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剑修有点稳〕〔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68.第068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百分之五十么么哒。  张美兰捂着嘴, 半天不说一句话,肩膀胳膊不停颤抖, 眼泪夺眶而出,十几年的委屈心酸夹杂着羞赧全部涌上心头, 吴艳芬老的厉害, 她都快要……认不出了。

    吴艳芬上前一步, 抓住张美兰的胳膊,一只手打在张美兰的肩膀上, 苍老的声音带着哭腔说:“这么多年你去哪了!?你怎么就那么狠的心……都不回来看一眼……你个没良心的……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你长大,你说走就走,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妈……你知道我多惦记你?我这个心啊……”

    吴艳芬说着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敲打着张美兰肩膀的手也一下比一下轻,直到泣不成声。

    “妈……妈……我错了。”张美兰伸出手抱住吴艳芬,声音像是从喉咙里面寄出来的一样,干涩沙哑。

    互相无话, 两个人就这站站在厨房和房门中间的走廊上抱头痛哭, 林静好的眼睛也有些发酸,只能别过脸去。

    张美兰平静了些许, 直起身子,憋着哭劲儿,给吴艳芬抹了把眼泪说:“妈……您还要我吗?”

    张美兰的心里也有些敲锣打鼓, 当初那事儿八字还没一撇, 是她自己没了主意就跑了, 她知道不怪吴艳芬,当时家里那个情况,她这一跑,就是少了一个支柱……

    “胡说八道什么,你是我生的……”吴艳芬的语气有些生气,这么多年,她也一直在自责,若是当初直接拒绝,张美兰定不会走。

    “妈……”张美兰的眼泪又憋不住了。

    “傻孩子,这么多年,你到底去哪儿了……”吴艳芬看着张美兰眼角已经有了细纹,脸色也不好,比她走的时候瘦了不少,整个人看着都没有什么精气神儿,心里不由得一阵心疼。

    “我……”这一张口,她却无从说起了,感觉到林静好拉了拉她的衣角,她赶忙把林静好推到面前说:“妈,这是我女儿……静静,叫姥姥。”

    “姥姥……”林静好看着眼前的陌生老太,缓缓的叫了一声。

    “好孩子,好孩子。”吴艳芬伸出手摸上林静好的头,她个头不小,吴艳芬还有些费劲,但是脸上的慈爱难掩,语气中的激动也让林静好安心。

    “这孩子,真像你……”吴艳芬看着林静好温顺的眉眼,瘦弱的身体说,往后瞧了瞧,见没人,才又说:“孩儿她爹呢?”

    此时正是挨家挨户做饭的时候,吴艳芬和张美兰这一闹腾,动静不小,也有不少邻居拿着锅铲驻足看上两眼,张美兰平静下来也注意到了,便拉着吴艳芬说:“妈……咱回屋说吧。”

    吴艳芬这才想起来两人还在楼道上,忙推她娘俩说:“快进去坐,这一路累了吧。”

    林静好忙捡了掉在地上的锅铲跟着进了屋,用余光瞧了瞧屋内,屋子不大,一室一厅,里屋的门关着,外头是客厅,木头柜子和木头桌子挨个靠墙放着,最外面是一个老式缝纫机,桌上则放了一个暖壶瓶,两个搪瓷缸子,接着就是沙发,一张三人座的,一张两人座的,看样子有些年头了,沙发套子已经泛黄,还有一个一米长半米宽的茶几,东西不算多,但也能看出,条件算不上特别差。

    两人坐下,张美兰有好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也没脸张那个口,只是瞧了瞧,就问:“妈,刚子呢……”张宁刚是她一手带大的,说不惦记那是假的。

    “刚子在县城上的玻璃厂工作呢,他踏实肯干,前几年升了个小领导忙得很,就干脆住厂里了,七八天回来一趟。咱们现在日子好了,你瞧这沙发,前段时间我腰不舒服,刚子买了他们厂长换下来的沙发,坐着舒服得很。”

    一提起来张宁刚,吴艳芬满眼都是骄傲之情。

    “当初……”张美兰叹气,想问又不敢问。

    知道她想说什么,吴艳芬握着她的手说:“其实我当初就不想让刚子上学了,只是他学习好,我有些不忍心……你走后,刚子以为我要把你卖给南头傻子,一气之下和我大吵了一架,学也不上了,直接进了玻璃厂。不过刚子肯努力,人又老实,这些年也过得不错,就是老大不小了,还不肯成家。”

    说道后面,吴艳芬还有些无奈之气。

    林静好知道她是安慰张美兰,怕是张美兰当初那一走,内疚最多的还是留下了半大的张宁刚,她这一走,吴艳芬肯定是供不起他上学了。不过这么看来她舅舅也不是个不明事理之人,心里一颗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你呢?这些年过得好不好?”吴艳芬关切的问张美兰,握着她的手又紧了紧。

    张美兰抬头看了看站在后面的林静好,欲言又止。

    有些话,当着孩子面,不好说。

    “妈,姥,这也不早了,不如我去外头先做饭?”林静好问她。

    “这哪儿能让孩子动手。”吴艳芬说着就要站起来。

    “妈,让静静去吧,这孩子饭做的好着呢。”张美兰按下吴艳芬。

    “姥,厨房里哪些菜都是咱家的?”林静好也笑眯眯的问。

    “左边炉台上和下面都是咱家的东西,右边是隔壁的。”吴艳芬也只好说。

    林静好拿着他们来的时候装吃的的那个篮子走出去,还细心的带上了门。

    走到厨房,林静好环顾四周,厨房不大,有个十平米左右,是个正方形,左边一条三米长半米宽的水泥炉台,右边也是同样的,下面是空的,每家都放了几个篮子,篮子里头是粮食,上面有一个单独的煤气灶,连着下面的一个煤气罐。靠着门的墙边有一个洗手池,两家公用。

    邻家应该是做完了,厨房没有人。

    林静好直奔左边去,蹲下来看看篮子,里头倒是有一点米儿,两颗大白菜,手掌大的一块豆腐,还有几个土豆和胡萝卜,几片蘑菇,半颗洋葱和一些葱姜蒜,菜不算多。台上放着一些锅碗瓢盆,倒是很齐全。

    锅里头还烧着水,铁盆里面放着几片洗好的白菜,还没做米饭,林静好他们一来,吴艳芬这饭自然就做了一半。

    眼瞧着那水快烧干了,林静好赶忙关了火,瞧了瞧这炉台上的调料,盐,酱油,猪油,醋……还是挺齐全的,但是看着时间都不短了,吴艳芬怕是用的也是很节省的。

    这会儿就一个煤气灶,蒸饭怕是慢的很,林静好把自己从家里带来的篮子里翻了翻,枣花酥在路上就被张美兰吃完了,凉菜也所剩无几,还剩下几个大白馒头,林静好把大馒头放在笼屉上,锅里兑了水,盖上盖。

    把下面的豆腐拿出来,用了半块切成不大不小的豆腐块,接了小半碗水,把豆腐块放里头泡着,洗好的白菜也切成一片一片的备用。

    馒头本来就是昨儿蒸好的,热一下就行,林静好把热馒头装进盆里,上面盖了盖,又重新接了一锅水,把豆腐下了锅,大火焯了一分钟左右,出锅,换水,大火滚沸水,把豆腐和白菜下了锅,转小火上了盖。

    这边炖上了汤,那边林静好把胡萝卜洋葱去皮洗净,切成丝儿,又洗了几片蘑菇同样切成细丝,她以前一个人独居,经常胡萝卜洋葱丝炒杏鲍菇,味道香的很,虽然没有杏鲍菇,用平菇带一下也未必不可。

    葱姜备用,林静好在滚了的白菜豆腐汤里面撒了一小把盐,搅匀,出锅放到瓷盆里头,锅洗净,大火烧干,放了少许猪油,待烧热之后转小火把葱姜往里头一扔,那油爆葱姜的香味瞬间就铺满了整个厨房。

    林静好吸吸鼻子闻了闻,然后把金黄色的葱姜用锅铲从锅里头捞出来一半,瞬间放在那白菜豆腐汤里,噼里啪啦直作响。

    那边把汤盖上盖子保温,林静好把切好的胡萝卜丝和蘑菇先下了锅,转大火,扒拉几下转中火。

    平菇不似杏鲍菇那般奶耐炒,尤其是切了丝儿,褶皱又多,她没时间控水,下锅后便吸油,林静好不停的扒拉,调整火候。表面油都炒到,林静好赶忙丢了洋葱进去,转大火,少放了一些酱油,用锅铲搅匀,洋葱味儿已经出来之后下盐,在炒个一分钟左右,关火出锅。

    掀开汤盖子,林静好就闻到一股香喷喷的葱油味儿,满意的勾勾嘴角,她率先端着汤盆进了屋,看见张美兰和吴艳芬两个人一把鼻涕一把泪,林静好把汤盆放在茶几上说:“饭好了。”

    说完又赶忙回厨房端了馒头和菜,再拿了碗筷,瞧两人已经抹干了眼泪,林静好也搬了角落的凳子在茶几对面坐下来。

    “静静真懂事。”吴艳芬端着碗接过林静好递过来的汤碗,眼眶又红了一圈,这孩子也是个命苦的。

    “姥,您吃饭。”林静好又递了筷子过去,给张美兰也盛了碗汤。

    “好孩子,你也快吃。”吴艳芬说着,把那白菜豆腐汤端起来喝了一口,汤还有些微汤,入口暖洋洋的,不觉得烫嘴。

    汤很淡,但是入口却不觉得没味儿,卤水豆腐的味儿在口中漾开,没了往日的那份苦味儿,只剩下香味儿,夹杂着一点葱油味儿,还有一点白菜味儿。

    原本心口堵的难受的吴艳芬心里头顿时舒服起来,捞着豆腐咬了一口,嫩嫩的,入口即化,豆腐香在口中久久都不散,再夹起来白菜尝一口,叶子和跟着连着,看着煮的软踏踏的白菜入口还有点还有点轻脆……

    吴艳芬这心情马上愉悦了起来,这豆腐白菜,她天天吃,咋就没觉得,这么好吃?

    并没有因为畅销,林静好就没日没夜的做,还是按照之前的比例,差不多是一天一百个左右,这是最多,也都能卖完,等到实在是收摊太早的时候,林静好才会在第二日多做几个。

    倒不是她刻意控制,只是第一,她实在是有心无力,多做几个不难,但是时间消耗太大,她和张美兰太累。第二,物以稀为贵,做得少并没有影响她的生意,反而让她的生意更好了起来。

    “静好姐,你教教我怎么做呗。”赵大娘的闺女王二荟站在林静好的旁边,一双小眼睛眯成一条缝儿,嘴角扬的老高,讨好之意尽显。

    这已经是王二荟第三天缠着林静好了,每天晚上林静好在厨房里面炒枣泥,她就会第一时间冒出来,跟前跟后,无非就是一句话,让林静好教她做枣花酥。

    她比林静好小一岁,去年开始就不上学了,赵大娘家里条件还不错,是王二荟自己不想上学的,整日就在窝在家里,现在厂子都不缺人,她自己也不愿意出去找,就在家里头闲吃米。

    平时,王二荟鲜少会帮赵大娘搭把手,每次吴艳芬看见赵大娘的时候少不了要问上几句,开始的时候林静好还没瞧出啥来,后来才知道,赵大娘总是在背后说她和张美兰的闲话,吴艳芬不道破,却也咽不下那口气,自然是人家不愿意讲什么就问什么,也是为了赌一口气。

    也因为这样,总是窝在厨房的林静好掌握了不少王二荟的黑历史。

    好吃懒做首当其冲,没恒心没毅力,心眼还不少。

    不管是学什么,自然都有师徒这么一说,林静好学西点的时候也是有师父的,后面也收过几个徒弟,想和她学手艺的人不少,即便收,也是挑着收的。

    像王二荟这样的,她自然不会要,每次都用几句话搪塞了她。

    “静好姐,我都听外头说了,说是你做的这个点心可好吃了。不但吃了能治病,还能让人开心,我妈那个人你知道的,有事没事回家就要骂我,你教教我,我也好回去让她高兴高兴。”王二荟接着说,两只手拉着林静好正在扒拉枣泥的胳膊,摇晃个不停。

    说的可真好听,也没见她买上一个尝尝,一口没吃就在这吹牛逼,怪不得都说吹牛逼不上税。

    “哎呀小荟,你先别拉我,你瞧,都炒出来了。”林静好脸上依旧笑眯眯的,语气也没有责怪,只是不动声色的抽了手,拿抹布把炉台上面掉出来的枣泥馅擦掉说:“枣花酥做着有些复杂,你要是真怕赵大娘生气,每天我给你留两个,你买走,留着哄赵大娘。”

    听了这个话,王二荟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过了好一会儿,才硬说:“静好姐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又没有工上,也不上学,身上没钱买点心。”

    还想白学啊。

    “材料也不好买,成本也高着呢。所以我劝你啊,还是出去找份工实在,赵大娘也不会再说你什么。”林静好又说,眼睛都没从锅里挪开。

    “静好姐姐,咱们邻里另外的,你就当帮帮小荟呗。你可瞧着不像个小气人啊。”见林静好不松口,王二荟也不想放弃,难得林静好今天没有脚底抹油溜走,她要抓住机会。

    瞧这意思,她要是不教给她,还成了小气人了?她也从没说自己是个大方人,不但小气,还小心眼子呢。

    “你就教教我嘛,咱们都是自己人,对不?静好姐。”她又说。

    什么就自己人了,今天也不过是第三次见面。

    “你要是不教我可不行,我都等了三天了。”见林静好不搭理,她有些着急,语气里面还带着一丝不耐烦的火气,像是命令一般。

    哟,那您可这真是小公举,谁都得惯着您。

    林静好放下锅铲,把火关掉,转过身来认认真真的看着王二荟,嘴角的笑容无懈可击,说:“小荟啊,我们是邻居没错,可是咱们两家人也说不了一家话啊。”

    “啊?”王二荟没听懂。

    “你年纪还小,没事的话还是回去上学吧,多读点书好。”林静好把枣泥都盛到了盆里面,非常诚恳的建议道。

    没文化就要多读书,省的别人说话你都听不懂。

    林静好端着枣泥走了,留下王二荟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才想明白她的话,恨得她差点把一口银牙咬碎,好个林静好,不教难道她就没别的办法学了?

    后来林静好就发现,只要她在厨房里面,王二荟不出三秒,准时出现。

    平时不干活的王二荟天天围着赵大娘打转,这太阳像是打西边出来了一样,让赵大娘乐呵的找吴艳芬吹了好几次,吴艳芬都不由得的回去闲嘴一两句,心道难道是王二荟那个小丫头开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