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42.第042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回了屋, 林静好还在想, 不知道南选泽和小红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若是真结缘了, 也能称得上是好事一桩。

    她的心也和小蛋糕一样甜滋滋的。

    把桌子上面的东西收好,该洗的洗了,林静好才看见她姥出来, 拿着上次她做给林静好的那块布走过来,递给林静好说:“静丫头你看看姥绣的对不对?”

    林静好接过来, 就看见布的边角处绣着一行不大不小的字——好记点心。

    “这是照着你三轮车上那行字绣的, 咋样?有错不?”吴艳芬坐在她旁边,伸着脖子又去看了看,她不识字, 只能照着绣, 她有仔细比对,应该没错。

    看着布料上那一行字, 林静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抱了她姥的胳膊说:“没错, 全对着呢。”

    听到这话,吴艳芬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问林静好这字是啥意思, 林静好便解释那是她给自己的小摊儿起的名字,以后就是她的招牌, 然后又一个字一个字点着教吴艳芬认了这几个字, 张美兰回来的时候, 吴艳芬正学的开心呢。

    她没有打断祖孙俩,把手上的活收拾了一下,出来看见她俩跟那说说笑笑呢,才走过来也坐在旁边。

    “静静,你看被子厚不厚,要不要给你打个薄被,现在天热了。”张美兰问她,这事儿她之前就想过,结果最近事儿多,也就没来得及说,这个时候去外头弹个薄被子,过段时间刚刚弄好,回头热了就可以盖了。

    “现在不厚,不过过段时间是应该要换的。”林静好点点头。

    过年后,张宁刚不知道从哪儿弄回来一个小床,就放在吴艳芬那个小屋里头,林静好刚好睡下,从那以后,她就彻底的搬到里屋去了,不过里屋还是有点小,夏天的话,人多,说不定又闷又热。

    “行,哪天得空了,咱拿着棉花去弹个薄网套子。”点了点头,这事儿她早就想了,倒也不是特地征求意见,听了林静好这个话,就干脆起来又进了里屋去,把柜子打开细细的瞅着。

    吴艳芬也跟着进去,俩人一块儿翻找了半天,合计着把那个不要的网套子拆了,怎么弹,弹个多厚的。

    这事儿林静好不懂,也操不上心,她只管把一块钱放回了小存钱罐里头,这一块钱赚的可以说是比较辛苦了,不过让她有个新的尝试也是好的。

    看来除了订做之外,日后她还可以出个定制。

    不过就目前来看,客人也就是南选泽了,希望他的追求能得到接受吧,这样日后也就少不了定制甜点哄小红开心,想来想去,林静好还是觉得上次给了南选泽一个味觉暴击是对的,否则也不会找上她了。

    晚上睡了个美觉,没了糟心事儿,林静好和张美兰早早的就出了门,到了地儿的时候,正看见王大爷一脸神色恹恹的朝着报刊亭走,半道儿瞅见她了,就干脆站在了摊子前头,琢磨着吃哪个。

    “您咋今儿才来?”林静好问他,指了指奶酪的瓶子。

    王大爷点了点头,手插在兜里头,面色有些不好的叹了一口气。

    “您这是咋了?”林静好看着他,往常王大爷看着都是开开心心的,那是哼着小曲儿迈着大步,今儿是咋了,还叹上气了?

    “别提了,昨儿我困得和,就寻思着早点睡,结果这刚睡下,外头不知道哪儿来的布谷鸟,给我叫醒了,结果这一醒,一晚上都没能睡着!”王大爷脸色不太好,这会儿说起来的时候更是生气,叫什么叫啊!真想把那鸟抓来给它点教训啊!

    大半夜的布谷鸟?林静好有些不解。

    “还真是年龄大了不饶人,让吵醒一次,就不行了似的!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王大爷摆摆手,从兜里面掏出来两毛钱,放在小摊的木板上头说:“你这铁板还没热呢,我去报亭里头等,顺便打个盹儿。”

    “嗳您去吧,好了我给您送去。”林静好说着把煤炉给点着了。

    “我咋没听见鸟叫呢?”张美兰把钱拿过来,又看了看王大爷那没劲儿没劲儿的背影,仔细想了想昨天晚上,还是没想起来哪儿有鸟叫。

    那边小红今天来了个大早,蹦蹦跳跳的跑来林静好的摊儿前头,瞅了一眼王大爷正在开报亭的门,就说了一句:“今儿王大爷才来啊?”

    “嗯……说是昨天晚上楼下的布谷鸟把他叫醒了,结果就再没睡着,气色也不太好。”林静好回了句嘴,然后手在铁板上头试了试温度,还没热呢。

    林静好正准备喊张美兰抬手帮她掀一下铁板,看看是不是煤炉的问题,一抬头,就看见小红脸红扑扑的站在摊位面前,手不停的摸着鼻子,眼神瞧着别处。

    “你脸好红,是不是生病了?”林静好吓了一跳,刚好好好的呢。

    “没……”小红低下头去,声音比超子还小的说着。

    “要是生病了得赶紧去看去,这段时间白天热晚上凉,病了那可不容易好。”张美兰连忙接了一句,像她每天早上,都会提醒林静好多穿一些,尤其是早上,容易凉。

    “我没事儿。”小红又说了一句,脸上的余温下去一些,还想抬头解释,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

    一回头,就对上南选泽那明朗的笑脸。

    “早。”他和小红打着招呼,看着朝气蓬勃的。

    “早……”刚抬起来的头又低下去了,好不容易下去的温度又升上来了。

    林静好瞧着小红的头都快低到地底下去了,作为一个知情人,她大概是明白了点什么,这个年代,那层窗户纸不好捅破,她也就装作没瞧见,说了句:“你俩还吃不一样的吗?”

    她说着话儿的时候,有点故意的意思,不过别人也听不出来,睡觉她俩天天都闹闹哄哄的,林静好也就暗自八卦一下好了。

    “对。”南选泽点点头,见小红半天还低着头,就干脆弯下腰去,头伸过去,想从下面去看到小红脸。

    “你走开啦。”小红推了他一把,红着脸别过头去,然后从兜里面掏出来两毛钱放在木板上面说:“我今天可不要和你换着吃。”

    “那不行。”南选泽说着,也掏出来两毛钱,拍在小红的钱上面。

    张美兰瞧着小红的脸越来越红,还是有些担心的说了句:“要是生病了,别忘了早点去看。”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南选泽立马就凑过去,还真当是小红生病了,说着话那手就要往她的额头上面放,小红吓了一跳,哪能让他放,立马就往一边跑开去,南选泽追上去,边泡边说:“哎你不是病了吗?咋回事?别跑,是不是吹了夜风啊?”

    那边两个人一追一赶的,这边张美兰还担心着说:“这年轻人,身体不舒服都能玩起来,应该不会有事吧?”

    林静好没说话只是笑,然后看着铁板热了就把面糊糊倒进去,她这是被秀了一脸的恩爱啊。

    等他俩开始换食,公交站也就开始上人,林静好忙起来,也就注意不到其他的了,等到人都散了,林静好掀开了小白桶,然后看着里面还剩下多少,又算着还能做出几锅鸡蛋仔,能做几个糕。

    就这个功夫,一个看着十□□的小姑娘走过来,站在摊子前面,问:“听说你这的小吃特别好吃,都有啥?”

    她的声音特别甜美,听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林静好赶忙抬头,就看见一张带着一些婴儿肥的脸,因为是疑问,她的眼睛睁得很大,眉毛微微的扬起来,挺拔的小鼻子,有些嘟嘟的嘴巴都让她看起来异常可爱。

    要说这个人,她不算是骨感美女,有些微胖,但是却让人一瞧见她,就觉得心里头一阵的甜。

    就像是个包装特别精美的小蛋糕,看着就讨喜。

    “鸡蛋仔,酸奶糕,奶酪糕都有。”林静好指了指那些瓶瓶罐罐,把酸奶和奶酪往前面推了一下又说:“这里面的东西也可以加进去,看你喜欢吃哪个。”

    那姑娘仔仔细细的瞅了一番毯子上面的那几个瓶瓶罐罐,原本疑问的表情变成了深深皱起来的眉头,直到林静好准备再次张口问她,她才说:“我要吃肉。”

    吃肉……?

    林静好看她一眼,这个要求,嗯……

    把肉松罐子推过去,然后林静好和她说:“这是肉松,用肉做的,可以放在鸡蛋仔里面。”

    小姑娘嫌弃的推了一把肉松罐子说:“这叫什么肉儿啊!我要吃大块大块的肉,你这里有没有?”

    那可是,真没有。

    “没有……”林静好摇摇头,她是个卖点心的,不是屠夫啊。

    “居然没有肉,我要吃肉肉肉肉肉肉肉。”那个姑娘看着林静好的摊子,一股怨念的叫起来,好看的眉毛早挤到了一起,小嘴巴也嘟起来,看着还有了几分委屈的神色。

    她这个甜美的撒娇音,再配上她可爱的面容,然后和她说的话结合在一起……

    林静好不知道说什么好,满满的违和感让她有些开不了口。

    这肉啊,别说她的摊子上面没有,只要不是去外头下馆子,摆摊的一般不会用大块大块的肉,毕竟那样成本太高,也不一定会好卖。

    “没肉……就算了吧,谁让他们都不停和和我夸你做的点心好吃呢?虽然我不觉得能好吃到哪里去!没有肉怎么能好吃呢!”她叹下一口说着,然后又看着眼前的罐子们,歪着头瞅了了半天,小嘴一撅说:“给我来一个你觉得最好吃的吧。”

    “好。”林静好点点头,然后选了奶酪糕,她那么爱吃肉,还是选咸的比较好,可以稍微捏一点儿肉松给她加进去,不过林静好还是问了一句说:“加肉松要多加钱,加吗?”

    她看了林静好一眼,又看了看那一罐子肉松,点点头一脸愤慨的说:“加!好歹和肉沾个边!”

    林静好没闲着,赶忙给小姑娘把奶酪糕做好,加了肉松的奶酪糕还冒着一阵一阵的肉香味儿,虽然说比不了红烧肉那种浓郁的油腻香,但是就像她说的,好歹沾了个边儿。

    小姑娘接过去,撅着嘴吹了吹,然后一口就咬了下去,热乎乎的气息那是扑了满嘴,让她忍不住张大嘴巴拿手扇着,嘴里面的热气散尽,剩下的全是奶酪的香味儿和肉松带来的那一点儿油味儿。

    “哦……”她忍不住仰起声音,发了个怪声儿。

    林静好瞅瞅她,说:“怎么了?没事儿吧?”

    别不是把嘴巴烫坏了?

    她一脸严肃的合上嘴巴,然后三嚼两嚼的把最里面的吃食咽下去,等到最里面的香味儿散掉一些,才看着林静好的眼睛,一本正经的说:“我错了。”

    啥?林静好一头问号,错了?

    “我以前认为,这世界上,除了肉没啥好吃的,现在我发现,我错了。”她看着林静好,那表情实在是太认真,让林静好生怕她等下要鞠个躬。

    “我真的是大错特错啊!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能把这些玩意儿做的比肉还好吃,我太佩服你了!”她又说,然后看着手里面的奶酪糕,脸上充满了敬意。

    “好吃就行,谢谢你的夸奖。”林静好看着她,嘴角勾起来,认认真真的回了一句,收下了她的夸奖。

    尽管林静好不认为,肉是最好吃的,但对于眼前这个人来说,能做的比她心中之最还好吃,那就是最高的评价和夸奖,所以她也要认真的收下。

    几口吃完,小姑娘看着不大,但是还挺能吃的,后面又啃了两个,尝试了不同的口味,对每一个那都是赞不绝口的,吃一口,就要夸一句。

    “啊啊啊啊啊 ,这个玉米粒儿好甜啊。”

    “天啊,这个苹果酱怎么可以这么好吃!”

    “对对对对!还有这个肉松,虽然太少太细了,但是味道是好的啊!虽然肉味儿很淡!但是没关系还是有的啊!”

    林静好看着她,越看越觉得可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或许就是,后世所说的,反差萌?

    等到她掏钱的时候,才是真的傻了眼,她真的没想到自个儿能吃下这么贵的啊,颤颤巍巍的把手揣进兜里面,递上所有的零花钱,然后大义炳然的说了一句:“我还会来的!”

    “好。”林静好点点头,笑眯眯的回她。

    小姑娘最后摸了摸那个肉松罐子又嘟囔了一句,说的比较轻,林静好没有听清,等想问一下的时候,那姑娘已经转身走了,想了想她还会再来,林静好也就没有非要问出来不可。

    真的是,什么样的客人都有啊,林静好心里头感慨了一句,瞧着没人了,就和赵美兰收了摊,直接往回家走。

    回家后,吴艳芬还没回来,她们今儿收的不算晚,算着做午饭的时间刚好,林静好也就跟着张美兰进了厨房,两个人好一番忙活,把家里头剩下的菜都合计合计,然后做了一个大烩菜,想着反正下去还要去市场,干脆就把剩下的一股脑儿全做了。

    结果这一做,就给做多了。

    当林静好端着那满满一盆的大烩菜放到桌上的时候,她心里头还琢磨着呢,这下怎么吃的完哦?

    她们仨,绝对都不算是能吃的,平时做的也不多,吃下来都是刚好。

    今天明显是超出了许多的。

    “好像是有些多了。”张美兰端着碗筷进来,看着那一盆的大烩菜,也是吓了一跳。

    那这……

    正在娘俩想着的时候,门被推开了,林静好摸了摸那盆边儿说:“姥,今儿的菜做多了,咱得可劲儿吃了呢。”

    “那我回来的刚好。”门口响起来一声男声,林静好看过去,就看见她舅张宁刚站在门口。

    尽管张宁刚回家的少,但是也是每个月要有上两三次的,日子长了,到底是一家人,早就没了之前的模样,倒是林静好觉得,她舅其实是个很内敛的人,不爱说话,也不张扬,稳重,倒是很像吴艳芬。

    “是刚好。”张美兰这下也笑起来,上去接过张宁刚的外套来说:“上次你出差之后就没回来,妈老念叨你呢,要是不忙就经常回来看看妈,别让我们都操心着你。”

    张宁刚点点头,把他姐的话记到心里,左瞅瞅又看看也没见人,就问了一句:“妈不在?”

    “约莫是出去了,还没回来,你坐,静静去倒杯水,我去把饭盆拿进来。”张美兰算着时间走出去,吴艳芬就算是出去了,也不会赶晚了回来,所以她先端进来,人回来了就可以直接开饭了。

    这头林静好去暖壶给张宁刚到了一缸子水,还把过年张宁刚买回来的茶叶拿出来捏了一点进去,之后送到他面前说:“舅,喝茶。”

    张宁刚接过去,还没来得及喝,吴艳芬就推门进来了。

    她低着头,两只手抓着长衣摆两边,衣服中间垂下去,不知道兜了什么东西,边往里走还边低头看着说:“静丫头在不在,快来帮姥一把。”

    林静好忙顺了她平时摆摊用的小白桶走过去,放在她姥的衣服下面,就见那一个个青绿色的果子全部都滚进了小白桶里面。

    “呼,给我累得哟。”吴艳芬好不容易松了手,好在她的衣服结实够长,这一路上兜回来,可真是够累的。

    “刚子回来啦!”抹了把汗,吴艳芬才看见沙发上坐的人,赶忙喜滋滋的走过去说:“你可真有口福!”

    林静好低头看着小白桶里面那一个个绿油油的小果子,伸手拿起来一个,凑近又仔细的瞧了瞧,居然是青梅!

    “妈你这是弄的啥?”张宁刚问着,伸着脖子往桶里面看了一眼,林静好干脆拿了一个梅子递给她舅。

    张宁刚接过去,林静好就把小桶抱着出去了,这桶还没来得及洗,有几个青梅都沾上了旁边的面糊糊渣,林静好赶忙走到厨房里头,把梅子倒出来,接了桶水泡上,又把梅子都洗干净了,这才拿进去。

    一进去,就听她姥搁那儿说呢。

    “你说巧不巧,我今儿约了你李姨去后山遛弯儿,结果后山不是种了好一排树吗?往年也没见结花结果的,今儿去了一瞧,你猜怎么着,那树上全是一个一个的小绿果子,我们仔细瞧了瞧,也不知道哪个都是个什么树,就捡起来果子看,结果就发现是青梅。”

    吴艳芬说着,手舞足蹈的,仿佛捡了什么大便宜一般。

    可不就是捡了大便宜吗?

    林静好也是知道的,县城的东头,离吴艳芬住的地方不远,有个小山丘,那山丘下面还有个公园,往常人们经常去那儿散步,有时候也会走到后头那个山丘上去,不过高的很,上去的人少,尤其是小年轻,倒是都不咋去爬山。

    吴艳芬吃完早饭,都会约上李姨,带着浩子去公园里头耍一会儿,这不今儿就上了山丘,结果捡了小半桶的青梅回来。

    “先吃饭,吃完饭就可以吃梅子了。”林静好笑眯眯的把洗干净的青梅放在茶几上,然后走到桌边去,又喊了她姥和她舅去洗手,她自个儿则是帮着张美兰把碗筷摆了。

    “今儿做了这么多呀。”吴艳芬回来坐下,就看见桌子上面满满的一盆烩菜。

    “好在舅舅回来了,不然咱得吃到明天了。”林静好也坐下来说,今天实在是没有把控好啊。

    张宁刚也不多说,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个儿回来的用处,埋头苦吃,不一小会儿,小盆尖尖就被吃下去了。

    这不管是外头,还是工厂里头,还是他这个大外甥女做的饭好吃啊,张宁刚想着,更是不停往嘴里面送,都不带歇一下的。

    吴艳芬则是这边给林静好夹上一筷头,那边又给张宁刚夹上一筷头,这自个儿没吃多少,光顾着说话了。

    “这梅子还多呢?”林静好问。

    “多着呢,我和你李姨捡了老半天,剩下的更是多,浩子在那就吃了好几个,把你李姨急的,生怕过了病哟。”吴艳芬忙说。

    这一说,就有些停不下来,说那山上都不见什么人,这梅子也不知道能放多久,明天她还要跟着去捡一点才成,梅子不是不能放的,可以吃好几天呢,越想着,她就越高兴。

    “下午我去吧姥,怪重的,妈去市场上买些菜,家里的都被我俩中午用掉了,然后我去后山捡梅子,您在家歇着。”林静好也给吴艳芬夹了一块头菜,笑眯眯的说着,瞧把她姥高兴地,饭都顾不上吃了。

    “那我不能歇着,兰丫在家里准备你们摆摊的东西,我去市场上买东西,刚子和我一块去。”吴艳芬伸手拍了拍张宁刚的肩膀。

    张宁刚见状,放下碗,看了看吴艳芬,又看看张美兰,先说了句:“妈,我下午还要赶回去上班。”然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看林静好,摸了摸鼻子说:“我这次回来,其实是有个事儿,想求求静静。”

    他这话一出,几个人都有些发愣,这外面不说了,张宁刚还有啥事儿能求上林静好?

    “啥事啊舅?说什么求不求的,我能帮你啥你说就成了。”林静好也放下碗筷,一脸认真的看着张宁刚。

    “其实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不是去市里出了趟差吗?然后静静给我做了不少枣花酥带走,去了那边人家是管吃管住的,我怕枣花酥坏掉,就拿出来寻思着大家互相吃一下,结果那边厂子里头的领导吃了,特别喜欢,就吵吵着说我下次去了,一定要给他多带点,我走的时候还特意强调了好几次……”

    张宁刚说到这儿,没接着往下说,看了看林静好,半天才说:“我过几天还得去趟市里,就想着能不能静静帮我多做点,我带过去。”

    要说张宁刚这个人,他从小依赖他姐,总是要人照顾,后来她姐跑了,他也觉得自个儿没什么用,拖累妈,所以做什么事情,都有些收着手脚,也客气过头。

    “舅,你是我舅,这是应该的,没啥求不求的,你啥时候走?做多少合适?我这边多少都行。咱把时间说定了,我跟妈提前一天给你做了,还是让售票员姐姐给你带过去?”林静好这头听了,赶忙就说道。

    “咱都是一家人,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有些不高兴的是张美兰,做个枣花酥还要用求的,她这个弟弟,真是气人。

    “就是,静丫头不好意思说,我还不好意思说你吗?都是一家人,静丫头是你外甥女,你还求不求的,你别不是一会儿还要说给钱吧!?”吴艳芬看了他一眼,有些生气。

    他还真有那个打算……

    “ 姥,你也别说舅了。舅,以后你有啥事就说,别客气,日后说不定我还有要你帮忙的地儿呢,那我还要上门求求你吗?”见吴艳芬和张美兰都不吃了,林静好也就笑着出来说道,这是性格上的问题,所以她并不在意。

    “不不不,你尽管开口,说啥求啊……”张宁刚连忙摆手,说了一半,才意识到,自个儿才是说出了求字的人,低下头去抱着筷子没好意思再说话。

    林静好给三个人一人夹了一块头菜说:“咱快点吃吧,一会儿舅还赶着上班,我还得去摘梅子呢。”

    吴艳芬有些子生了气,也就没有再絮絮叨叨的说那梅子的事儿,回头吃完了,收了碗筷,又是给张宁刚教训了一番,还是林静好过去,问他需要多少,什么时间给他,才算是压下来了吴艳芬的火气。

    距离他出差还有好几天,所以也不是很着急,看张宁刚的意思,十几二十个都行,好像那个领导家里人也爱吃,可以少放上几天。

    不过想想,也不能只送一个人,林静好还是准备多做一些,让他看谁爱吃了,都给给。

    这市里头的玻璃厂,和县上头的那都是有关系的,张宁刚本来就有能力,能卖个人情也是好的。

    由于中午吃的实在太饱,桌上的青梅林静好一个都没有吃下去,只有张宁刚捡着吃了不少,赞不绝口,张美兰被他唬得的也吃了一口,结果差点酸掉了大牙,赶忙拿了一半放起来不让吴艳芬吃,又装了一些准备给张宁刚带走。

    看了张美兰的表情,吴艳芬也就不准备吃了,还是放些日子吧,她的老牙可受不了。

    等张宁刚走了,林静好这头就拿上篮子准备往东头的公园去了,最后还是定下来,吴艳芬去买菜,张美兰在家里做材料,林静好出去捡青梅。

    本来家里的梅子也不算少,林静好不用那么着急,不过她有大用处,家里那些怕是也不够用的,她又觉得新鲜,还有些着急。

    这年头副食品虽然不难买,种果树的也不少,不过梅子树的却是非常少的,因为这梅子不好卖,吃的人少,多数人家都不会选择种,她在市场上就从来没瞧见过,今儿见了,那能不激动吗?

    趁着还没有多少人知道,她得先准备一些出来。

    马不停蹄的赶到公园去,林静好一路就朝着山上去了,小山丘并不高,爬上去也不需要多少时候,这会儿日头倒是不小,林静好顺着这么一路爬上去,没多一会儿,整个后背就全湿。

    原本青梅应该是进了夏才熟的,不过因为天头热,有些熟得快的,就都掉在地上了,那树上还有一部分没熟的都没掉下来,林静好顺着山路一路走,快走到顶的时候,就瞧见了一溜儿的梅子树。

    别提她心里头有多激动了,这么多梅子树,那能掉下来多少梅子?

    她不敢想,极力让自个儿平静下来,然后迈着小步子就开始一路走,一路捡,手上也顾不得擦汗了,嘴里面念念叨叨的,这个熟的快,然后把那些熟得快的放到一起,特别生的放到一起,一个小小的篮子被她分成了两边儿,一边一堆。

    这走到山顶上后林静好才发现上头是平的,小山丘本来就是个圆圆的,这倒是不出乎林静好的意料,漫山遍野的小花小草,绿油油的一片。

    捡了满满一筐,她朝着那边看,除了梅子树之外,这个山头应该还有别的树,但是下午还要出摊,手上的篮子也有些拿不动,她只好没往那边走,暗暗的记了下位置,就顺着来的路下了山。

    等她到了家,张美兰倒是早就已经把面糊糊准备好了,见她回来,就赶忙伸手去接过她手里面的篮子,因为太重,差点掉在地上,张美兰惊讶的抬头问她:“捡了这么多?吃不完不得坏了?”

    林静好上去了搭了把手,然后说:“坏不了,这边是比较生的,还要放些日子才能吃,那边是快熟的,我留着还要做东西呢。”

    两个人齐心协力的把篮子抗到厨房,林静好找了不用的盆,把生的梅子都拿出来放到那个盆里面去,然后挑了一小碗熟的出来给她们留着吃,剩下的青梅,她全部都放在盆里面,灌了水,然后细细的把每一个梅子都洗的干干净净,还带着叶子的也顺手拔了,杆儿都不剩。

    换了一盆水,又把梅子们冲了一遍,林静好拿出来一个,放到嘴边咬了一口,一股子酸味儿就在嘴里蔓延开来,野生的青梅,熟的比较早,又没来得及放上一阵子,自然是要酸一些。

    她舔了舔嘴,把组里面的那股子酸味散了去,又拿了几个小罐罐,把洗干净的梅子装在里面。

    见装了好几罐,林静好把瓶口全部拧紧,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朝着外面走出去,让张美兰把家里面很少用的那口大铁锅给她找出来。

    等这边锅架起来了,林静好支了个大笼屉进去,把每个小罐罐都放进去,又再拧了一遍,见它们都不漏气,这边才开了火,把锅盖盖上,蒸了起来。

    “你这是做啥?”张美兰看着林静好把梅子都弄成这样,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过几天你就知道啦。”林静好笑着说,也没有看张美兰,全身心的看着眼前的火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