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65.第065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百分之五十么么哒。  结果这次吃的,比上次还快了……

    “李姨,你也尝尝啊。”小红一个下肚, 舔着嘴唇摸了摸兜,然后又咬咬牙对这个林静好说:“晚上你可一定得来。”

    李姨看她这模样, 也就咬了一小口, 小红这丫头真没吹牛逼, 这刚咬上去, 李姨就觉得嘴边一圈酥,那一口咬下来, 那酥的怕是都要掉渣了, 她赶忙兜住嘴, 先吃进去再说, 结果这一嚼, 直接就收不住了, 耳朵边上都能听见那酥酥作响的声音, 别提多带劲了。

    浩子吃完, 抬头看了他奶半天, 只见他奶愣愣的嚼着, 根本就没有瞧见他的意思, 浩子张开嘴巴,口水立马流了出来, 他吸吸鼻子, 混着口水, 喊了一声:“奶……”

    他奶看了他一眼,又忙忙掰了一瓣给他,浩子开心的咬上,恨不得把他奶的手指头都吃进去。

    “这孩子!平时在家可不爱吃饭,连零嘴都不咋吃,什么都要人赶着喂才能吃几口,今儿是怎么了,太阳怕不是打西边出来了?”李姨一边吐槽,一边问林静好:“丫头,这里头糖多不。”边问还咬了一口花心。

    “有红糖,还有枣泥。”林静好也不瞒着,这边又煎上一个。

    “再来一个吧。”李姨说着又掏了一毛钱,然后把花瓣都掰下来,自己则一口吞了花心,耐心的一个一个喂给浩子,又给他擦了擦嘴边,哎……她心里苦,今天咋就带了这一个帕子呢!

    “帮我装一下。”李姨不让小浩子看,把最后一个花瓣塞给他,然后偷摸接过来林静好的枣花酥,揣到兜里,见小红瞅着她,才说:“你刘叔爱吃这种。”

    “奶,还想吃。”小浩子还真没瞧见,两只眼睛就紧紧的盯着铁板。

    “真是出了奇了,居然还要你主动要吃的时候。不过浩子,这里头有糖,吃多了牙不好……”李姨这一脸的惊讶,这要不是里头糖多,她恨不得一口气儿喂他个饱!

    林静好看他好似没听进去,两眼愣愣瞅着铁板,只得弯着腰,低下头说:“姐姐每天都在这里,你回去好好吃饭,改天让李姨再带你过来吃。”

    浩子听了林静好的话,抬头看她,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小嘴一张,口水又要流下来,有囫囵不清的说:“姐姐,浩子喜欢你,浩子一定好好吃饭。”

    “姐姐也喜欢你。”林静好捏了一把他的小脸说。

    啧啧啧,这么小就会哄姑娘了,林静好还真被电了一下,笑眯眯的把自己刚拿出来的新帕子递过去说:“李姨您拿着吧,这新的,我没用过。”

    眼见浩子巴在人家三轮车上不动弹,口水流了一下巴,李姨不好意思的接过来说:“你天天都在,回头姨还一个给你。”

    公交来了,李姨带着恋恋不舍的盯着林静好铁盘的浩子上了车,小红跟在后儿,和浩子那表情一模一样,林静好看着都发了笑,连张美兰都忍不住说:“小红这姑娘真有意思。”

    “嗯。”林静好点点头,天然托,别提她多喜欢了。

    又煎出来一个,这刚走一辆车,等的人倒是不多,林静好装了袋,朝着报刊亭走过去,这会儿人不多,王大爷正坐在里面看报纸,鼻梁上面架着一副老花镜,眉头舒展开来,哼着小曲儿。

    “大爷,您要的枣花酥。”林静好在报刊亭外面,把手里面的牛皮纸袋子顺着打开的窗口伸进去。

    “嗯。”王大爷赶忙正色接过去,仿佛刚才那个哼曲儿的人只是个幻影。

    “再给我来两份报纸,这会儿没什么人。”林静好又在报停前面的板子上挑了两份报纸,然后伸进去一毛钱。

    王大爷瞧了瞧她手里面的钱,又看她脸上还是带着甜丝丝的笑,那两份报纸已经被她揣在围裙前面的大口袋里,也就没说话,接过这一毛钱来。

    “您慢慢吃,我先走了。”打了声招呼,林静好才揣着报纸往摊前走去,没瞧见王大爷在背后梗着脖子看了她一路,还点了点头。

    中间这两班车又卖出去了几个,还是一样,林静好不着急让他们付钱,让他们先吃,结果吃完之后,都直接掏出钱来递给林静好,要不是急着赶公交,八成还要再买两个,瞧着模样,也都是喜欢吃的,走了都还回头看两眼她的招牌。

    ——好记枣花酥。

    在晚上最后一班车来之前,林静好的四十个枣花酥销售一空,第一天算是开门红了。

    捏着三块九,张美兰和林静好算是兴高采烈的回了家,张美兰回去就找了个存钱罐,把这钱放里头,林静好也说:“以后咱买面啥的就从这里头拿吧,剩下的咱先还给舅舅。”

    吴艳芬听了这话,没吭声,默默的去里屋柜子里头拿出来一块新布,坐在缝纫机前。

    今儿卖完也有些运气的成份,没想到能遇到小红,林静好可不觉得这广告得靠小红一个人打,刨去成本,其实今天已经赚得不少了,一天两块钱,一个月就有六十块呢,这也比外头上工的人赚的多,但是她可不满足于这一点。

    晚上,林静好一个人在厨房里面捣枣泥,这会儿已经过了饭点,走廊里头没什么人,林静好也就放轻了动作,生怕吵到别人。

    可总有人不怕,于是,她刚把枣泥捣碎了要炒,就听见那楼道头儿妇女的碎碎念。

    “老张家跑了的那个闺女回来了,你知道不?”邻居甲说,边说还边咔咔磕着瓜子,楼道里的回声可真不小。

    “还闺女闺女的呢,带回来的那个才是个大闺女,我瞅着就是她老公不要她了。”邻居乙说,语气里面充斥着各种嘲笑。

    “我看人还支了个摊呢,好像在公交站附近,我家老头子今天出去瞅见了,还真不少人买。”邻居甲又说,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这还不是靠着刚子吗?那行头还不是刚子去买的,我瞧着她们娘俩就是看刚子现在好了,回来能蹭多少蹭多少的!”

    “可不是,那三轮车可不少钱呢。”

    “等人赚了钱再跑,刚子才是得不偿失。”

    ……

    有没有这么邪乎的?

    原本只是在工厂工人中爆火的枣花酥,一下子在县城的小范围内都传开了名声,来买的人可以说是络绎不绝。

    不到三个月,欠张宁刚的二百块钱就已经还清,还攒下了六十块钱。

    并没有因为畅销,林静好就没日没夜的做,还是按照之前的比例,差不多是一天一百个左右,这是最多,也都能卖完,等到实在是收摊太早的时候,林静好才会在第二日多做几个。

    倒不是她刻意控制,只是第一,她实在是有心无力,多做几个不难,但是时间消耗太大,她和张美兰太累。第二,物以稀为贵,做得少并没有影响她的生意,反而让她的生意更好了起来。

    “静好姐,你教教我怎么做呗。”赵大娘的闺女王二荟站在林静好的旁边,一双小眼睛眯成一条缝儿,嘴角扬的老高,讨好之意尽显。

    这已经是王二荟第三天缠着林静好了,每天晚上林静好在厨房里面炒枣泥,她就会第一时间冒出来,跟前跟后,无非就是一句话,让林静好教她做枣花酥。

    她比林静好小一岁,去年开始就不上学了,赵大娘家里条件还不错,是王二荟自己不想上学的,整日就在窝在家里,现在厂子都不缺人,她自己也不愿意出去找,就在家里头闲吃米。

    平时,王二荟鲜少会帮赵大娘搭把手,每次吴艳芬看见赵大娘的时候少不了要问上几句,开始的时候林静好还没瞧出啥来,后来才知道,赵大娘总是在背后说她和张美兰的闲话,吴艳芬不道破,却也咽不下那口气,自然是人家不愿意讲什么就问什么,也是为了赌一口气。

    也因为这样,总是窝在厨房的林静好掌握了不少王二荟的黑历史。

    好吃懒做首当其冲,没恒心没毅力,心眼还不少。

    不管是学什么,自然都有师徒这么一说,林静好学西点的时候也是有师父的,后面也收过几个徒弟,想和她学手艺的人不少,即便收,也是挑着收的。

    像王二荟这样的,她自然不会要,每次都用几句话搪塞了她。

    “静好姐,我都听外头说了,说是你做的这个点心可好吃了。不但吃了能治病,还能让人开心,我妈那个人你知道的,有事没事回家就要骂我,你教教我,我也好回去让她高兴高兴。”王二荟接着说,两只手拉着林静好正在扒拉枣泥的胳膊,摇晃个不停。

    说的可真好听,也没见她买上一个尝尝,一口没吃就在这吹牛逼,怪不得都说吹牛逼不上税。

    “哎呀小荟,你先别拉我,你瞧,都炒出来了。”林静好脸上依旧笑眯眯的,语气也没有责怪,只是不动声色的抽了手,拿抹布把炉台上面掉出来的枣泥馅擦掉说:“枣花酥做着有些复杂,你要是真怕赵大娘生气,每天我给你留两个,你买走,留着哄赵大娘。”

    听了这个话,王二荟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过了好一会儿,才硬说:“静好姐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又没有工上,也不上学,身上没钱买点心。”

    还想白学啊。

    “材料也不好买,成本也高着呢。所以我劝你啊,还是出去找份工实在,赵大娘也不会再说你什么。”林静好又说,眼睛都没从锅里挪开。

    “静好姐姐,咱们邻里另外的,你就当帮帮小荟呗。你可瞧着不像个小气人啊。”见林静好不松口,王二荟也不想放弃,难得林静好今天没有脚底抹油溜走,她要抓住机会。

    瞧这意思,她要是不教给她,还成了小气人了?她也从没说自己是个大方人,不但小气,还小心眼子呢。

    “你就教教我嘛,咱们都是自己人,对不?静好姐。”她又说。

    什么就自己人了,今天也不过是第三次见面。

    “你要是不教我可不行,我都等了三天了。”见林静好不搭理,她有些着急,语气里面还带着一丝不耐烦的火气,像是命令一般。

    哟,那您可这真是小公举,谁都得惯着您。

    林静好放下锅铲,把火关掉,转过身来认认真真的看着王二荟,嘴角的笑容无懈可击,说:“小荟啊,我们是邻居没错,可是咱们两家人也说不了一家话啊。”

    “啊?”王二荟没听懂。

    “你年纪还小,没事的话还是回去上学吧,多读点书好。”林静好把枣泥都盛到了盆里面,非常诚恳的建议道。

    没文化就要多读书,省的别人说话你都听不懂。

    林静好端着枣泥走了,留下王二荟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才想明白她的话,恨得她差点把一口银牙咬碎,好个林静好,不教难道她就没别的办法学了?

    后来林静好就发现,只要她在厨房里面,王二荟不出三秒,准时出现。

    平时不干活的王二荟天天围着赵大娘打转,这太阳像是打西边出来了一样,让赵大娘乐呵的找吴艳芬吹了好几次,吴艳芬都不由得的回去闲嘴一两句,心道难道是王二荟那个小丫头开窍了?

    开窍没开窍,林静好明白得很,她下午和晚上在厨房里面的时间多,这个时候厨房都没有什么活计,王二荟这一壶一壶的烧水,还守着烧,眼睛不停的瞟着林静好这边,手上还比划着什么,像是跟着林静好的动作在学。

    林静好没有刻意掖着,平时怎么做,就还是怎么做,炒枣泥,做油酥,和面,然后端回去,和张美兰一块儿做成一朵一朵小花,日子就跟往常一样,没什么特别。

    可是王二荟着急啊,她前头的都学会了,就是最后一步,怎么把这些东西都联系起来?这一步,她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来。

    只等着林静好有天下午出门采买,敲响了隔壁吴艳芬家的门。

    晚上在沙发上面和张美兰一块儿做枣花酥的时候,就听见张美兰闲说:“隔壁的小荟不知道怎么了,前段时间见不着人,这段时间每日都帮赵大娘干活。今儿下午竟然来家里头和我讨教点心的做法,说是要做了回去哄赵大娘。”

    “然后呢?”林静好也像是在闲说一样的口吻问张美兰。

    “小荟也可怜,赵大娘脾气不好,总打她。我看孩子可怜的很,就教她怎么把点心包成花,好哄人开心。”张美兰又做成一朵小花,喜滋滋的摆在笼屉里面说。

    林静好的脸色咻的一下就变了。

    两个人先把铝锅搬下去,又把笼屉搬下去,车棚子里头不让点煤,林静好就把三轮车推出来,把煤炉点热,又把烧水壶放上去,车推到公交车站的时候,这水正好烧得滚烫。

    摸着竹筒还热乎着,林静好把热水倒进那层薄木板底下,又盖上铝锅,把铁板放在煤炉上面。

    每天早上的客人王大爷抄着手站在报刊亭门口,远远就闻见一股竹子香,左看看右看看,没瞧见哪里冒着热气的,就看见林静好的摊子在不远处点着一盏小灯,冒着点人气儿,难不成是他鼻子出问题了?

    要不是这股味儿,他还真懒得出来,买个枣花酥也就是一嗓子的事儿,左右也出来了,干脆几步走到摊子前头,眼睛都没眨就说:“来两个枣花酥,老规矩。”

    林静好手放在铁板上头试了试温度,一点不见热,就说:“大爷您等等,铁板还没热乎呢,要不要尝尝我新做的?”

    说着,林静好把那口铝锅掀开,一股子清香味儿扑鼻而来,还没细闻,那浓郁糯米香软软的就飘进了鼻子里头。

    低下头一瞧,那笼屉里面大大小小站了一堆竹筒,个个头朝上,里头的糯米冒着热气儿,好像在等人买似的。

    “丫头,这是啥啊?”王大爷梗着脖子,就往那笼屉里面瞧。

    “竹筒糯米饭,有咸口有甜口的,看您要啥味儿的。”林静好一边指,一边跟王大爷说着。

    “哟,这还两种口味呢?你给我来个咸口的,我这天天早上吃枣花酥,还真想个咸淡味儿。”王大爷也不知道哪个是哪个,随手指了一下。

    林静好拿了个咸口的出来,然后用带来的铁铲把那竹筒劈开,签字从下头穿进去,一提,那糯米乖巧的就脱离了竹筒,老老实实的变成了一个糯米棒。

    “王大爷,咸口的也能上铁板煎一下,你看您是这么吃,还是煎一下?”林静好把手放在铁板上头,铁板已经热了。

    “嗯……”王大爷想了想,又看了看那笼屉,说:“你再给我煎个枣花酥,这个就不煎了。”平时他都得吃俩,那就一个煎一个不煎。

    “行。”林静好说着,拿出来一个枣花酥给王大爷煎上,把手里头这个直接递过去。

    “一会儿给我送来。”王大爷拍下钱,拿着转身就走,路上就咬了一口,脚步一下就停住了,憋了好半天,才回头,和林静好说了一句话:“丫头,你这手艺,你大爷服了!”

    没等林静好回话,王大爷两口干掉,然后从兜里面又掏出来两毛钱说:“啥都别说了,再给你大爷来两个,煎一个,那枣花酥装起来回去给我婆娘吃。”

    林静好瞧着铁板上的枣花酥,可怜唧唧,宝贝儿,你这么快就从你大爷那失宠了,心疼。

    “嗳。”林静好应着,先是劈了一个递给王大爷,又劈了一个直接滚到铁板上去,那竹筒里头她都抹过油,这会儿还热乎着,不用重新刷油也不沾锅,用筷子滚来滚去就行。

    “我天,这股子香味哪来的!!”小红大概是传说中的吃货第一人,她每天早上赶第一班车的目的绝对是枣花酥,甚至为了这个,她早已经不在家里吃早饭了。这满脑子等着枣花酥的味儿出现,结果鼻子居然没有闻到那熟悉的枣泥香,而是一股糯米香!

    难道,又出新滩了?

    一边叫着一边马不停蹄的跑过来,咦,还是只有一个摊儿啊。

    林静好瞧见小红在远处东张西望,蹲下来,把车下头昨天晚上她做的牌子拿出来,又把之前的取下来换上,才回到铁板前面继续照顾着糯米条。

    小红看见林静好的动作了,两眼瞧着那牌子,比之前大了一些,左上角还是一个编这麻花辫的小姑娘,右上角则是画了一个竹筒和一个枣花酥,正中间写着四个大字:好记点心。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招牌枣花酥,新品竹筒饭。

    竹筒饭!

    终于知道这股味儿哪来的了!小红飞奔上去,就看着王大爷喜滋滋的抱着牛皮纸袋吃着啥走了,根本就没瞧见她来,本来想打声招呼,但是王大爷就跟脚底抹油了似的,乐呵着,哼着小曲儿,三步就进了报刊亭。

    “王大爷乐呵啥呢?”小红奇了个怪,嘟囔了一句,没等林静好张口回她,又说:“对了对了对了,竹筒饭,在哪儿,在哪儿?”

    瞧她那脑袋乱晃悠,林静好掀开铝锅,一排竹筒老老实实的站着,全都头朝着小红,小红看了之后简直要疯,嘴上立马就说:“瞧它们那找吃的样儿!!”

    ……竹筒饭心里苦,找吃的样儿?

    林静好忙笑着说:“有甜的有咸的,看你吃啥口味,咸的可以在铁板上煎一圈。”

    天已经快亮了,小红这一嗓子,早就已经把公交站那几个不停吸鼻子闻的给招了过来,这会都挤在小红后头瞅着呢。

    “啥,还有种类?”小红抬头看了一眼林静好,又低下头去瞅竹筒。

    瞧着人多,林静好干脆提高了声音说:“甜口的里头有红枣,红豆,糯米。拿出来滚一圈糖儿,又甜又香。”顿了一下,看着后头有人舔了舔嘴唇,林静好又说:“咸口的里头有胡萝卜,香菇,豌豆和糯米。可以直接吃,也可以在铁板上煎一圈。看大家喜好!”

    她也不怕人学,直接就把材料吆喝出来,这竹筒饭没什么技术含量,会塞会蒸就成,但是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地方,那就是火候,要特别精细才行,否则出来的味儿,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

    “别挤别挤,快,先给我来一个甜的直接吃,再给我来个咸的煎上!”小红自然是第一人,说着手里面的钱就已经递了出去。

    这事儿林静好没放在心上,左右王二荟这个摊子怕是再也支不起来了,抢生意?不存在的。

    她把笼屉里面的枣花酥一个一个摆在铁盘上,就瞧着王大爷卷着报纸来了,直接把两毛钱拍在那三轮车的边上,眼睛都没抬就说:“丫头,老规矩,给我烤干一点,咬着带劲。”

    “好,一会儿给您送去。”林静好笑眯眯的把两块放到火大的地方,看张美兰收了钱,就听着王大爷哼着小曲儿走了。

    “王大爷好几日没来了。”张美兰把钱收好,又帮着林静好把笼屉里面的枣花酥挪了挪,都挪到上头那一层填满,拿着方便。

    “您咋知道?”林静好瞅了她娘一眼,这还是张美兰经过那事儿之后头一次陪着林静好出摊,前头她也不在,咋能知道王大爷没来?

    “我每天都跟着你们一块儿来,瞧见摊子弄好了,站一会儿才走。”张美兰指了指马路对面,意思是每日她都站在那。

    林静好还真没注意,确实那段日子她生意那是差得很,毕竟有便宜的不去买那是傻子,天也冷,没生意的时候舍不得换煤,冷得很,她俩也没那个心思注意旁的,没想到张美兰竟然会每日都来瞧他们,她心头一暖。

    “就是这个味儿!”小红大喇喇的跑过来,上前就给张美兰递了钱说:“给我来两个。”

    同样的,林静好也好些日子没看见小红了,客人爱买啥,那是人的自由,她自然不觉得有啥,现在又见了面,老客户还是有亲切感的。

    又挪到中间俩,林静好把王大爷的两个给送过去,在一回来,摊子跟前就站满了人,张美兰正把熟了的枣花酥夹出来递给小红,还让她慢点吃,别烫着。

    小红哪能是个慢吃的性子?上去一口咬着就烫了嘴,林静好走过去,就听见她搁那吹,说什么“这就对了,我就说我前几天上工的时候提不起劲儿来,原来是因为没吃这家的枣花酥啊。”

    “现在我觉得身上倍儿干劲,今天能裁不少布!”她这一声吆喝,后面的人听不下去了,跟上来就说:“起开起开,挡着排队了。”

    虽然被推出去了好几米远,但是耐不住她吃的香,边吃还边嘟囔:“那街头倒闭那家,吃了一次腻了好几天,好不容易倒开胃,今天咬上一口就跟飞升了似的,要说修仙,还得认准好记枣花酥。”

    “别说还真是啊,这好记的就是不一样,明明是一个味儿,可吃着就是不一样。”还真有人附和小红。

    林静好光顾着忙乎,哪有心思管那边两个人通了心意,因为王二荟的事情,原本那些个没尝过鲜的,也跑来买,就想知道到底是不是外头传的那么好吃,七分钱的不买?来买这一毛钱的?

    这就让林静好开始两只手当四只手用了,原本她生意也好,但是没这么火爆,摊儿前面的人也都排着队的,到谁了给谁,现在人一多,一挤,立马就乱哄哄了,偏偏铁板只有中间那头热的很。

    张美兰也弄了双筷子,帮着林静好翻边上的,卖出去一个就从笼屉里面拿一个再摆上去,一脑门子汗都没功夫抬手擦一下,不过她心里头又舒服又痛苦,根本顾不上那么多,就算抽空,也只是抓着帕子给林静好抹一把汗。

    好不容易送走了最后一趟公交车,林静好喘了一口气,说:“今天真是忙。”

    没想到,王二荟的摊子成功的吸引了更多人来吃林静好的,尤其是以前不从公交站过的,在她那尝了新鲜味儿,腻了几天,却又想吃甜的。这不,问着问着就寻过来了,硬是让她成了一个早点摊子!还真有人问她卖不卖豆浆!

    说好我是点心大师的呢?林静好哀嚎……

    “就剩下三个了。”张美兰打开笼屉一层一层的看,上头的都空了,就下头还剩三个她没来得及挪的。

    林静好也愣了,虽说昨儿晚上她们只做了五十个,但是一早上就卖出去四十七个,可就是四块七啊!

    “丫头,给我也来一个。”还没等林静好算盈利,那头就走过来一个老奶奶,拄着拐棍。

    “嗳,这就好。”林静好忙应着,把最后三个枣花酥全都放在铁盘上,就看那老人掏出来一摞子钱,直接就给林静好递了一毛钱。

    “给孙子买?”这么大年纪的客人,林静好少见得很,就连李姨她们,也多半是给孙子买的,偶尔也会馋上一口,倒是不会为了自个儿特意去买,林静好就问了一句。

    “我吃。”老太太说着,梗着脖子往铁盘里头看,又说:“我刚送大孙子去上学。瞧见你这排满了人,尝个鲜儿,哟,这模样可真好看。”

    “好嘞,给您,慢点,小心别烫了。”林静好看老太太瞅见枣花酥那模样喜欢得很,也不由得咧开嘴,装好递过去。

    “我跟着我大孙子进过好几次城,都没瞧见城里头有模样这么好的点心。”老太太接过去,握在手里头,没急着吃。

    “您孙子在城里头上学吗?”林静好又问,他们这是在县城上,这年头能送孩子去市里的,那家里头都是不差钱的。

    “嗯,我儿子在市里,儿子说过段日子就把我接过去。那市里里头可好喽,那楼好几层高呢,啥新鲜玩意儿都有。”老太太说起来他儿子那模样,骄傲得很。

    “是不?”林静好瞧见她没有歇的意思,便也接过了话头,陪老人家说说话。

    这一说就说了小一刻钟,临走前,又让林静好给她把枣花酥热了热。

    这头可是闲下来了,林静好把锅里头煎好的另外两个枣花酥递给张美兰说:“忙了一早上,咱们也垫垫嘴。”

    “嗯,老太太怕是平时说话的机会少,这歹着个人就说个不停。”瞧着那老太太走远的身影,张美兰叹了一口气。

    收拾收拾东西,娘俩就回了家,之前林静好生意不好,就算买材料,也没买的太多,这回去一看,剩不了多少,林静好就揣着钱走了一趟市场,说来也是奇怪了。

    她今儿运气特别不好,市场上头卖面的都是陈面,一家新面都没有,问来,都说是卖完了,只剩下这陈面了。

    这陈面和秋收下来的新面可是完全不同的,那味儿蒸个馒头还能将就吃,但是要是炸油酥,那是肯定不行的,林静好不能砸了自个儿的招牌。

    至于那卖枣子的也因为农村家里出了点事儿,说是最近都不出摊了,可偏偏这市场上就这一家卖枣的,林静好转了白天,也就是买了些吃食,拎着回了家。

    见她两手空空回来,张美兰问她,林静好把东西放下,回屋才和她说:“妈,市场上都是陈面了,卖枣的大哥也不出摊了。我合计着去一趟市里。”

    县城条件比不得市里,那边怕是不难买,这个张美兰还是清楚,她就是有些放心不下,连忙说:“那妈陪你去。”

    “我问过人了,当天就能回来,我买不多少,熟悉熟悉路,下回再和您一块儿去。”她可不会带上张美兰,以免到时候出什么岔子。

    最后张美兰还是同意了,吴艳芬也没有拦着,林静好是个能挑大梁的孩子,这点她早就看出来了。

    临走那天,张美兰把存钱罐里的钱全都倒出来,算了一下,七十三块六毛,她拿出来二十三块六,二十给吴艳芬做下个月娘俩的伙食费,剩下的五十三块六全都递给了林静好,林静好只捡了五十,剩下的放回了存钱罐,天还没亮,就出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