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57.第057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百分之五十么么哒。

    您看起来就不差钱。

    年轻人看了看笼屉里面乖巧的小竹子,摸了摸胃,他今天是吃了早饭的,刚才一股脑儿干掉两个枣花酥,这会儿饱得很,就问:“这个拿回去吃就凉了吧。”

    “嗯。”林静好点点头,作为一个良心卖家, 她还是说了一句:“热着好吃。”

    “那我回头再来尝吧。”他舔了舔嘴, 其实这个糯米味儿更要诱人一些, 尤其是之前煎了好几个, 那股子味道在空气里面久久都不散去, 哪怕是他刚吃饱,都还有些馋劲儿,只是他是冲着枣花酥来的, 这会儿胃里面又鼓鼓的。

    算了, 左右这小摊跑不了, 下次再来也是一样的。

    “好。”林静好麻溜的翻着枣花酥。

    年轻人后面那人站了许久,等人都买完了,才挤上来,指了指笼屉里面的竹筒说:“给我来个竹筒饭,咸的,煎一把。”

    “咸的没了……要不您尝尝甜的?”林静好看看笼屉, 只有不到五个了, 还全都剩的是甜的。

    因为枣花酥是甜的, 所以林静好做的竹筒饭里面,特意咸的占了十□□个,甜的其实并不算多,结果这还剩下了……

    那人听了林静好的话,站在三轮车前,眼睛盯着笼屉里面的竹筒,又看了看铁板上的枣花酥,再看看竹筒,再看看枣花酥……林静好半天没吭声,还是让他自己想吧,她先把自己手里面的六个枣花酥煎熟了再说。

    年轻人拿着六个枣花酥走了,后面新来的客人也拿着枣花酥或者竹筒饭走了,人来人往,竹筒饭只剩下了最后一个……那个人还站在三轮车前,在枣花酥和甜的竹筒饭之间纠结着。

    林静好瞧着车来了,只好跟那人说道:“公交车来了,您是吃枣花酥,还是竹筒饭,该赶不上车了。”

    这摊子前头已经没有别人了,就他还站着,其他人早就已经在站牌下面等着了。

    那人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渐渐驶来的公交车,急的额头上面的汗都要滴下来了,就是说不出他到底要吃哪个,可是他又不肯走,就在这站着。

    林静好叹了一口气,看来,他有选择综合症啊。

    “您是想吃煎的,还是沾糖的?口感不一样,枣花酥咬起来酥酥的,糯米很有嚼劲,看您是想尝什么口味的?枣花酥的味道要重一些,竹筒饭就稍微清淡些。”林静好指指枣花酥,又指指竹筒饭,很细致的介绍了一番。

    “我……我想吃糯米,但是又想吃油煎的。”那人皱着眉头说着,抬起胳膊抹了一把汗,又回头看了一眼公交车,老半天,还是没能迈开要走的步子。

    “要不,我给您……煎一下这个甜的?”林静好用手指戳了戳那竹筒,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这有糯米,也是煎的,条件看来都是满足的。

    唯一的就是……煎甜的,她还真不知道是个什么味儿。

    毕竟这竹筒饭和枣花酥不同,枣花酥主要是靠着枣泥和油酥还有猪油的结合,其实就是一个腻字,这个年代口比较淡,平时也吃不到这么甜腻的东西,这是枣花酥的一大特点。

    但是,甜的竹筒饭就是靠着清甜味儿了,每个竹筒饭里面只有两个红枣,配料以红豆和糯米为主,加上竹子的清香,在薄薄裹上一层糖,甜而不腻,这要是煎一下,那个味道吧,是腻还是清甜腻呢?

    没等林静好想出来会是个什么味儿,那人就拳头一拍手心,忙说:“行行行,好主意!”

    这……

    那就煎吧。

    林静好直接劈开最后一个竹筒,把里面的糯米条一下子倒在铁板上,甜竹筒饭里面林静好抹的是玉米油,比猪油要贵一些,但是不腥气,有股清香味儿,和红枣红豆更搭,因为配料的关系,成本倒是和咸口的一样。

    “您往后点。”林静好一边提醒,一边飞快的翻着手里面的糯米条,眼睛还时不时的看一眼公交车,这可是最后一趟了。

    那人倒是没有林静好这么着急,两只眼睛就盯着林静好手里面的动作,糯米条一接触到铁板就开始乱溅,尤其是糯米里面的水分,在烧热的铁板上简直恨不得跳舞。

    他吸了吸鼻子,枣花酥那股子味道渐渐淡去,取代的是一股强烈的糯米味儿,这味儿里面夹杂着红枣香,和枣花酥里的红枣味是完全不同的。

    公交车站稳,林静好也用筷子加起来四面泛金的糯米条,然后插入竹签,说:“沾不沾糖?”

    “沾!”甜的当然要沾糖了!那人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

    ……这口味有些奇特,又煎又沾糖,会不会太腻了点?

    不过林静好还是飞快的在糖上面滚了一圈,然后递给他说:“快去吧,车要开了。”

    这才从香味中回过神来的人立马掏出来一毛钱丢给张美兰,拿着撒丫子就往公交站跑,好在不远,也好在今天等车的人多,算是有惊无险的上了车。

    一上车,竹筒糯米条的味儿就在公交车里头蔓延开来,售票员瞅着那玩意儿没见过,就问了句:“这是啥?”

    “竹筒糯米饭,卖点心那姑娘新做的。”那人也不着急吃,经常坐车也知道售票员是枣花酥的粉丝,就干脆的回了一句,听着糯米上的声儿渐渐下去才咬了第一口。

    只是没想到这一口下去,他完全惊呆了,直接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一早上过去,枣花酥卖掉了十几个,竹筒饭则是卖了个干干净净,本来就做得不太多,今儿又是头一天,畅销也是正常的。把所有扒下来的竹筒全部都放在一起装进麻袋,林静又把丢在地上的竹签捡起来收到带来的垃圾桶里面,才和张美兰回了家。

    吃了午饭,林静好把枣泥馅炒好,张美兰留在家里洗衣服和面,她则背上那装竹筒的麻袋又去了一趟篾竹店,早先她就问过,这竹筒劈开后也是可以回收的,只不过价格比买的时候要低。

    三十个竹筒,回收价格是一毛钱,林静好又添了一毛五分钱,换了五十个完好的竹筒,拎着回了家。

    按照折价后的竹筒,林静好回去细算了一番,竹筒饭的成本算下来还不到四分钱,因为牛皮纸袋子不能回收,所以竹筒饭比枣花酥的成本还便宜了一分多。

    她干脆和张美兰分工明确,张美兰暂时负责枣花酥,林静好只帮她炒个枣泥儿馅,至于林静好,竹筒饭现在是她的主要任务。

    为了达到最完美的口感,红豆和豌豆还有糯米,林静好都会事先泡一下,大概时间都要五个小时以上,之后在上锅蒸的话,糯米的口感会变的软而劲道,红豆和豌豆会变得很面,反而和糯米更融合,也不会吃着没劲儿。

    也是因为这样,下午在做一锅出来那是肯定不可能的,所以她干脆就先把材料泡起来,之后和张美兰多包了不少枣花酥,下午主要还是卖枣花酥。

    因为竹筒饭,枣花酥的生意不如从前,晚上回来,还剩了三十来个,林静好和张美兰把它们在笼屉里面装好,又裹了干净的麻袋,才放到外面的窗台上,还好现在天冷,放上一夜也是坏不了的。

    吃过晚饭,林静好把甜口的材料和咸口的材料分别搅和在一起兑上水,又叫张美兰今儿不包了,来和她一块往竹筒里头抹油。等抹完了油,材料的味道刚好互相融合在一起。

    两个人一起干活就快了许多,五十个全部装完,林静好数了数,二十个甜口,三十个咸口,刚刚好,都整整齐齐的码放在蒸馒头的笼屉里面,放在煤气上,林静好没有开火,和张美兰直接歇下了。

    第二天早上张美兰和林静一块儿起来,林静好照顾火候蒸竹筒饭,张美兰则又包了十几个枣花酥,和昨儿的摆放到一起,两个人收拾妥当,就推着三轮车出了摊。

    平日里头林静好来的时候,因为天冷了,这公交站上几乎没有人,也就远处王大爷亮着一站小灯。

    结果今儿不同往日,她们娘俩推着车往摊位跟前走的时候,就瞧见那位置上早早就站了一个人,人高马大的,站在不见亮的夜幕里一动不动,吓了她们一跳。

    “杨,杨大哥?”林静好走近,细瞧了瞧,才试探性了问了一下。

    “妈,你回来了,洗洗手吃饭了。”

    林静好边说边去厨房拿了碗筷摆好。

    垂头丧气的张美兰在门口换了鞋,都没抬头看一眼林静好,就只是随口应了一句:“嗯。”

    “今天吃炖菜,家里菜没了,我就把剩下的都烩在一起了。这馒头面我发过,妈你尝尝,软的很。”

    林静好赶忙递过去一个热馒头,嘴上絮絮叨叨着给张美兰的碗里夹菜。

    张美兰没什么心思听,便点点头,今儿又没找上工,再这样下去,他们娘俩要喝西北风了,哎,张美兰只能把苦往心里吞,咬一口馒头就把菜往嘴里送。

    这白菜炖的不算太烂,入口还有些生脆,香味很快在嘴里蔓延开来,瞧着林静好刚夹给自己的土豆,就又往嘴里送去,土豆炖的烂烂的,入口极化,有些黏糊糊的,和白菜的口感完全不同,居然还散发着一股儿肉香味儿,张美兰刚才阴霾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就算天塌了也觉得没什么惨的,甚至还觉得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饭,幸福的很。

    “你这饭是做的越来越好了。”张美兰笑着对林静好说,筷子也没停,给林静好夹了一筷头菜。

    “好吃你多吃点。”

    林静好也笑,给张美兰的碗里又夹了一些,看张美兰大快朵颐的吃着手里的馒头和碗里的菜松了一口气,说道:“妈,今天下午房东来过了,说三天后过来收房租。”

    “知道了。”

    张美兰头都没有抬就回答,吃饭现在对她来说才是正事。

    瞧她没生气,林静好又说:“家里菜也没有了,明天我到市场上买些。”

    “嗯,明早我把钱给你放桌上。”

    “妈,今天工作找的不顺利吗?”

    “唉……明儿一定行,不行就只能先拿你的学费垫房租了,下个月妈一定送你回学校念书。”

    张美兰抬头看林静好,眼中有些歉意,林静好摇摇头,给张美兰又夹了一筷头菜放进碗里说:“妈,我不想上学了。”

    “嗯?”

    一听林静好不想上学,张美兰下意识的应该生气,但奇怪的是此时她气不起来,只是觉得疑惑。

    “现在家里日子本来就不好过,这学费得不少钱,我上学的时候吧……成绩也不是特别好,学习也比较吃力,咱家这房租也是问题。我这几天琢磨了几种点心,想着不如弄个小吃摊,现在改革开放了,条件也好多了,自个儿支摊儿也能赚钱。”

    虽然张美兰不是那种古板的人,林静好还是觉得有点虚,毕竟在这个年代,她一个十六岁的女孩说出这些话,家里肯定不会同意。

    “你这手艺确实是不错,但是点心啥的可不好做,你能做好?妈看还是算了吧,你还是得上学,钱的事妈会想办法的,不用你操心。”

    听林静好这么一说,张美兰倒是没有急着回绝,但是她还是更希望林静好回去上学。

    尽管这孩子在家里做了没几天饭,手艺倒是一天比一天好,张美兰这工作找的实在不顺利,现在厂子里面都不缺人,外头的更不好找,她每天早出晚归身心俱疲,但是一回家,吃到林静好做的饭,就觉得浑身轻松,特别幸福,白天烦恼都成了浮云,这一晚上心情都是好的。

    “妈,你看这样吧,我明儿可以先做些,用不了多少材料,都是平时咱吃的那些东西。您先尝尝,要是觉得没市场,那咱就算了,要是真好吃,我们卖卖看吧,要是赚不上钱,回头我再回去上学,行不?”

    林静好一听,忙笑眯眯的继续哄着张美兰,瞧她里的馒头吃完,赶紧又给递了一个。

    “这样吧,你先做着我尝尝吧,剩下的再说。”

    张美兰说着,又投入到吃饭当中,自己一筷子菜,给林静好夹一筷子菜。

    林静好也跟着不说话,认真的吃饭,待完吃饭,张美兰收拾碗筷,林静好则给她倒了杯热水,放在桌上晾着。

    张美兰干活利索,收拾起来也很快,无非就是洗洗涮涮,那一小瓷盆炖菜让他们娘俩吃了个干干净净,馒头还剩了几个。

    她今儿是吃撑了,女儿的好手艺让她完全忘了不顺心的事儿,笑着把碗筷瓷盆都放在锅里,一起放到水龙头下接水,之后拿洗碗布细细的擦着。

    而林静好这边则拿了张美兰换洗下来的衣服,抱了个盆揉搓着。

    距离她来这个家里已经五天了,这些东西她都用的顺手了,刚来的时候也挺绝望的,她本来一个大好青年,好不容易拿上了高级西点师证,准备大展宏图……

    结果一个意外,竟然搞上了穿越!把她从新世纪直接传送到1984年……还是穿到了她看过的一本书里。

    最惨的是……

    这要是主角就算了,偏偏她就穿到了林静好这个炮灰配角身上,没多少戏份不说,父母离异,亲爹给了点钱就把他们娘俩赶出了门,奶奶也是个极品,就没打算再认这个孙女。

    但林静好懂一个道理,既来之则安之。

    虽然她学的是西点,中式点心她也是有一些涉猎的,点心本一家,一样通样样通,林静好想了两天,她也不算是赶上特别不好的年代,也就是东西不太全乎。

    但她热爱做糕点,在这个行业也做了不少年,这个时候刚改革开放,人民意识里已经有享受生活的苗头,利用起来她的手艺,慢慢来,日后也不是不能赚大钱,瞧着张美兰没有回绝的意思,她反而更有干劲了。

    第二天一早,张美兰早早就走了,在桌上给林静好留了三块钱,她家就两口人,她和张美兰,吃不了多少,放久了也是坏。

    这次张美兰特意给林静好多放了五毛钱,林静好小心仔细的装好,提上张美兰自个儿编的大篮子就赶紧出了门。

    虽然他们是住在县城里,但是没什么积蓄,又被亲爹赶了出来,只能在县城边租了个小房子,一个客厅放了一张简陋的床一张圆桌两个凳子,带一个卫生间一个小厨房,离县城中心也远得很,林静好要是赶得及下午做饭,这就得赶紧走才行。

    林静好不太认路,大半个小时才走到市场。

    早上人多,都是赶集的,林静好也是第一次来,一路上问了好几个人,到了才真是感慨这八十年代真是生活水平提高了,她又在靠南的小县城,票证正在慢慢停用,这农副产品好买,买的人也多了,跟抢着似的。

    很快她也加入了战斗,挤来挤去的总算装满了篮子,她买了八斤粗面,两颗大白菜,土豆胡萝卜各十个,又奢侈的买了一斤枣儿,一袋红糖,五两猪油,一些葱姜蒜,刚好两块五,这些就够她和张美兰吃个七八天了,再多的她也拿不动。

    东西多,到了中午林静好才总算是赶回了家,把篮子放下,随便蒸了两个昨天剩下的馒头,也不就菜,直接咬着吃了。

    边吃边把买来的菜收拾收拾放好,洗净了手,倒了一斤面在小瓷盆里,之后和了水,又加了一小勺猪油,揉成一个面团子,把铁盆往瓷盆上一扣放到一边,让面发着先。

    两个馒头下肚,林静好全身都是力气,早上的疲惫也一扫而光。

    把一斤红枣拿出来,林静好细细洗干净,放在大碗里搁蒸馒头锅里蒸上十五分钟,拿出来,枣香味儿飘得满屋都是,不耽搁功夫,她立马把枣子放在铁盆里,把枣核都挑出来,用擀面杖把枣子捣碎成泥,全部放到炒菜锅里。

    接下来就是炒馅儿了,虽说是炒,倒是不用油,小火干炒一下,林静好往里面兑了少许水,又少加了一点红糖,不断地搅拌直到粘稠,倒入小碗里头,也就是满满一碗。

    做完这一系列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这儿没有工具,捣枣儿又是个大工程,耽误了不少时间。

    林静好加快了手速,立马在锅里倒了一点儿猪油,又拿出面粉到了三两进去,中火翻炒,炒成黄金色,出锅,迅速又添了二两面粉,揉匀,切成十五份。

    条件艰苦,只能用这个代替油酥了。

    掀开铁盆,面发的刚好,林静好拿出来,也切成十五份,擀成圆皮儿,把油酥裹在中间,用擀面杖再擀成圆皮儿放回小瓷盆里头,依次进行,都包完盖上铁盖醒个十来分钟,枣泥馅儿也晾凉了。

    开始包了!

    深吸一口气,做了这么多年西点,林静好别的不说,手艺肯定是没有问题,把枣泥儿往圆皮儿里一卷,然后放在案板上擀成一个饼状,连着中心点再边缘按份划上十二刀,像十二个小花瓣,在扭转一下,让枣泥儿那面朝上,看着就跟真花似的。

    算着张美兰快回来了,林静好把铁锅预热,锅面上薄薄的刷一层猪油,小火,手放在锅上稍微冒着一些热气,她赶忙用筷子夹了一个做好的小花儿放在锅里煎上,不等翻面又放上第二个,她家就这一口锅,虽然不是平底的,但是一次也能煎三个。

    为了省油,林静好也是算着面积涂的,倒是刚刚好,挨个儿翻面,林静好调整火候,为了赶时间,只好一会儿中火一会儿小火,不一会儿锅里的小花就变成金黄色的,枣香味儿也飘了出来,林静好闻着这个味儿,虽然和烤出来的有些不同,但也着实是香的。

    煎好这十五个枣花酥,林静好摞着放到盘子里头,摆的好看点,连忙又把馒头热了一下,切了几片白菜翻炒了一下出了锅,刚端上桌,就看见张美兰又垂头丧气的进了门。

    张美兰原本就没有工上,在家带孩子做家务伺候林静好她奶,收入一直都靠着林静好那个不着调的爹,她爹在厂子里头是个小领导,分了房,一个月能拿上六十块钱,足够他们一家四口吃喝拉撒。

    现在张美兰没了依靠,还要养女儿,偏就找不到工作,还有每天的花销,她又惦记着用那死鬼留的钱给林静好交学费让她回去上学……

    这日子,真不好过啊。

    “妈,快尝尝我做的枣花酥。”

    林静好看张美兰的模样就知道今儿又是白跑了一天,怕是这会儿正在心里头苦着呢,赶紧挑了个还热乎的枣花酥递到嘴边。

    就近咬了一口,一股儿枣香味就从传遍了整个口腔,一直到鼻子都觉得甜,嚼上两下,酥酥嫩嫩的凑着那点热乎劲儿很有咬头,夹杂着一点儿油味儿,但是味不重也不违和,反而是把那枣泥里头腻腻的感觉给冲淡了。

    这馅儿香甜的,皮儿是脆的,还特别有嚼劲儿,这张美兰都舍不得往下咽。

    林静好舔舔嘴唇,睁大眼睛期待的看着张美兰说:“妈,好吃不?”

    张美兰又咬了一口,边嚼边囫囵的说:“好吃好吃,太好吃了。”

    没几口那枣花酥就下了张美兰肚,此时张美兰也顾不得有没有工作什么的了,换了鞋洗了手就上了桌,昨儿剩的白面大馒头再也得不到宠幸,张美兰一门心思都扑在林静好的枣花酥上。

    如果说平时林静好做的那些能让张美兰感觉到幸福,那这个枣花酥就让张美兰无法形容了!

    看着张美兰吃得香,林静好也高兴,见她妈吃一个递给自个儿一个,林静好也都放下来没吃,她晚上不爱吃甜甜的,所以还是啃着馒头吃白菜。

    别的不说,做菜她本来也不是很在行,味儿还行。但是糕点这一块儿,可是她的强项,不但做的好吃,还能做得好看,就算没有那些高级材料,也难不倒她。

    瞧张美兰都没时间和林静好说话就知道了,见她把盘子里面都吃完,林静好又把刚才张美兰递给她的那些推到张美兰面前说:“妈,你吃吧,我这会儿不想吃甜的。”

    张美兰见她是真的不愿意吃,舍不得浪费这好吃的,就拿过来接着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那盘子就见了底,张美兰一口气吃了十几个,倒是有些撑得慌了,坐在桌子边上都不愿意动弹。

    林静好也不急着收拾,把盘子都摞在一块,问张美兰:“妈,你觉得我昨天和你提那事儿怎么样?我去支个摊儿就卖这个枣花酥,你觉得有人买不?”

    眨巴眨巴眼睛,林静好看着张美兰等她回答。

    “得有人买,真的太好吃了,丫头,妈以前咋不知道你有这手艺呢。”

    李姨看她这模样,也就咬了一小口,小红这丫头真没吹牛逼,这刚咬上去,李姨就觉得嘴边一圈酥,那一口咬下来,那酥的怕是都要掉渣了,她赶忙兜住嘴,先吃进去再说,结果这一嚼,直接就收不住了,耳朵边上都能听见那酥酥作响的声音,别提多带劲了。

    浩子吃完,抬头看了他奶半天,只见他奶愣愣的嚼着,根本就没有瞧见他的意思,浩子张开嘴巴,口水立马流了出来,他吸吸鼻子,混着口水,喊了一声:“奶……”

    他奶看了他一眼,又忙忙掰了一瓣给他,浩子开心的咬上,恨不得把他奶的手指头都吃进去。

    “这孩子!平时在家可不爱吃饭,连零嘴都不咋吃,什么都要人赶着喂才能吃几口,今儿是怎么了,太阳怕不是打西边出来了?”李姨一边吐槽,一边问林静好:“丫头,这里头糖多不。”边问还咬了一口花心。

    “有红糖,还有枣泥。”林静好也不瞒着,这边又煎上一个。

    “再来一个吧。”李姨说着又掏了一毛钱,然后把花瓣都掰下来,自己则一口吞了花心,耐心的一个一个喂给浩子,又给他擦了擦嘴边,哎……她心里苦,今天咋就带了这一个帕子呢!

    “帮我装一下。”李姨不让小浩子看,把最后一个花瓣塞给他,然后偷摸接过来林静好的枣花酥,揣到兜里,见小红瞅着她,才说:“你刘叔爱吃这种。”

    “奶,还想吃。”小浩子还真没瞧见,两只眼睛就紧紧的盯着铁板。

    “真是出了奇了,居然还要你主动要吃的时候。不过浩子,这里头有糖,吃多了牙不好……”李姨这一脸的惊讶,这要不是里头糖多,她恨不得一口气儿喂他个饱!

    林静好看他好似没听进去,两眼愣愣瞅着铁板,只得弯着腰,低下头说:“姐姐每天都在这里,你回去好好吃饭,改天让李姨再带你过来吃。”

    浩子听了林静好的话,抬头看她,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小嘴一张,口水又要流下来,有囫囵不清的说:“姐姐,浩子喜欢你,浩子一定好好吃饭。”

    “姐姐也喜欢你。”林静好捏了一把他的小脸说。

    啧啧啧,这么小就会哄姑娘了,林静好还真被电了一下,笑眯眯的把自己刚拿出来的新帕子递过去说:“李姨您拿着吧,这新的,我没用过。”

    眼见浩子巴在人家三轮车上不动弹,口水流了一下巴,李姨不好意思的接过来说:“你天天都在,回头姨还一个给你。”

    公交来了,李姨带着恋恋不舍的盯着林静好铁盘的浩子上了车,小红跟在后儿,和浩子那表情一模一样,林静好看着都发了笑,连张美兰都忍不住说:“小红这姑娘真有意思。”

    “嗯。”林静好点点头,天然托,别提她多喜欢了。

    又煎出来一个,这刚走一辆车,等的人倒是不多,林静好装了袋,朝着报刊亭走过去,这会儿人不多,王大爷正坐在里面看报纸,鼻梁上面架着一副老花镜,眉头舒展开来,哼着小曲儿。

    “大爷,您要的枣花酥。”林静好在报刊亭外面,把手里面的牛皮纸袋子顺着打开的窗口伸进去。

    “嗯。”王大爷赶忙正色接过去,仿佛刚才那个哼曲儿的人只是个幻影。

    “再给我来两份报纸,这会儿没什么人。”林静好又在报停前面的板子上挑了两份报纸,然后伸进去一毛钱。

    王大爷瞧了瞧她手里面的钱,又看她脸上还是带着甜丝丝的笑,那两份报纸已经被她揣在围裙前面的大口袋里,也就没说话,接过这一毛钱来。

    “您慢慢吃,我先走了。”打了声招呼,林静好才揣着报纸往摊前走去,没瞧见王大爷在背后梗着脖子看了她一路,还点了点头。

    中间这两班车又卖出去了几个,还是一样,林静好不着急让他们付钱,让他们先吃,结果吃完之后,都直接掏出钱来递给林静好,要不是急着赶公交,八成还要再买两个,瞧着模样,也都是喜欢吃的,走了都还回头看两眼她的招牌。

    ——好记枣花酥。

    在晚上最后一班车来之前,林静好的四十个枣花酥销售一空,第一天算是开门红了。

    捏着三块九,张美兰和林静好算是兴高采烈的回了家,张美兰回去就找了个存钱罐,把这钱放里头,林静好也说:“以后咱买面啥的就从这里头拿吧,剩下的咱先还给舅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