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54.第054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百分之五十么么哒。  两人眼睛都红红的,脸也微肿, 想来是一夜没睡好, 林静好也不说话,三人默默吃了饭,林静好瞧着他俩气色好些, 就收拾了碗筷去洗干净,又把馒头拿出放到盆里罩了罩子, 一回屋, 屋里头竟多出个人来。

    看见林静好走进来,那人有些局促,赶忙从沙发上站起来,一下子就遮住了窗户透进来的光线,又高又壮实。

    逆着光林静好看不太清楚,只能走上前,有些疑惑的看着张美兰。

    “静静, 叫舅舅。”张美兰赶忙说。

    “舅舅好。”林静好露出一排牙齿, 乖巧的喊着。

    张宁刚这人比较死板,平时不多话, 他是张美兰带大的, 从小就和他姐亲, 和他妈都没几句话, 昨儿夜里有人从家里头去厂子上夜班, 就给他带了话, 说是他那个失踪十几年的姐回来了,张宁刚这心突突了一夜,大清早就请了个假赶回了家。

    这进了屋,瞧见他姐,张宁刚眼眶子就红了一圈,两人坐下刚说了说生活,这个突然来的外甥女就冒了出来,张宁刚还有点紧张,他没结婚,也没孩子,平时接触的都是大老爷们,自然不知该咋说话。

    “静静,你去买点菜回来吧。”张美兰了解张宁刚,他从小就有点怕生,尤其是对女孩子,这事儿吴艳芬不知道,她以前经常不在家,所以吴艳芬昨天说他还没结婚,张美兰就知道,八成还是老毛病。他这头一次见到林静好,还需要适应适应。

    “好。”接了张美兰递过来的四块钱,林静好有些惊讶,明白张美兰的意思,不动声色的接下来,乖乖的和舅舅姥姥道了别,带上门,去厨房提了篮子下了楼。

    张宁刚难得回来一次,张美兰怕是想让林静好做些好吃的。

    市场离得不远,林静好路上问了一个人就找到了,吴艳芬怕是住在比较热闹的地方,这一路上都不少人,有的忙忙碌碌,有的就在路边嗑瓜子聊天,林静好不急不忙的走着,大清早的,市场上又是人满为患。

    买了些肉和猪油,林静好又挤到人堆里面买了些豆角,还买了一把粉条,之后又买了不少大枣,篮子装的满满的,才往回走。

    她没有进屋,直接在厨房里面忙活起来,洗净了肉,连着皮切成四四方方一块一块的,下锅大火煮,在丢两片姜进去,林静好盖上锅盖,拿着豆角去了丝儿,那边水已经滚的老开了。

    关火,林静好把肉捞出来,过了凉水洗干净,放到盘子里面,又赶忙把枣子上了蒸锅开大火蒸。

    这一个煤气灶,就是不够用,林静好边想边开始切葱姜,葱切段姜切片,放进一个大碗里头兑满水便开始往里头倒酱油,直到一碗水变成深色的她才住了手。

    那边枣香味儿已经出了,林静好把锅拿下来,枣子装到盆里,倒了水洗了锅,大火烧干,在锅里头倒了一点猪油儿,小火烧到微热,挖了一勺白糖放里面用锅铲搅开,融为一体之后,开中火下肉,这肉进了锅,林静好的手就不得闲了,翻腾来翻腾去,知道肉炒的泛黄出水,才换了大火。

    这锅里头一瞬间开始噼里啪啦的作响,林静好翻腾来翻腾去,等到水干了,只剩下油,她赶忙把事先准备好的酱油水倒了进去,大火煮。

    那边大火炖肉,这边她开始给枣子去核,等都去了,水也滚了,林静好便把火关小,盖子盖上。

    枣花酥她本来就准备做些,倒是不用做太多,昨晚她隐隐约约听到张美兰和吴艳芬说了准备摆摊的打算,她准备露一手,也好让她姥和舅安个心,好在她现在做起来已经是得心应手。

    都做好又揉了面,林静好洗了几片大白菜,泡了粉条,先把豆角扔到锅里,又盖上盖,等到炖的差不多熟了边捞出来,先搁置在盆里。

    家里多了个男人,这点才怕是不够,林静好先炸了油酥,煎了五六个枣花酥放好,又把那盆肉到了回去,大火滚开,下粉条白菜换小火撒上小半勺盐小半勺糖,搅开,咕嘟个一分钟左右,林静好转大火,盖上盖,压严实,不到两分钟,掀开盖,汁儿已经收好了,满意的点点头,林静好出了锅,又热了馒头,这才端着打开门进了屋。

    他们娘仨儿正坐在沙发上说话,林静好走进来,端着盆放到桌上说:“不知道舅舅早上吃了没,就做的快了点。”

    张宁刚没看林静好,只是点着头,嘴上说着:“好、好……”

    林静好回身,又端了枣花酥和馒头进来,拿了碗筷摆好才说:“这是红烧肉,这是枣花酥。”

    张美兰看着那一锅红烧肉,肉不算多,菜倒是不少,但是林静好一端进来,味儿就没散过,香的很。

    “刚子,你尝尝,这就是静静做的枣花酥,我和你说的我们娘俩准备支摊儿卖的糕点。”红烧肉再好闻,也不能忘了正事,张美兰赶忙拿了一块枣花酥递给来张宁刚。

    林静好见状,也赶紧拿了一个递给吴艳芬。

    两人接过来均咬了一口,张宁刚立马就憋红了脸,这枣花酥的味儿可真别致,他对吃食一向没什么讲究,能吃就行,一个人也凑合惯了,竟然不知道还有这等好吃的东西,三两口一个就下了肚。

    “真好吃。”张宁刚咽下之后,睁大眼睛,由衷了说了一句。

    “静丫头不但做饭好吃,这糕点真是把我这老婆子都吃馋了。”吴艳芬把林静好拉到身边坐下来,爱怜的摸着她的头,又转过去和张美兰说:“我看那摊子的事儿可以试试,左右你们娘俩现在也不好找份工。”

    “这摊子还是要摆在热闹的地方才行,东西也不可少。”张宁刚有些激动的和张美兰说着,向林静好看过来,又转回眼神,声音小了许多和张美兰说:“我正好今儿请了一天假,都需要什么东西,回头让静静说说,我下午去买看,你好多年没回来,不太熟悉。”

    听了这个话,饶是林静好也觉得感动几分,张宁刚和吴艳芬至少都是支持他们娘俩的。

    “好,咱先吃饭。”张美兰说。

    这顿饭张宁刚吃的舒服得很,他们食堂也有肉菜,虽然不多,但是每日都有,可他觉得和那大白菜也差不离多少,今儿吃了这红烧肉,才知道不只枣花酥好吃,红烧肉也可以这般香,尽管菜多肉少,可这菜里头都凑着肉味呢。

    说来也奇怪,他对林静好的感觉也亲近了不少,心里没有刚才那种紧张感,也觉得柔和了许多,那种见到张美兰的不真实感也变得踏实起来,想来就觉得身心舒畅。

    吃完饭,张宁刚趁着林静好收碗的时候说:“咱们这县城上,人比较多的地方不多,市场那条街口是一个,另一个就是出门直走到头左拐的解放街,那有个公交站,专门走厂房路线的,厂子多半都比较远,在县上住着的话都会去那坐车上工。”

    这儿虽然人不少,但是人流来的快走的也快,自然不会有人去凑这个短热闹,没有人支摊儿是正常的,现在这出来支摊和上工都是一样的,一干就是一天,谁也不愿意大半天都没什么生意可做。

    听了这话,张美兰细细一瞧,可不是没有摊位么?她平稳了一下心绪,说:“那边有个报停。”

    报刊亭是这个年代的象征性之一,这时候还没有发达的网络,电视机也值钱,看新闻只能去买报纸,或者妇女聚在一起扯个淡。

    公交站旁边的报刊亭,生意差不了。

    “我们摆在这儿吧。”林静好挑了一个报刊亭和公交站中间的空余位置,不遮挡,也不阻碍排队的人群,刚刚好。

    在三轮车上拿出来昨天晚上做好的招牌,林静好把下面的木头棒插进三轮车旁边的栏里,上面写了五个字——好记枣花酥,酥字儿旁边画了一个扎麻花辫的卡通人物,眨着眼,吐着舌头,看着可爱极了。

    林静好也不吆喝,把三轮车推到那公交车站的后头,先不疾不徐的把煤炉点着,用的是蜂窝煤,价格比煤炭肯定是要贵一些,但是没什么烟,也不呛人,成本也不算太高。

    支上铁板,不一会儿铁板就烧得热乎了,林静好把手放在铁板上空,已经感觉有些烫手,就用刷子沾了些猪油,平平的抹在铁板上。

    前面林静好并没有准备煎多少,就只涂了中间最热的那一块,遇了油,这铁板不一会儿就起了一股小烟,林静好用长筷子从笼屉里面夹出来一个成型的枣花酥,放在铁板上煎,噼里啪啦的声音瞬间就响了起来。

    她位置距离人群还是比较近,顿时有人回头看了起来,就瞧见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编着两个松松的麻花辫,身上围着一个大围裙,白净的手拿着一双比寻常吃饭还要长的筷子,正在那铁板上翻一朵小花。

    这画面,说起来,可真不像是摆摊的。

    看新鲜的人不少,毕竟这摊儿现在不算少,可是干干净净的三轮车和干干净净的小姑娘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更有食欲。

    香味儿不一会儿就飘了出来,猪油味儿里面夹杂着一点甜,说不出是什么味儿,可是闻着一点都不怪,反而香喷喷的。

    这火刚烧起来,自然是不如煤气,一个枣花酥就煎了不少时候,香味在公交站徘徊了许久,瞧着里头全部烤熟,林静好又把面儿剪成金黄色,才出了锅,瞧见那边有几个来回打望的人。

    这味儿刚飘开,那边报刊亭里面就走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爷,他四处瞅了瞅,看见林静好之后皱了皱眉头,大步走过来,站在她的摊子前面就说:“走走走,远点儿去,这么大的味儿,弄的我报纸上都是。”

    “大爷您好。”林静好也不恼,先甜甜的问了声好,一只手放在张美兰正要收车的胳膊上。

    “好什么好,你这又是煎又是炸的,还用的煤,你快远点去,这要是把我的报停点着了,你拿什么赔!”大爷眉头皱的更深了。

    “大爷,我用的是蜂窝煤,这煤炉安全的很,离您也不近,您放心,点不着。”林静好说着,把装好袋的枣花酥递过去说:“这天儿还早,不知道您吃早饭了没,先吃一个消消火,您要是嫌味儿大,我一会儿就挪走。”

    那大爷看了看林静好手里面的小牛皮纸袋,包装还挺精美,味儿也不难闻,就是想想一会儿弄的他报纸上都是味儿,那可糟心。

    “不吃不吃,你赶紧走。”那大爷摆摆手,语气里面充满着厌烦。

    “这卖一毛钱一个呢?”张美兰小声和林静好说,成本都要好几分钱,这丫头怎么说送人就送人。

    “就你这儿玩意儿还卖一毛钱一个?”那大爷本来准备走,听了张美兰的话又回了身说。

    “您先尝尝,白送您的,不要钱。”林静好轻轻拍了拍张美兰,甜甜的对那个大爷说。

    听是白送的,大爷还是伸手接了下来,把那牛皮纸袋往下一撸,就露出一朵小花儿来,大爷看了看林静好,瞅了两眼那花,这娘们儿吃的玩意儿,他……

    “王大爷,您快尝尝啊。”没等林静好和张美兰说话,旁边跳出来一个穿着花衣裳马尾辫的姑娘,一张圆乎乎的小脸冲着王大爷,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枣花酥。

    “红丫头你要吓死我啊。”王大爷吓了一跳,看着旁边冒出来的人头,这丫头可真够鬼灵的。

    “您快吃吧,人白送的,好吃我也买俩啊。”小红梗着脖子说。

    被人催着,王大爷骑虎难下,不得不咬了一口。

    这枣花酥还热乎着,这会儿正是最酥的时候,这一口下去,跟前的小红都听见那酥饼被牙齿咬下去的声音,糟了,她赶紧抹抹嘴,还好口水没有流下来。

    林静好看王大爷的表情从皱着眉头到舒展,在到嘴角轻微的勾起来,一颗心算是放到了肚子里面。

    “这皮儿酥酥的,馅儿甜甜的,还有枣子香,你这小姑娘,做得还行啊。”王大爷心里早就没了气儿,别说没了气儿,还觉得有点高兴,他自个儿都不知道这个情绪到底是哪儿来的,不想表现的太过明显,只好继续绷着脸说,但是勾起的嘴角和一口又一口的动作早早就已经暴露了他。

    好吃你就说呗,还端着干啥。

    “王大爷你可真别扭,这左一口右一口的,我看就是吃得香!来来来给我来一个。”那叫小红的姑娘刚才就瞅半天了,瞧见王大爷那表情,心里头早就明白了,从兜里摸出来一毛钱递给林静好说着。

    “好。”林静好在铁板上抹好油,又从笼屉里面拿了一个放进去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