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剑修有点稳〕〔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50.第050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百分之五十么么哒。

    “嗯。”林静好点点头,作为一个良心卖家, 她还是说了一句:“热着好吃。”

    “那我回头再来尝吧。”他舔了舔嘴,其实这个糯米味儿更要诱人一些, 尤其是之前煎了好几个, 那股子味道在空气里面久久都不散去, 哪怕是他刚吃饱,都还有些馋劲儿,只是他是冲着枣花酥来的,这会儿胃里面又鼓鼓的。

    算了, 左右这小摊跑不了,下次再来也是一样的。

    “好。”林静好麻溜的翻着枣花酥。

    年轻人后面那人站了许久, 等人都买完了, 才挤上来,指了指笼屉里面的竹筒说:“给我来个竹筒饭, 咸的,煎一把。”

    “咸的没了……要不您尝尝甜的?”林静好看看笼屉, 只有不到五个了, 还全都剩的是甜的。

    因为枣花酥是甜的,所以林静好做的竹筒饭里面,特意咸的占了十□□个,甜的其实并不算多, 结果这还剩下了……

    那人听了林静好的话, 站在三轮车前, 眼睛盯着笼屉里面的竹筒,又看了看铁板上的枣花酥,再看看竹筒,再看看枣花酥……林静好半天没吭声,还是让他自己想吧,她先把自己手里面的六个枣花酥煎熟了再说。

    年轻人拿着六个枣花酥走了,后面新来的客人也拿着枣花酥或者竹筒饭走了,人来人往,竹筒饭只剩下了最后一个……那个人还站在三轮车前,在枣花酥和甜的竹筒饭之间纠结着。

    林静好瞧着车来了,只好跟那人说道:“公交车来了,您是吃枣花酥,还是竹筒饭,该赶不上车了。”

    这摊子前头已经没有别人了,就他还站着,其他人早就已经在站牌下面等着了。

    那人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渐渐驶来的公交车,急的额头上面的汗都要滴下来了,就是说不出他到底要吃哪个,可是他又不肯走,就在这站着。

    林静好叹了一口气,看来,他有选择综合症啊。

    “您是想吃煎的,还是沾糖的?口感不一样,枣花酥咬起来酥酥的,糯米很有嚼劲,看您是想尝什么口味的?枣花酥的味道要重一些,竹筒饭就稍微清淡些。”林静好指指枣花酥,又指指竹筒饭,很细致的介绍了一番。

    “我……我想吃糯米,但是又想吃油煎的。”那人皱着眉头说着,抬起胳膊抹了一把汗,又回头看了一眼公交车,老半天,还是没能迈开要走的步子。

    “要不,我给您……煎一下这个甜的?”林静好用手指戳了戳那竹筒,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这有糯米,也是煎的,条件看来都是满足的。

    唯一的就是……煎甜的,她还真不知道是个什么味儿。

    毕竟这竹筒饭和枣花酥不同,枣花酥主要是靠着枣泥和油酥还有猪油的结合,其实就是一个腻字,这个年代口比较淡,平时也吃不到这么甜腻的东西,这是枣花酥的一大特点。

    但是,甜的竹筒饭就是靠着清甜味儿了,每个竹筒饭里面只有两个红枣,配料以红豆和糯米为主,加上竹子的清香,在薄薄裹上一层糖,甜而不腻,这要是煎一下,那个味道吧,是腻还是清甜腻呢?

    没等林静好想出来会是个什么味儿,那人就拳头一拍手心,忙说:“行行行,好主意!”

    这……

    那就煎吧。

    林静好直接劈开最后一个竹筒,把里面的糯米条一下子倒在铁板上,甜竹筒饭里面林静好抹的是玉米油,比猪油要贵一些,但是不腥气,有股清香味儿,和红枣红豆更搭,因为配料的关系,成本倒是和咸口的一样。

    “您往后点。”林静好一边提醒,一边飞快的翻着手里面的糯米条,眼睛还时不时的看一眼公交车,这可是最后一趟了。

    那人倒是没有林静好这么着急,两只眼睛就盯着林静好手里面的动作,糯米条一接触到铁板就开始乱溅,尤其是糯米里面的水分,在烧热的铁板上简直恨不得跳舞。

    他吸了吸鼻子,枣花酥那股子味道渐渐淡去,取代的是一股强烈的糯米味儿,这味儿里面夹杂着红枣香,和枣花酥里的红枣味是完全不同的。

    公交车站稳,林静好也用筷子加起来四面泛金的糯米条,然后插入竹签,说:“沾不沾糖?”

    “沾!”甜的当然要沾糖了!那人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

    ……这口味有些奇特,又煎又沾糖,会不会太腻了点?

    不过林静好还是飞快的在糖上面滚了一圈,然后递给他说:“快去吧,车要开了。”

    这才从香味中回过神来的人立马掏出来一毛钱丢给张美兰,拿着撒丫子就往公交站跑,好在不远,也好在今天等车的人多,算是有惊无险的上了车。

    一上车,竹筒糯米条的味儿就在公交车里头蔓延开来,售票员瞅着那玩意儿没见过,就问了句:“这是啥?”

    “竹筒糯米饭,卖点心那姑娘新做的。”那人也不着急吃,经常坐车也知道售票员是枣花酥的粉丝,就干脆的回了一句,听着糯米上的声儿渐渐下去才咬了第一口。

    只是没想到这一口下去,他完全惊呆了,直接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一早上过去,枣花酥卖掉了十几个,竹筒饭则是卖了个干干净净,本来就做得不太多,今儿又是头一天,畅销也是正常的。把所有扒下来的竹筒全部都放在一起装进麻袋,林静又把丢在地上的竹签捡起来收到带来的垃圾桶里面,才和张美兰回了家。

    吃了午饭,林静好把枣泥馅炒好,张美兰留在家里洗衣服和面,她则背上那装竹筒的麻袋又去了一趟篾竹店,早先她就问过,这竹筒劈开后也是可以回收的,只不过价格比买的时候要低。

    三十个竹筒,回收价格是一毛钱,林静好又添了一毛五分钱,换了五十个完好的竹筒,拎着回了家。

    按照折价后的竹筒,林静好回去细算了一番,竹筒饭的成本算下来还不到四分钱,因为牛皮纸袋子不能回收,所以竹筒饭比枣花酥的成本还便宜了一分多。

    她干脆和张美兰分工明确,张美兰暂时负责枣花酥,林静好只帮她炒个枣泥儿馅,至于林静好,竹筒饭现在是她的主要任务。

    为了达到最完美的口感,红豆和豌豆还有糯米,林静好都会事先泡一下,大概时间都要五个小时以上,之后在上锅蒸的话,糯米的口感会变的软而劲道,红豆和豌豆会变得很面,反而和糯米更融合,也不会吃着没劲儿。

    也是因为这样,下午在做一锅出来那是肯定不可能的,所以她干脆就先把材料泡起来,之后和张美兰多包了不少枣花酥,下午主要还是卖枣花酥。

    因为竹筒饭,枣花酥的生意不如从前,晚上回来,还剩了三十来个,林静好和张美兰把它们在笼屉里面装好,又裹了干净的麻袋,才放到外面的窗台上,还好现在天冷,放上一夜也是坏不了的。

    吃过晚饭,林静好把甜口的材料和咸口的材料分别搅和在一起兑上水,又叫张美兰今儿不包了,来和她一块往竹筒里头抹油。等抹完了油,材料的味道刚好互相融合在一起。

    两个人一起干活就快了许多,五十个全部装完,林静好数了数,二十个甜口,三十个咸口,刚刚好,都整整齐齐的码放在蒸馒头的笼屉里面,放在煤气上,林静好没有开火,和张美兰直接歇下了。

    第二天早上张美兰和林静一块儿起来,林静好照顾火候蒸竹筒饭,张美兰则又包了十几个枣花酥,和昨儿的摆放到一起,两个人收拾妥当,就推着三轮车出了摊。

    平日里头林静好来的时候,因为天冷了,这公交站上几乎没有人,也就远处王大爷亮着一站小灯。

    结果今儿不同往日,她们娘俩推着车往摊位跟前走的时候,就瞧见那位置上早早就站了一个人,人高马大的,站在不见亮的夜幕里一动不动,吓了她们一跳。

    “杨,杨大哥?”林静好走近,细瞧了瞧,才试探性了问了一下。

    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美兰,把手里的枣花酥直接扔在桌上说:“妈你说什么?你就直接教给人了?”

    “嗯……怎么了?”张美兰吓了一跳,她记忆中,林静好鲜少会这么和她说话。

    “你为什么教给她啊?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我们吃饭的手艺?”林静好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张美兰,眼神中的怒气掩饰不住。

    “赵大娘总打她,我就想……她是想哄赵大娘开心,在这求了我好半天。”她解释说。

    “求了你好半天?妈你是不是有些不清楚?枣花酥是我们吃饭的手艺,你教给了别人,回头人家也卖起来了,我们卖什么?几句好话还能当钱使吗?”林静好扶额,之前她没有和张美兰提过小荟的事情,是因为她想张美兰好歹也四十好几,心里头难道能没点数吗?

    “啊?”对于林静好这一通炮轰,张美兰直接被轰傻了。

    “我十六岁,人家十五岁,有爹有妈有房,你在同情她什么啊?总是挨打挨骂?那是她活该,小小年纪不学好,也不干活,成天吃干饭,她挨打她怪谁?”林静好站起来,提高音量说道,她原本没提小荟的是,也是觉得,张美兰她虽然不聪明,但至少不是个蠢货啊!

    “这是怎么了?”在里屋缝衣服的吴艳芬听到外头吵吵闹闹的,开门出来,就看见林静好站在那,眼泪哗哗的往下落,三步做两步走过去,就问她:“静丫头咋了?”

    林静好抬手抹了一把眼泪,流的更凶,鼻子也一吸一吸的,说不出话来。

    “咋哭的这么厉害,来来来先坐下。”吴艳芬拉着林静好,眼神瞟了瞟张美兰,张美兰看着还有些发愣,她边拿了块帕子给林静好擦脸。

    “兰丫,有人欺负你们了?”林静好不说话,吴艳芬只好问张美兰。

    “没有……”张美兰说。

    “没有什么没有,都是妈帮着外人!”林静好边擦眼泪边说,这一说,哭的更厉害了。

    “这是咋回事啊。”吴艳芬赶忙把帕子塞在林静好的手里,然后问她。

    “让妈说。”林静好吸着鼻子说。

    “今天下午小荟来,坐了好一阵子,就说赵大娘总是打她,她在家里面很可怜,想做点好看的点心哄赵大娘开心,看枣花酥样子好看,就求我教她,我琢磨着孩子小,就教了……”面对吴艳芬的问询,张美兰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心里头有些虚,原本她不认为是什么大事,可是林静好刚才那一番话……

    吴艳芬听了一愣,随即眉头便紧锁起来,看着张美兰,直接就问:“你是不是傻?”

    “你是不是蠢得慌啊张美兰!你把吃饭的手艺直接教给别人,那你们娘俩呢?你想过没啊?”吴艳芬算是知道林静好为什么哭成这样了,这简直就是蠢货!

    “妈……”真的这么严重吗?张美兰有些吓到了。

    “自个儿的日子都没活明白,上赶着心疼起别人来了。”吴艳芬看着她一脸呆样,心里头那个恨啊,一下子火就烧了眉毛。

    “那小荟围着厨房绕了几天,你看不到?你那眉毛下面两个窟窿眼是摆设?不能动动脑子?不说明白你那猪脑子就不知道了?她来说几句好话,你就觉得她可怜得很了?你可不可怜?静丫头可不可怜?人家闺女有爹妈心疼,用得着你心疼?”吴艳芬这一连串的问,让张美兰有些招架不住。

    “给你两句好话,你就给人当妈了?自个儿都要靠闺女养,还心疼起别人家闺女来了?”吴艳芬气的说话都一喘一喘的。

    把帕子捂在脸上,林静好哭出声。

    “我看你是掉福窝窝里头了还不知道惜福!搁别人家摊上静丫头这么好的闺女,早就偷着乐了,你还上赶着给她找事儿!闲得没事儿,你倒是给我捣腾蜂窝煤去啊!等人家把摊子支起来,你就喝你的西北风去!你老娘也想管你了!”

    “跟姥回屋去!”张美兰一把拉起来林静好的胳膊,就把林静好拉进了里屋去。

    张美兰愣在原地,不敢相信,急冲冲的站起来,打开门就要往外走,这还没走出去,就瞧见门口围了一群人,看见她,都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筒子楼本来隔音就不好,刚才吴艳芬的声音不小,这邻里另外全都出来听戏,这会儿还没散呢。

    想到吴艳芬的那些话,张美兰低着头就钻进了厨房里头,刚站稳脚,就听见后面议论声四起。

    “你不知道那个枣花酥的生意得多好,我瞅着怕是以后没这个福分咯。”

    “可不是么,我前几天路过公交站,看着排着长龙呢。”

    “那模样那么好看,在外头根本瞧不见,她居然也舍得教给别人,要是我,藏着掖着都不给别人看!”

    “怪不得一个人带着闺女回来了,婆家那头是不是嫌她傻啊。”

    “我看她就是这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

    张美兰听着这些话,抬不起头来,恨不得把手里面的帕子都给它搅碎了。

    “这看啥戏呢啊?”人群后头冒出来一个青涩的女声,这会儿化成灰张美兰也知道这是谁的声音。

    “小荟,你说你学做枣花酥是做好了给你妈吃的对不?”张美兰上去就推开了人群,抓着王二荟的胳膊劈头盖脸的问。

    “啥啊。”王二荟一看张美兰,这眉头就皱起来了,把她的手弄掉说:“张姨你在说啥呢?”

    “下午啊,你下午来找我,说是要做几个花样点心哄赵大娘开心,我就教了你枣花酥怎么做。你说啊,你就是哄赵大娘开心是不?”张美兰说的着急,一双手又抓住王二荟的胳膊,恨不得马上小荟就点了头,她一颗慌张的心就可以放进肚子里头。

    “你说啥呢啊,你自个儿要教我的,又不是我求你的,怎么现在这么说了?”王二荟甩开张美兰的手。

    “你怎么这么说,明明是下午你来求我,让我教给你的!”张美兰指着王二荟,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我只是去串门儿,你说你教我,我就学了啊。”王二荟说完,脚底抹油,一转脸就进了自个儿的家门,“砰”的一声就关上了屋门。

    “我看她啊,就是脑子里头缺根弦。”

    “这怕不是个傻子吧,还问什么问啊,就那还没想明白呢。”

    “散咯散咯。”

    ……

    周围的人一个个离开,就留下张美兰一个人站在那。

    *

    解放街头新开了个小吃摊,崭新的三轮车,煤气罐加煤气灶,发光的大铁锅,还有一个八层高的木头笼屉,摆摊的是个小姑娘,瞧着也就十五六岁,穿着大花围裙,编着麻花辫,好看得很哟。

    王二荟站在发亮的三轮车跟前,用抹布又狠擦了两下,扯了扯身上的新衣服,又摸了摸早上她妈给编的大辫子,那灰灰的补丁衣服以后就和她彻底告别,颓废样儿什么的都走开!她的摊儿已经支起来了,还都是新的,比公交站那个乡下野丫头的二手车好多了!

    想到这儿,王二荟就觉得开心,精气神儿特别高,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就冲着过路人柔声道:“大哥,来个枣花酥不?七分钱一个”

    枣花酥?七分钱?

    公交站不是也有一个卖枣花酥的吗?好像要一毛钱一个呢!他好几次都看见那围满了人,但是太贵,舍不得买,

    那人走到王二荟的三轮车跟前,往那铁锅里面瞧了瞧说:“哟,看着和公交站那家的模样倒是一模一样的呢。”

    “味道也是一模一样的,我这个枣花酥啊,比她用的料还足,瞧见没,这个头就大了一圈呢。”王二荟像模像样的拿着筷子把枣花酥从锅里头翻了个个儿。

    “您闻闻,甜不甜??”王二荟扇了扇手问那人。

    那人凑近一闻,果然空气里面又甜又香的,琢磨着,模样差不多,闻着味道也差不多,反正来回不就那些个东西?掏出来一毛钱递给王二荟说:“那给我来一个吧。”

    王二荟忙点头,收了钱,麻溜的给人找了三分,一转煤气灶,把火儿加大了一些说:“马上就好,您不用等。”

    煤气灶这大火烧起来,果不然快得很,枣花酥不一会儿就煎成了金黄色,王二荟一关火,把枣花酥装进袋子里,就递给他说:“大哥,您吃好了再来,多买我给您便宜。”

    “好嘞。”那人拿着就咬了一口,哟,甜甜酥酥的,他听着别人说解放街公交站上那家也是甜甜酥酥的,那一准没错,这才七毛钱,他可不是赚大了么,回头他可要和那些经常去买的人说道说道,一毛钱一个,老亏了。

    *

    自那天之后,吴艳芬就不让张美兰陪林静好出摊了,她亲自上阵,和林静好一块儿做枣花酥,第二天在一块儿出摊,一句话都不和张美兰说,也不让她插手。

    张美兰心里面急的直上火,吴艳芬再也不和她说一句话,连林静好都是,睡沙发的人也变成了她。

    家里的面粉和枣子不多了,张美兰瞧见那个小筐空了一大半,抓上荷包就出了门,想着要多买点,等林静好他们回来的时候把面都和好了才成。

    “来咯,新鲜出锅的枣花酥,个头贼大,味儿特香,七分钱一个,不好吃不要钱嘞,您走路过不要错过,保证您吃了我家的枣花酥,再也不想去别家。”王二荟的吆喝声中气十足,十几米外都能听见。

    张美兰刚走到解放街头,就听见那头的吆喝声,顿时身边不少人都围过去。

    那些人瞧着那锅里头的枣花酥,就和公交站那家一模一样,还真是个头大了一圈,才七分钱一个,顿时就有人问:“你咋卖的这么便宜?”

    “不过就是枣子白面加猪油,能花多少钱?我们出来做生意的,讲究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不能叫上天价,去赚黑心钱!”王二荟说的那叫一个铿锵有力,好像她要为民除害似的。

    枣子白面猪油?张美兰也凑上前去,结果这不看不要紧,一上去就听见王二荟在那说:“跟您说吧,我这都摆了好几天了,一天生意比一天好。因为您看啊,我这个枣花酥,是不特好看?闻着是不特香?个头还大!比您之前吃那个是不好多了?”

    张美兰一伸脖子,果然,王二荟那锅里头真煎着好几个枣花酥,那个头确实大了好一圈,闻着味儿也没错,模样都一样。

    “七分钱是真的不?”后头又有个人问。

    “可不是真的,骗你干啥,你买多了我还给你再便宜呢!”王二荟又说。

    一听这话,不少人都掏了钱说来一个,张美兰不一会儿就被挤出了人群,远远的还能听见王二荟边笑边说:“别挤别挤,都有份儿。”

    张美兰感觉好像自己被天上的雷劈中了一样,身体一动不能动,只能任由后来的人把她推推搡搡的挤到一边去,在看着人往王二荟的手里面送钱,王二荟挂着的笑容在她眼中格外刺眼。

    她总算是明白了,她妈说的没错,她就是脑子里面进水了!四十年的日子都过给狗了,被十来岁的丫头片子给骗了,就这么把养家糊口的手艺就教给了别人,瞧着那大个头的枣花酥,那人挤人的生意……张美兰的眼眶就忍不住酸了起来。

    她是不是没长脑子啊,她对的起孩子吗!?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还不是因为她这个没用的妈,养不起家糊不起口,连孩子都照顾不好。

    日子好不容易有一点起色,又叫她自个儿给糟蹋了!

    张美兰拎着篮子,挪着步子往前走,满脑子的懊悔,自责,把她逼得抬不起头来,从市场的东头走到西头,又从西头绕回东头,篮子里面还是空空如也,一点儿东西都没买,她甚至都没有朝着那小商贩看一眼。

    这可咋办啊?

    她们娘俩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起风了,凉风顺着脖颈灌进她的衣领里,张美兰一个激灵,猛地抬头,才看见自己正站在市场中间,对,她要赶紧去告诉静静!

    快步往公交站跑,张美兰一刻都不得停歇,等她跑过去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一辆公交车横在马路上,她站在对面,看着那辆车停稳,然后在慢慢驶离。

    一大波人群挤在在公交车站,四下走去,有三五个人挤在林静好的摊位前面买枣花酥,还有不少熟悉的面孔三三两两的结伴往解放街头走去,都没有在林静好的摊位前驻足了一下。

    她看见林静好把笼屉掀开,第二层的枣花酥还没卖完,她的脚上就跟灌了铅一样。

    烧热的铁板很快煎熟了枣花酥,摊儿前又没了人,天冷了,她们娘俩还没有来得及去买几件厚衣服,吴艳芬额角的白发变得更加醒目,她跺着脚,把林静好的手包裹在她手里,边搓边往煤炉那边凑了凑。

    “今天应该是卖不出去了,姥,咱回家吧,热热当晚饭吃。”林静好抽出手来,反握住吴艳芬的手说。

    张美兰往前走,在听见林静好那不高不低柔柔弱弱的声音后又停了脚,她早已泪流满面,风刮在脸上生生的疼。

    看见林静好走进来,那人有些局促,赶忙从沙发上站起来,一下子就遮住了窗户透进来的光线,又高又壮实。

    逆着光林静好看不太清楚,只能走上前,有些疑惑的看着张美兰。

    “静静,叫舅舅。”张美兰赶忙说。

    “舅舅好。”林静好露出一排牙齿,乖巧的喊着。

    张宁刚这人比较死板,平时不多话,他是张美兰带大的,从小就和他姐亲,和他妈都没几句话,昨儿夜里有人从家里头去厂子上夜班,就给他带了话,说是他那个失踪十几年的姐回来了,张宁刚这心突突了一夜,大清早就请了个假赶回了家。

    这进了屋,瞧见他姐,张宁刚眼眶子就红了一圈,两人坐下刚说了说生活,这个突然来的外甥女就冒了出来,张宁刚还有点紧张,他没结婚,也没孩子,平时接触的都是大老爷们,自然不知该咋说话。

    “静静,你去买点菜回来吧。”张美兰了解张宁刚,他从小就有点怕生,尤其是对女孩子,这事儿吴艳芬不知道,她以前经常不在家,所以吴艳芬昨天说他还没结婚,张美兰就知道,八成还是老毛病。他这头一次见到林静好,还需要适应适应。

    “好。”接了张美兰递过来的四块钱,林静好有些惊讶,明白张美兰的意思,不动声色的接下来,乖乖的和舅舅姥姥道了别,带上门,去厨房提了篮子下了楼。

    张宁刚难得回来一次,张美兰怕是想让林静好做些好吃的。

    市场离得不远,林静好路上问了一个人就找到了,吴艳芬怕是住在比较热闹的地方,这一路上都不少人,有的忙忙碌碌,有的就在路边嗑瓜子聊天,林静好不急不忙的走着,大清早的,市场上又是人满为患。

    买了些肉和猪油,林静好又挤到人堆里面买了些豆角,还买了一把粉条,之后又买了不少大枣,篮子装的满满的,才往回走。

    她没有进屋,直接在厨房里面忙活起来,洗净了肉,连着皮切成四四方方一块一块的,下锅大火煮,在丢两片姜进去,林静好盖上锅盖,拿着豆角去了丝儿,那边水已经滚的老开了。

    关火,林静好把肉捞出来,过了凉水洗干净,放到盘子里面,又赶忙把枣子上了蒸锅开大火蒸。

    这一个煤气灶,就是不够用,林静好边想边开始切葱姜,葱切段姜切片,放进一个大碗里头兑满水便开始往里头倒酱油,直到一碗水变成深色的她才住了手。

    那边枣香味儿已经出了,林静好把锅拿下来,枣子装到盆里,倒了水洗了锅,大火烧干,在锅里头倒了一点猪油儿,小火烧到微热,挖了一勺白糖放里面用锅铲搅开,融为一体之后,开中火下肉,这肉进了锅,林静好的手就不得闲了,翻腾来翻腾去,知道肉炒的泛黄出水,才换了大火。

    这锅里头一瞬间开始噼里啪啦的作响,林静好翻腾来翻腾去,等到水干了,只剩下油,她赶忙把事先准备好的酱油水倒了进去,大火煮。

    那边大火炖肉,这边她开始给枣子去核,等都去了,水也滚了,林静好便把火关小,盖子盖上。

    枣花酥她本来就准备做些,倒是不用做太多,昨晚她隐隐约约听到张美兰和吴艳芬说了准备摆摊的打算,她准备露一手,也好让她姥和舅安个心,好在她现在做起来已经是得心应手。

    都做好又揉了面,林静好洗了几片大白菜,泡了粉条,先把豆角扔到锅里,又盖上盖,等到炖的差不多熟了边捞出来,先搁置在盆里。

    家里多了个男人,这点才怕是不够,林静好先炸了油酥,煎了五六个枣花酥放好,又把那盆肉到了回去,大火滚开,下粉条白菜换小火撒上小半勺盐小半勺糖,搅开,咕嘟个一分钟左右,林静好转大火,盖上盖,压严实,不到两分钟,掀开盖,汁儿已经收好了,满意的点点头,林静好出了锅,又热了馒头,这才端着打开门进了屋。

    他们娘仨儿正坐在沙发上说话,林静好走进来,端着盆放到桌上说:“不知道舅舅早上吃了没,就做的快了点。”

    张宁刚没看林静好,只是点着头,嘴上说着:“好、好……”

    林静好回身,又端了枣花酥和馒头进来,拿了碗筷摆好才说:“这是红烧肉,这是枣花酥。”

    张美兰看着那一锅红烧肉,肉不算多,菜倒是不少,但是林静好一端进来,味儿就没散过,香的很。

    “刚子,你尝尝,这就是静静做的枣花酥,我和你说的我们娘俩准备支摊儿卖的糕点。”红烧肉再好闻,也不能忘了正事,张美兰赶忙拿了一块枣花酥递给来张宁刚。

    林静好见状,也赶紧拿了一个递给吴艳芬。

    两人接过来均咬了一口,张宁刚立马就憋红了脸,这枣花酥的味儿可真别致,他对吃食一向没什么讲究,能吃就行,一个人也凑合惯了,竟然不知道还有这等好吃的东西,三两口一个就下了肚。

    “真好吃。”张宁刚咽下之后,睁大眼睛,由衷了说了一句。

    “静丫头不但做饭好吃,这糕点真是把我这老婆子都吃馋了。”吴艳芬把林静好拉到身边坐下来,爱怜的摸着她的头,又转过去和张美兰说:“我看那摊子的事儿可以试试,左右你们娘俩现在也不好找份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