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38.第038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林静好正在厨房里面做奶酪, 心里头还计算着张美兰买回来的东西八成能再做一小瓶, 奶酪味道的特别畅销, 多做一点总归是能卖出去的, 这还没有把纱布外面的水挤干净,张美兰就回来了。

    “妈,你回来啦?”林静好放下手里的活, 上去迎张美兰,就见她眼圈红红的, 像是哭过了。

    “妈, 咋了?”林静好问着,伸手去接她手里面的篮子。

    张美兰吸了下鼻子,没把篮子伸过去, 而是自个儿拿到炉台跟前说:“妈来, 有点重。”

    “妈你咋了?”林静好从背后绕过去,眉头微微的皱起来, 伸着脖子想看她咋了。

    别过脸去,张美兰不愿意让林静好看, 把东西放下就说:“我去看看你姥那有啥要帮忙的没。”

    话音刚落,张美兰转身就跑了, 林静好觉得奇怪, 本来想跟上去,转念又想, 张美兰的性格比较软, 不会与人说, 八成是受了什么委屈,现在这般,也是不会告诉林静好了,不如她不要凑上去,让她先静静。

    回到房间里面,吴艳芬忙着做衣服,没注意到她进来,她干脆就一头扎进了小屋里。

    坐在床上好一顿哭,张美兰才觉得心头舒坦了一些,卖鸡蛋的大姐后来又絮絮叨叨说了一堆,张美兰没听进去,也没敢当面和人吵架,最后灰溜溜的提着篮子走了,她不是一个强势的人,无法当场和人对峙,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

    想到那些话,她心口一阵一阵的难受。

    等林静好收拾好进来,没看见张美兰,就见吴艳芬踩着缝纫机正忙活,就走过去问了句:“姥,我妈呢?”

    “进屋了。”她回了一句,继续手上的活儿。

    “做啥呢姥?”林静好凑近,在旁边看了一眼,她不懂做衣服,也没看出个什么门道来。

    “给你和你妈做夏天的裙子呢,这条是你的,你皮肤白,穿这个颜色正好。”吴艳芬把手里面的衣服拿起来,兴冲冲的给林静好拉展了看,还没成型,只能瞧瞧颜色。

    那是林静好过年的时候看上的一块料子,浅浅的蓝色,看着特别舒服,很适合她,夏天这个颜色倒是也清凉。

    “姥的手艺最好了,但是也不要太累,现在还没进夏呢,不着急。”林静好说着。

    “得了吧,能有多累?你们娘俩住在我这,摆摊的事儿你不让我帮忙,忙不过来了才肯给我搭把手的机会,家务活你妈全揽了,我每天就是做两顿饭,闲的骨头都快不会动弹了,哪就累着了。”吴艳芬瞅了林静好一眼,把手上的布料塞回缝纫机底下。

    “不是姥说你,咱是一家人,不要那么生分,你有啥忙不过来的你得和我说。这家里面的活儿,你们没来的时候,我自己干也不累,别老一天让我坐着躺着休息,这才累呢。”她不高兴的拍了一下林静好的胳膊,没使劲。

    “知道了姥。”林静好笑笑,然后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独立,反而搞得有些生分了,她得检讨。

    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林静好才推开屋门,进去就看见张美兰坐在床上,吸了吸鼻子,脸上已经没了泪痕,应该是哭完了。

    “妈,你今天去市场是不是遇上事儿了?”林静好坐在张美兰的旁边,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手帕递给张美兰。

    “没啥事儿,就是被沙子迷了眼睛,有些不舒服,进来缓缓。”张美兰也知道掩盖不住自个儿的样儿,干脆承认,接过来帕子,擦了擦眼睛说:“妈没事儿,别担心。”

    她这么说,林静好也就不再追问,只是拉着她的手说:“妈,咱们娘俩相依为命,我要是有啥做不了主的,心里不舒坦的,肯定第一个和你讲。你要是怕我担心不想说,也没关系,但是要是大事儿,你得告诉我,咱俩一块扛。”

    张美兰怎么说也是她妈,这段时间对她也是真不错,要是真的在外头被欺负了,林静好也不能让人认为她们娘俩儿是软柿子,总是要捏回去的。

    “没啥大事,你放心。”张美兰反握住林静好的手,摇摇头,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闲言碎语罢了,那么在意做什么。

    见她这样,林静好没有再说,只是说了说最近摊子上的进项,哪个卖的好,又扯了一些其他的,才拉着张美兰从里屋出去,准备收拾收拾东西,到了出摊的点儿了。

    吴艳芬见他俩出来,就站起来说:“晚上想吃啥?”

    林静好歪着头想了一阵说:“姥上次做的那个炒笋丝儿,我觉得特别好吃,今儿还特意让妈买了呢。”

    “好好好。”吴艳芬点点头。

    张美兰去把之前洗干净的围裙拿出来,挎在胳膊上,在抱上一堆瓶瓶罐罐的,就要出摊去。

    这一开门,就瞧见门口的于老太正准备敲门。

    林静好走在前头,瞧见门口站了个人还吓了一跳,稳住身形之后甜甜的喊了一嘴:“于奶奶好。”

    “好好好,你们娘俩这是干啥去?”看着她们俩抱着不少东西,于老太赶忙让开路,顺嘴还问了一句。

    “我俩出摊去呢。于大娘您坐,我妈在屋里头呢。”张美兰也绕过于老太出去,她们手里的东西不少,抱不住太久。

    “赶紧去吧,小心别掉了。”于老太招呼了一句,就看见吴艳芬走过来,瞧着她说:“你最近咋这么闲了,一天老往我这跑,家里的事儿不做了啊?”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吴艳芬倒是挺高兴的,她一天都是一个人其实也挺没意思的,有个人能陪着说说话挺好的。

    *

    今儿生意不错,林静好和张美兰也高兴,把三轮车停下就抱着东西就往楼上走,张美兰还把之前用脏的围裙拿了上来,想着晚上洗了,备着好换,林静好接过去卖光了的小白桶说: “今儿累,还真有点饿了。”

    “嗯,是有点饿了,不过今天生意是真好啊。”张美兰想想还心有余悸,人越多,她记得事儿就越多,最怕的就是出错。

    “晚上咱回去好好数数钱。”林静好笑眯眯的凑近张美兰,悄悄地说了句。

    “小财迷。”张美兰也笑着看她,是得好好数数钱,收了不少呢。

    说着笑着走到家门口,林静好吸了吸鼻子,咦,咋没笋子味儿呢?往厨房里瞅了一眼,也没瞧见她姥。

    张美兰推门进去,就看见吴艳芬坐在沙发上面一动不动,两只眼睛就盯着茶几上面那个搪瓷缸子,她走过去,往缸子里头看了一眼,茶叶都成干的了,一片还挂在缸子的半中间,摇摇欲坠的。

    “妈,你咋了?”张美兰放下手里面的东西,上去就问了一句。

    吴艳芬没吭声,眼睛还是瞅着那缸子,没动弹,不知道在想什么,似是没有听见张美兰的问话。

    “姥?”林静好也放下东西,上去伸手抓了一把吴艳芬的胳膊。

    吴艳芬被她吓了一跳,差点站起来,看到是她们娘俩,才松了一口气,说:“你们咋回来了?忘带东西了?”

    “啥啊,我们都收摊回来了,妈你咋了?不舒服吗?”张美兰坐到吴艳芬的旁边,她们今儿是在收摊早,但是也不至于说出去没多久就回来,外头走廊里面都飘着饭香了,已经到了饭点了,吴艳芬这是咋了?

    林静好一听,也凑上去看着她姥。

    “没事没事。”吴艳芬站起来,眼神看到林静好又赶忙挪开,低着头说了句:“那个,你于大娘刚走,我们聊得忘了时候,我做饭去。”

    她看着有些慌张,站起来匆忙就往门口赶,走出去又回过身来,把桌子上的杯子带了出去,门也没关,就钻进了厨房里面。

    这吴艳芬啊,不是个能藏事儿的人,张美兰就像她,有啥心思就都摆在脸上了,她刚才明显没敢看她们娘俩儿,肯定是心里头有什么不好说的事儿。

    “我去帮你姥。”有些放心不下,张美兰忙跟了上去。

    这一前一后的都走了,林静好才关上门,把带回来的东西先放好,又想着今儿下午是于老太来了,看那缸子,怕是于老太走了不少时候了。

    张美兰进了厨房,就见她妈跟那儿洗笋子,忙上前把肉拿出来切了,边切边说:“妈,你咋了?”

    吴艳芬看了一眼张美兰,停了半响,才说:“下午你于大娘来,说给你说了个相亲,那男的条件还不错,工钱不少,四十岁没孩子。”

    “妈……”张美兰一听,当时就想拒绝。

    “去看看吧,虽说不一定能顺了心意……但是看看没啥。”

    张美兰长出了一口气儿,没吱声。

    没去帮忙,林静好把手头的东西收拾了收拾,出来看了眼厨房,张美兰和吴艳芬也没说话,气压有些低,她就拿着手里面的围裙去洗了,等晾好回来刚好赶上吃饭。

    桌上面有三个菜,肉丝炒笋丝儿,白菜炖豆腐,还有个青椒鸡蛋 ,都是林静好平时喜欢吃的几样,她看着吴艳芬放了不少肉,就知道是为她做的,赶紧就坐下来,挂着笑说:“姥最疼我。”

    “不疼你疼谁。”吴艳芬鼻子一酸,面上还是尽量遮掩过去,然后夹了一筷头到林静好的碗里说:“一会儿汤好了让你妈去端进来。”

    “嗳,那我就只管吃了。”林静好端着碗就往嘴里送,头也没抬,假装没看见吴艳芬和张美兰红了的眼眶。

    等吃完了,吴艳芬边收碗边说:“静丫头,周末摊子上人是不是不多?”

    “对,周末要比平时少一些,早上也不用出去那么早。”林静好把碗摞起来,递过去说着。

    “那周末我陪你去摆摊吧,我想让你妈……帮我办点事儿去。”吴艳芬没看林静好,盯着手里的碗说了这么一句。

    “行。”林静好心里面猜到了七八分,也不点破,从那天于奶奶,到那个男人,她就知道八成是相亲,只是张美兰原本那是不愿意去的,吴艳芬也没有催的意思,本想着就过去了,也不知今儿又是咋了?还红着眼,她没看明白。

    不过她也不会问,在吴艳芬眼中她永远都是个孩子,这些事情,不告诉她,是怕她不舒服。

    这份心意她不会驳,自然愿意装着。

    晚上她没顾得上跟张美兰好好数数钱,没到点她们仨就各自睡下了,谁也没多话,林静好一觉到天明,起来的时候张美兰已经在厨房里面了。

    她没和林静好说话,自个儿不知道在想什么,手上的抹布一下一下的擦着白桶,直到林静好碰了她一下,她才看了林静好一眼,然后硬挤出来了一个笑容。

    两个人沉默的收拾了一番,回屋之后,吴艳芬已经把早饭都摆在桌上了,她的精神看着比昨天好了一些,就好似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给林静好盛了碗米粥,说:“快来吃饭,这一直要挨到中午呢。”

    拉着张美兰过去,吃了饭,林静好才和她一块儿出了摊。

    昨天林静好收摊的早,有些后头来的都没吃上,结果今儿还真有早早来排队的,其中就有王大娘,老远瞧见摊儿,兴冲冲的就来了,走到跟前就喊了一句:“我先来的啊,都排队排队。”

    咋就你先来的了?我们都站在这儿的时候,你还老远呢!

    前头的人都瞅了王大娘一眼,没人给她让位置,她只能不高兴的杵在人儿后面。

    “都有都有,一个个来。”林静好看了一眼王大娘,也没在意,反正一会儿王大爷来了就好了。

    这铁板一烧热,空气中的味儿就一如往常热闹起来,只不过,这几天倒是有个奇怪事儿,今天也是一样,不管是谁来了,都要看几眼张美兰。

    以往,都是林静好做吃的,张美兰收钱,然后给林静好递东西,太忙的时候也会帮着翻个面儿什么的,其实她在摊儿上的存在感,并不强,现场做吃食的林静好,才是大家最关注的。

    但是这几日,来的客人,有事没事儿就会瞅一眼张美兰,也不明显,就是偷着摸着的看。

    要说于老太有意给张美兰说亲没错,但是也不会请这么多人来相看,上次那个八成就是她给说的人选。

    但是现在这么多人,还男男女女的,都跑来瞅着她,明显不是来相看的,要说年轻人还好点,和张美兰同辈的,不少有瞅过来的。

    “你要啥口味的?”林静好问了一下眼前人,见他还多一眼少一眼的看着张美兰,就干脆出声提醒了一下。

    “酸奶的。”他回过神来,伸手把钱递给张美兰,没再瞧她,一个大男人,他咋也跟着八卦起来了,干脆站到旁边去,和身边的人说着话。

    林静好一连问了好几个,得到了话儿之后,才准备一块儿做,看着旁边的张美兰,她被看的非常不自在,头都快低到胸口了。

    昨儿因为太忙,她们都没注意太多,张美兰自己可能也没感觉到,现在怕是不同了。

    “妈,帮我开下奶酪瓶子。”林静好清脆的声音在张美兰的耳边响起来,张美兰抬起头,就看见林静好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她点了点头,鼓起勇气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伸手去拿上面的罐子。

    习惯性逃避的她,不能总是这样了。

    目光还是没断过,张美兰尽量露出笑脸去记住每个人所说的话,把其他的事情抛之脑后,只记得客人都要什么,然后告诉林静好。

    她调整的快,林静好也就没有多关注,把手头上面所有人的都做完,另外一波人又来了。

    摆摊都是一样的,每天都是送走一波,再来一波,生意好的时候,就来的更多,更忙。

    把人都送走,林静好才伸了伸手指头,都快要僵硬了。

    “妈给你揉揉。”张美兰看她活动手,就抓住她的手,给她在指关节上面轻轻揉了揉。

    往常林静好自个儿就抽出来了,这次却没有,干脆享受着,看了看周围还有没有客人。

    结果就看见不远处几个妇女聚在一起,眼神一直朝着这边看,嘴唇不停的动弹,说着说着还笑笑,然后又看看张美兰,对上林静好的眼神之后,她们才收了眼,不过话还是没停。

    林静好瞧着白桶里面的料已经见了底,酸奶罐子倒是还剩下了不少,不过奶酪已经卖完了,所幸最后一辆公交车已经走了,也就不准备接着等下去,跟张美兰说道:“妈,咱走吧,人不多了。”

    其实张美兰早就想问了,墙根边儿上的妇女们她不是没瞧见,也知道她们是在说自个儿,自然是有些站不住脚。

    得了话,两个人就收拾起来。

    远处的妇女看她们模样就是要走,叽叽喳喳的说笑一通,却一点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收拾妥当,林静好扶着三轮车的车把,和张美兰朝着另外一边走,走出去一半,她回头对张美兰说:“妈,你先往前走,我忘了买报纸了,等会儿追你。”

    “嗳好。”张美兰一瞧,可不是忘了,林静好每天都要去王大爷那儿买份报纸,她自个儿看,张美兰觉得她那是在识字,自然是支持的。

    瞧见张美兰继续往前走,林静好才转回身去,不过没有朝着报刊亭去,而是绕了个弯儿,到看不见张美兰的角度,又往那墙根边上挪了挪。

    ……

    其实也就是这么几句话的事儿,林静好就听了个明明白白,心里头的疑惑也是解开了。

    没在耽搁,她匆匆去买了份报纸,就追着张美兰的方向去了。

    推着三轮车,上头东西不少,也重,张美兰惦记着林静好还在后面,走的自然是不快的,林静好小跑了一截子就追上了。

    把报纸塞到边上,林静好去抓车把,然后说了句:“妈,我来吧。”

    “不用,你去后头推着车尾。”张美兰伸了伸脖子,用下巴点了点车后面。

    “好。”没有继续去抢车把,林静好应了一声就去后头推上了车尾,就跟着张美兰这样一路推回了家。

    从那开始之后,家里面的气压都很低,林静好也没有问,外头那些闲言碎语怕是要传疯了,张美兰的头是越来越抬不起来,吴艳芬也肯定是知道的,心里头憋了一口气,平时也不爱说话了,就坐在缝纫机前面给她们娘俩做裙子发泄。

    最平静的人就是林静好了,她每天依旧是做做吃食,摆摆摊,和张美兰说说笑笑,然后晚上自个儿数数钱,这一天就过去了,啥都没有赚钱实在。

    一转脸就到了周末,林静好还是习惯性的早起,起来的时候,张美兰已经站在客厅里面了,她眼前放着两双鞋子,一双新的,一双旧的,她正在考虑穿哪双。

    “去办事远不?穿胶鞋底吧,舒服。”林静好指了指那天新买的鞋子,给张美兰由衷的推荐了一下。

    她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林静好,心里面多有少些不舒服,然后说:“没多远。”说着踩上一双旧鞋。

    林静好见她头发还是盘的高高,身上的衣服也没怎么换,依旧是平时的那副打扮,就说了一句:“妈,你晚上回来路过市场,给我带点鸡蛋,家里的鸡蛋不够了呢。”

    “好,还要啥?”张美兰把新鞋仔仔细细的收起来,问着林静好。

    “再就没啥了,其他的不少。”抱着盆,林静好打着哈欠直奔着水房去了。

    吴艳芬出来,看张美兰还站在那儿,就说了句:“就是去相看相看,别多想,也别老挂记孩子,静丫头是和好孩子,你不能赖她一辈子。要是左右真不合适,回了就行,没说着就咱就非得这个人,知道吗?”

    “知道了妈。”张美兰点点头,她没有相过亲,也知道对方条件不错,要是真的是个好人,也许可以试试。

    现在还瞧不出来,但是日后,可不就是拖着孩子了吗?

    等林静好洗漱回来,张美兰已经走了,林静好自个儿抱着重的,挑拣了几个轻的给她姥抱上,然后就带着一块儿出了摊。

    看热闹的人今天没瞧见张美兰,而是看见吴艳芬,倒是总算把目光又集中到吃的上了,这段时间林静好简直要觉得自己的小吃摊没了魅力,这闲言碎语的力量咋就那么大,嘴上说起来闲话,都尝不出鲜儿了?

    一早上过去,林静好带出来的全部都卖了个干干净净,这还是大周末的呢,早上原本就没有多少人,竟然也能这么红火?

    吴艳芬有些愣了神,她从来不会过问她们娘俩赚了多少钱,虽然每个月都给不少钱,但是她都留着没花,就希望她们娘俩日子能过好,钱不钱的她不看重,却没想到生意能这么好。

    捏着手里面那一大把钱,吴艳芬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姥,你愣啥呢?”林静好准备推着摊儿走,就瞧见吴艳芬还站在那儿,发愣呢。

    “这多钱。”吴艳芬一摸兜,满满的都是钱。

    “今儿不算好,我做的也不多,没赚多少。”林静好特别淡定的回了她姥一句,末了还叹了口气,仿佛今儿这摊是白出了一样。

    “这还不算多?”吴艳芬也有些呆了,这可是满满一口袋呢。

    “不算,往常那是比这个还要翻出一倍来呢。”林静好说着,脸上特别不开心,没赚上钱啊没赚上钱。

    “这摊儿这么能赚钱?”吴艳芬惊讶的看着她说。

    吴艳芬的记忆,还留在那会儿张美兰犯蠢,她跟着林静好卖了几天枣花酥的时候,但是那几天,枣花酥的生意不太好,其实也没赚上多少钱,后面她就没再跟着出来过,自然是不知道的。

    这一点林静好是清楚的,现在和以前那是完全不同了,她得给她姥树立起来一个有钱的形象!

    即使她本不是个高调的人,不过该装的时候,必须要装一装。

    “姥,这哪儿就叫赚钱啊,来咱俩边走边说,小点声儿。”林静好对她姥勾勾手指,她姥手上扶着木板子,使了点劲儿,凑过来听着。

    于是林静好就开始吹了,这段时间生意有多好,卖的有多好,大胃王一来就消费好几块,每天都有固定的客人抢着买,公交车都没来完呢就卖光了,每天做的都不够卖的,还有的客人第二天一早就在这儿等着,那是忙也忙不过来。

    你说生意咋就这么好呢?有时候想着一天不出摊吧,休息一下,但是没办法,咱不能放着钱不要对不对?

    ……

    无穷无尽的,说不完的,都是赚钱的事儿。

    往常张美兰和吴艳芬说起来,也无非就是说几句有趣的客人,但是从来不会形容的特别多,逗个乐儿就行了。

    今天吴艳芬长见识了。

    原来客人还能这么多,原来钱还能这么花。

    原来林静好这个摊子,每个月的收入,早就超越了她舅去……

    她有点傻眼了,她根本不知道,这娘俩,这么能赚钱。

    “所以姥,下次给你买肉你可别紧着吃,咱有多少就吃多少,吃完了咱再买!回头再去市里头买点新布,多做几身衣服!”林静好笑眯眯的看着她姥说,手上还拍了拍自个儿的小车。

    吴艳芬摇摇头说:“那也不行,钱你都攒着,以后你们还要过日子呢。”

    她可不愿意大孙女把钱都花在她这个老骨头身上。

    “姥,我们是要过日子,可边过日子这钱也是边赚的啊。”说着,林静好悄咪咪的凑近她姥耳朵边上说:“不是我和你吹姥,就是我不在,就这几样吃的,换个人卖,每个月那都是不愁进项的,不过得得到我真传,做的好吃才行。”

    那可不是怎么的,她不说,吴艳芬都知道。

    瞧瞧今儿来买的那几个人,一看就跟林静好熟得很,两三个买起来都不少呢。

    大孙女厉害了,吴艳芬开心啊。

    “以后啊,我赚了更多的钱,咱就去大城市,把姥和我妈都接过去。”林静好笑眯眯的蹭了蹭她姥的胳膊说。

    要放以前,她说这个话,吴艳芬肯定以为她是开玩笑,不过今儿过后,她真不这么想了,她孙女有这个能力!

    见她姥爱听,林静好又说了不少客人的事迹,最后也提了一嘴,说是也有碰到过那种奇怪的客人,专门跑来看她的三轮车和她妈的,左瞅瞅右瞅瞅,最后还夸了她妈两句又走的。

    林静好说的天真无邪,仿佛就只是在形容一个普通的客人,临了还加了一句说:“我就说我妈像我姥,长得特别好看,那人也说了呢,我妈笑起来真好看。”

    吴艳芬一听,脸色变了又变,皱了皱眉头,她可不是张美兰,心里头一点谱儿都没有。

    *

    与此同时,张美兰正走县城南边的街道上面,这附近有个公园,时间挺长了,她小时候就有了,只不过那会儿没这么多树,她走走看看,心里头的那股子紧张劲儿下去了一些。

    长出了几口气,张美兰寻了个入口走进去,直到走到那公园中间,才看到有一排石头凳子。

    就是这儿了吧,于大娘和吴艳芬说好的地方。

    张美兰拉了拉衣摆,心里面翻江倒海的,说不出是个什么心情,找了个石头凳子坐下来,猛吸了一口气。

    本来说是要介绍人带着见面的,但是现在都改革开放了,他俩又不是大姑娘和小伙子,也就省了这一套,干脆让他们自个儿相看去,左右听说那人已经在摊子上见过她了,她也就没着急找人,反正她也不认识,约莫着过一会儿就寻过来了。

    等了好些时候,张美兰才看见那头走过来一个中年男人,那人个儿不高,有些黑,走路吊儿郎当的,外套随便挂在身上,也没扣严实,看着总觉得有些眼熟。

    人走近了,张美兰才猛地想起来,这不是那天在摊子前面那个老流氓吗?

    她皱了皱眉头,心里面顿时不痛快起来,瞧着他直愣愣的朝自个儿走过来,就是再傻的人,心里面那也是明白了七八分了。

    男人远远的吹了一声口哨儿,然后走过来坐在张美兰对面的石头凳子上说:“又见面了。”

    见张美兰没说话,他又跟着说了一句道:“我就是于大娘给你介绍的那人。”

    要说此时,张美兰真是恨不得站起来就走,但是那一日的闲言碎语还在耳边,她可以不在意自个儿,但是不能不在意吴艳芬,这是于大娘介绍的,那是她妈的人情,她要是就这么站起来走了,那回头被说的还是吴艳芬。

    左右忍忍吧,她皱了皱眉头,硬是挺住了。

    “行吧,你也见过我了,我给你说说我的情况吧。”见张美兰不说话,表情也有些不悦,男人也就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正襟危坐,还摆出了一张正经脸来。

    “说吧。”张美兰搭了一腔,语气不好不坏。

    “我在机械厂上班,是个小领导,管理着一个厂间。哦,就跟你弟弟差不多。工钱不少,上头一个妈一个哥,俩姐姐,我是老小。十几年前结过一次婚,当时穷,老婆就跟人跑了,再没找,也没孩子。”他倒是痛快,几句话简简单单就把自个儿的情况说了个仔细。

    这些也是吴艳芬说过的,张美兰点点头,心里头只想着怎么拒绝。

    “我这人没啥毛病,平时喜欢喝点小酒,每个月的钱给我妈一半,厂子里头给我分了套房子,足够三口人住。”他又接着说。

    “我也说说我的情况吧。”张美兰见他说个没完,赶紧叫了停,努力维持出不太厌烦的样子接着说:“我现在住在我妈家,女儿马上十七了,我俩支了个摊儿,你来过就也瞧见了,我们出摊其实平时挺忙的,早出晚归的,没什么时间顾家。”

    她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抬眼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希望他能听懂自己的意思,也算是给中间人留足了面子。

    “哦。”男人哦了一句,示意她接着说。

    这是没听懂?

    张美兰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现在孩子还不大,我个人的事情,我并不是很看重,想等孩子大一点再说。”

    这下总该明白了吧?

    “哦哦哦,我知道你的意思。”他正色道,然后缓了一会儿说:“虽然你这个人,长得一般,年龄也不小了,身材也干巴巴的,还带这个孩子,你们娘俩也没房子啥的……”

    他这话一出来,张美兰就听愣了,俩眼傻傻的瞅着他,这是说啥呢?

    看到她的眼神,男人更是觉得得意,带着笑,又坐的正了一些,说道:“但是没事,我觉得你人还不错,能看出来也挺勤快的,所以我不嫌弃你那些缺点,以后你要是能改正,我也会好好对你女儿,当亲生的,然后我们好好努力,共同经营一个家庭。”

    张美兰傻眼了。

    半天没回过味儿来。

    这人在说啥?

    等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只觉得心口一阵憋得慌,她确实是个软性子,但是也不是没脾气。

    差点气的她一口气没上来。

    “我是认真的,咱俩结婚以后,你和你女儿就搬过来我这儿,生活上的事情,我也会尽力的帮你们。不过家务活你还是要做的,最少十天你跟我回一趟我妈那,伺候伺候她老人家。”

    “哦,还有,我这人平时喜欢喝酒,刚才也和你说了,所以每个月的工钱我要拿出来一半用在我自个儿身上,剩下一半你可以看着用,不过我觉得还是攒点钱,万一以后你有心思了,咱们再生一个儿子。”

    ……

    男人还在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张美兰那是一句都没敢听明白,直到他说到以后儿子上大学了怎样怎样……张美兰才伸出手来,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说:“我觉得吧,咱俩不太合适。”

    她早就想说了,要不是男人这个程度超出她的想象,她还真不一定能说出口来。

    “我知道你觉得你自己配不上我,不过没事儿,我不是很介意。”男人说。

    张美兰觉得额头上面的汗都快渗出来了,她就没见过这种人!

    “我暂时没有考虑再婚的事情,今天出来是为了安我妈的心,希望你能理解。”

    张美兰一口气儿就把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中间都不带喘一口的,说完了站起来就走,都没有给对面一个反应的机会,飞快的就走了。

    男人站在后面,愣了愣,半天才听明白她的意思,到手的媳妇就这么飞了?

    “你说,这世界上咋还能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不远处的路人一个不小心听了个全程,等瞧着男人的身影走的老远,才说了这么一句。

    “啧啧啧啧,可不是么。”旁边的人也回了一句。

    “我都怀疑我眉毛下面那俩窟窿眼别不是瞅错了吧,笑死我了。”那人紧接着又说,然后就是一阵一阵的爆笑。

    脸原来还能这么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