿的酸奶鸡蛋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人咽了一口口水先。

    后面的人忍不住张开嘴巴,看着前面的两个人,那表情就像是此时鸡蛋仔是拿在自己手里面的的一样,感觉下一口,就是要喂到他们自己的嘴巴里面去。

    原本还拍的整整齐齐的队伍,一下子都挤到了一起,把他俩给圈到了中间,谁也不说话,咽口水的声音倒是此起彼伏的,他们就想知道,这个味儿,吃起来到底是啥感觉?

    酸酸甜甜的?

    此时,小红从人群后面偷偷的绕过来,然后塞了三毛钱到张美兰的手里面,摆出来一个嘘的姿势,小声的凑到林静好跟前说:“快给我来一锅。”

    林静好笑着把小罐子打开,然后又开始抹油。

    那边热闹的人群完全没有看过来,此时他们最关注的都是那两个人手里面的鸡蛋仔。

    吃啊,快吃啊!

    他们俩又咽下一口口水,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一口咬下去半个,就漏出来鸡蛋仔里面的全貌。

    和别的鸡蛋仔不同,这个鸡蛋仔里面是全白色的,只有外面的皮是焦糖色,里面完全是雪白雪白的颜色,带着一点点的酸味儿刺激着味蕾,先是一股子甜冒出来,不多会儿,嘴巴里面又钻出来一种酸溜溜,更重要的是,里面,居然是,凉的!

    皮是热的,还冒着气儿,里面却是凉的。

    牛奶甜香皮儿和酸酸软软的心子,吃的人直接傻了。

    是真傻了。

    热热的,凉凉的,甜甜的,酸酸的,但是互相之间那是一点都不互相干扰的,每个味道是分开的,合在一起又是刚好的,嘴巴里面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舌头刚才还被皮儿烫了一下,下一秒就被酸酸的凉凉味道给治愈了。

    “好吃吗?”最前面张着嘴巴的人咽了一口口水,问了一句,下一秒就有些后悔,万一他说不好吃咋办?一会儿又要被包圆了咋办?

    没给他多余思考的时间,就听不远处冒出来一声尖叫。

    “好吃!!!!”

    说话的人不是那两个拿着竹签的人,而是站在林静好旁边的小红,她一只手抓着签子,上面的鸡蛋仔已经少了一半,她控制不住她自己!

    人群看了她一眼,等等,她是什么时候跑到那儿去的?又是什么时候买上了鸡蛋仔?

    众人的疑惑小红很快的就看在眼里,她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开腔,就应该悄悄地吃。

    不过仔细想想,已经吃到了这么好吃的东西,就算是被围殴,那也是值得的!

    “还有人要吗?酸奶味的鸡蛋仔,估计只能做三锅了。”看她那副模样,林静好立刻出声解了围。

    “我还要一锅。”前面吃过一个的人,立马就把手伸进口袋里面,然后说着就要掏钱。

    上来两个人,直接把他挤到一边去说:“可别不知足,给别人也留点啊。”

    想吃独食,没门儿。

    挤上来的人不少,林静好只好让大家都一个一个说,还是有几个关系好的人,愿意拼着买一锅,不一会儿,三锅就已经被靠前的人预定出去了,那些排队在后面的人,心里真是恨得不得了。

    小红看着挤在最后面的南选泽,可怜巴巴的看看鸡蛋仔,又委屈唧唧的看看小红,说:“我还说今天可以好好的做一次选择了,就吃特供,结果没想到……没买上。”

    南选泽低下头去,耷拉着脑袋,他委屈。

    “哈哈哈哈哈哈。”小红指着他笑,刚才谁笑话她来这个,现在她都要还回去。

    “你坏。”南选泽充满幽怨的看了她一眼。

    “好啦好啦,给你吃一个。”

    小红走到前面去,把手里面的签子递过去,让南选泽从上面咬一个。

    南选泽也没有客气,上去就咬了半个下来,然后就感觉入口一阵凉飕飕的。

    “这个里面居然是凉的?”他站在人群的后面,周围都是一些没有排上队的,前头虽然闻着香,但是那几个人也没有说出门道来,被南选泽这么一说,他们才知道,里面的心子居然是凉的。

    “酸酸的,冰冰的,刚好和外面的热皮儿互相中和,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味道。”南选泽看了一眼那几个和他一样的可怜虫,由衷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