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跪下,我的霸气老〕〔渡劫之王〕〔北雄〕〔春回大明朝〕〔黄泉阴司〕〔一世龙皇〕〔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43.第043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由于瓶盖拧的紧, 青梅的味道并没有飘出来, 算着时间, 把锅盖打开, 蒸汽散去,林静好用筷子把里面的小瓶子一个一个的架出来,放到炉台上, 等到凉到手可以接受的温度,才一个个的往屋里面拿, 放到窗台上面。

    看她来回折腾, 张美兰就帮着拿了几个,还凑近去闻了闻,见什么味儿都没有, 想到青梅自带的酸味儿, 她撇了撇嘴,最终啥也没问, 对于青梅的问道,她本身也没有那么期待, 自不会追着问。

    娘俩正在窗台上面摆动那些瓶瓶罐罐呢,吴艳芬就乐呵呵的提着篮子回来了, 瞧见她俩在窗台边上, 赶忙凑过来,把篮子递上去说:“兰丫, 静丫头, 你看我买着啥了?”

    回过头来, 林静好瞄了一眼,就看见篮子里面躺着一大袋儿山楂干,这会儿不是山楂成熟的季节,所以篮子里面的山楂是一片一片的,看样子是别人专门切好了晒出来的山楂干。

    “姥,你搁哪儿买到的?”林静好拿起来一片,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应当是去年剩下的晒干的,味道还行,不像是陈了很久的。

    “我去市场上看到一个老头卷了个蛇皮袋子,就凑上去瞧了瞧,他说去年山楂卖的不好,他就把剩下的晒了,卖的可便宜了,我这么一大袋儿,买下来才三毛钱!”吴艳芬高兴的说着,然后把那袋子山楂拿出来,放到茶几上。

    可是真不少,林静好看着能熬好几锅山楂汤了,居然才三毛钱。

    “天头热了,喝点山楂水能开胃。”张美兰看着也新鲜,捏了一片,学着林静好的模样闻了闻说:”看来是去年的。“

    “对,去年的,算是新鲜的了。我就是那么想的,最近肠胃也不好消化,赶上便宜,刚好多买些泡水喝。”吴艳芬连忙点头,主要是实在便宜,把她高兴坏了。

    把吴艳芬手里面的篮子接过来,林静好笑着说:“姥可真厉害,这山楂干,我去市场可是从没碰见过,您这一出门,就能碰上好东西!”

    这个就是她缺的呢,之前还想着搁哪儿找上一番,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啥啊,这也不是啥好东西,虽然不好买,吃的人也少。”吴艳芬笑着说,她这是赶巧儿了,人卖不出去,刚好剩下的,就这么便宜,那买的人也不多呢。

    “这对我来说,可是好东西呢。”林静好笑眯眯的说着,然后就提着篮子进了厨房,把里面的东西都捡出来,一个一个的归拢整齐。

    还没等回去,吴艳芬又钻进了厨房里面,然后提着篮子就要往外走,林静好疑惑的瞅着她姥说:“姥,你去哪?有啥忘了买的?明天再去吧。”

    刚走了那么大一圈,这会儿回来又要折腾,林静好赶忙拦了人,她刚瞅着也没少啥。

    “不是不是,你不是说是好东西么?我再去给你买一点,省的到时候买不到了。”揣着篮子吴艳芬就要往门口走。

    林静好赶忙伸手把人拦下来,拽着吴艳芬的胳膊说:“姥,不用,我用不了那么多,这些就够吃了,回头不够再说,你看你,这大热的天的,来来回回的跑,你也不嫌累。“

    本来吴艳芬不听,还是想要多弄一些给她备着,她们娘俩儿好说歹说才把人留了下来,她左右也是用不到那么多的,不想让吴艳芬折腾。

    这一来二去的,眼瞅着就到了下午摆摊的时候,林静好又再三嘱咐了吴艳芬不要出去,才和张美兰一块儿出了摊。

    今儿出来的晚了,林静好到公交站的时候,第一趟车已经到了,有不少人都站在她往常摆摊的位置上面,瞧见他来了,站在第一个的人立马开腔说:“我还以为不来了呢!”

    “可不是吗?小老板,我们等了你不少时候了啊,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

    “就是啊,差点等不住就要走了,要不是我家那个死鬼天天念叨,我可是要回了。”

    “看你们说的玄乎的,哪就等了那么久哦,其实没多少时候,小老板你别听他们瞎说。”后面有个客人立马站出来,其实他们也就才等了一会儿。

    “对对对,为了一口吃的,等等咋地了啊?”

    “等等,你们这些说好话的,干嘛插队啊?想让人家小老板看不出来我们排在前头啊?去去去,往后走。”大娘用胳膊肘子顶了一下后头那个挤上来的小伙子,想钻空子可不行。

    “大娘你可真聪明,劲儿也真大。”小伙子往后退了一步,不敢惹不敢惹。

    听着那边热热闹闹的,林静好和张美兰加快了速度,把车在位置上面停好了,赶忙不好意思的说道:“今儿时间没看好,就给来晚了。”

    前面的大娘看着林静好一脸的歉意,动了动嘴还想说啥,又不知道说啥的模样,赶忙就站出来说:“哎哟,没晚一会儿,刚才是大娘和你说笑呢,没事没事,我们也就刚在这儿站了没几分钟。”

    “就是没几分钟,你大娘她等不住,嘴馋。”后头的小伙子也跟着说。

    林静好这才露了笑,连忙又说了几声对不起,手上也没停着把火先烧起来。

    “我就喜欢这姑娘,你瞧瞧多勤快。”大娘笑开了眼,见这边火刚着起来,那边林静好又把瓶罐子摆上来,张美兰细细的都擦了一圈儿,一边点头一边接着说:“我就喜欢吃这母女俩卖的吃食,瞅着就放心。”

    “不是因为味儿来的啊?”小伙子问大娘。

    “咋能不是呢?可是这除了味儿,那别的也得注意啊,你还年轻着呢,等你到了大娘这个年纪就知道咯。大娘这个肠胃啊,特别不好,在外头吃了不干净的,回去就得闹肚子,但是这姑娘的,我吃着从没闹过肚子!”大娘得意的说着。

    结果俩人就聊起来了,从孩子,聊到家庭,后头的人一看,得,人聊得开心呢,咱先买吧?于是一拥而上,等着大娘和小伙子聊完了之后,一看这边,哟,这队伍咋把他俩给挤出来了?

    不过这人群挤上去一看,也就明白明白了大娘的话,难怪小老板招人喜欢,除了干净不说,她做吃的时候,向来利索,没有一点儿多余的动作,速度快,也准确,多少掌握的刚刚好,从来都不会溢出来,就算是站在摊子前面等着,大家也都不骄不躁的,左右没一会儿就好。

    瞧她用签子轻轻一戳,那里头的小面包就翻了个个儿,然后香气四溢,站在前头的人,都忍不住多吸了吸鼻子。

    好闻又好吃,说的就是她做的吃食。

    “这咋这么香呢?”不知道从哪儿伸出来一个头,凑在前面说着,鼻子那是可劲儿往里头凑,凑来凑去的,人也就挤在前面了。

    “别插队啊。”后面排队的人不高兴,立马就喊了一嗓子。

    “插什么队啊?谁插队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插队了?”那人立马就站直了身子,也不往前凑了,回过头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吼。

    她声音特别大,这前前后后的人听到声音都忍不住回头看她,就瞧见一个身材结实个子挺高的中年妇女叉着腰,眼睛睁得老圆,瞅着后头那个刚才说她插队的人,那模样特吓人。

    后头那人也没想到来的竟是个母老虎,一下子就被吼的没了魂,等他定定神,想要回上一嘴的时候,那女人又说道:“姑奶奶我本来就站在这!”

    “你才……”后面那个人气势微弱,刚想说话呢,就被那女人两眼瞪了回去。

    “我才什么我才?我就站在这个地儿,你少在这儿给我胡说八道的,我说我没插队我就是没插队,你给我说话小心点。”中年女人指着后面那个半大不大的小伙子,嗓门大的惊人,说话的语速极快,直接就把小伙子给吓傻了。

    刚才站在旁边的人自然知道谁在前面,刚想开口帮小伙子说句话,就被那妇女的眼神瞪的吓了回去,不知不觉就腿一哆嗦,差点哭了。

    那个眼神,太可怕了。

    做东西的林静好自然也听见了中年妇女的声音,她循着看过去,就瞧见那个女人五大三粗的,胳膊特别结实,此时叉着腰,背对着她,面朝着后面的人,没完没了的说着话。

    那旁边有几个看不过去眼的,想帮上一嘴吧,又都被这妇女顶了回去,谁敢说上一句话不好听的话,她就要怼谁,说起话来毫不留情面,难听的让人简直想打她,可是偏偏看她那个样子,又不敢……

    也有那个胆子大的,当场就想和妇人干起来的,不过那妇人实在是气场太强,最终也给吓退了去。

    最后也就没有人讨没趣,干脆不看了,还是排在前面买东西吧。

    只不过,这一时间,本来热热闹闹的摊子前面,突然就变得安静了许多,除了那个妇女的大嗓门,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谁都不愿意说话,之前被顶了的人也鼓着腮帮子,生气的很。

    而那个被吼的面红耳赤的小伙子,眼泪就在眼眶里面打转,让他骂回去,他没这个魄力,让他走,偏生他腿肚子发软,那是走也不敢走。

    “您吃啥?”把前面的两个客人送走,林静好才冲着后面那个叉腰还在凶别人的背影问道。

    那妇人回身,眼神跟刀子似的飞过来,在看到林静好的笑容之后,火气才压下去一些说:“我今儿还是头一次来,你这都有啥?”

    瞧这儿不少人排着队,味儿那么香,知道这个摊子是真好吃,妇女不是笨人,也骂爽了,自然不会亏了自己的嘴巴,认真的听着林静好介绍起来。

    边听着,妇人边看着,光听她说,也不知道都是个啥东西,还没等她说完,就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算了算了,我刚闻见那个香味儿是哪来的?你给我做个那个就行了。”

    听她这么说,林静好就点点头,立马弄了个小面包上去,一刻都不敢耽搁。

    等的时候妇人没在为难后面的小伙子,就是眼睛一直盯着林静好做吃的,旁边的人都不吱声。

    气氛变的有些奇怪,摊儿前头明明站了满满的人,但是就是没一个说话的,空中的奶香味儿里面都夹着一丝尴尬。

    三下两下,林静好就把妇人要的奶酪糕做好,忙装在袋子里面,伸手递给了眼前的妇人。

    妇人拿过去,抬嘴就咬了一口下去,软软的奶香味儿在嘴巴里面漾开来,还带着一股子清甜味儿,顾不得多回味,她嚼吧嚼吧就咽了下去,迫不及待的又咬了一口,这次咬到了一口咸奶酪。

    浓郁的奶香味儿一下子就冲上了舌尖,那带着甜奶味儿,又带着一点刚捕捉到就消逝的咸味在嘴巴里面完全的散开,不用嚼,奶酪就化开来,飘在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充斥着鼻腔,刺激着味蕾和鼻翼。

    香!!!

    妇人此时脑海里面就这一个字,然后抬头看了一眼林静好,扬起来一个如花般的笑容说:“小丫头片子,你这个多少钱?

    “两毛。”林静好笑着说。

    “再给我来四个,凑个整!”妇人干脆的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块钱,直接拍在林静好眼前的木板上面去,那模样,气势如虹啊。

    “好的,您等等。”林静好连忙应了,一点儿都不敢怠慢的把小圆坑一个一个填满,手上的速度也变得快了起来,丝毫不敢怠慢。

    妇人三口两口的把那个奶酪糕吃下去,然后舔着嘴唇站那儿等着,边吃还边看着旁边的人说:“我说怎么这儿挤了这么多人呢,原来这么好吃。”

    现在她的模样就好像是一个和善的大姐,完全没有了先前那个凶悍的模样,平易近人。

    不过刚才她的彪悍样儿,还在众人的脑海中徘徊,自然是没有人去响应她,她也不觉得生气,仿佛就跟那儿自说自话似的,根本没当回事儿,依旧乐乐呵呵的瞅着林静好手里面翻腾来翻腾去。

    这中间,也没有别的人说要,林静好也没去问,她看出来周围的人都不太喜欢这个妇人,等着给这个妇人做完,先把她送走了再说。

    只做一个人的,那自然是要快上许多,做到第三个的时候,林静好问了一句说:“还有酸奶味儿的,尝尝吗?”

    “酸奶是啥玩意儿啊!?算了,你给我做上,我信你。”那妇人一挥手,爽快的说了一句,也没太在意。

    要说作为一个客人,林静好倒是挺喜欢这个妇人的,她不咋挑剔,说话给钱都特别痛快,完全和她刚才的模样不符。

    四个做好,林静好挨个儿放进袋子里面,然后夹在一块儿递给妇人说:“酸奶味儿的放凉了不好吃,回去尽快吃,奶酪味儿的可以放放,回去点开火在锅里头炕热了更好。还有,这个吃多了不好消化,您要是一个人,奶酪味儿可以隔夜的。”

    林静好说的细致,妇人听的倒也认真,之前那个不耐烦的样子也没再露出来,痛快的接过去,嘴上还说了句:“小丫头片子谢谢你了啊,够细心的,大姐喜欢你,下次还来!”

    说着,在车上拍了一把,拿着手里面的吃食高高兴兴的走了。

    她这一走,后头的人才松了一口气,都没吭声,但是气氛着实是轻松了不少,要说这儿人不少,看不惯她的人也不少有,但是还真不敢正面抵抗,你说要走吧,又舍不得空气里面这个味儿,真是够折磨人的。

    不过由于大家刚才都躲着那个妇人,后头的大娘倒是一下子又挤回了前面来,站在林静好的摊位前头,要了一个奶酪味儿的,一个酸奶味儿的,就朝着后面的小伙子说:“你惹她干啥?不认识啊?”

    小伙子摸摸鼻子,好容易才把心里那股劲儿憋住说:“不认识。”

    大娘笑了,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也难怪你不认识她了,自她嫁人之后,我也好久没瞧见她了。”

    小伙子委屈巴巴的问了一句:“她是谁啊?”

    大娘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立马开始跟小伙子说这个人,周围认识的都不吭声,不认识的不免上来听上一两句,说实话,他们还真的挺好奇,这是个什么人物。

    就连林静好,都忍不住竖起耳朵来。

    要说这个妇人,是县城里头出了名的泼妇,从十七八岁的时候就这个模样了。见谁喷谁,只要是让她不顺心了,不得意了,那就要骂你个狗血淋头,不止是骂,有时候甚至还要动手打上一番。

    说来也是厉害了,这县城里头,和她动过手的,没一个打得过她不说,还都被打了个鼻青脸肿,连那大小伙子都一样。

    日子一长,也就再也没有人敢惹这个妇人,见了都是绕道走儿,害怕她的也不少,有那么几个不长眼撞上的,少不了要挨上一顿教训。

    原本妇人这般泼辣,那自然是没人要的,到了二十五岁,还没嫁出去,她妈没办法,就找了个没家的穷小子,硬是让人给她娶了,她倒是也不咋介意,每天就是打打老公,逗逗儿子。

    她老公虽然是个穷小子,但是上头没有二老,也没有兄弟姐妹,就是个孤儿,一个人在煤厂上班,挺怕她的,每个月钱不多不少,都上交给老婆,日子也算是过得有滋有味。

    可是她也是个命不好的,去年年底,煤厂发生了事故,谁都没事儿,就她老公被砸死了,这一下子家里头就没了精神支柱。

    大家就想着,她大概是要过苦日子了,儿子才四岁哟,那些被她骂过的人还挺痛快的,结果没成想,这痛快没两天,她又干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

    带着她老公的尸体,跑到煤厂一哭二闹三上吊,咋都不走,结果硬是让煤厂赔了好几倍的钱不说,每个月还要给她养儿子,生活费都要给十五块钱。

    这下子,她从一个苦寡妇,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小富婆,每天日子过的别提多舒服了。

    林静好一听,这可真是个传奇人物,能让煤厂给赔好几倍的钱,还帮忙养儿子,那得有多大的能耐?她抬头看了看她妈,见张美兰也再看她,像是明白她的表情一般,张美兰说:“有点吓人。”

    林静好笑了笑,没说话,她妈就是胆子小。

    大娘开始没完没了的说,周围的人也听的入迷,都是小年轻,还真不知道县城里面住了这么个人,都把钱拍在木板上,说了要什么,就凑到大娘跟前去挺热闹。

    林静好觉得此时的小摊位就跟着茶馆似的,有人在前面说书,她就是个卖茶水的。

    手上不停的先给这些人做上,林静好也竖着耳朵挺热闹,越听越觉得这个妇人那叫一个能耐,怕是几个大汉都按不住她哟。

    “哦对了,我前几天听说,有人给这个妇人说了个亲,两人还没相看呢,不过也就是这段时间了,快了。”大娘神秘兮兮的看着大家说:“你们猜,说的谁?”

    大家赶忙凑近,都想知道是谁要面对这么个彪悍的妇人。

    “就是那老王家的小儿子,在机械厂上班,四十好几的人了,老婆跟人跑了,连个孩子都没有。”大娘赶忙说起来,也不吊着大家的胃口。

    林静好手上愣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她妈,这个人的条件,咋这么熟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