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神医〕〔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南非当警察〕〔他的小祖宗甜又野〕〔神魂丹帝〕〔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系统的超级宗门〕〔妖女哪里逃〕〔禁区猎人〕〔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黄金召唤师〕〔宁璃陆淮〕〔欺负仇人的女儿难〕〔蜜婚超甜:墨少家〕〔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三胎萌宝:霸气爹〕〔重生后我嫁给了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55.第055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百分之五十么么哒。

    天刚亮, 林静好就起来, 把沙发收拾妥当,去外头煮了一锅米汤又绊了个胡萝卜凉菜,还蒸了一屉馒头, 等张美兰和吴艳芬起来的时候,刚好吃早饭。

    两人眼睛都红红的,脸也微肿,想来是一夜没睡好, 林静好也不说话, 三人默默吃了饭,林静好瞧着他俩气色好些,就收拾了碗筷去洗干净, 又把馒头拿出放到盆里罩了罩子,一回屋, 屋里头竟多出个人来。

    看见林静好走进来,那人有些局促,赶忙从沙发上站起来,一下子就遮住了窗户透进来的光线, 又高又壮实。

    逆着光林静好看不太清楚,只能走上前,有些疑惑的看着张美兰。

    “静静, 叫舅舅。”张美兰赶忙说。

    “舅舅好。”林静好露出一排牙齿, 乖巧的喊着。

    张宁刚这人比较死板, 平时不多话,他是张美兰带大的,从小就和他姐亲,和他妈都没几句话,昨儿夜里有人从家里头去厂子上夜班,就给他带了话,说是他那个失踪十几年的姐回来了,张宁刚这心突突了一夜,大清早就请了个假赶回了家。

    这进了屋,瞧见他姐,张宁刚眼眶子就红了一圈,两人坐下刚说了说生活,这个突然来的外甥女就冒了出来,张宁刚还有点紧张,他没结婚,也没孩子,平时接触的都是大老爷们,自然不知该咋说话。

    “静静,你去买点菜回来吧。”张美兰了解张宁刚,他从小就有点怕生,尤其是对女孩子,这事儿吴艳芬不知道,她以前经常不在家,所以吴艳芬昨天说他还没结婚,张美兰就知道,八成还是老毛病。他这头一次见到林静好,还需要适应适应。

    “好。”接了张美兰递过来的四块钱,林静好有些惊讶,明白张美兰的意思,不动声色的接下来,乖乖的和舅舅姥姥道了别,带上门,去厨房提了篮子下了楼。

    张宁刚难得回来一次,张美兰怕是想让林静好做些好吃的。

    市场离得不远,林静好路上问了一个人就找到了,吴艳芬怕是住在比较热闹的地方,这一路上都不少人,有的忙忙碌碌,有的就在路边嗑瓜子聊天,林静好不急不忙的走着,大清早的,市场上又是人满为患。

    买了些肉和猪油,林静好又挤到人堆里面买了些豆角,还买了一把粉条,之后又买了不少大枣,篮子装的满满的,才往回走。

    她没有进屋,直接在厨房里面忙活起来,洗净了肉,连着皮切成四四方方一块一块的,下锅大火煮,在丢两片姜进去,林静好盖上锅盖,拿着豆角去了丝儿,那边水已经滚的老开了。

    关火,林静好把肉捞出来,过了凉水洗干净,放到盘子里面,又赶忙把枣子上了蒸锅开大火蒸。

    这一个煤气灶,就是不够用,林静好边想边开始切葱姜,葱切段姜切片,放进一个大碗里头兑满水便开始往里头倒酱油,直到一碗水变成深色的她才住了手。

    那边枣香味儿已经出了,林静好把锅拿下来,枣子装到盆里,倒了水洗了锅,大火烧干,在锅里头倒了一点猪油儿,小火烧到微热,挖了一勺白糖放里面用锅铲搅开,融为一体之后,开中火下肉,这肉进了锅,林静好的手就不得闲了,翻腾来翻腾去,知道肉炒的泛黄出水,才换了大火。

    这锅里头一瞬间开始噼里啪啦的作响,林静好翻腾来翻腾去,等到水干了,只剩下油,她赶忙把事先准备好的酱油水倒了进去,大火煮。

    那边大火炖肉,这边她开始给枣子去核,等都去了,水也滚了,林静好便把火关小,盖子盖上。

    枣花酥她本来就准备做些,倒是不用做太多,昨晚她隐隐约约听到张美兰和吴艳芬说了准备摆摊的打算,她准备露一手,也好让她姥和舅安个心,好在她现在做起来已经是得心应手。

    都做好又揉了面,林静好洗了几片大白菜,泡了粉条,先把豆角扔到锅里,又盖上盖,等到炖的差不多熟了边捞出来,先搁置在盆里。

    家里多了个男人,这点才怕是不够,林静好先炸了油酥,煎了五六个枣花酥放好,又把那盆肉到了回去,大火滚开,下粉条白菜换小火撒上小半勺盐小半勺糖,搅开,咕嘟个一分钟左右,林静好转大火,盖上盖,压严实,不到两分钟,掀开盖,汁儿已经收好了,满意的点点头,林静好出了锅,又热了馒头,这才端着打开门进了屋。

    他们娘仨儿正坐在沙发上说话,林静好走进来,端着盆放到桌上说:“不知道舅舅早上吃了没,就做的快了点。”

    张宁刚没看林静好,只是点着头,嘴上说着:“好、好……”

    林静好回身,又端了枣花酥和馒头进来,拿了碗筷摆好才说:“这是红烧肉,这是枣花酥。”

    张美兰看着那一锅红烧肉,肉不算多,菜倒是不少,但是林静好一端进来,味儿就没散过,香的很。

    “刚子,你尝尝,这就是静静做的枣花酥,我和你说的我们娘俩准备支摊儿卖的糕点。”红烧肉再好闻,也不能忘了正事,张美兰赶忙拿了一块枣花酥递给来张宁刚。

    林静好见状,也赶紧拿了一个递给吴艳芬。

    两人接过来均咬了一口,张宁刚立马就憋红了脸,这枣花酥的味儿可真别致,他对吃食一向没什么讲究,能吃就行,一个人也凑合惯了,竟然不知道还有这等好吃的东西,三两口一个就下了肚。

    “真好吃。”张宁刚咽下之后,睁大眼睛,由衷了说了一句。

    “静丫头不但做饭好吃,这糕点真是把我这老婆子都吃馋了。”吴艳芬把林静好拉到身边坐下来,爱怜的摸着她的头,又转过去和张美兰说:“我看那摊子的事儿可以试试,左右你们娘俩现在也不好找份工。”

    “这摊子还是要摆在热闹的地方才行,东西也不可少。”张宁刚有些激动的和张美兰说着,向林静好看过来,又转回眼神,声音小了许多和张美兰说:“我正好今儿请了一天假,都需要什么东西,回头让静静说说,我下午去买看,你好多年没回来,不太熟悉。”

    听了这个话,饶是林静好也觉得感动几分,张宁刚和吴艳芬至少都是支持他们娘俩的。

    “好,咱先吃饭。”张美兰说。

    这顿饭张宁刚吃的舒服得很,他们食堂也有肉菜,虽然不多,但是每日都有,可他觉得和那大白菜也差不离多少,今儿吃了这红烧肉,才知道不只枣花酥好吃,红烧肉也可以这般香,尽管菜多肉少,可这菜里头都凑着肉味呢。

    说来也奇怪,他对林静好的感觉也亲近了不少,心里没有刚才那种紧张感,也觉得柔和了许多,那种见到张美兰的不真实感也变得踏实起来,想来就觉得身心舒畅。

    吃完饭,张宁刚趁着林静好收碗的时候说:“咱们这县城上,人比较多的地方不多,市场那条街口是一个,另一个就是出门直走到头左拐的解放街,那有个公交站,专门走厂房路线的,厂子多半都比较远,在县上住着的话都会去那坐车上工。”

    “你为什么教给她啊?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我们吃饭的手艺?”林静好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张美兰,眼神中的怒气掩饰不住。

    “赵大娘总打她,我就想……她是想哄赵大娘开心,在这求了我好半天。”她解释说。

    “求了你好半天?妈你是不是有些不清楚?枣花酥是我们吃饭的手艺,你教给了别人,回头人家也卖起来了,我们卖什么?几句好话还能当钱使吗?”林静好扶额,之前她没有和张美兰提过小荟的事情,是因为她想张美兰好歹也四十好几,心里头难道能没点数吗?

    “啊?”对于林静好这一通炮轰,张美兰直接被轰傻了。

    “我十六岁,人家十五岁,有爹有妈有房,你在同情她什么啊?总是挨打挨骂?那是她活该,小小年纪不学好,也不干活,成天吃干饭,她挨打她怪谁?”林静好站起来,提高音量说道,她原本没提小荟的是,也是觉得,张美兰她虽然不聪明,但至少不是个蠢货啊!

    “这是怎么了?”在里屋缝衣服的吴艳芬听到外头吵吵闹闹的,开门出来,就看见林静好站在那,眼泪哗哗的往下落,三步做两步走过去,就问她:“静丫头咋了?”

    林静好抬手抹了一把眼泪,流的更凶,鼻子也一吸一吸的,说不出话来。

    “咋哭的这么厉害,来来来先坐下。”吴艳芬拉着林静好,眼神瞟了瞟张美兰,张美兰看着还有些发愣,她边拿了块帕子给林静好擦脸。

    “兰丫,有人欺负你们了?”林静好不说话,吴艳芬只好问张美兰。

    “没有……”张美兰说。

    “没有什么没有,都是妈帮着外人!”林静好边擦眼泪边说,这一说,哭的更厉害了。

    “这是咋回事啊。”吴艳芬赶忙把帕子塞在林静好的手里,然后问她。

    “让妈说。”林静好吸着鼻子说。

    “今天下午小荟来,坐了好一阵子,就说赵大娘总是打她,她在家里面很可怜,想做点好看的点心哄赵大娘开心,看枣花酥样子好看,就求我教她,我琢磨着孩子小,就教了……”面对吴艳芬的问询,张美兰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心里头有些虚,原本她不认为是什么大事,可是林静好刚才那一番话……

    吴艳芬听了一愣,随即眉头便紧锁起来,看着张美兰,直接就问:“你是不是傻?”

    “你是不是蠢得慌啊张美兰!你把吃饭的手艺直接教给别人,那你们娘俩呢?你想过没啊?”吴艳芬算是知道林静好为什么哭成这样了,这简直就是蠢货!

    “妈……”真的这么严重吗?张美兰有些吓到了。

    “自个儿的日子都没活明白,上赶着心疼起别人来了。”吴艳芬看着她一脸呆样,心里头那个恨啊,一下子火就烧了眉毛。

    “那小荟围着厨房绕了几天,你看不到?你那眉毛下面两个窟窿眼是摆设?不能动动脑子?不说明白你那猪脑子就不知道了?她来说几句好话,你就觉得她可怜得很了?你可不可怜?静丫头可不可怜?人家闺女有爹妈心疼,用得着你心疼?”吴艳芬这一连串的问,让张美兰有些招架不住。

    “给你两句好话,你就给人当妈了?自个儿都要靠闺女养,还心疼起别人家闺女来了?”吴艳芬气的说话都一喘一喘的。

    把帕子捂在脸上,林静好哭出声。

    “我看你是掉福窝窝里头了还不知道惜福!搁别人家摊上静丫头这么好的闺女,早就偷着乐了,你还上赶着给她找事儿!闲得没事儿,你倒是给我捣腾蜂窝煤去啊!等人家把摊子支起来,你就喝你的西北风去!你老娘也想管你了!”

    “跟姥回屋去!”张美兰一把拉起来林静好的胳膊,就把林静好拉进了里屋去。

    张美兰愣在原地,不敢相信,急冲冲的站起来,打开门就要往外走,这还没走出去,就瞧见门口围了一群人,看见她,都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筒子楼本来隔音就不好,刚才吴艳芬的声音不小,这邻里另外全都出来听戏,这会儿还没散呢。

    想到吴艳芬的那些话,张美兰低着头就钻进了厨房里头,刚站稳脚,就听见后面议论声四起。

    “你不知道那个枣花酥的生意得多好,我瞅着怕是以后没这个福分咯。”

    “可不是么,我前几天路过公交站,看着排着长龙呢。”

    “那模样那么好看,在外头根本瞧不见,她居然也舍得教给别人,要是我,藏着掖着都不给别人看!”

    “怪不得一个人带着闺女回来了,婆家那头是不是嫌她傻啊。”

    “我看她就是这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

    张美兰听着这些话,抬不起头来,恨不得把手里面的帕子都给它搅碎了。

    “这看啥戏呢啊?”人群后头冒出来一个青涩的女声,这会儿化成灰张美兰也知道这是谁的声音。

    “小荟,你说你学做枣花酥是做好了给你妈吃的对不?”张美兰上去就推开了人群,抓着王二荟的胳膊劈头盖脸的问。

    “啥啊。”王二荟一看张美兰,这眉头就皱起来了,把她的手弄掉说:“张姨你在说啥呢?”

    “下午啊,你下午来找我,说是要做几个花样点心哄赵大娘开心,我就教了你枣花酥怎么做。你说啊,你就是哄赵大娘开心是不?”张美兰说的着急,一双手又抓住王二荟的胳膊,恨不得马上小荟就点了头,她一颗慌张的心就可以放进肚子里头。

    “你说啥呢啊,你自个儿要教我的,又不是我求你的,怎么现在这么说了?”王二荟甩开张美兰的手。

    “你怎么这么说,明明是下午你来求我,让我教给你的!”张美兰指着王二荟,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我只是去串门儿,你说你教我,我就学了啊。”王二荟说完,脚底抹油,一转脸就进了自个儿的家门,“砰”的一声就关上了屋门。

    “我看她啊,就是脑子里头缺根弦。”

    “这怕不是个傻子吧,还问什么问啊,就那还没想明白呢。”

    “散咯散咯。”

    ……

    周围的人一个个离开,就留下张美兰一个人站在那。

    *

    解放街头新开了个小吃摊,崭新的三轮车,煤气罐加煤气灶,发光的大铁锅,还有一个八层高的木头笼屉,摆摊的是个小姑娘,瞧着也就十五六岁,穿着大花围裙,编着麻花辫,好看得很哟。

    王二荟站在发亮的三轮车跟前,用抹布又狠擦了两下,扯了扯身上的新衣服,又摸了摸早上她妈给编的大辫子,那灰灰的补丁衣服以后就和她彻底告别,颓废样儿什么的都走开!她的摊儿已经支起来了,还都是新的,比公交站那个乡下野丫头的二手车好多了!

    想到这儿,王二荟就觉得开心,精气神儿特别高,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就冲着过路人柔声道:“大哥,来个枣花酥不?七分钱一个”

    枣花酥?七分钱?

    公交站不是也有一个卖枣花酥的吗?好像要一毛钱一个呢!他好几次都看见那围满了人,但是太贵,舍不得买,

    那人走到王二荟的三轮车跟前,往那铁锅里面瞧了瞧说:“哟,看着和公交站那家的模样倒是一模一样的呢。”

    “味道也是一模一样的,我这个枣花酥啊,比她用的料还足,瞧见没,这个头就大了一圈呢。”王二荟像模像样的拿着筷子把枣花酥从锅里头翻了个个儿。

    “您闻闻,甜不甜??”王二荟扇了扇手问那人。

    那人凑近一闻,果然空气里面又甜又香的,琢磨着,模样差不多,闻着味道也差不多,反正来回不就那些个东西?掏出来一毛钱递给王二荟说:“那给我来一个吧。”

    王二荟忙点头,收了钱,麻溜的给人找了三分,一转煤气灶,把火儿加大了一些说:“马上就好,您不用等。”

    煤气灶这大火烧起来,果不然快得很,枣花酥不一会儿就煎成了金黄色,王二荟一关火,把枣花酥装进袋子里,就递给他说:“大哥,您吃好了再来,多买我给您便宜。”

    “好嘞。”那人拿着就咬了一口,哟,甜甜酥酥的,他听着别人说解放街公交站上那家也是甜甜酥酥的,那一准没错,这才七毛钱,他可不是赚大了么,回头他可要和那些经常去买的人说道说道,一毛钱一个,老亏了。

    *

    自那天之后,吴艳芬就不让张美兰陪林静好出摊了,她亲自上阵,和林静好一块儿做枣花酥,第二天在一块儿出摊,一句话都不和张美兰说,也不让她插手。

    张美兰心里面急的直上火,吴艳芬再也不和她说一句话,连林静好都是,睡沙发的人也变成了她。

    家里的面粉和枣子不多了,张美兰瞧见那个小筐空了一大半,抓上荷包就出了门,想着要多买点,等林静好他们回来的时候把面都和好了才成。

    “来咯,新鲜出锅的枣花酥,个头贼大,味儿特香,七分钱一个,不好吃不要钱嘞,您走路过不要错过,保证您吃了我家的枣花酥,再也不想去别家。”王二荟的吆喝声中气十足,十几米外都能听见。

    张美兰刚走到解放街头,就听见那头的吆喝声,顿时身边不少人都围过去。

    那些人瞧着那锅里头的枣花酥,就和公交站那家一模一样,还真是个头大了一圈,才七分钱一个,顿时就有人问:“你咋卖的这么便宜?”

    “不过就是枣子白面加猪油,能花多少钱?我们出来做生意的,讲究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不能叫上天价,去赚黑心钱!”王二荟说的那叫一个铿锵有力,好像她要为民除害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