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46.第046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此为防盗章,防盗比例百分之五十么么哒。  “这个枣花酥, 妈以前从没吃过, 这皮儿咬一口酥酥的, 带着点油味儿, 还有枣泥香……这比外头卖的那些点心好吃多了。”张美兰说着,又有些子想了, 这肚皮还圆滚滚的呢,真真是好吃啊。

    “这皮里,我加了些油酥, 煎一下自然会酥酥的。妈, 现在不是招工的时候, 那厂子里头也都满着呢,我这枣花酥虽说做起来不难,但还是挺复杂的,要不你干脆一块儿帮我,咱在家里把她做成型, 到时候一煎就行了, 还快。”

    这也是林静好早就准备和张美兰说的,张美兰这个工作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 左右还不如来帮林静好, 她一个人一天做不出来多少个,但是有个人打下手, 帮帮忙, 能快上不少的。

    “真支个摊儿的话, 这倒是个理儿,你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妈和你一起是应该的。”张美兰此时已经动了心思,自然也愿意。

    “还有,妈……咱这县城太小了,要是到时候碰到我奶……”林静好没有再说下去,只是低下了头。

    张美兰愣了愣,心里头叹了一口气,她还不知道她家那些破事吗?林爸这人虽然大小是个官,但是绝对不算是个上进的,顶多算个运气不错的,林家奶是个重男轻女的,张美兰就生了林静好一个,肚子多年没动静,林家奶对她百般看着不顺眼。

    这不,林爸在外头生了个儿子,林家奶二话不说就撺掇林爸赶了张美兰,把外头养的女人和儿子接了回去,一家人其乐融融。

    这要是林静好和她一块儿在外头支个摊儿,这小县城不出大半天儿就能传遍了,那一家子都不是省油的灯,怕是不会让她们娘俩好好过的。

    “妈,反正现在咱也要交房租了,这儿又找不上工,不如去别的县城,”

    林静好这么说是有原因的,一来,炮灰配角本来就没多少戏份,林静好的家人都是一笔带过的,只知道她奶她爹她后妈都是极品,就怕她摊儿一摆上,没生意还好,这要是有生意,他们一家过来左吃吃右吃吃,那她还赚不赚钱了?

    加上林静好他们现在没有什么能力,要是人家真的死皮赖脸的蹭,也没什么办法,所以她才想,不如撺掇一下张美兰,去别的地儿,离这一家子极品远点。

    “我想想。”张美兰其实心里已经有了走的意思,也有了方向,只是……她没脸。

    定了定心思,她接着说:“咱去你姥吧,离这儿有一天的车程。”

    林静好有些意外,她不知道她还有个姥,书里头也没有提过,坐一天的车,那其实还挺远的,至少就林爸肯定是没有办法找到她们,只要她不在跟前晃悠,林爸也想不起来她,倒是好事,林静好赶忙应了声好。

    “明儿就收拾收拾吧,我去和房东说一声咱不续租了,好在也没有多少东西,明天我去车站买了票,后天一早咱就走吧。”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张美兰也不会犹豫,回去的事,等回去了再说吧。

    张美兰还是早早就出了门,林静好用了一早上,蒸了十几个大馒头,把土豆和胡萝卜切成丝炒熟,白菜过水焯一下,加点盐和热油拌成凉菜,装进袋子里封好放大篮子里,又把馒头装好放进去,昨天还剩下了一点红枣,林静好也不省,又做了十几个枣花酥,只不过这次的馅儿没有昨晚的多,主要是为了路上温饱。

    还有就是衣服了,林静好和张美兰本来就不受待见,赶出来之后也没有添过这些,根本用不了多久,林静好就打好了包,用剩下的菜又做了炖菜。

    等张美兰回来两个人吃了饭又收拾了一番,把剩下的材料整理一下都收好,又把自家的碗盆装上,林静好才松了一口气,没办法,穷啊,能带上的都得带上,她们两个人,这点东西也算不得太多,路上在吃吃,倒是没什么了。

    大概是要走,张美兰的情绪并不高涨,晚上早早就睡下,在床上翻来滚去,林静好不做声,只怕张美兰临时改了主意,转过身就睡了。

    天刚亮,张美兰就翻身起来叫醒林静好,大包小包背好直奔车站,早班车的人不少,林静好也不太认得路,张美兰看着倒是门清儿,两人很快找到了座位坐下,这不比新世纪的大巴车,这长途车位置小,还挤,上头满满的都是人,东西不少,闷得很。

    林静好看张美兰不说话,一直皱着眉头,从篮子里面打开个袋子,拿出来两个枣花酥给张美兰说:“妈,早上都没吃东西,这会儿该饿了吧。”

    情绪低的张美兰看见枣花酥倒是接了过来,这枣花酥是昨天做的,自然凉了,不过张美兰一晚上没睡,肚子还真有些饿了,几口一个就下了肚。

    别说,吃了之后,张美兰竟然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虽然她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但到底也是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要走,心里还是有点五味杂陈的。

    不过现在还真是没有那种感觉了,只觉得一身轻松,早就该走似的。

    一路上聊聊睡睡的,这一白天倒是也没有难熬,林静好顺便也旁敲侧击的了解一下姥家的情况。

    林静好她奶吴艳芬就生了两个孩子,一个她妈张美兰,还有一个就是她舅张宁刚,她姥爷走的早,就靠她姥一个人做活养家,她舅又比张美兰小了七岁,所以基本上是张美兰带大的,家里穷,又有个半大的孩子,到了二十二岁张美兰也没有说亲。

    偏这时,县城南头有个傻子,家里条件挺好,就是讨不到老婆,当时能县上的,除了他们老张这一家子,也没有特别难熬的,那就合计着把张美兰买过去。

    张宁刚得上学,家里得吃饭,吴艳芬当时也有些犹豫不定,当时家里情况太差,张美兰害怕,就给跑了,后面遇到了林爸,就结了婚,再没回过家。

    夜幕降临,他们也到了地儿,陆续下了车,林静好这心里还有点打鼓,张美兰这多年没回去,能找找人不她不知道,她姥是个什么脾气,她也不知道。

    一下车,张美兰就吸了吸鼻子,眼眶有些发湿的说:“跟好。”

    林静好小跑两步追上去,张美兰快步走在前头,这十几年过去了,县城的变化也不小,但是张美兰倒是看着也不迷路,摸不准的时候找个人问上两句,就又快步走起来,不到半个小时,就在一栋筒子楼前停了脚。

    抹了把脸,张美兰的步伐变慢,林静好也跟着变慢,两人一块儿进了楼道。

    筒子楼里头一层四户人家,两个卫生间,两个厨房,卫生间和厨房是两户人家共用一个,这会儿正是饭点,满楼飘着饭香味儿,林静好跟着张美兰上了四楼,张美兰便在楼梯左手第一间门口住了脚。

    那门没关,微微开着一个缝儿,张美兰抬了抬手,没去推,就僵在那里。

    “你们找谁?”

    正打算上前帮上一把,林静好就听身后出了声,一回头就瞧见门对面的厨房门洞那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她两鬓已经有些泛白,一只手拿着锅铲,有些疑惑的瞧着她们娘量,声音不高不低,语气温和,听着让人很舒服。

    张美兰本就僵硬着身子,此时听了这话身子还是剧烈的发抖,林静好吓了一跳,连忙喊了一声妈,凑上前去看张美兰。

    那老太也吓了一跳,上前就看见了张美兰的正脸,锅铲应声而落,她颤抖着双手抓上张美兰的胳膊说:“你……你是……兰丫?”

    当然这离不开小红和李姨的宣传,且不说她们,有一次林静好去给王大爷送早点,还听见王大爷和那买报纸的人说:“小伙子,吃了没?我这报亭边上有个摆摊的小丫头,卖的的枣花酥可香,你去买个尝尝,包你以后都搁那儿买早点。”

    那人问:“王大爷,您可不是个馋嘴的,咋就喜欢上人家小姑娘的枣花酥了?”

    “大爷就跟你说吧,那小丫头爱干净得很,你瞧见她那三轮车没,擦的锃光瓦亮的,心还善,每天早上你大爷我都要买两个吃,不然这一天都不痛快。”

    后儿那人果然来买了一个,之后就爱不释手,成了林静好的老客户,还总是把王大爷那话挂在嘴上。

    这一天不吃都不痛快!

    边摆摊,林静好还注意着杨树的动向,那天小红拍了他之后,他一连三天都没有出现,任林静好伸长脖子看,都不见人影。

    这第四天,他总算是又出现在了公交站上,不过,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站在人群外,这次是躲在了站牌后面,尤其是看见小红,拔腿就跑,是被她问怕了。

    林静好摇摇头,就当做没有看见杨树,依旧正常卖着枣花酥,生意是越来越好,就连那天在公交车上遇到售票员,都不少来照顾她的生意,搞的这坐车的人,都不得不问上一句,真就有那么好吃?停个车的空档你也要下去买上一个?

    “哟,后头没人了,快给我来五个。”翠翠瞧着没人排队,赶紧在张美兰的手里面塞了五毛钱。

    枣花酥现在卖的快了,她不能一次买那么多,有时候后面排队的人买不上,要和她急的,今儿她来得晚,这后头也没人了,才敢掏出来五毛钱,忙塞过去,她家那几个哥姐都念叨两天了,今儿带不回去,又要挨骂。

    “你运气可好,就剩下这五个了。”林静好把笼屉里面的枣花酥一股脑的全都摆在铁板上说着。

    “还好今天小红那丫头活多。”不然哪有她的事儿啊。

    “入秋了,你们工厂的活计也多了吧,我看最近的人下班都挺晚,第一趟车人都不多。”林静好说着,这几天已经开始变凉了,尤其是裁缝厂,怕是正在加工赶制冬装,虽然不太懂,但是也能猜到一二。

    “是啊,每天都在赶货,比起我们,机械厂可是闲多了。”翠翠语气里面有些羡慕的味道。

    林静好笑笑,把所有的枣花酥都翻了个面儿,余光看了看远处的杨树,今天没见着小红,他也没着急跑,反而是在那公交站的站牌下面走来走去,时不时的朝着林静好他们这边看上一眼,看完之后,仿佛整个人更焦急了。

    “唉,一会儿小红要是下了车你还在,可不能说都让我买走了。”翠翠突然想起来,连忙和林静好说,这要是让那个馋嘴的姑奶奶知道了,那可不是要追到她家去了。

    “嗯好。”林静好把枣花酥全部都出了锅,还有些烫,就先放在网子上,把煤炉灭了,才把枣花酥一个一个的装到牛皮纸袋子里面,伸手递给翠翠。

    “香喷喷的。”翠翠边说边伸手准备接,还没摸到袋子边呢,那边就有一只手从半路截了胡。

    只见一个黝黑黝黑的大高个儿站在他面前,抬手就把四个小牛皮纸袋子塞进她手里面,还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个几个硬币,根本没数就就塞进了翠翠的手里。

    “翠啊,你杨哥要它救命,对不住了。”话一丢,人抬腿就跑,等林静好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瞧不见他的影了。

    “这……”林静好看着还发愣的翠翠,也有些不知所措,这根本就是,抢啊……

    翠翠回神,瞧着手里面不多不少十个一分钱,怕是早就数好的,救命?救什么命?

    “杨哥,杨哥……”也没有接林静好的话,翠翠抬脚就追了上去。

    叹了口气,林静好和张美兰两个人一块儿把摊贩收拾了,回去问了吴艳芬才知道,杨大娘就是这几天的事儿了。

    要说杨大娘也是个命苦的,原本以为回了城,日子能过的好一些,结果却啥也吃不进去,原本她一个人做工,勉强还能供杨哥读书,结果整个人越来越瘦,连地都下不了。

    杨哥是个孝子,整日就想着给杨大娘看病,每个月能拿上四五十的工钱,全部都花在了社区诊所,要不就是江湖郎中,结果这病,也是怎么都看不好。

    前两日,杨大娘又昏过去了,送到诊所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杨哥四处借钱,让诊所给吊了两瓶药,说是能暂时抵一下,结果回去,连米汤都喝不下去了。

    怕是不到三天,人就要饿死了。

    林静好听了,心里面也有些不舒服,杨树以后是个大有作为的人,他自个儿做生意,赚了钱,后来还去了大城市,爱上了女主,偏偏他是个男四号,直到最后也没有抱得美人归……

    哎,命苦啊。

    没太往心里去,印象中书里杨哥的母亲也是早早就没了的,怕是左右不得,林静好第二天还是早早的出了摊,热上锅就依照惯例给王大爷煎了两个枣花酥送到报亭去。

    和王大爷说了几句话,林静好就往自己的摊儿上走过去,这没走出去几步,就被人一把抓住了胳膊,正要看是谁,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句中气十足的声音说:“姑娘,你的大恩大德,我杨树铭记在心,今生做牛做马,都会报答姑娘!”

    这会儿已经上了人,不少人站在公交站的站牌底下搓着手,天还早,寂静的空气里面传来这么一嗓子,想听不见都难,顿时有不少人看过来,就见那边杨家的小子面红脖子粗的看着那个平时在公交站摆摊的小丫头。

    里头满打满算大概一百块钱,是离婚的时候林爸一口气给张美兰的,说是让她滚的远远的,别再带着林静好上门找他,其实也就是把以后养女儿的钱一次给全乎了。

    “姐,这我不能要。”张宁刚连忙推了回来。

    “刚子,你拿着,置办这些东西需要不少钱,加上个三轮车,这钱肯定不够,剩下的算姐管你借的,后面姐得还你。但是你要先花这个钱,这钱本来就是静静的,她选择不上学去支摊儿,也是她的想法,万不能拿你的钱。”张美兰说着硬推过去。

    “舅舅,您拿着吧,我写的这些东西不好找……您帮忙买,静静已经很感激了,不能再让舅舅贴钱。”林静好也上前一步说。

    吴艳芬也对张宁刚点了点头,张宁刚这才收下,马不停蹄的就出去买东西去了。

    午饭几乎没剩,林静好把碗筷收拾干净,抓紧用剩下的材料把枣花酥都作出了形状,平铺在铁盘里头,足足有十个,林静好罩上纱布,又烧了一壶水,这才回了屋。

    “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这些年也没闲着,静丫头这摊子摆起来,我也能帮上一些忙。”吴艳芬坐在沙发上和张美兰说。

    林静好带上门,提着水壶走到那大桌子边倒进暖瓶里,把吴艳芬和张美兰的杯子带到厨房,加了些红糖,又倒了剩下的开水,才又走进屋递给她俩说:“妈,姥,喝水。我兑了点红糖,胃里暖和些。”

    “真是好孩子。”吴艳芬到现在都没抱上孙子,突然来了这么大个外孙女,还这么懂事,这心里面真是甜滋滋的。

    张美兰笑笑,对吴艳芬说:“静静这孩子,从小就叫人省心,妈,你也不用操心我们,这摊儿我们支的起来。”

    “这不是操心,你们娘俩忙活多累啊。”吴艳芬不看张美兰,转过脸来对林静好说。

    “姥,前面不知道卖的好不好,我们也不准备做那么多,明儿就带四十个就成,后头要是忙不过来,您在帮忙。”甜甜一笑,林静好凑过去,手挽在吴艳芬的胳膊上说。

    见吴艳芬点点头,林静好才又对着张美兰说:“对了,妈,我粗略的算了一下,面和红枣不算太贵,红糖和猪油贵一些,大概是二十枣花酥要花八毛钱左右,我准备把价格定在一毛钱一个。”

    这个价格林静好昨天想了一夜,一毛钱一个不算便宜,说起来还算贵的了,现在的路边摊卖烧饼的,一个也就几分钱,但是枣花酥成本不低,人工耗时也比较多,她不愿意价格再往下去,日后都不好涨,她相信好吃,回头客不会少。

    “稍微有些高。”张美兰想,要是让她花一毛钱去买,她是不肯的。

    “不如我们先去瞧瞧地儿吧。”林静好没急着解释,反而是提议了先去看看支摊儿的地儿。

    吴艳芬带着林静好和张美兰主要走了两个地儿,就是市场和公交站,市场人多,摊位也多,大多数是卖烧饼和煎饼的,成本比较低,价格也低,3-5分钱一个,个头还不小。

    公交站流动性比较大,大概是十五分钟一班车,早上上工的时候和下午下工的时候人多,来回要掏公交费,也有不少人带饭,中午不回家。

    等他们回去的时候,张宁刚已经把该买的东西都买回来了,三轮车是二手的,能凑合着用,其他的都是新的,看样子是破费了不少,一百块肯定是不够的,张美兰让他写了个清单,张宁刚拧不过,抹了零头,最后算起来是三百块整。

    母女俩合计了一下,赚了钱先还给张宁刚。又定了摆摊的位置,还是在公交站,因为枣花酥做起来费劲,所以有些空闲时间也好,再加上公交站人流量大,去坐公交的人,多半条件也不会太差,一毛钱一个,能接受。

    收拾了一下午,林静好把煤炉和三轮车固定住,又在三轮车的下面弄了个勾,结结实实的挂了不少煤,把三轮车里里外外的清洁了一遍,擦了个干干净净,生锈的地方还边咬牙边心疼的用了些碱面擦,硬是给擦掉了,瞧着像新的一样。

    她们娘俩收拾好又把车子放在筒子楼下的车棚子里头,给了两毛钱的月租,这看车子的钱省不得,那煤炉可不便宜。

    张宁刚吃了晚饭就回了厂子,收拾一番,林静好和张美兰开始准备第二天的枣花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